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自作主张

    吴东方不等对方近身,踏地而起凌空转身,右脚反踹对方前胸。

    年轻男子眼见无法靠近吴东方,立刻变招,右手反扣,急抓吴东方右脚足踝。

    此时已经没有回招余地,吴东方兵行险着,左脚伸出,与右脚并合成剪,夹住对方头颅急速旋转,在对方抓牢自己右脚之前将其甩了出去。

    将那年轻男子甩出之后,吴东方单手撑地,借力回冲,此时那老者正在扳着右脚查看脚底伤势,吴东方急冲而回,气凝左脚,奋力踏向老者左膝。

    那老者单腿站立本就身形不稳,左膝再受重创,怒吼一声,跌倒在地。

    吴东方借势回冲,到得年轻男子近前,右膝高抬,猛撞对方下颌。

    那年轻男子此时刚刚稳住身形,眼见吴东方反冲而来,双臂弯曲拱护胸前,试图阻挡吴东方的膝顶重击。

    俗话说胳膊扭不过大腿,膝盖顶撞是所有徒手攻击方式中力道最重的一种,那年轻男子虽然及时做出了反应,双臂却没能挡住吴东方急撞而来的右膝,下颌受创,身体立刻后仰。

    吴东方右膝急伸,在对方退出攻击范围之前将其踏倒在地,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左脚再起,猛踢对方头颅。

    年轻男子见势不好,急忙翻身连滚,躲开了吴东方猛踢而来的左脚。

    但他躲开了吴东方的左脚却没躲开吴东方随之而来的抱臂肘击,突如其来的重击令他陷入了短暂的失神状态,吴东方翻身而起,扬起右拳猛击对方头颅。

    就在此时,吴东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破风声,破风声来势甚急,不等他做出反应就感觉胸前出现了既冷且热的怪异感觉,低头一看,一根黄色长矛的前半部分已经透胸而出。

    不灭金身施展一次可以产生一分钟左右的护身效果,他放倒这两个对手用时已经超过了一分钟,长矛飞来的时候,不灭金身的护身效果早已消退。

    就在他低头下望之际,身后再度传来了破风声,通过先前的破风声他能判断出这根长矛是被人脱手抛出的,这次的破风声较为沉重,无疑来自长矛的主人。

    对方背后偷袭的无耻举动彻底激怒了吴东方,不再遵循不伤人命的立威原则,有心以齐人之道还治齐人之身,凝神屏息听风辩位,对方转瞬即至,近身之后探手抓向长矛末端,试图将长矛抽出。

    就在对方抓住长矛的瞬间,吴东方灵气急震,一支陨铁箭矢自箭囊快速弹出,陨铁箭矢在箭囊里是箭头朝下的,弹出之后尾翼在前,这是为了方便操弓者抬手接拿,但这次他并没有曲指接拿箭矢,而是竖掌反拍,将陨铁箭矢击向身后。

    由于距离太近,对方根本无法闪避,一声闷哼过后,吴东方感觉到对方松开了长矛,扭头回望,只见偷袭者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衣着与被他击倒在地的年轻人很是相似,此人虽然脖颈中箭却并未伤及要害,此时正抓着箭杆想要将箭矢拔出。

    吴东方抬手握住长矛前部,延出灵气将矛头折下,扬手插上了被他击倒在地的那个年轻男子的头颅。

    对方七窍神府受创,发出了连声哀嚎。

    “阿弟!”用矛的年轻人扔掉箭矢急冲上前。

    吴东方抬手将已经成了铜棍的长矛自胸前拍出,与此同时急念咒语,将那支被用矛之人抛于远处的陨铁箭矢召回,不等箭矢飞回箭囊,急速抬手将其隔空抓住,反手插上了冲到近前的用矛之人的头颅。

    陨铁箭矢不同于寻常兵器,箭矢插上头颅的瞬间,用矛之人立刻消失,所披护甲散落在地。

    吴东方先前用的是围城打援的战术,这是林彪创造的战术,他戳刺倒地的年轻男子是为了引用矛男子前来援救,以便趁机击杀。

    一击得手,吴东方并没有冲那个倒地哀嚎的年轻男子动手,而是快速后退,回到了大殿前方。

    此时姒若正在高声询问老者的身份和来意,吴东方并没有插嘴,趁机施出枯木逢春,愈合前胸伤口。

    老者哪有工夫搭理姒若,大步上前,抓起了那个倒地哀嚎的年轻男子,他此时身躯异常庞大,手脚也大,无法拔出插在年轻男子头上的矛尖,只得缩小身形。

    “力牧将军!”“阿弟。”“四弟呢?”三个男子自东西南三面疾掠而至,这三人的衣着与那两个年轻男子的衣着很是相似,只是年纪各不相同,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手里分别拿着刀剑和盾牌

    三人刚刚落地,又有四人自各处来到,眨眼之间殿前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位各路天神,这些人以中年居多,男多女少,披挂战甲的占到半数,着寻常服饰的有一半,他们的衣着明显带有上古特点,粗陋耐用,有兽皮,有麻布,也有少量丝绸。

