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三十章 五星连珠

    吴东方斜靠在法座上,几个金族男女轮流念诵,二十几个杂役负责搬拿递送。

    对于众人念诵的内容,吴东方并不需要太长时间思考,过,过,过,过,全是过,有个成语叫少见多怪,这个成语用在呈报这些竹简和木板的官吏身上非常贴切,他们不懂科学,将很多少见的正常现象都视为了异像和预兆,上报的基本是这类情况。

    关于鬼神和妖邪的报告非常少,这是因为中土本来有大量的巫师,鬼神或妖邪作祟他们就会前去查看处理,这时候的人见惯了鬼魂和妖怪,见得多了也就不感觉如何稀奇了。

    “怎么样?”王爷抓着酒坛子出现在吴东方身旁。

    “不怎么样。”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你去睡吧,我来。”王爷说道。

    “不能啊,这事儿还是我来比较稳妥。”吴东方说道,王爷也不懂科学,甄别不出哪些情况算是异像,哪些算是正常。

    “那成,你自己干吧,”王爷冲趴在法座旁边的饭桶招了招手,“走,睡觉去。”

    “你也别走,留下吧,跟我一起处理。”吴东方说道,王爷虽然不懂科学,但他见多识广,可以拾遗补缺。

    “行啊。”王爷环视左右。

    金族的这些人都认得王爷,知道它是吴东方身边的红人,立刻有人恭敬的搬来了座椅,王爷坐到吴东右侧,冲众人摆了摆手,“接着念吧。”

    吴东方听完照例说句“过”,王爷是副手,不用全神贯注,一边喝酒一边听,也不打岔。

    由于刚有文字,呈文就没有固定的书写格式,竹简都很大,木板也大,个别木板比门板都大,这倒不是字儿多,而是字儿大,

    吴东方现在是超级大官儿,府邸完全是皇宫规制,里面配备了很多的后勤人员,到了十一点,也就是子时,负责饮食的官员带着杂役送来了夜宵,吴东方命众人停了下来,先填填肚子。

    “这么干不是办法,永远也干不完。”吴东方放下了饭碗,在众人处理堆积在大殿里的竹简和木板时,外围仍然有大量竹简和木板送来。

    “一开始肯定多,过几天就少了。”王爷放下小碗,把粥罐子拿到了桌下,这些米粥是放了蜜糖的,饭桶喜欢吃甜。

    “这么做真的有用吗?”吴东方歪头发问。

    “肯定有用,”王爷正色点头,“五族九州将此前发生的所有异像都报了上来,能在这里面找到线索当然最好。就算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以后再报上来的异像就是近期发生的了,咱们就得注意了。”

    “你真感觉这事儿会有预兆?”吴东方端水漱口。

    “放心好了,大事都会有预兆。”王爷说的很肯定。

    “好吧,接着来。”吴东方说道,眼下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了,就留在这儿听几天报告吧。

    下半夜三点,吴东方命令众人停了下来,他倒是撑得住,但那些念的和搬的撑不住了。

    有四个人专门等在外面给吴东方提灯笼,吴东方初来乍到,不明白这里的格局,就出言询问,这天师府分为东宫西宫中宫三个大的区域,有十九处院落,房舍一百七十多间,护卫一千,宫女八十,宫人八十,这个宫人不是被宫掉的男人,而是指干活儿的杂役。

    由于这些杂役没被宫掉,所以他们跟宫女居住的区域是严格分开的,串门儿是要砍头的。

    问了也就是问了,吴东方也没去调整改动,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值得他分神。此外这也是姒少康和云平等人的一番心意,如果拒绝了会让他们心里不踏实。

    卧室在中宫的第二重院落,房间跟部队的大礼堂差不多,一张大床,一铺大炕,都有二十平方,大的夸张,大的腐败。

    卧室里的宫女有十几个,点灯,铺床,端水,摇扇子赶蚊子,连撩帘子都有专人,吴东方还真享受不了这特殊待遇,统统撵走,一个不留。

    “这么大的床,都能睡大象了。”吴东方冲王爷说道。

    “活到你这份儿上,这辈子也算值了。”王爷扑到了床上,这是软床,下面垫着一捺厚的软垫子。

    “这么大的被子,十个人也能盖过来。”吴东方皱眉打量着床上的被子,被子是整个的,自东头钻进去,拱到西头儿得一分钟。

    “本来他们也没准备让你一个人睡。”王爷抖身现出原形,钻进了被子,饭桶也好奇的钻了进去。

    吴东方逐一灭掉房中的十几盏油灯,将木盒放到床边,自大床一侧躺了下来,床上是夏天专用的凉被,凉爽透气,很是舒服。

    早饭过后,继续回去坐着听报告,一连三天,听的吴东方头晕脑胀。

    第四天还是听报告,吴东方听的意兴阑珊,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上京开会的干部,吃的好,睡得好,却非常无聊,无聊到想睡觉。

