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犯罪团伙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七月光着膀子自隔壁房间跑了出来。

    “不用,天亮之前我会赶回来。”吴东方运转灵气向西北方向掠去。

    常羊山埋着刑天的头颅,那只头颅六十年换气一次,按照之前的推算,今天子时就是刑天换气的时间,但先前传出的声响和震动绝不是换气造成的,反倒像是什么东西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先前他和王爷曾经计划抢出刑天的头颅,借助刑天对抗土族,但现在国家已经和平解放了,这个想法就搁置了下来。他现在担心的是刑天头颅被居心不良的敌特分子给拿走,反过来对付夏朝,要知道刑天是被黄帝给干掉的,只要把他救活,用不着鼓动和忽悠,刑天自己就会主动攻击黄帝后人。

    掠出三百里后,吴东方发现远处有一处城池,他先前曾经在常羊山附近进行过停留,熟悉周围的环境,远处的城池正是常羊山东南三百里外的那处城池。

    此时城中有很多火把的光亮,距离一近,还能听到嘈杂的说话声。

    到得城池上空,吴东方低头下望,只见城里的街道上有很多提着灯笼拿着火把的人在快速奔走,说的什么听不太清楚,可能是先前的巨响和震动让他们很是不安。

    距离常羊山还有五十里时,吴东方发现了异常,常羊山的山腰部位出现了一处很大的深坑,深坑呈不规则圆形,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在深坑南侧边缘有两个黑影,定睛一看,是两个身穿法袍的土族巫师。

    吴东方快速掠至,收敛灵气落于二人身旁。

    这两个土族巫师年纪都不大,见他来到,疑惑而警惕的盯着他,“来者何人?”

    “吴东方。”吴东方低头俯视深坑,只见深坑有二十几米深,底部比上部略窄,深坑的四壁都是灰白色的山石。

    在吴东方低头观察情况的时候,两个土族巫师反应了过来,单膝跪倒,“拜见圣巫。”

    “免了吧,你们知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东方随口问道,这处深坑无疑是先前埋葬刑天头颅的坟墓,而今坟墓已经损毁,刑天头颅不翼而飞。

    其中一名矮个子巫师接口答道,“回圣巫问,子时三刻我们听到山中传来巨响,立刻赶过来查看究竟,等我们来到刑天墓已经裂开,周围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也没有见到刑天头颅。”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刑天的脑袋埋在这里不算是什么秘密,驻守在周围城池的巫师自然知道。

    刑天头颅自然不会自己跑出来,肯定有人破坏了坟墓带走了它,根据现场痕迹来看,坟墓是被人自内部破坏的,巨大的冲击力直接顶飞了坟墓四周的息壤,在短时间内将坟墓彻底破坏。

    值得注意的是,这股力道虽然破坏了息壤堆砌而成的坟墓,却没有殃及周围的山体,连深坑边缘的树木都没有破坏,很有针对性的破坏了坟墓。

    据他所知,凡间没有任何一个巫师拥有这么强大的灵气修为,即便五族圣巫联手,也不可能一举破坏这处坟墓,对力道的掌控更不可能这么精准。

    “圣巫,我们怀疑此事与阴间有关。”另外一名土族巫师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吴东方侧目歪头,实际上他也有此怀疑,但他不明白这个巫师为什么也有这种猜测。

    “来时的路上我发现城中鸡犬尽数暴毙,百姓摆在外面的祭品全部腐烂。”巫师手指东南方向,示意他来自那处城池,出现异常的也是那处城池。

    “你所在的城池也是这种情况?”吴东方看向最先说话的那个巫师。

    “事发之后我急于赶来查看究竟,不曾留意。”巫师摇头说道。

    “你们回去吧,安抚城中百姓,对外就宣称此事是我所为。”吴东方冲二人说道,刑天的脑袋已经被人带走了,此事传扬出去会导致民心不稳,最好是瞒着百姓,其实他也想跟百姓说实话,但不是每个百姓都有正确分析问题的能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质。

    二人齐声答应,驻守东南方向城池的那位巫师出言问道,“圣巫,您要不要去城中看看那些暴毙的鸡犬和腐烂的祭品?”

