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下马威

    就在吴东方暗自忐忑不知天神会以何种方式现身之时,殿外士兵纷纷抬头看天,姒若闪身而出,仰头上望,转而冲众人喊道,“开弓!”

    殿外的弓兵得令之后立刻弯弓对天,吴东方迈步而出,只见一道刺眼的金光正自万丈高空急落而下,此时距地面已经不足五里。

    除了这道金光,都城上空的其他区域也出现了大量金色光点,诸多金光拽尾而下,声势甚是骇人。

    “圣巫?”姒若紧张的看向吴东方。

    “来意不明,不要放箭。”吴东方皱眉抬手,这些金光无疑是天神临凡,他们应该是来帮助姒少康的。

    “若是敌人,我们该如何应对?”姒若急切的问道,她并不知道吴东方审问火族天师的结果,也不知道王爷和吴东方先前的推测,更不知道自己一方会有帮手。

    吴东方没有答话,别的地方有没有金光降下他不知道,单是都城上空的金光就不下三十几道,如果真是敌人,也别想着怎么应对了,直接等死就行了。

    “他正在开弓!”姒若急切高喊。

    吴东方皱眉上望,此时宫殿上方的金光离地面已经不足百丈,能够看到金光之中是一个身穿短袖麻衣,下着扎腿儿麻裤的高大老者,此人须发皆白,身上肌肉虬强,身后背着鹿皮箭囊,手中拿着一张紫木长弓,这老者原本是急速俯冲,此时正在挺身减速,与此同时取出箭矢,搭箭弯弓。

    “禁卫守住殿门!”姒若再度下令,对方下落的位置并不垂直于大殿屋顶,而是微微偏南,距大殿有两百多米,只要对方落地开弓,可以直取大殿正北的铁门密室。

    吴东方最先看的是来者的样貌,随后看的是来者的兵器,最后看的是来者的眼神,等到与对方眼神相接,他自对方眼神里看到了强烈的敌意,瞬时明白对方这一箭是冲他来的。

    此时来者已经聚势完成,怒吼一声,松手疾射。

    此时双方之间的直线距离已经不足两百米,对方用的是长弓,箭矢离弦,速度奇快。眼见无法躲避,吴东方双手握拳,急速催气,于电光火石之间施出了金族圣技不灭金身。

    不灭金身刚刚散出,那支暗红利箭已然近身,直中他的前胸,巨大的冲力令他疾速倒飞,先是撞飞了挡在殿门外的一片禁卫,随后又撞翻了龙椅,继续倒飞撞上了北墙铁门。

    “放箭!”殿外的姒若高声下令。

    殿外的数百弓兵早已开弓待发,闻声同时松手,数百箭矢同时升空,向远处的老者急罩而去。

    吴东方低头看向自己的前胸,那支暗红色的箭矢并没有插在他的胸前,而是跌落在他身前的地上,箭头已经秃卷,箭杆扭曲破碎。

    深深呼吸确定并无大碍,吴东方隔空抓起了地上的箭头,转而甩手将其扔掉,他此举只在确定对方所用的箭矢是不是陨铁,能被他的灵气所控制就不是陨铁,不是陨铁就不足为惧。

    “无知小儿,敢冲本将军无礼?!”老者怒吼转身,通过快速旋转带起飓风,将疾飞而去的箭矢尽数带往别处。

    吴东方心念闪动,抬手接过弹射而出的陨铁箭矢弯弓搭箭,灵气急催猛灌,此时那老者正落向大殿前方的外宫门楼,不等他站稳落实,吴东方已经松手放箭。

    陨铁箭矢去势凶猛,此发彼至,伴随着一声巨响,老者与半边门楼一同被炸飞,吴东方土遁而出,不等对方回过神来,踏地升空,旋身起脚,冲那尚未调整好身形的白须老者猛踢而去。

    脚背传回的感觉让他获得了少量的信息,这老者的体外萦绕着一股怪异的无形灵气,这股灵气与天师的外放灵气不同,老者体外的无形灵气是与其身体紧密相连的,这种情况说明老者的肉身完全由元神和灵气组成,而这正是天神特有的特征。

    老者所发出的灵气比太玄灵气要浑厚精纯,但这两者无法进行量化比较,吴东方无法确定老者的灵气比他的灵气要强大多少,但他能确定自己所发出的灵气能够给对方造成伤害。

    持续连贯的快速打击是吴东方最擅长的攻击手法,踢中对方之后,立刻随之疾速旋转,旋转的同时频频出脚,在对方落地之前接连踢出了二十几脚。

    老者本来就被落日弓轰的头晕目眩,在吴东方的持续进攻之下根本没有回神的机会,由无形灵气组成的身体也是有质之物,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跌落地面,直陷入土,摔了个七荤八素。

