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四十章 决裂

    吴东方闻言挑眉看向姒少康,他猜到姒少康会让他走,却没想到姒少康会这么干脆直接。

    姒少康面色不变,语气焦急,手指西南,“事发至今圣巫一直不曾回顾本族,眼下我已得天神护佑,圣巫快回金族保护您的亲友和族人。”

    吴东方没有说话,姒少康非常聪明,自他和本族神灵之间做出了选择,却装出一副完全为他着想的架势,巧妙的表现出了把他拖在这里,将金族置于危险之中的内疚。

    姒少康见吴东方皱眉不语,继续出言催促,“圣巫无需挂念于我,快些回去,圣巫乃中流砥柱,国之栋梁,妖邪恶人很有可能挟圣巫亲人乱您心神,若果真如此,我罪大焉,圣巫速速归去。”

    吴东方仍未答话,侧目歪头,直视姒少康的眼睛,走是一定要走的,但不能这么走,得走的明明白白。姒少康之所以要装出一副焦急内疚的神情,为的是不得罪他,留下相见的余地,如果天神保护不利,以后还能把他叫回来。不过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姒少康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必须承担选择带来的得失。

    姒少康被吴东方看的发虚,歪头看向一旁的姒若,“你与圣巫一同回去,若是无事自然最好,若是金族遇袭,当协辅料理。”

    姒若没有那么重的心机,立刻点头应是,转而看向吴东方,“圣巫,夏帝言之有理,你我快些动身。”

    吴东方仍然没有开口,继续盯着姒少康。

    他之所以要盯着姒少康有两个目的,一是表达自己的不满,让姒少康知道他明白姒少康为什么让他离开,第二个目的是制造尴尬,通过观察姒少康的反应,对姒少康让他离开的动机进行最后的确认,以免错怪好人。

    “快些走,此事毕了,当将夫人带至斟鄩,切莫两地奔波,顾及不暇。”姒少康再度催促。

    “你真的让我走?”吴东方笑了,姒少康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如果催他回去真是考虑到金族的安危,在他长时间的直视之下,一定会察觉到自己的言语可能令他多想了。姒少康没有发现他的不满情绪,不是真的没有发现,而是发现了故意装作不见。

    “事不宜迟,越快越好。”姒少康出言说道。

    “是他们让你撵我走的吧?”吴东方伸手南指,哪怕拆穿了真相令姒少康非常尴尬,他也会拆穿,就这么走了他感觉憋气。

    “圣巫何出此言?”姒少康惊诧的问道。

    “是不是?”吴东方板起了面孔。

    姒少康尴尬异常,表情复杂,无言以对。

    “人生总有选择,有选择就有得失,以后不要再喊我回来。”吴东方转身向殿外走去。

    “圣巫,您误会了。”姒少康小跑儿跟了上来。

    吴东方陡然止步,侧身回头,“我真的误会了吗?”

    姒少康没想到他会停下来,没想到他会停下来自然也没想好他停下来之后该如何面对,故此吴东方一回头,令他尴尬的愣在了当场。

    一旁的姒若此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非常希望吴东方留下,但她无法开口,不能在这时候告诉姒少康吴东方此前与天神动过手,更不方便说出双方斗法的结果。

    吴东方转身走出大殿,这次他没有使用土遁,而是运转灵气,催出一支陨铁箭矢,陨铁箭矢的主要材质是铜,是可以驭使踩踏的,箭矢弹出,吴东方旋身升空,踩踏其上,众目睽睽之下施展风云雷动凌空西去。

    风云雷动一经施展,会发出轰鸣雷声,他施展风云雷动离开夏都有三个用意,一是告知城中众人他已经离开。二是通过雷声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三是通过雷声引起王爷和饭桶的注意,王爷带着饭桶肯定走不远,应该还在夏都附近。

    果不其然,尚未飞出夏都,吴东方就察觉到正南方向传来了定位气息,循之而至,自山中找到了王爷和饭桶。

    “被人撵出来啦?”王爷一脸的幸灾乐祸。

    吴东方并不答话,阴着脸凝变木篮,承载饭桶离地升空。

    王爷瞬移跟了上来,躺于木篮一角,“你刚才跟他们动手了?”

    “知道还问?”吴东方长喘了一口粗气,王爷和饭桶先前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皇宫,自然也能看到力牧变化巨人之后的一些举动。

    “这是怎么回事儿?”王爷指着吴东方衣服上的破洞。

    吴东方又喘了口粗气,转而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姒少康的态度和他自己的反应告知了王爷。

    “好!”王爷高声叫好。

    吴东方闻声皱眉看向王爷,王爷很少发出这种叫好声,声音很大,吓的饭桶一个激灵。

    “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就是你的脾气,不管干啥都不拖泥带水,拆穿他就对了,让他自作聪明,活该,真是活该。”王爷兴奋的说道。

    吴东方没有接话,一直以来王爷都劝他当夏帝,他把帝位让给了姒少康,给王爷郁闷的够呛,天天喝酒看舞,沮丧低迷。这次跟姒少康决裂,算是正中王爷下怀。

    “幸亏这家伙先前躲在密室里,如果他看到了你跟神灵斗法的情况,他绝不会这么对你,不这么对你你就不会发火,还不知道要跟他墨迹多久,这样好,干脆利落。”王爷异常兴奋。

    “你就这么希望我跟他反目成仇啊?”吴东方皱眉问道。

    “对。”王爷盘腿坐直,“你知不知道鬼王为什么严令那些元神不准攻击四族圣巫?”