    与吴东方的越听越没劲儿不同,王爷一直很认真的在听,难为它怎么坐得住。

    “嗯。”吴东方照例哼了一声,自第二天开始他就不说“过”了,改“嗯”了,嗯就是下一个。

    “嗯嗯嗯嗯嗯……”

    王爷猜的没错,七天之后自全国各地送来的竹简和木板就少了,也不知道是谁改进了传递信息的载体,木板不多见了,用的大部分是竹简,用墨书写,逐渐趋于正规化。

    “嗯。”吴东方又嗯。

    “等等,刚才念的再念一遍。”王爷在旁插嘴。

    这几天王爷从未打断过他,王爷一说话,吴东方心中一凛,改斜坐为正坐。

    念报告的是个女的,听到王爷的话,立刻将本来已经卷起来的竹简重新展开,“豫州法师娰奇善观星卜事,前日窥天所见,太白星,岁星,辰星,荧惑星,填星有齐聚北方,连线成直之兆,卜之,吉凶难辨。”

    “什么意思?”吴东方歪头看向王爷,夏朝对星辰的命名跟现代是不同的,对方所说的这几个星他只知道一个太白星,这是金星,之所以知道是金星不是因为他通晓历史,而是看过西游记,里面有个太白金星。

    王爷没有回答吴东方的话,而是冲其中一名杂役说道,“派人去豫州把这个娰奇带过来。”

    对方应声而去,王爷只负责下令,不管对方用什么方法,而杂役也只负责传达,有专门的人负责联络沟通。

    “他说的五个星名是不是分属金木水火土?”吴东方问道。

    “是的。”王爷点头说道。

    “圣巫?”负责念诵的金族少女躬身开口,不问可知是在请示吴东方要不要继续念别的。

    “先别念了,你们下去吧。”王爷冲众人摆了摆手。

    众人齐声应是,弯身离开。

    吴东方延出灵气,自远处抓过那捆竹简重新看了一遍,这捆竹简上的文字较为正规,由此可见书写者应该是负责通信联络的人,并不是那个名叫娰奇的法师。

    “这家伙的名字起的很不吉利呀。”吴东方随口说道,娰奇与死期同音。

    “五星连珠怎么会出现在北方?”王爷反背双手,起身踱步。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我以前听说过。”吴东方说道,五星连珠这个名词他并不陌生,顾名思义就是金木水火土五星与地球处于一条直线上,这是一种不算很常见但也不算很稀奇的天文现象。

    “以前?”王爷转头看向吴东方。

    “总之我听说过,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吴东方说道,事实上他是在现代听说过这一词汇的,应该说是以后,但他如果说以后听到的,王爷会以为他神智错乱了。

    “五星连珠出现在北方天空并不罕见?”王爷皱眉追问。

    “五星连珠不应该出现在北方吗?”吴东方问道,他只知道五星连珠,并不知道五星连珠出现的方位还有讲究。

    王爷点头说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出西方利兵戈,据我所知五星连珠从未出现在北方。”

    “你这句话听谁说的?”吴东方问道,这时候并没有中国一说,而王爷的发音却是准确的中国。

    “住在昆仑山的一个本族朋友,当年我曾跟它说起过古今异事,它说过这样一句话。”王爷说道。

    “你还能找到它吗?”吴东方急切追问,中国的国旗是五星红旗,但那是现代的事情,王爷的这句话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古人预料到了后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国旗的设计者借鉴了古代的玄学。

    “你们去灵山的时候我曾经去找过它,”王爷叹了口气,“唉,它已经死去好多年了。”

    “它道行不深?”吴东方问道。

    “自然比不上我。”王爷并不具备谦虚的美德。

    “那它怎么知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吴东方追问。

    “它也是听同类所说,到底是谁说的没人知道了。”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你是不是怀疑五星连珠会带来灾难?”

    “我可没那么说,我说的是五星连珠不该出现在北方。”王爷摇头说道。

    “会不会是这家伙看错了?”吴东方摇晃着手里的竹简,观星早已有之,但现在可没有什么望远镜,一律用眼,误差极大。

    “有可能,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王爷眉头大皱。

    “什么?”吴东方问道。

    “他漏掉了几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