    与对方的后背着地不同,吴东方落地之前已经调整好了角度,双臂撑地加以缓冲,转而撑臂而起,单膝跪地,气凝右拳,出手砸头。

    不等对方说话,他已经砸出了十几拳,也幸亏这老者是灵气化身,若是血肉之躯怕是已经被他砸的口鼻喷血,骨碎肉烂。

    吴东方调整呼吸,频频出拳,没有片刻的迟滞和间隔,一拳接着一拳,对方此时处于被动防御状态,受到攻击会大量耗损自身灵气,他此举有两个用意,一是试探对方实力,看看以太玄修为能不能击杀天神。二是给对方下马威,对方此时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号,也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一出现就给他来了一箭,这么无礼的举动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威,必须趁机立威。

    “好……”“我乃……”“本将军……”

    老者被打的元神不稳,每每试图说话都被吴东方的重拳给打了回去。

    吴东方不会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这件事情错在对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反击和自卫,如果对方报上了名号和来历,他再打就成了正面为敌了,他只想告诉对方他不好惹,并不想真的与对方为敌,不然以他的脾气,早用陨铁箭矢去插对方的脑袋了。

    事实上他非常想用陨铁箭矢去插这老者脑袋,这是一个试探陨铁箭矢能不能杀死天神的好机会,但他不能试,打一顿还可有和解的可能,要是把对方给杀了,那就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姒若并不知道吴东方在想什么,等到尘埃消散,发现吴东方疯了一般的在痛殴对方,而不管他怎么打对方都还能说话,情急之下将轩辕剑向他抛来,“圣巫,接剑。”

    “接你个头啊。”吴东方自心里骂道,不过骂归骂,人家都把轩辕剑扔过来了,他也不能不接,无奈之下只能直身接剑。

    接到轩辕剑之后,吴东方挽了个剑花,“胆敢刺杀夏帝,罪大当诛!”

    他的本意是给个机会让对方赶紧说出来意,他好就坡下驴,但这老东西被打懵了,哼唧着撑臂起身,并没有说话。

    对方不配合,他也不能真的把对方给诛了,用长剑指着老者高声喝问,“快说,是谁派你来的?”

    “本将军要杀了你这窃国孽贼。”老者怒吼出拳,猛击吴东方下腹。

    吴东方闪身避开,到得此时他已经对这老者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老者无法像王爷和土族天师那样瞬移或者土遁,如果会,他早跑了,绝不会躺着挨打。此时他要做的是进一步试探老者的底细,以此类推其他天神的情况。

    “严密保护夏帝,小心贼人偷袭。”吴东方用剑指着天上越来越近的那些金光,说完将轩辕剑扔给了姒若,转而斜身出脚,踢向老者的脑袋。

    那老者虽然勉强出手,却没有彻底定下心神,被吴东方踢中头颅,踉跄后退。

    吴东方没有趁机追赶,而是站立原地等对方自陨铁箭矢的爆裂和先前连续击打所造成的心神不定中恢复过来。

    此时天上的那些金光离地面已经很近了,数十秒后肯定能够赶到此处,这些金光应该是那些天神散出的防护气罩,为的是抵御急速移动所造成的高温,临近地面时他们会减速,一减速金光就会变淡消失。

    那老者后退几步止住身形,快速摇头,深深呼吸,等到心境略平,双臂高抬,连声怒吼,随着他的连声怒吼,其原本就异常高大的身躯开始疾速膨胀,两米,三米,五米,转瞬之间变成了一个身高九米,头如磨盘,手脚如柱的巍峨巨人。

    就在吴东方抬头上望之际,老者愤怒起脚,向他猛踏而来。

    见此情形,吴东方并没有闪身避开,而是运转灵气自箭囊里弹出了一支陨铁箭矢,单手持拿,上刺脚心。

    “啊!”老者惨叫一声,抱足蹦跳。

    “力牧将军,皇少前来助你!”上空偏东方向传来了高喊。

    吴东方念诵咒语,将先前射出的陨铁箭矢召回,与此同时抬头上望,只见来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中等身材,模样俊朗,下着蓝裤,赤背,手腕、手肘、肩头各有青色护甲,前胸斜挂护心铜镜,徒手,不见兵器。

    “放……莫放……放”姒若神情愕然,三度换令。

    弓兵都被她搞懵了,纷纷歪头看着她。

    这些弓兵不明白姒若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吴东方却是知道的,他并不认识这一老一少,连他们的名号都没听说过,不过姒若很可能想到了二人的来历。

    在姒若举棋不定之时,那年轻男子已经急冲入场,凌空出手,右手五指弯曲成爪,直取吴东方咽喉。

    此人虽然看似年轻,灵气修为却异常精纯,右手挥出,指尖外放的灵气立刻催生异像,五指之外笼罩了一层龙爪形状的青色灵气,鳞甲具备,活灵如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