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假传圣旨

    “先等等。”吴东方冲七月抬了抬手,转而冲蛇精说道,“你知不知道九幽鬼王是何来历?”

    “没听说过。”蛇精摇头说道。

    “鬼王有心祸乱人间,先前还带走了刑天头颅,我怀疑……”

    “不知道,不知道,时候不早了,你快些出去吧。”蛇精摆手撵人。

    “好吧,那我走了。”吴东方说道,这时候是上午,哪来的时候不早了一说。

    他留在这里很是碍事儿,七月和蛇精都巴不得他早些离开,吴东方调头回返,先是来到离宫,又入巽宫,自巽宫穿到坎宫。

    到得坎宫才想起没人开门,只能调头乱穿,一不小心又回到了兑宫。

    蛇精带着七月还没有走远,发现他的气息疑惑回头,七月也随之回头,“呀,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好像迷路了。”吴东方说道,上次他们是自阴间直接回返的,这次要想回去还得先去阴间。

    “自出口两度折返。”蛇精出言提醒。

    根据蛇精的提醒,吴东方自来时的入口两度进出,再度回到了坎宫。

    吴东方无奈叹气,刚想调头继续穿,忽然想起随身带有白豹内丹,有了白豹内丹,或许可以使用土族的穿墙术穿过九宫格的大门。

    心念至此,自乾坤袋里找出那枚内丹,施出穿墙之术穿门而出。

    “终于出来了。”吴东方长喘了一口粗气。

    这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吴东方提气拔高,来到北方百里之外的一处山峰,自山顶坐了下来。

    他并不知道那些土著巫师住在哪儿,但上次土著巫师曾在入口附近窥探,说明他们住的位置离这儿并不远,他也懒得到处寻找,干脆自制高点来个守株待兔,那些土著巫师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肯定要做饭的,只要做饭就一定有烟。

    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周围并没有出现炊烟,吴东方也不着急,这时候一天吃三顿的都是贵族有钱人,平民一天只吃两顿饭,一般是上午九十点钟一顿,下午四五点钟一顿。

    下午四点来钟,吴东方发现了目标,但他没有发现炊烟,发现的是西北两百里外一只正在飞行的大雁忽然快速跌落,看样子应该是被人给射了下去。

    吴东方离开山顶,土遁来到了大雁跌落区域,土遁是看到哪儿就能移动到哪儿。

    射箭的是一个身穿麻衣的少年,十五六岁,少年此时正在草丛中寻找跌落的猎物,并没有发现吴东方出现在了他的右侧三里之外。

    大雁的个头跟鹅差不多,有七八斤,少年找到大雁之后很高兴,抓着大雁的脖子向西掠去。

    这个少年所用的身法跟巫师用的轻功有点相似,一次借力能掠出十几米。

    西行二十里,山中出现了一处很大的村落,村落位于河滩东岸的平地上,有四十多栋房子,全由石头垒砌,这些房子的房门大部分是关着的,门前长有杂草,墙上附着青苔,貌似无人居住。

    住人的房子集中在村子前面,一共有四栋,彼此紧挨着,墙上挂着动物的皮子和少量的熏肉,几个身穿麻衣的妇女正在房前忙碌,她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木棒,正在舂捣一只很大的石臼,看架势应该是在舂米。

    几个老年男人在村东劈柴,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河边洗剥着一只小型的哺乳动物,由于皮已经被剥掉了,看不出具体是什么。

    一口大锅,这时候叫大釜,位于那几处房子前方十几米处,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在那里烧火。

    吴东方细数了一下,连同刚才回去的少年和那个女人怀里的孩子,村子里现在共有十二人,村子里肯定不止这些人,最少也有十四个,因为此前他们在击杀黑袍巫师的时候曾经有五个土著巫师在远处观望,后来还跟他们有过短暂的接触,此时那五个人里有三个在村里,还有一个老翁一个中年妇人没有露面。

    就在吴东方估算人数的时候,一个中年妇人搀着一个老翁自其中一处石屋里走了出来,那个老翁可能是生病了,弯着腰,不停的咳嗽。

    在忙碌的同时,这些人偶尔也会有交谈,但说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由于人数太少,村里显得暮气沉沉。

    斟酌过后,吴东方自暗处走上了林中小路,自林中小路来到村前,这里可能很少有外人过来,他的出现立刻令这些土著巫师开始警觉,聚集一处,警惕的看着他。

    距众人还有十几步时,吴东方停了下来,平静的看向站在前面的那个老年男子,此人当日曾跟他有过交谈,无疑是这些土著巫师的首领。

    “金族圣巫,欢迎您到我们村里做客。”老首领率先开口。

    “打扰了。”吴东方微笑开口,他先前之所以没有显露自己的情绪是因为对方态度不明,他并不打算放弃使用武力,但对方既然率先表示友好,他自然不会恶脸回应。

    “快去给尊贵的客人煮茶。”老首领摁下了那少年搭在弦上的羽箭。

    “不用麻烦了,请问诸位,你们是不是黄帝后裔?”吴东方问道。

    老首领不知道他为何有此一问,想了想摇头说道,“不是,祖上是黄帝的臣子,我们只是黄帝的子民。”

