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中元节

    离开众人的视线,七月忍不住大笑出声。

    “信不信我松手摔死你?”吴东方说道,七月现在穿的是一双普通麻鞋,不是能飞的不借。

    “摔我做什么,他们陷害我,我是无辜的。”七月高声叫嚷。

    “无辜?是人家把你抓到床上去的?”吴东方歪头看向七月,“你这也算是惯犯了,连女人的年纪都分不清?”

    “那女子虽然年老却不曾破瓜,我便没有起疑。”七月说道。

    “你的不借哪儿去了?”吴东方问道。

    “在袋子里。”七月探手自乾坤袋里拿出了那双草鞋,还是以前那双,破的不成样子了,怪不得他不舍得穿。

    此时已经离开了都城区域,吴东方落于地面,自乾坤袋里拿出两双不借递给七月,“这个给你。”

    “咦,哪儿来的?”七月高兴的接了过去。

    “昆仑山里得到的。”吴东方说道,当日大战之后他与费轩等人收集了很多战利品,里面有好几双不借,跟别的灵物相比,这种能飞的草鞋算不得什么好东西。

    “谢谢啊。”七月把那两双草鞋塞进了乾坤袋。

    “把赶山鞭给我。”吴东方说道。

    “你要它做什么?”七月这时候手还在袋子里,摸索着拿出了赶山鞭。

    吴东方接过赶山鞭,自自己里的乾坤袋里找出了当日在昆仑山得到的小铜锣,“我怀疑这是驱山铎。”

    “驱山铎是个铃铛,你这是个锣。”七月笑道。

    这时候有很多青铜器都是稀奇古怪的名字,吴东方也分不清铎是什么东西,抓过一截木棍敲打铜锣,甩了甩鞭子,没反应,“算了,这个也给你了。”

    “你去昆仑山做什么?”七月把鞭子和铜锣塞进了乾坤袋。

    “找样东西。”吴东方又拿了个桃子递给七月。

    七月接过桃子出言问道,“为什么带我去,你跟另外几个圣巫的关系不是很好吗,带他们去多好?”

    “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有没有去水族作案?”吴东方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七月反问。

    “有没有?”吴东方抬高了声调。

    “我去过,但没动手,水族不出美女的,那里气候不好,女人的皮肤都很粗糙,另外她们喜欢吃羊肉,身上还有膻气。”七月摇头说道。

    “真没有?”吴东方确认。

    “真没有,有我就承认了,你问这个干嘛?”七月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看看你有没有得罪不能得罪的人。”吴东方说道,七月比寻霜大不了多少,这家伙犯案的时候寻霜修为已经不低了,他不敢去招惹寻霜,寻霜小的时候七月也还没到干坏事儿的年纪。

    “放心吧,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你现在够厉害的啊,三族圣巫都听你的。”七月好几顿没吃饭了,大口啃吃着吴东方给他的桃子。

    吴东方没说话,继续自乾坤袋里往外拿东西,有吃的,有补品。

    一开始七月还接着,接到最后心里发虚了,“你给我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我留着也没用。”吴东方随口说道,七月这家伙总是祸害女人,换做现代早就被公安机关给抓进去了,怎么说二人也是朋友,他也不能严厉的惩罚七月,上次下阴间的途中遇到了那条金星地鳝,那家伙是个霪虫,把七月送到兑宫让它教育教育,等改造好了再去把七月接出来。

    “怎么都是补药?”七月并不知道吴东方在想什么。

    “我有灵气修为,要了没用。”吴东方说道,七月吃过地脂,只要金星地鳝不杀他他是死不了的,不过肾亏是肯定的,得给他留点补品。

    “富不忘旧,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七月冲吴东方竖起了大拇指。

    “走吧。”吴东方凝了个木盘,乘坐升空。

    七月扔掉桃核,踏地升空,追了上去。

    站着飞肯定没有坐着飞舒服,没飞出多远七月就凑过来蹭了个座儿,他心情很好,跟吴东方说说笑笑,丝毫没有察觉吴东方正在把他往监狱送。

    带着七月就不能施展土遁,坐着飞速度也慢,傍晚时分二人到了雍州地界,七月饿坏了,叫嚷着下去住店打尖儿,吴东方也有点饿了,便寻了一处城池,敛气下落,步行进城。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投胎当个巫师。”七月说道。

