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日出东方

    吴东方说完立刻土遁来到木族,只见费轩正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木圣大殿里转着圈子。

    “出了什么事?”吴东方快步上前。

    “费庐抢走了我的鸣鸿刀。”费轩急切的说道。

    “什么时候?”吴东方眉头大皱,费庐当年曾经主动送还鸣鸿刀,换取了费轩对他的从宽处理,而今出尔反尔抢走鸣鸿刀,很不符合情理,最主要的是费庐的修为并不高于费轩,要想抢走鸣鸿刀并非易事。

    “不久之前,”费轩抬手指向右侧的一张木几,“费庐貌似练成了某种妖法邪术,来去如风,自案头从容取走鸣鸿刀,我追之而出,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吴东方缓缓摇头,费庐练成邪术的可能性不大,极有可能像土族和火族天师一样被换掉了元神,当年蜃龙利用紫微法台控制各族天师的时候,只有他们几个躲到了昆仑山里,费庐是留在外面的,蜃龙要想窃取他的身份信息易如反掌。

    “我怀疑费庐的妖法邪术得自阴间。”费轩忧心忡忡。

    “他抢走鸣鸿刀的时候有没有冲你动手,有没有跟你说过话?”吴东方问道。

    费轩摇了摇头,“不曾。”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将火族和土族的情况择要简述,费轩听完既惊又疑,惊的是人间为数不多的天师都成了鬼王的傀儡,疑的是鬼王竟然严令不准伤害四族圣巫。

    吴东方又将自己的判断简略的说了出来,“你如何看待此事?”

    “你推断的有道理,此事极有可能是某代炎帝不忿黄帝一族占拥九州,趁八星连珠三界连通之机召集旧部,乱其九州,夺其江山。”费轩说道。

    “也可能是它们之前与黄帝或者黄帝的后裔有旧仇积怨,夺土族江山恐怕只是它们的手段,并不是它们的最终目的。”吴东方说道。

    “何出此言?”费轩不解的问道。

    “不排除它们利用这种方法逼天神现身,然后与之决战,报旧仇雪前耻。”吴东方说道,

    “亦有可能,孩子挨了打,大人总要出来护的。”费轩说道。

    吴东方走到木几旁,拿起水壶仰头喝水,转而放下水壶出言说道,“我不能在这里久留,我还得去趟水族,目前寻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得过去跟她说一声。”

    “好,我设法寻到费庐,夺回鸣鸿刀。”费轩说道。

    “别,”吴东方抬手说道,“我怀疑抢占费庐肉身的是鬼王本人,它有鸣鸿刀在手,你别去惹它。”

    费轩眉头紧皱,连连叹气,吴东方的推断是有道理的,费庐曾经窃居木圣之位,能够使用木族的两大圣技,八木龙霆也就罢了,枯木逢春不但可以自愈,还可愈人,对方还有一个断头的刑天,费庐一定会使用枯木逢春把刑天的脑袋接上。

    “你留在木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鬼王的目标是土族,你们可以不插手,我会见机行事。”吴东方冲费轩说道。

    费轩无奈叹气,一直以来四族都是臣服于土族的,对于土族也存有效忠之心,但此事发难的一方很可能是四族的先祖,这令他很难站位自处,帮谁都不合适。

    “我走了。”吴东方说完土遁消失。

    姒若先前召他所用的定位灵珠发出的灵气此时还未消散,他便循着气息回到了皇宫大殿,只见大殿周围已经布满了皇宫禁卫和弓箭手,人数过千。

    “圣巫,您回来的正好,云氏天师失心魔障,正在城中屠杀法师和巫师。”姒若急切的说道。

    情势危急,吴东方也没时间跟姒若详说前后缘由,旋身而起,快速向西城掠去。

    五族圣巫的天师府位于东西城之间,途经天师府时发现饭桶和王爷正坐在大殿的屋顶上左右张望。

    “怎么耽搁了这么久,夏都都乱了套了。”王爷高声喊道。

    “我去趟木族,又去救了姒少康。”吴东方没有停留,径直西掠。

    “你干嘛去呀?”王爷喊道。

    “我一会儿回来。”吴东方随口应声。

    别看云柱傻了吧唧,这家伙懂得讨好领导,当了“税务局长”之后过来给他送了好几回礼,眼下土族天师正在击杀夏都的法师和巫师,得尽快过去搭救云柱姐弟。

    云柱姐弟同住一个府邸,吴东方到来的时候一个土族天师正在逼问一个杂役云柱姐弟的藏身之处。

    吴东方急落而下,抬手将其震毙,转而出声高喊,“云柱,你没事儿吧。”

    话音刚落,房中东北方向的地板被人顶开,露出了一双大眼珠子,发现来者是吴东方,云柱急忙自地窖爬了出来,“卑职拜见齐天圣巫。”

    “起来吧,你姐呢?”吴东方问道。

    “在后院藏着呢,圣巫,您来早了,我刚准备冲出来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行啦,别吹了,跟他打你是有死无活,”吴东方随手递给他一个定位灵珠,“继续回去躲着,遇到危险就捏碎它,我会来救你。”

