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占星龟甲

    “漏掉几个,什么意思?”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王爷歪头沉吟,没有接话。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出现在北方的不是五星连珠?”吴东方再度追问。

    “有这种可能。”王爷点了点头。

    “不可能,你们看不到天王星和海王星,更看不到冥王星。”吴东方摇头说道。

    “你说什么?”这回轮到王爷糊涂了。

    “说了你也不懂,”吴东方冲等候在殿外的众人招了招手,“回来吧,接着念。”

    众人闻声回到大殿,重新开始搬拿念诵,随后念诵的还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吴东方有心事,心不在焉,天一黑就早早的放了工,命先前负责传话的杂役去确认一下娰奇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很快跑腿儿的人就回来了,“启禀圣巫,平天师已经亲自去接娰奇法师了,二更之前就能来到。”

    “下去吧。”吴东方冲杂役摆了摆手。

    吃完晚饭,王爷出去溜达去了,它不喜欢深居简出,喜欢浪迹市井,喜欢热闹,而夏都在晚上是有夜市的。

    入更不久,云平就到了,身后跟着个弯腰驼背的老法师,须发皆白,拄着法杖,看样子没一百也有九十了。

    “老朽娰奇,拜见圣巫。”老法师颤悠悠的要下跪。

    “免了免了,您这么大年纪了还让您千里奔波,真是太不应该了。”吴东方急忙扶起了老法师,他对您的使用并不看身份和地位,而是看年纪,年纪大的他才可能用您。

    “老朽惶恐,圣巫召老朽过来可是为了那五星连珠之事?”娰奇仰头问道,虽然年纪很大,这家伙的眼睛却不花,内蕴灵光。

    “来来来,坐下说话吧。”吴东方把娰奇扶到了一旁的座椅,自坐上首,落座之前冲云平指了指娰奇下首的位置。

    “此事关系重大,派别人前去邀请怕有疏漏,我就亲自走了一趟,一路疾行,老法师饱受颠簸。”云平冲娰奇拱了拱手。

    娰奇虽然年纪大,修为却不高,只有玉虚修为,而云平是太玄修为,又位极人臣,云平这么一说,老法师异常惶恐,急忙起身谦逊。

    吴东方在旁笑了笑,云平这句话看似是对娰奇说的,实际上是对他说的,言下之意是他只是负责去接人,回程途中并没有套娰奇的话。

    “老人家,您说的没错,我请您过来的确是为了了解五星连珠的详情,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吴东方冲娰奇问道。

    娰奇颤悠悠的站了起来,刚想说话,殿外传来了脚步声,大殿外面有一处区域的石板下方虚空的,靠近大殿的人都会主动去踩踏那处区域,以发出清晰的脚步声,让殿内的人知道外面来人了。

    等送茶的宫女离开,吴东方遥隔二十几米将殿门合拢,转而把老法师扶回座椅,听他讲述五星连珠。

    娰奇对五星连珠的讲述跟王爷先前所说的大同小异,五星连珠的出现本是一种吉兆,预示着国家的富强和战事的胜利,但五星连珠通常出现在东方和西方,从未出现在北方,心中存疑,他就试着卜了卦,但龟甲遇火不裂,不显吉凶。

    吴东方对占卜一窍不通,云平见他面露疑惑,就在旁插嘴解释,原来这时候占卜多用龟甲,举行完祭祀仪式之后就焚烧龟甲,通过龟甲的裂纹推测事情的吉凶。

    “平天师会不会占卜?”吴东方冲云平问道。

    “粗通。”云平点了点头。

    “你去准备一下,稍后咱们再卜一次。”吴东方说道。

    云平点头应是,起身离开。

    云平自起身到迈出门槛,娰奇先后转了三次头,吴东方在旁看的真切,看样子娰奇先前并没有实话实说,至少也是有所保留。

    果不其然,云平离开之后,娰奇转头看向吴东方,“圣巫,不用再卜了,老朽先前已经卜出了吉凶,只是不便泄露旁人。”

    “老法师,这里只有你我,有话尽管说。”吴东方点头说道,娰奇姓姒,姒师巫师和云氏巫师一直是貌合心不合,他不相信云平也很正常。

    娰奇小心的环顾左右,转而颤抖着手,自怀中拿出一个小包,小心的放到了二人之间的木几上,缓慢揭开,这个布包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粗麻,第二层是蓝色细麻,第三层是黄绸,打开黄绸,里面是一只龟甲,这只龟甲是乌龟的背甲,有巴掌大小,呈灰白色,此时已经自正中一分为二,裂口异常整齐。

    “圣巫,您看。”娰奇拿起那两片龟甲缓慢的递向吴东方。

    吴东方接过那两片龟甲,仔细打量,他不懂占卜,只能看出这两片龟甲裂开的位置原本浑然一体,没有骨甲衔的纹路。

    就在他想出言请教之际,娰奇竟然又拿出一个布包,布包也不大,这个是放在他右侧内兜里的,也包了三层,打开之后也是一只龟甲,也一分为二,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个是乌龟的腹甲,也就是腹部的甲壳。