    “为什么?”吴东方随口问道、

    “可以学法术,不穿不借也能空来雾去。”七月对天师的腾云之能还是很羡慕的。

    “不用下辈子,这辈子就有希望。”吴东方说道,他这次去昆仑山主要就是为了干这事儿,如果顺利,七月这种普通人也能学法术,不过前提是七月改造好了,改造不好再学了土遁那就没人抓的住他了。

    “什么意思?”七月很是疑惑。

    “快点儿走,要关门了。”吴东方快步冲城门走去。

    二人自城门经过,看守城门的士兵嫌二人走的慢,骂骂咧咧。

    “你怎么不穿圣巫的袍子?”七月问道,吴东方穿的是便服,如果穿的是巫师的法袍,士兵是不敢骂他的。

    “穿它干嘛,随地小便别人都会盯着你看。”吴东方笑道。

    跟夏都相比,雍州的城池就寒酸多了,先前水族和土族开战,雍州是前站,这里的百姓都穷的要命,二人自城里找了处客栈,要了几样菜蔬,酒没要,二人乾坤袋里都装着好酒。

    什么地方都有几个不干好事儿的地痞流氓,这处城池也有,恰好就在这处客栈里,二人虽然坐在角落里,吃的是好菜,喝的是好酒。那群地痞流氓虽然坐在正中,酒菜却很寒酸,羡慕嫉妒恨就开始找茬儿。

    用现在的话说地痞流氓属于社会垃圾,说的粗俗点儿就是臭狗屎,一般群众都会躲着走,吴东方很讨厌这类人,痛殴一顿,尽数撵走。

    没想到这事儿不算完,地痞流氓吃了亏,喊了一大群人过来找场子,事情闹大了就惊动官兵了,地痞流氓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欺压守法公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跟官兵有勾结,可能是送礼了,也可能是帮官兵干了官兵不方便干的坏事儿。

    官兵过来之后偏袒地皮流氓,扬言要把二人抓进去,吴东方烦了,直接把那领头儿的脑袋卸了,“抓你大爷。”

    官兵打不过,只能去请巫师,来的是个女巫师,五大三粗,嗓门儿奇大,“你们是什么人?”

    吴东方歪头看了此人一眼,他没见过这个女巫师,不过此人令他感觉很眼熟。

    七月口齿伶俐,将前因后果详说了出来,官兵地痞是完全相反的一套说辞,女巫师听完有点发懵,想了良久指着躲在角落里的店主,“你,给我滚出来。”

    后者畏缩着挪了出来,冲她行礼。

    “他们谁说的是真的?”女巫师问道。

    店主看了看吴东方,又看了看那些官兵,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一个是吃饭不给钱的地痞,他哪个都不敢得罪。

    “说,敢撒谎,老娘砍了你的脑袋。”女巫师瞪眼恐吓。

    “这两位客官说的是真的。”店主吓得直哆嗦,在被砍掉脑袋和可能遭到报复之间,他选择了先保住自己的脑袋。

    “好啊,反了你们了,来人,把他们捆了。”女巫师高声下令。

    她喊叫过后,没人动弹,因为她是自己过来的,没带兵。

    一愣神,地痞流氓开始逃跑。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一共十六个,老娘数了,跑掉一个,你们全给我蹲大狱。”女巫师又踢又打的催促那些官兵去抓地痞。

    官兵追着地痞流氓跑了,女巫师走了出来指着吴东方说道,“你们杀了人,也得跟我回去。”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你说啥?”女巫师没想到吴东方敢问她名字。

    “你认不认识云柱?”吴东方问道,云柱曾经说过他爹妈都死了,唯一的姐姐在雍州,这女巫师的言行举止和长相都与云柱有点相似。

    “那是我阿弟,你谁呀?”女巫师问道。

    “你连他都不认识?”七月指着吴东方,“听仔细了,这位就是五族圣巫吴东方,见到圣巫你还不跪下?”

