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受邀

    消息发出的第二天,一名土族天师土遁前来,这人吴东方认识,当年跟寻沐斗法的云固,也就是被他吓跑了又被云平喊回来的那个胆小鬼,这家伙是云平的本家兄长,年纪已经不小了,快五十了。

    云固长的不算难看,但他眼神不正,贼眉鼠眼,进门之后扑通跪倒,“云固拜见齐天圣巫。”

    “哈哈哈,快起来吧,以后别这么喊。”吴东方笑道,齐天圣巫是云固拍马屁的话,形容他是至高无上的巫师,但这话有歧义,让他想到了孙悟空。

    “谢圣巫。”云固直身站起,躬身而立。

    “云固,你怎么来了?”吴东方随口问道,云平这家伙已经摸透了他的脾性,知道他喜欢跟熟人打交道,对熟人也很关照,所以才会派云固过来跟他混个脸熟。

    “回圣巫,卑职是来请您去夏都的。”云固不敢抬头。

    “出什么事了?坐下说话。”吴东方指了指右侧的座椅,如果是急事儿姒若早就自己跑过来了,不会让云固过来送信。

    “谢圣巫,卑职站着就成。”云固并不落座,“您不是让我们关注天下异像吗,今天已经有木板和竹简自九州各地络绎送来,由于数量太多,无法尽数搬来,只能请您前去夏都坐镇处理。”

    “汇报异像的木板和竹简很多吗?”吴东方问道,这时候虽然没有电报电话却有飞鸟传书,相当于航空快递,传递消息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云固瞪眼点头,“多,十车拉不完。”

    “啊,这么多。”吴东方愕然瞠目。

    “您吩咐的事情我们自当火速办理,怎敢有丝毫迟误。您还是早些动身吧,若是等到晚上,怕是天师府的院子也要堆满了。”云固恭敬的说道。

    吴东方想了想,点头说道,“好吧,你先回去,我收拾收拾就过去。”

    “遵法旨,卑职回去告知众人准备迎接。”云固倒退着出门。

    这时候没有卑职一说,云固的原话是卑微而渺小的我,说白了还是拍马屁的话,虽然知道云固是在拍马屁,吴东方对他的印象还是好了几分,迎风拍马固然不好,但迎风拍马总好过目无领导。

    云固离开之后吴东方去了后院,冥月昨天回来的比较晚,今天起来的也比较晚,吴东方过去的时候她正在刷牙,吴东方命人做了一些小的生活器皿,牙刷就是其中之一,用料自然不是尼龙,而是猪鬃。也没有牙膏,用的是特殊的皂角,也能起泡沫。

    “土族喊我去处理全国各地送来的竹简,我去夏都待一段时间。”吴东方冲冥月说道。

    “我给你收拾衣服。”冥月含水漱口。

    “我自己来,”吴东方将换洗的衣服装进乾坤袋,“对了,你昨天的作法不对,红薯不用整个埋地里,可以切块压苗儿,你费费心,尽快让他们大规模种植,咱口粮不够。”

    “好的。”冥月收拾了洗漱用品和几双鞋子塞进了他的乾坤袋,“注意安全。”

    吴东方趁机抓了一把,冥月先是瞅了他一眼,转而叹了口气。

    “怎么了?”吴东方不解的问道,他不守规矩不是一天两天了,冥月叹气肯定不是因为他动手动脚。

    “咱们成亲这么久了,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冥月说道。

    “你怎么又来了?”吴东方想了想出言说道,“你别着急,问题很可能在我身上。”

    “你别安慰我了。”冥月摇头说道,身为一个女人,不能给丈夫生孩子,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老婆心情不好,丈夫肯定不能撇下她出远门,吴东方就没急着走,拉着冥月坐到桌旁,“这事儿有点深奥,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冥月点了点头,拿起茶壶为吴东方倒了一杯水。

    “我是四千年后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我在这里留下了后代,那就表明我出现在这里是应该的,能懂吗?”吴东方轻声问道。

    冥月想了十几秒,点了点头,“以前咱们说过这个问题,我懂的。”

    “如果我出现在这里是应该的,那就表明我出现在四千年后是错误的,回到这里只不过是纠正了错误。”吴东方说道。

    冥月再度点头。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我本来就是四千年后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如果留下后代,这个错误就没办法纠正了。”吴东方说道。

    “我懂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有了孩子你就一定回不去了,没有孩子有朝一日你可能还会回到你本来生活的那个年代。”冥月情绪有点低落。

    “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潜在的原因,我出现在这里不会没有原因,目前来看我已经帮助姒少康复了国,遣散了奴隶,这些与现代的一些事情是对应的,加上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我才怀疑做完我该做的事情,我可能就会回到我原本生活的那个年代,”吴东方抓过冥月的手,“你放心,如果我真要回去,也一定带上你!”

