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未卜

    四色丹药四人各得一枚,绿为木,红为火,白为金,黑为水。

    “不知吞服此丹会有何后果?”费轩捏着碧绿色的丹丸对日照看。

    “七窍流血,暴毙身亡。”吴东方将那枚白色内丹放于乾坤袋,自内丹入炉三人就赶来木族为费轩护法,到现在已经耽搁一个月了。

    “吴大哥,你不准备吞服丹药?”辛童仰头看着吴东方。

    “我体内有五种血脉,这枚补气丹药五行属金,我不能吃。”吴东方说道,五种血脉有五种血脉的好处,修行速度是别人的五倍,但五种血脉也有五种血脉的坏处,只能吞服五行齐全的补气丹药。

    “你为何不早些跟我们说?”辛童看了看手里的红色内丹,现在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肯定不能重新回炉了。

    “等冥月到了太玄境界,让她吃也是一样的。”吴东方随口说道。

    “若要吞服亦不是不能,但吞服了这枚丹药定会令体内五行失衡,吴兄修为精深,想必能够克制归敛令其失衡而不为患,不过如此一来,怕是日后无法施展金族法术之外的其他法术了。”费轩精通医理,精通医理自然熟知五行经络。

    寻霜挑眉看了费轩一眼,缓缓摇头。

    “如果这东西真能令你们晋身半神,以后还怕得不到半神内丹?”吴东方笑道。

    “我先来吧。”寻霜张嘴吞下了那枚黑色的丹药。

    寻常的补气丹药四人都曾吞服过,但由半神内丹熔炼的补气内丹还是第一次吞服,虽然理论上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三人还是紧张的注视着寻霜。

    丹药入腹有个催化感知的过程,十几秒后,寻霜陡然皱眉。

    “有何不适?”费轩紧张发问。

    寻霜摇了摇头,“此物与我们先前所服丹药并不相同,虽然所储灵气精纯浩瀚,催化灵气却异常困难。”

    “大约需要多久?”吴东方问道,寻霜的意思是这东西不好消化,这一点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熔炼这些内丹所用的时间是熔炼普通丹药的数十倍。

    寻霜垂眉感知,久久不语。

    费轩见状张嘴吞下了那枚碧绿色的丹药,凝神感知,足足三分钟之后回过神来,皱眉看向寻霜。

    寻霜皱眉点头。

    “要几年?”吴东方问道,通过二人的表情不难看出要炼化吞服的半神丹药肯定耗时甚巨。

    费轩缓缓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年并不算长。”辛童如释重负。

    “十年?”吴东方问道,如果一年就能炼化丹药,二人绝不会是这种表情。

    费轩摇了摇头,寻霜在旁接口说道,“丹药所蕴灵气有炼骨洗髓之效,但催化甚难,若要尽得全功,怕是至少也要一纪。”

    “不算长,十二年后你们也不过三十几岁。”吴东方随口说道。

    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之所以急着吞服这些丹药是为了赶在鬼王反攻人间之前提升修为,十二年后怕是黄瓜菜都凉了。

    “不用沮丧,你们已经身拥太玄修为,即便没有晋身半神,也有一战之力。”吴东方出言宽慰。

    “或许能用药引催化,容我尝试推敲。”费轩出言说道。

    “咱们离开本族的时间都不短了,先回去吧,信鸟传书保持联系,若有急事可以用定位灵珠召我过去。”吴东方环视寻霜和辛童。

    三人点头同意,吃罢午饭各自回返。

    回到金族,处理完手头琐事,吴东方来到东院,这时候是下午三点来钟,王爷刚睡醒,问起丹药一事,吴东方如实告之。

    “它不会等那么久。”王爷摇头说道。

    “依你之见,我们还剩下多长时间?”吴东方问道,王爷口中的它指的自然是九幽鬼王。

    “不好说,不过我觉得最多不会超过三年。”王爷说道。

    “时间不够。”吴东方摇头说道,五族在选择巫师人选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孩童,选的都是年轻男女,为的就是尽快培养出新生代巫师,但修炼法术不是学习文字,哪怕有补气丹药相助,三年之内也很少有人能修炼到上玄以上的品阶。

    “时间永远不够。”王爷随口说道。

    “什么意思?”吴东方环视左右,“饭桶呢?”

    “在后面熊山。”王爷答道。

    “你刚才说时间永远不够是什么意思?”吴东方脱鞋上床。

    “如果它们的目标真是你们,你们在明,人家在暗,你准备的越快,它动手就越早。”王爷自墙角抓过一个酒坛。

    吴东方皱眉点头,“我前段时间让你查的事情你查了没有?”

