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心灵相通

    (没检查错别字,立刻检查,稍后再看)

    “你要去哪儿啊?”王爷横了吴东方一眼。

    “当然是去封印有炎帝部下的地方。”吴东方说道。

    “去干嘛,看热闹?”王爷问道。

    “你不最喜欢干这事儿吗?”吴东方笑道。

    “那也得分什么事儿,这种热闹不看也罢,很容易引火烧身。”王爷摇头说道。

    “也不单纯过去看热闹,过去摸摸情况。”吴东方说道。

    “你现在不管干什么都得罪人,最好什么都别干,回金族老实待着去。”王爷打了个哈欠,它昨夜一宿没睡,太阳一晒,困了。

    “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闲着也是闲着,过去转转吧。”吴东方再度商议。

    “你最好老实待着,别给他们揍你的理由。”王爷撇嘴说道。

    “我巴不得他们揍我,就怕他们不敢。”吴东方说道。

    “别急着掺和,事情明朗了再说,对了,刚才你跟他们动过手,感觉怎么样?”王爷问道。

    吴东方想了想出言说道,“他们的肉身由元神和灵气凝聚而成,灵气非常充盈,但法术很一般,没什么特别厉害的法术。”

    “这群是看家的,有本事的不会干这活儿。”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王爷的意思是没本事的才会被派过来保护姒少康,真正厉害的角色此时正在外面与敌厮杀,不能用这些留守天神的修为去类推在外作战天神的修为。

    回到金族是傍晚时分,金族一切如常,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晚饭时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冥月,冥月听完面有忧色。

    “你在担心他们会找上门来杀我?”吴东方笑问。

    “你杀了他们的兄弟,他们不会就此作罢。”冥月摇头说道。

    “咱俩打个赌吧。”吴东方随口说道。

    “什么?”冥月不解的问道。

    “我赌他们不敢过来惹我。”吴东方说道。

    “为何如此肯定?”冥月追问。

    吴东方放下碗筷,端茶漱口,“因为我占理,他背后偷袭,这是非常卑鄙的事情,死了也是白死。如果他的兄弟到金族为他报仇,那就是找上门儿欺负人,既然欺负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不来也就算了,来一个杀一个,杀到最后错也不在我。”

    “话是这么说,怕就怕无人评判对错。”冥月摇头说道。

    “肯定有重要人物隐藏在幕后,他们早晚会出现。退一步说就算他们不出现我也不怕,我会枯木逢春,又有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还有落日弓在手,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是没有动手的理由,让我找到合理的由头,我绝不会袖手旁观。”吴东方说道。

    “此事与我们无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冥月再度摇头。

    吴东方走到床边躺了下来,“人间是五族的地盘儿,我们的事情由我们自己解决,轮不到他们出手干预,他们出手属于逾界越权,我们是主,他们是客,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属于反客为主,我不能由得他们瞎折腾,得找个合理的借口出手,把他们全撵走。”

    冥月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被吴东方吓到了,自古至今世人都对神鬼异常惧怕,敬畏有加,哪有人敢与他们为敌。

    “我先睡了。”吴东方一夜未眠,又赶了一天的路,很是困乏。

    睡下不久,吴东方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人在敲门,想进来。

    这只是一种怪异的感觉,并不是真有人在敲门,门外也没有敲门声,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是一种善意的,希望被接纳的请求,非常缥缈,非常奇妙。

    吴东方此时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他对自己的身体和思想有着绝对的控制能力,有把握在瞬间翻身坐起,将这种感觉驱走,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感觉“敲门”的是“熟人”,很亲切的感觉。

    修行中人有自我防护的本能,哪怕睡着了阴魂鬼魅也近不得身,除非他主动接纳,否则任何外来神识都无法影响他本身神识。

    此时他已经能够确定敲门的是一股神识,这股神识对他来说好似并不陌生,但他一时之间也判断不出这股神识究竟是谁的。

    用现代的话说,敲门声属于一种与他神识产生联系的外来请求,他可以拒绝这一请求,也可以答应这一请求,解除防卫,方那股神识进来。

    申请一直没有获得通过,那股神识有点急了,开始撞门,所谓撞门并不是真的撞门,而是加大了请求的力度,催促他尽快开门接纳。

    对方撞了三次门,有点生气,有点急切,还有一点不成熟,这种感觉有点像被关在门外的孩子在拍打房门,催促父母赶快开门。

    想到此处,吴东方忽然想到了饭桶,与此同时,门外的那股神识出现了些许委屈的怨气,这种感觉很难言表,但他能较为清楚的解读这种情绪,对方想要表达的是‘是我,快开门。’