    “因为四族是炎帝所辖部落。”吴东方说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王爷伸出一根手指,转而又伸出第二根,“还有一个原因,他们会在你们四人当中选出一个扶植称帝,我怀疑他们已经选好了,这个人就是你。他们如果明确指出不能攻击你,那就把你给暴露了,所以他们才说不准攻击你们四个,这样一来就把你掩护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要扶植我?”吴东方问道,王爷这时候正处于异常兴奋的状态,是套话的大好机会,可以判断出王爷在这件事情上是什么角色,是知情者,还是参与者,亦或许只是跟他一伙儿的局外人。

    王爷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他们可能一开始就想让你当夏帝,不然把你抓过去就直接砍头了,哪会把你扔在岛上等你逃走?你如果当了夏帝,鬼王这次可能就不会发兵,这事儿全怪你,早听我的就没这事儿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通过王爷的反应不难看出王爷对此事的看法多来自于判断和推理,王爷不应该是此事的参与者,但仍然不能排除这老东西是知情者。

    “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鬼王为什么要发兵,占了阳间它们也用不上?我就算当了夏帝,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吴东方说道。

    “面子。”王爷说道。

    “什么意思?”吴东方问道。

    “争面子呗,你是炎帝后裔,你当了夏帝就等于他们坐了天下,”王爷伸手上指,“鬼王上不了天,天神也去不了阴间,就算八星连珠出现,他们也不能上下乱蹿。不过他们都能来人间,如果你憋了一肚子火,又抓不着对手,你会干什么?”

    “围城打援。”吴东方说道,他不久之前刚刚用了这一战术。攻击次要目标,引主要目标出现,鬼王的目标不是人间,而是通过攻打人间把仇人引出来。

    “对,就这个意思。”王爷连连点头,“你是炎帝一方,偏偏跑到黄帝一方,你倒是好心,但人家不领你的情,见面就想戳死你,跟姒少康决裂了好,很好,有酒没,拿坛出来。”

    吴东方将手伸入乾坤袋,摸出一坛白酒递给王爷,“就算跟姒少康决裂,我也不会当夏帝。”

    “刚说你干脆利落,你又黏糊上了?”王爷怒目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扭头看向别处,不与王爷对视。

    “气死我了,如果冥月给你下了崽儿,我就弄死你,辅佐你儿子当皇帝。”王爷打开酒坛,仰头喝酒。

    “别说那没用的,这事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吴东方摇了摇头,转而将众人出现之后,力牧态度的改变说了出来。

    “根据力牧的表现,天神的主脑好像也不想攻击我。”吴东方说道。

    “这事儿是不太正常,别管了,可能他们之间有什么约定。”王爷随口说道。

    “应该不是。”吴东方说道,到得此时,整件事情的脉络已经非常清楚了,这是一场黄帝旧部与炎帝旧部之间的战争,争斗的原因是之前有很深的积怨,争斗的的目的是杀死对手,扶植己方后人称帝掌管人间。

    在整件事情中,他的定位并不明朗,如果说他是炎帝一方的人,力牧的领导为什么叮嘱天神不准伤害他。如果说他不是炎帝一方的人,鬼王为什么严令阴间元神不攻击他。这是他此时最大的一个疑问,想不通为什么,不过王爷所说的双方之间有约定,这种可能并不大。

    “别想了,你杀的应该是五龙氏的老四,这仇算是结下了,你回不了头了。”王爷幸灾乐祸。

    “五龙氏是什么人?”吴东方问道,先前那五个人的确像是五兄弟。

    “黄帝旧部,应龙,应龙你应该记得,那是他们五人升天之前的坐骑。”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那五人有四人使用兵器,其中一人拿的是盾,盾不是攻击型武器,五人应该是彼此协作,共同作战的一个团体。

    “力牧又是什么人?”吴东方再度请教。

    “他们全是黄帝的部下。”王爷懒得解释。

    “天界这次至少下来一百多位天神,据力牧所说他统帅其中一部保护姒少康的安全。这么算下来,至少还有七八十个天神去了别的地方,他们干嘛去了?”吴东方说道。

    “你想知道?”王爷要卖关系。

    “不想。”吴东方摇头说道

    王爷瞥了吴东方一眼,抱着坛子喝酒,不再吭声。

    最终还是吴东方忍不住了,“快说吧,他们干嘛去了?”

    王爷得意的笑道,“你想知道?”

    “想。”吴东方无奈叹气,王爷的报复心太重了,不让它顺气儿,它是不会说的。

    “上面下来一百多个,下面不可能只有一两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天神应该会去阻止鬼王召集炎帝旧部。”王爷正色说道。

    “炎帝有多少旧部?”吴东方好奇的追问。

    “多了,阪泉之战过后只有少数部将跟随顾全大局的炎帝归降黄帝,心高气傲的要么像夸父一样隐居了起来,要么像刑天那样遭到了封印。”王爷说道。

    “你知不知道他们都被封印在什么地方?”吴东方来了兴致。

    “知道几个。”王爷说道。

    “走,走,走,带我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