    冥月握着吴东方的手,展颜微笑,笑的很平静,但平静之中带有一丝哀伤。

    “你也知道我在四千年后是个孤儿,我在那里没有亲人的,我在哪儿生活都一样,如果我有选择,我不会主动离开这里,我现在担心的是有朝一日我可能会被迫离开这里,”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了两个石瓶,“这里面是千日酒,你收着,我计算过,这两瓶千日酒让你睡到四千年后绰绰有余,你已经服下了地脂,可以长生不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就找个我能找到你的地方睡上一觉,一觉醒来,我就在你身边。”

    吴东方很少正儿八经的说话,这番话令冥月异常感动,眼圈泛红,一直以来她都以不能给吴东方生下孩子而自责内疚,出于这方面考虑才把原本属于王宫的大量美貌宫女留在了天师府,没想到吴东方对她们毫无兴趣,反倒便宜了王爷,成天听歌看舞。

    “土族天师来干什么?”王爷的声音自门外二十米外传来。

    “你需不需要王爷留下帮你?用,我就把它留下来,不用,我就带它去土族帮我。”吴东方将那两瓶千日酒塞给冥月。

    “带它去夏都吧,金族太小了,王爷在这里很无聊。”冥月收起了千日酒。

    “我方便过去吗?”王爷在门外十米外叫嚷。

    吴东方无奈叹气,站起身背上弓箭迈步出门,“瞎嚷嚷什么?”

    “土族天师来干什么?”王爷问道,当日水族和土族选人斗法的时候它去木族借粮了,不认识云固。

    “让我过去处理各地报上来的异像。”吴东方说道。

    “夏都位于九州中心,自那里处理比较合适,金族过于偏远。”王爷说道。

    “你闲着也是闲着,过去帮我吧。”吴东方说道。

    “你是想让我过去给你跑腿儿吧?”王爷撇嘴斜视。

    “我怕我分辨不出异像都预示着什么,你懂啊。”吴东方给王爷扣高帽子。

    “也是,”王爷很是受用,“走吧。”

    “我去带上饭桶。”吴东方转身向后山走去,这几年一直东奔西跑,用的都是土遁,饭桶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让它感觉受到了冷落。

    带着饭桶就不能使用土遁,凝了个大木筐,三人启程上路。

    “你有没有看到一块儿黄色的金属?”吴东方问道。

    “咱们在西域捡到的那块儿?”王爷反问。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

    “早让它啃光了,对了,那东西很可能是天外之物,对饭桶很有用处,你看它的毛儿。”王爷指着饭桶的后背,此时是上午八点来钟,饭桶的毛尖儿隐蕴金光。

    “我早就看到了。”吴东方说道。

    “可惜数量太少,如果再有几块儿,银甲飞熊说不定就能变成金甲飞熊。”王爷笑道。

    “那东西可遇不可求。”吴东方随口说道。

    “五族神兵也是天外之物,可惜你跟费轩他们成了朋友,不然咱们可以去把他们的兵器偷来给饭桶磨牙。”王爷惋惜的说道。

    吴东方瞅了王爷一眼,没有接话。

    一路急行,晚上七点来钟到了夏都,姒少康给他建造的府邸位于皇宫和土圣天师府中间靠北的区域,二人到得府邸上空被院子里堆积如山的竹简木板吓了一跳。

    土族巫师都在等着接驾,一天没敢挪地方,夏帝的使者也陪着等了一天,倒霉的是云固的先人,被众人自心里问候了无数次。

    “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先躲一躲。”王爷瞬移消失。

    吴东方带着饭桶落于地面,众人立刻围聚了过来,吴东方也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他不能像王爷那样躲开,只能与众人逐一见礼。

    五族圣巫入驻夏都是大事情,至少在姒少康和云平姒若等人看来是大事情,执意要搞正位大典,吴东方知道对方这么做是为了补偿当年搅黄了他金族圣巫的正位大典,虽然拒绝了五族圣巫的正位大典,他心里还是舒服了不少。

    云平现在干的是宰相的活儿,忙的要死,见礼过后就忙别的事情去了,姒若是土族圣巫,也不能把她当小卒子用,吴东方留下了几个杂役,又将金族派到土族当老师的青年男女喊来几个,由杂役搬运,由识字的金族少年念诵,连夜开工。

    “雍州马县林关马场,三月之前降生马驹一匹,三眼无鼻,乡人惊以为妖,杖毙,埋于城东竹林。”少年念道。

    “过。”吴东方摆了摆手,畸形而已,不足为奇。

    “梁州高林郡曾降下暴雨,数百尾草鲤随雨而下,落地不死,乡人拾获煮食,与湖河之鲤别无二致,此事距今已有半年。”

    “过。”吴东方说道,类似的情况在现代也会出现,龙卷风将某处水域的水连同里面的鱼儿一同卷上高空,随后又自某处降下。

    “扬州近海五日前现鬼城一座,浮于云中,未时初刻现,未时三刻隐。”

    “海市蜃楼,过。”

    “过。”

    “过。”

    “过……”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