    云柱哭着接过了那个石球,双膝跪倒,“圣巫啊,您对卑职的恩情,我八辈子也忘不了哇。”

    “把他也带进去。”吴东方指了指那个被吓呆了的杂役。

    云柱再说的什么他没听到,因为他土遁回了天师府。

    “夏都太危险了,你带饭桶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吴东方冲王爷说道。

    “审的怎么样了?”王爷问道,吴东方开始审问之前它就离开了,并不知道他审问火族天师的结果。

    吴东方挑重要的说了几句,转而抬手北指,“我还得去水族,你们快走吧。”

    “哼哼,早听我的,可能就没这事儿了。”王爷笑道。

    “什么意思?”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王爷没有回答吴东方的问题,“水族的事情办完之后敢紧回金族躲起来,别管土族的事儿了。”

    “我既然当了五族圣巫,就不能见死不救。”吴东方正色说道。

    “天很快就要亮了,辰时一到,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王爷撇嘴说道。

    “你把话给我说情,什么辰时?”吴东方直视着王爷。

    “神灵下到人间通常选择辰时,辰时一到,姒少康的帮手应该就来了,让他们打去吧,咱别管了。”王爷说道。

    “你还知道些什么?”吴东方追问,早在多日之前王爷就曾经跟他说过鬼王可能只是借地方打架的,不会冲他下手,让他袖手旁观。王爷的确诡计多端,但他怀疑这件事情不是王爷推算出来的,这老东西很可能是知情者。

    “干嘛,想瞪死我呀?”王爷歪头不与吴东方对视。

    “你刚才说早听你的可能就没这事儿了,什么意思?”吴东方执意追问。

    “你有没有想过鬼王为什么不杀你?”王爷歪头反问。

    “少给我转移话题,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吴东方死咬不放。

    “天下本该是你的,你如果当了夏帝,炎帝旧部就不会出来了,你这一让让出事儿来了。”王爷说道。

    “我不是炎帝后裔,就算炎帝旧部要扶人称帝也不会选我,我先去水族,你们快点离开这里。”吴东方说道。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王爷问道。

    吴东方本来想走的,听王爷这么一说急忙稳下气息,“你知道?”

    “你先忙正事吧,等闲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王爷说道。

    “我不忙,水族不去也行,寻霜不会有危险,鬼王不会伤害她,你快说吧。”吴东方急切催促,人都有好奇心,尤其是与自己有关的事情更加关心。

    王爷歪头看向吴东方,“你一直不说你的来历是不是失去了以往的记忆?”

    “怎么了?”吴东方随口敷衍,他并没有失去记忆,但他想听听王爷对他的来历有什么看法。

    “我曾经暗中查访过,五族九州只有吴部落有吴姓,吴部落首任族长名为吴权,为炎帝大臣,前段时间我曾经去过那里,不过那里已经没有人了,后来才听说吴部落最后一任首领吴贺与后羿比射,不识时务的胜了后羿,后羿一怒之下把吴部落给灭族了。”王爷说道。

    “吴姓可能出自炎帝,不过我跟吴部落没有任何关系,”吴东方摆了摆手,“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压根儿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王爷疑惑歪头,吴东方知道王爷不懂世界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出言说道,“我不属于这个宇宙。”

    宇宙是个非常古老的词汇,王爷懂了,但它更糊涂了,“那你属于哪里?”

    “说了你也不懂,我先走了,你带饭桶离开这里,我先去水族,然后回来保护姒少康,倘若天神真的出现并接手保护姒少康,我会立刻离开。”吴东方说完土遁消失。

    现身于水圣天师府,只见水圣天师府灯火通明,寻霜手持玄冰戟,皱眉打量着躺在殿外台阶下的三个人形冰坨,周围围绕着不少水族巫师。

    当日一战,水族剩下了五位天师,回去之后有两个引咎自杀了,还剩下三个,躺在地上的就是这三个,这三个天师身上没有伤口,想必是寻霜察觉到异样,使用水属法术将他们冻住了。

    吴东方将昨夜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告知了寻霜,王爷先前说的那些话不包括在内。

    由于谈话的内容极为相似,问题也就大同小异,一刻钟之后,二人议定了应对之策,寻霜留守本族,静观其变。

    此时东方天际已经放亮,吴东方土遁回到夏都皇宫,昨夜那些土族天师败走之后没有再回来攻击姒少康,不过夏都大部分土族法师和巫师都被他们给祸害掉了,此时应该已经分赴九州,继续屠杀那里的土族巫师。

    这一夜过的异常忙碌,吴东方很是困乏,但他不敢掉以轻心,费庐已经抢走了鸣鸿刀,要破开这道铁门易如反掌。

    卯时三刻,太阳东升,随着辰时的临近,吴东方心头忽轻忽重,一想到天神即将临凡保护姒少康,他就感觉如释重负。再想到天神可能会视他为敌,心情就变的非常沉重。

    日出三竿,辰时来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