    他们的体格都很强壮,肌肉发达,与后世仙人的仙风道骨完全不同,他们更像是干重活儿的苦力,很多人身上有简陋但夸张的纹身,配饰以色彩鲜亮的石头为主,有些人的头上还插着彩色羽毛制作的头饰。所用兵器以木棒大斧等重兵器为主,刀剑矛戈较为少见,不管是衣着还是武器都非常的原始。

    除了在场的这些,都城范围之外也有金光从天而降,稀稀朗朗,数量不多。

    在吴东方环视众人的同时,这些上古天神也在看他,令吴东方感觉疑惑的是,除了力牧和那四兄弟,其他的天神看他的眼神都是一带而过,好似对他并不在意。

    吴东方又看向那个名为力牧的老者,力牧愤恨怒视。

    力牧很快发现自己的眼神引起了其他天神的注意,急忙歪头看向别处,不再看他。

    姒若走到吴东方近前低声说道,“圣巫,他们好像是黄帝旧部。”

    “嗯,交给你了。”吴东方说道,他是金族人,这些都是土族神灵,他不方便出面招呼。

    姒若迈步走向站在殿外的众多天神,“我是土族巫师的头领,请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众人闻声同时看向力牧,力牧迈步上前,“老夫力牧,乃前朝旧人,奉命率领九天神灵一部前来保护黄帝后裔,夏国之主姒氏少康。”

    “这位是天下巫师的首领,五族圣巫吴东方,”姒若指着吴东方冲众人说道,“诸位来到之前,夏帝的安全由圣巫负责。”

    姒若这番话把众人的视线引到了吴东方的身上,此时他再不说话就不合适了,迈步上前,拱手说道,“先前诸位并未报名,也没有说明来意,故此才会发生误会……”

    “不用说了,”力牧抬手打断了吴东方的话,“你不是黄帝子民,不能留在这里,回本族去吧。”

    “好,我去把夏帝请出来。”吴东方转身向北走去,力牧的异常反应令他很是疑惑,这老东西先前分明要置他于死地,但众神到齐之后力牧并没有命众人围攻他,反而极力遮掩和淡化先前动手一事,力牧为什么要这么做?

    根据众神看他的眼神来看,这些天神好像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但力牧曾经喊过一句,‘本将军要杀了你这窃国孽贼。’这说明力牧是知道他的身份和来历的。

    力牧知道他的身份,而其他天神不知道他的身份,这种情况也很正常,力牧是带队的首领,当官儿的肯定比小兵儿知道的多,他应该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但力牧也是听命于人,力牧的上级可能叮嘱过力牧不准伤害他。

    对于上级的命令和叮嘱,力牧好像并不愿执行,所以抢先过来想要在众神来到之前杀掉他,而那名为皇少的年轻人以及后来的那个用矛的天神并不知道内情,之所以出手只是因为见到力牧遭到了攻击才出手相助。

    人到齐了之后,力牧就不方便动手了,只能公事公办,把他给撵走,接替他保护姒少康。

    吴东方走到铁门前打量着扭曲变形的铁门,这道铁门原本应该有机关控制,但铁门破损严重,开启机关肯定失效了,而铁器又不受灵气控制,想打开铁门并不容易。

    姒若见状快步走近,抽出轩辕剑递给吴东方。

    “黄帝佩剑,岂可交由外人使用?”力牧在殿外高声喊道。

    吴东方没搭理他,挥剑豁开铁门,饱受惊吓的姒少康自密室里躬身而出,战战兢兢的冲吴东方拱手见礼。

    “这些是黄帝的旧部,天上的神灵,是来保护你的。”吴东方冲姒少康说道。

    姒少康闻言愣了一愣,转而快步向殿外走去。

    “费轩的鸣鸿刀已经被抢走了,轩辕剑你要保护好。”吴东方将轩辕剑扔还姒若。

    “圣巫,您真要置身事外?”姒若低声问道。

    “不是我想置身事外,而是他们容不下我。”吴东方摇头说道。

    “他们法术平平,我担心他们无力胜任。”姒若说道。

    “不要乱说话。”吴东方冲姒若使了个眼色,姒若虽然是背对殿门,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殿外有几个天神同时皱眉,这说明对方能够听到二人的交谈。

    “圣巫,我们需要你。”姒若正色说道。

    “需不需要我,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那些天神说了也不算。”吴东方摇头说道。

    姒若无奈叹气,吴东方的意思很明白,他留不留下要取决于姒少康本人的态度。

    此时姒少康正在跟殿外的天神见礼,行的是跪拜礼,起身之后与力牧的交谈内容他和姒若都听不到,这倒不是二人的声音很小,而是力牧或者其他某位天神使用了某种隔绝声音的法术。

    五六分钟之后,姒少康转身回到大殿,冲吴东方拱手说道,“圣巫,眼下已有百名神灵普降九州,,您可回返本族,震应不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