    “什么事情?”王爷问道。

    “九幽鬼王的身份,还有九幽鬼王和刑天以及蜃龙有没有共同的交集?”吴东方说道。

    “我连九幽鬼王是谁都不知道,去哪儿查它来历?不过刑天和蜃龙我倒是知道一些。”王爷抓着酒坛子倒酒,这家伙学文明了,开始用小杯喝酒。

    吴东方知道它在卖关子,也没有催问,王爷慢悠悠的倒满酒,慢悠悠的喝掉,这才说道,“刑天是炎帝部下,姜水多出蜃龙。”

    “姜水是什么地方?”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炎帝的老家。”王爷说道。

    吴东方闻言陡然皱眉,沉吟片刻出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事儿跟炎帝有关?”

    “我可没那么说,”王爷摆手说道,“炎帝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还法天地,不可能参与此事。”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吴东方问道。

    “打也好,杀也好,总得有个理由,它好像没有攻击咱们的动机。”王爷说道。

    吴东方没有立刻接话,王爷说得对,凡事儿都得有个动机,不知道对方的动机就无从判断对方接下来会做什么。

    沉吟过后,吴东方再度开口,“不管怎么样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总得早做准备,依你之见咱们应该自哪些方面着手?”

    王爷想了想出言说道,“挖洞,屯粮。”

    吴东方皱眉看向王爷,王爷的提议与伟人提出的‘深挖洞,广积粮’的口号不谋而合,而伟人提出这个口号的时候正是我国遭到苏大哥核威胁的特殊时期,挖洞和屯粮防范的是破坏力巨大的核打击。

    “还有呢?”吴东方推开了窗户。

    “没有了。”王爷摇头说道。

    “躲起来就完了?不反击?”吴东方皱眉歪头。

    “人家都不一定打你,你反击啥?”王爷端起了酒杯。

    “不打我们它打谁?”吴东方有点糊涂了,王爷肯定想到了什么,不知道这家伙是不确定自己的想法,还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不愿说,总之是隐瞒了什么。

    王爷往上翻了翻眼珠。

    “你翻什么白眼儿呀?”吴东方问道。

    王爷放下酒杯抬手上指,“我这是翻白眼儿吗,我这是看天。”

    吴东方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它们并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只不过是路过?”

    “说不好,只能说有这种可能,如果只是路过,你也拦下来跟人干一架?”王爷瞅了吴东方一眼,重新端起酒杯。

    “如果它们真的要冲天界开战,祸害人间的巫师干嘛?”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可能是担心你们为敌所用。”王爷说道。

    “我们又上不得天界,怎么能为敌所用?”吴东方说道,目前二人的交谈完全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但眼下没有足够的线索能够进行推敲,只能假设各种可能。

    “你说的对,那就不是路过,它们很可能要在人间开战。”王爷说道。

    吴东方探手拿过王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跟美国鬼子学会了,不在自己家打,跑别人家打,这都什么毛病,人间是咱们的地盘儿,谁来捣乱我就揍谁。”

    “好大口气。”王爷撇嘴笑道。

    “不信你就等着看,他们敢来我就敢打,两个一起打!”吴东方扔下酒杯下床穿鞋。

    “你打得过?”王爷皱眉看向吴东方。

    “打不过我也打。”吴东方说道。

    “我话还没说完,你别急着走啊。”王爷说道。

    “什么?”吴东方回头问道。

    “据我所知,惊天变故发生之前必有异像出现,你让他们严密观察五族九州各种异像,或许能够提前预知变故的发生。”王爷说道。

    “什么算是异像?”吴东方问道。

    “异像有很多种,江河改道,地动山摇,太阴夺日,牝鸡司晨,雄鸡生卵……”

    “你快算了吧,谁有那闲工夫一天到晚守着鸡窝。”吴东方不等王爷说完就拉门而出。

    出门之后吴东方没有去西院,而是往北去了后院的熊山,那里有一处山洞,是前任熊王居住的地方,饭桶正趴在洞里闭目假寐。

    饭桶最近一段时间长的很快,此时已经接近三百斤,判断一个动物处于童年期还是成年期并不看它的个头和体重,而是看它是否好动,饭桶现在已经不似以前那么好动了。

    陪着饭桶坐了半个钟头,吴东方离开熊山回到前院,饭桶跟在后面送他回来,吴东方进入大殿之后它又调头回到了熊山。

    他一直东颠西跑,很少着家,大部分金族事物都是冥月在处理,此时冥月不在府中,听说是去喀石部落处理什么事情去了。

    自正殿坐了一会儿,吴东方喊来了负责通信联络的官员,命他使用信鸟告知本族和其他四族,让他们严密关注各种离奇异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