    心念至此,吴东方立刻撤除元神防护,被隔绝在外的神识立刻进门,与此同时,吴东方眼前出现了一处洞口,洞口外面是一片花园,花园前面是一排房子,这排房子令他感觉很熟悉,仔细一看,正是他和冥月居住的后院。

    再一想,整个视线的角度应该是自熊山的山洞里向南看的。

    这一外来神识无疑来自于饭桶,但饭桶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是饭桶的神识,也不是饭桶的全部神识,而是部分的神识,不是元神,也不是魂魄,是部分神识。

    此时饭桶的神识表现出了非常欢喜的情绪,这种感觉就像孩子进了自己的新家,很高兴,很新奇。

    到得此时,吴东方彻底明白了,坐骑与圣巫之间很可能有心灵相通的奇妙感应,饭桶快成年了,神识逐渐强大,首次尝试与他产生明确的感应。

    这种感应对于饭桶来说可能一直都说,这也是不管他在哪里,饭桶都能找到他的原因。不过只有饭桶的神识强大到一定程度,才能过来向他报到,报到之后他才能与饭桶的神识产生主动联系。

    吴东方也很高兴,他不能感应到饭桶心里具体在想什么,这不是因为双方之间的感应不够,而是饭桶的神识本身也不是像人这样非常精准的,他感应的是饭桶的详细情绪,饭桶现在也很高兴,甚至有点喜不自胜,这种情绪与第一个月上班,拿了薪水交给父母的情绪极为相似。

    建立并巩固了这种感应之后,吴东方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这种感觉仍在,他能够感知到饭桶的情绪,饭桶也能感觉到他的情绪,饭桶的心灵对他是不设防的,他可以随意出入,感知饭桶的情绪,观察饭桶所处的环境,此外饭桶的神识并不影响他的神识,是一种‘有需要你随时喊我’的候命状态。

    “饭桶,过来。”吴东方想到。

    心念一动,饭桶立刻开始移动,他看到的是饭桶眼睛看到的景物,也能够感知到饭桶自身的详细信息,包括它冲的太急滚下了山坡摔的有点发懵都能感应到。

    穿过后花园,绕过墙角,几十秒后房门被饭桶咣当撞开,冥月受惊坐起,发现来的是饭桶,这才如释重负。

    饭桶来到床前,前腿趴在床沿,脸上带着强烈的不可自抑的高兴,与此同时吴东方感知到了它的情绪,情绪所表达的意思是,“我来啦。”

    “回去。”吴东方想到。

    饭桶似乎对这种感觉也很感新奇,转身就跑,等它跑出房门之后,吴东方再度下令,“回来,把门关上。”

    饭桶真回来了,搂勾着带上了房门,转而快速跑回后山。

    “饭桶这是怎么了?”冥月惊诧的问道。

    “谁知道它抽的什么风。”吴东方笑道。

    “我去看看。”冥月披上衣服,下床穿鞋。

    “别下去了,它刚才与我建立了心灵感应。”吴东方说道。

    吴东方说的是现代词汇,冥月没听懂,吴东方便换了个说法,“它已然与我心灵相通。”

    “我小时候曾经听三爷爷说过,坐骑成年之后都与本族圣巫心灵相通。”冥月也很高兴。

    “这种感觉很奇妙,很怪异。”吴东方说道,饭桶此时正在熊山的山洞里趴着,等待他下一个命令,犹如狗在等待主人抛扔玩具。

    “你先前给它的金属究竟是什么东西?”冥月问道,按理说饭桶还要好几年才能成年,但啃食了吴东方扔给它的黄色金属之后个头激增,皮毛变色。

    “一种奇怪的金属,来历我也说不上来。”吴东方心念闪动,神授饭桶去东院骚扰王爷,饭桶欢快的去了。

    “这是大喜事,熊王与圣巫心灵相通说明它们已经成年,已经成年就可催生甲胄,可载你上天,能伴你上阵。”冥月高兴的说道。

    “拉倒吧,等几年再说。”吴东方摇头笑道,他能感受到饭桶现在还没有真正成年,它的体形现在还没有它的母亲大,如果真正成年,会是一个庞然大物。

    此时饭桶已经扑开了王爷的大门,吴东方能看到王爷被惊醒跳起,心念一闪,饭桶立刻扑了上去,张嘴要把它叼起,王爷急忙闪开,惊叫着四处躲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