    “不用了,你们回去吧。”吴东方摆了摆手,鸡犬都属于阳性的动物,所以鸡血和狗血可以用来对付和压制阴魂,但是如果阴魂过于强大,阳性动物会最先受到殃及。此外祭品的快速腐烂也说明此前这片区域出现过非常强大的阴气,结合破坏坟墓的巨大力道,问题就非常清楚了,带走刑天头颅的即便不是九幽鬼王本人,也是它强大的下属。

    两位土族巫师拱手应是,分赴南北,吴东方施出赤焰火舞,御火升空,自周围三座城池上空绕行一周,此举是为了让百姓知道他曾经来过,以此配合那两个土族巫师隐瞒事情的真相。

    回返途中吴东方心情很是沉重,九幽鬼王有心为害人间,而刑天与黄帝有仇,二人虽然动机不同,但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都会对夏朝不利,所以九幽鬼王有足够的理由帮助刑天。

    鬼王会和刑天联手攻击夏朝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目前无法确定的是鬼王和刑天是什么关系,这俩人是不是之前就认识,还有就是鬼王是谁,它为什么想为害人间,它是不是也跟黄帝有仇?

    这些问题他自然想不出答案,他是个外来户儿,对现在的事情都没彻底搞明白,更别说几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等事情处理完回去问问王爷,王爷即便不能给出答案也应该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回到住所已经是凌晨时分,云芳夫妇和七月都没睡,一直在等他回来,吴东方随口敷衍了几句,四人各自回房。

    吴东方有心事,睡不着,躺在炕上闭眼思虑,带走刑天头颅的人无疑来自阴间,很可能是九幽鬼王本人,这家伙选在七月十五出现,说明它平常日子出不来。带走了刑天头颅之后没干别的坏事儿,说明它目前没有还没准备好大开杀戒。

    但是,九幽鬼王应该知道自己带走刑天头颅会令五族巫师警觉,但它还是这么干了,这说明它有恃无恐,自认为就算意图被五族巫师察觉,五族巫师也阻止不了它。

    有恃无恐也分两种情况,一是自身实力增强,‘我很强大,强大到你们无法阻止。’还有一种情况是对手实力减弱,‘我虽然并不强大,但你们更弱。’

    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点,目前五族没剩下多少巫师了,战斗力强大的天师数量更少,己方实力的减弱是九幽鬼王不把众人放在眼里的根本原因。

    吴东方越想越感觉事儿不对,蜃龙把五族巫师给折腾的元气大伤,九幽鬼王紧接着就跳了出来,蜃龙负责把巫师干掉,九幽鬼王带着阴兵从阴间出来就没有巫师阻拦克制它们了,这俩家伙是不是之前就商量好了要这么干?

    如果它们真是团伙儿作案,这个团伙儿肯定还有其他成员,刑天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顶多是个团伙儿成员,团伙儿首脑也不太可能是九幽鬼王,因为这家伙再牛也是个鬼,见不得光的,它打了天下自己也住不了,还得住到阴间去,一点儿好处没有它瞎忙活啥?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九幽鬼王也是个团伙儿成员,它上头还有老大。

    连九幽鬼王都是卒子,那老大更了不得了,想及此处,吴东方坐不住了,翻身而起,施出土遁回到金圣天师府,快步来到东院,进了王爷房间。

    “吓我一跳。”王爷歪头看了吴东方一眼,继续闭眼睡觉。

    饭桶早就醒了,正在床下啃那块儿金属,看见吴东方就高兴的扑了过来,饭桶现在快两百斤了,站起来能到吴东方的鼻子。

    “起来,我跟你说个事儿。”吴东方坐到了床边。

    “嗯。”王爷应了一声。

    “起来呀。”吴东方说道。

    “你说就是了,我听着呢。”王爷不耐烦的说道,这家伙也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连同自己的判断详细的说了出来。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吴东方揪着王爷的尾巴把它拖了过来。

    “听了,听了,刑天脑袋被鬼王抢走了。”王爷还不睁眼。

    “算了,你睡吧,我去趟昆仑山,对了,你有空给我查查,看看九幽鬼王到底是谁,还有蜃龙的来历,还有啊,鬼王蜃龙刑天,他们三个人跟谁有共同的交集。”吴东方说道。

    “嗯嗯。”王爷含混应声。

    吴东方起身出门,出门之前冲跟在后面送别的饭桶做了个手势,饭桶会意,蹿上床把王爷叼了起来。

    “让你们烦死了。”王爷愤怒叫嚷。

    吴东方土遁消失,回到屋里时七月正在外面敲门。

    吴东方开门而出,七月探头窥望,“房里是不是藏着人?”

    “哪有人。”吴东方打了个哈欠,转身回房。

    “天亮了,该上路了。”七月跟了进来。

    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吴东方有点困,但他不敢耽搁时间,眼下五族巫师严重不足,鼓励生孩子肯定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普通人也能学法术,得赶快赶到昆仑山,那些本土巫师好像没有很厉害的法术,数量也不是很多,万一被人灭了口就全完了。

    简单的吃过早饭,吴东方辞别云芳,抱着‘仙果’载着七月匆匆上路……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