    “不会吧,报信儿的人才走,你们就来了?”女巫师抬手挠头,这时候没有电话电报,也没有飞鸽传书,但土族有土遁,重要的消息很快就能传达到各地城池。

    “要不要把箱子打开,让你看看传说中的神弓?”七月狐假虎威也很在行。

    “打开,让我看看。”女巫师并不识趣。

    七月也没想到女巫师这么不识趣,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尴尬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笑了笑,打开了木盒。

    五族圣巫相当于后世的护国真人,女巫师见到落日弓先是一愣,转而单膝跪地,双手扶膝“云芳拜见圣巫。”

    “起来吧。”吴东方笑道,别看这家伙长的不好看,名字还挺不错。

    再不懂事儿的人也知道讨好领导,云芳恭敬的请吴东方和七月去她府上住,吴东方对云柱印象不错,爱屋及乌,也就跟着去了。

    云芳先前对整件事情的处理还是令他满意的,这人虽然智商不高却很是正直。当领导的也有私心好恶,一高兴就决定将她和她的丈夫调回都城,让她们姐弟团聚。

    云芳自然高兴,跑前跑后的伺候的很殷勤,次日是中元节,城里有祭祀活动,在云芳的挽留之下,吴东方和七月就没急于上路,七月马上就要去住山沟儿了,再让他在外面热闹一下吧。

    晚上有庆祝活动,七月一听城里的女孩子都会去参加,来了兴致,跑出去寻花问柳去了。

    七月走后,云芳鬼鬼速速的来了,端着个花盆,盆里有棵小树苗儿,“圣巫,我们没有什么感谢您的,这株仙果您一定要收下。”

    “仙果?”吴东方皱眉打量着那株植物,小苗儿不大,应该是个果树苗儿。

    “这是天上的仙果,现在还没有长大,长大后能结这么大的果子,吃了能长命百岁。”云芳伸手比划。

    “你吃过?”吴东方问道。

    “吃过,是我阿弟自都城托人带给我的。”云芳说道。

    吴东方恍然大悟,当年他去偷丹鼎的时候曾经给过云柱一个香蕉一个石榴,这时候中土没有这两种水果,他就骗云柱说是天上的仙果,云柱当时把香蕉吃了,把石榴揣进了怀里。

    “云柱是个好人哪。”吴东方有些惭愧,骗傻子是不对的,伤天理啊。

    “多谢圣巫夸奖。”云芳很高兴。

    “这东西我收下了,谢谢你。”吴东方说道。

    云芳见吴东方收下了礼物,激动的直搓手,又陪着吴东方说了会儿话,这才躬身退走。

    晚上十点来钟,七月回来了,回来的这么早应该是没干成坏事儿。

    半夜十分,吴东方忽然惊醒,他察觉到了轻微的震动,与震动一同传来的还有低微而沉闷的响声,响声发自西北方向,结合声音和震动综合判断,应该在八百里外。

    吴东方走出房门的时候云芳夫妇也走了出来,“圣巫也听到了声响?”

    吴东方点了点头,“西北方向八百里外是什么地方?”

    “八百里?”云芳挠头看向自己的瘦猴儿丈夫,后者想了想出言说道,“应该是常羊山地界。”

    “常羊山?”吴东方心中一凛,“今天是不是七月十五?”

    “对呀,今天中元节呀,您怎么忘了。”云芳说道。

    吴东方快步回房,抓过木箱闪身出门,自院内提气升空,“你们留在这里,我去常羊山看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