    “老法师,我对占卜之事并不精通,请您解惑。”吴东方拿过一片腹甲,与其中一片背甲对接,发现能对上,说明这对甲壳出自一只乌龟。

    “占天事用龟背乾甲,占地事用龟腹坤甲,”老法师指着一片背甲的背面,“龟脊为天柱,天柱左侧问东西之事,右侧问南北之事,背甲有二十八片,对四象二十八宿,可卜天事。”

    娰奇说完又拿起一片腹甲,指着腹甲的正面说道,“龟腹坤甲共有一十二片,对十二月份,又对二十四气节,可推地事。”

    “龟甲自正中裂开是不是很是罕见?”吴东方问道。

    娰奇点了点头,指着背甲说道,“此为龟脊,别处碎裂皆有可能,唯独此处碎裂不同寻常。”

    吴东方捏着自己手里的半片龟甲仔细打量,乌龟的背甲内侧有类似于人类脊柱的骨骼,龟甲自这里碎裂等同人骨自脊柱一分为二。

    “老法师,请您明言,这代表着什么?”吴东方问道。

    “老朽不敢说。”娰奇缓缓摇头。

    “这里只有你我,但说无妨。”吴东方说道,如果是好事儿娰奇早就说了,绝不会吞吞吐吐,这么犹豫肯定是坏事儿,而且还是大坏事儿。

    “请圣巫赦我无罪。”娰奇说道。

    “不管您所说为何,我都不会降罪于您。”吴东方正色说道。

    娰奇长长叹气,颤抖右手指着龟甲,“此为天崩地裂,众生皆亡之兆。”

    “真让我猜对了!”吴东方腾然站起,他听了这么多天报告,要的就是找到鬼王起兵的前兆,娰奇的占卜结果虽然很不乐观,却正是他苦苦寻找的线索。

    娰奇被吴东方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重新落座,和声说道,“老法师放心,天塌不下来,地也沉不下去,我们更不会灭族惨死。”

    “圣巫已窥事于先?”娰奇不解的问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占卜是很感性的事情,需要灵活理解,娰奇错误的解读了占卜的结果,实际上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崩地裂,而是天界和阴间的大门会打开,三界彼此连通,这与他和王爷费轩等人先前的猜测大致吻合。

    “圣巫可有应对之策?”娰奇忐忑的问道。

    “现在天下已定,五族归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有应对之法。”吴东方出言说道,他这句话纯粹是安慰娰奇,他连三界连通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确定,哪有什么应对之法。

    娰奇不知道吴东方心中所想,闻言心中大定。

    “老法师,您能否指出五星目前所在的位置?”吴东方问道。

    “回圣巫问,五星隐现时辰各不相同,无法同时得见。”娰奇摇头说道。

    吴东方对天文知识知之甚少,除了辨别方向的北斗七星,别的星辰根本叫不上名字,更不知道它们的运行轨迹,幸亏此时只有娰奇自己在场,不然丢人就丢大的了。

    “根据您的观察,五星连珠会于什么时候出现?”吴东方换了个问题。

    娰奇没有立刻答话,而是将那两片背甲对整合一,指着内部脊柱说道,“圣巫请看,一,二,三……”

    娰奇一直数到了八,依附在龟甲脊柱上的肋骨共有八对,“八肋对应八星,这五对分应金木水火土五星,另有三星至今无从所见,单为生吉,双为死凶,北为水,为幽冥,主生死,五星为吉兆,不应现于北方,既现于北,绝非五星,当为双数,天柱既裂,当为八星连珠,为灭世大凶。”

    “实不相瞒,我对天相所知甚少,您所说的这些我不是很明白,如果您说的是真的,八星连珠会出现于什么时候,”吴东方和声发问。

    “且容老朽想上一想。”娰奇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将那两对龟甲包好,递给了娰奇,娰奇接过,放入怀中。

    娰奇思考的是天体的运行轨迹,这东西涉及到几何原理,很复杂。

    几十秒后,云平回返,他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带来了姒若,姒若是土族圣巫,云平一直很谨慎的处理与她的关系,唯恐姒若感觉他目无尊长,欺上越界。

    二人来到,娰奇停止计算,冲姒若行礼,他对云平是畏惧,对姒若则是尊敬,明显能感觉出亲近的味道。

    卜卦之前要进行准备活动,云平在殿外又唱又叫的跳大神儿,吴东方和姒若在殿内紧张的等待娰奇的计算结果。

    十几分钟过后,娰奇睁开了眼睛,“由于不见另外三星,只能以五星推算,太白星西拱,岁星上迎,辰星俯落,荧惑……”

    “什么时候?”吴东方打断了娰奇的分析过程,他听不懂推算过程,只想知道最终结果。

    “月中子时连点成线,月末午时断线归点,先后十五天。”娰奇低声说道。

    “哪个月的月中?”吴东方追问。

    “本月月中。”娰奇说道。

    “啊?那不就是明天……”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