    “嗯,”吴东方点了点头,“当今夏帝乃黄帝嫡亲后裔,承夏帝信任,我已领受五族圣巫一职,此前诛邪扶正令五族巫师战死无数,阴间鬼王有心趁虚作祟,祸乱九州,诸位是黄帝子民,习有巫术在身,此时朝中正值用人之际,夏帝有旨:守陵巫师卸任迁出,助我荡妖驱邪。”

    吴东方说完,土著巫师面色大变。

    短暂而急切的思虑过后,老首领上前三步,拱手说道,“金族圣巫可带有五族圣巫的信物?”

    吴东方左手前伸,金木水火土五行球体自各处疾飞而来,自其手掌上方凌空急转,“诸位既然自认黄帝子民,那就理应听从夏帝调遣,即刻收拾行装,随我出山御敌。”

    “不知五族圣巫可带有夏帝信物?”老首领问道。

    吴东方皱眉侧目,老家伙这么问无疑是想拖延时间,他如果说没有,对方肯定会让他出去拿夏帝信物,他前脚走,这帮家伙后脚就会开溜。

    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姒少康根本就没让他来干这事儿,而他也并不想把这群老弱病残拖出去打仗,这群老弱病残也肯定不想出去打仗,既然不想出去打仗,那就得拿出点儿什么进行补偿,说直白点儿就是我虽然想要门墩儿,但我张口就要房子,你好点表现着,主动送上门墩儿,你感觉占便宜了,我也达到了目的。

    “诸位想抗旨吗?”吴东方将五行圆珠尽握掌心。

    “五族圣巫息怒,只要我们见到夏帝信物,定当遵从夏帝旨意,随您出山征战。”老首领和声说道,他先前曾在远处旁观过吴东方和其他三位圣巫与黑袍巫师作战,知道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好,既然你们执意要见夏帝信物,我就回去取来,但我回来之前,只能委屈诸位自此处禁足几日。”吴东方环顾左右,佯装观察环境,布阵困人。

    当日没有在远处旁观的土著巫师不知道吴东方的厉害,见他态度强硬,生出了动手之心,那几个旁观过血战的土著巫师急忙用眼神制止,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只要你放过我的家人,我愿意出山为你战斗。”那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迈步而出。

    “我也愿意。”打猎的少年也站了出来。

    吴东方收回视线,歪头打量着二人。

    “他们年纪大了,打不了仗,出去就回不来了,求你让他们留在这里吧。”年轻男子出言哀求。

    吴东方垂眉不语,二人的勇敢令他很是感动,但此事与他自身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如果得不到他们的练气法门,倒霉的是天下人,而他也不知道明着跟对方索要练气法门对方会不会给,只能硬着心肠继续装下去。

    “你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有多险恶,先前的战斗死了很多人,现在五族巫师加在一起也不到一百个,土族圣巫为了阻止鬼王祸乱人间,舍生取义为我们争取了少许准备时间,我也不想让你们出战,但此时巫师奇缺,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吴东方实话实说。

    老首领见吴东方语气松动,抓住机会请他进屋说话,吴东方也不推辞,走进房间与几位长者促膝交谈。

    除了到来的真实动机,其他事情吴东方没有丝毫的隐瞒,一旦推心置腹,土著巫师很快明白了外面的情况有多凶险,也体谅了他的难处,理解了他的作法。

    土著巫师还保留着传统的饮食习惯,菜饭不分,谷米和肉汤一锅炖,吴东方带了好酒,与众人席地同饮,吃饭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说起了外面的一些情况,看得出来,年轻人对外面精彩的世界很是向往,不时插嘴询问细节。

    吴东方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往法术方面牵带,那少年好奇的询问五族法术是怎么回事儿,吴东方大方的传授了金族的御物术给他,少年尝试移动铜勺,铜勺能微微颤动,吴东方试探了少年的血脉,发现他并不是纯粹血脉,五行血脉也并不完全均衡,体内五行相对属火。

    心中有感,便让他尝试控制火焰,少年在他的指导下竟然能令油灯的火苗产生大幅度的偏移。

    吴东方心里有数儿了,土著巫师的练气法门虽然可以使用五族法术,但他们有所侧重,不能像他一样将五族法术都修行到极致。

    这种情况与后世的练气法门很是相似,由于没有血脉的支持,要想登峰造极是很困难的,但修行到天师级别应该问题不大。

    晚饭过后,众人腾出一间房子与吴东方居住,其他人则聚集一处低声议事

    次日清晨,老首领早早来到,“五族圣巫,我们商议过了,愿意奉旨出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