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二十章 再赴昆仑

    叹气过后,吴东方静下心,重新梳理各种线索,当日冥钊是带伤回到人间的,他是在护送辛洛魂魄穿越阴间九层重新投胎时被鬼王所伤,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鬼王为什么要攻击冥钊?

    冥钊和九幽鬼王都是阴间的霸主,双方此前应该没有很深的矛盾,如果双方有矛盾早就热火朝天的干上了,不会等到现在,因积怨而导致动手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单纯因为冥钊侵犯了他的领地,九幽鬼王就攻击冥钊,这也说不过去,他们是邻居,哪怕关系不是很亲近,九幽鬼王也不会因为冥钊送了一个魂魄投胎转世而冲他动手,屁大点儿的事儿也不值得动手。故此,侵犯领地导致冲突的可能性也不大。

    此外,冥钊是八层鬼王,对方是九层鬼王,如果说九幽鬼王是老虎,冥钊就是仅次于老虎的豹子,老虎可能会欺辱兔子和山羊,却绝不会有事儿没事儿去折腾豹子,因为这么做有两败俱伤的风险。双方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九幽鬼王不会随随便便就去招惹冥钊,为了炫耀武力而去攻击冥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除了疯子和傻子,每个人做事情都有原因和理由,排除以上三种可能,九幽鬼王攻击冥钊的动机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冥钊做了让他非常愤怒的事情。

    冥钊不是过去争位的,他只不过送了个魂魄投胎,这事儿本身并不值得九幽鬼王动怒,除非辛洛的投胎转世严重损伤了九幽鬼王的利益。

    他们上次到了第一层就回来了,不清楚阴间九层都有什么,也不清楚投胎转世能不能人为控制,但有一点他能确定,那就是魂魄的投胎转世肯定不是想走就能走,一定需要经历某个过程或者借助某个载体,冥钊把辛洛送了过去,插队是一定的,弄不好还让辛洛坐了趟专列,原本能拉好几万人的大火车只拉着辛洛一个乘客上路了。

    如果火车有很多,可以不停的发车,九幽鬼王也不会动怒。如果这趟火车是给一般群众准备的,跑了就跑了,也不值得动怒。怕就怕的是这趟火车是九幽鬼王给亲戚朋友准备的,而且短时间内只有这一趟,结果让冥钊抢给了辛洛,将九幽鬼王的亲戚朋友全撂站台上了,这事儿就值得动怒了。

    九幽鬼王自然不会有什么亲戚朋友,这趟火车极有可能是他的运兵车,而火车的终点站只有一个,那就是人间。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冥钊在护送辛洛投胎转世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什么是不该看到的东西,鬼兵。

    看到了鬼兵就有可能泄露九幽鬼王的计划,九幽鬼王攻击冥钊是为了杀人灭口。

    冥钊出来之后,无疑将所见所闻告诉了姬珂,姬珂知道了潜在的威胁,自然会设法消除隐患。

    分析到现在,娰妙的去向已经很明确了,她去了阴间!

    此前他也怀疑娰妙去了阴间,先前只不过进行了推断和确认,接下来他需要考虑的就是要不要下去帮助娰妙。

    娰妙已经对这段感情做了了断,他虽然伤感却并不想继续纠缠娰妙,如果只是二人之间闹了矛盾,他可以放下架子赔个礼道个歉,但这其中涉及到另外一个男人,三角恋他是绝对不会碰的,别人难受,自己别扭。

    站在私人角度,他不想前往阴间。但是站在公义的角度,这事儿对五族九州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万一鬼兵真的出现在了人间,五族一个好过的也没有,全得倒大霉。

    他回归之后,原本属于王宫的宫女和仆役调了一部分到天师府,他们很有眼力,见吴东方半夜还没睡,主动送来了夜宵和点心。

    吃完饭,吴东方回到了后院儿躺卧休息,思考问题很累人,不能长时间思考。

    第二天清晨,吴东方醒了,躺在床上继续思考昨天晚上没想完的事情,五族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没剩下几个巫师,政权的更迭导致人心惶惶,五族圣巫现在都忙的焦头烂额,在这种时候把他们拉下去帮助娰妙并不明智,

    姬珂先前曾经跟冥钊相处了三天,在这三天时间里冥钊肯定会将阴间的情况详细的告诉她,姬珂对阴间的了解比他要详细的多,她下去之前应该知道等待着她的是什么,也应该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既然她已经制定了计划,贸然打乱她的计划很有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被尿憋起来之前,吴东方做出了决定,将自己的推测和判断告知四族圣巫,让他们做到心中有数,尽快重建巫师体系,倘若姬珂彻底消除潜在威胁那是最好,万一姬珂只是拖延了危险发生的时间,那他们就要做好迎战阴间鬼兵的准备。

    发展的同时准备防御,最好能在人间进行这场可能出现的战争,人间对他们来说是主场,阴间是客场,不摸底细,去了很可能会吃亏。

    做出这样的决定等同袖手旁观,任娰妙自生自灭,但这是娰妙自己的选择,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真正关心一个人,不是做些自认为对她好的事情,而是给她自由,让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除了吴东方和冥月冥战,金族现在没巫师了,以前是两套领导班子,现在只剩下一套,事实证明一套领导班子可以更好的开展工作,官员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在冥月和王爷率领水族马队回到金族的时候,金族已经回归正轨,各项工作开展的井井有条。

    吴东方早就给冥战准备好了实验室,马车来了之后直接领到那里卸货。给水族马队的粮草也早就准备好了,额外给水族准备的礼物也准备好了,卸完车立刻开始装车,次日中午,水族马队启程回返。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吴东方冲王爷问道,他已经将自己先前的推断和打算告诉了王爷。

    王爷没说话,送茶的宫女会意,端上茶水快速退下,一直等宫女出了门,王爷才开了口,“不能去,你们现在是顶梁柱,你们如果出了事,五族就全完了。”

    “五族圣巫一事你怎么看?”吴东方端起了茶杯。

    “当不当都成,你就算不当,土族真的遇到麻烦你也不能不管。”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又问,“两日之后刑天……”

    王爷摆手打断了吴东方的话头,“土族现在跟咱们穿一条裤子,只要你开口,他们随时能撤走息壤,先放那儿吧,万一用得着就过去把它挖出来。”

    “我准备再去一趟昆仑山,那里的巫师有一套不受血脉限制的练气方法,我想去看一下,现在五族一共剩下不到一百个巫师,得尽快让普通人也能学习法术。”吴东方说道。

    “你自己去还是跟他们一起去?”王爷问道。

    “你说呢。”吴东方问道。

    王爷捧起茶杯想了想,“你自己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儿连个报信儿的人都没有,去的人多了搞的跟欺负人家似的,你把费轩叫上吧。”

    “他正在炼丹呢,一个月也忙不完。”吴东方摇头说道。

    “那就叫上火族的丫头。”王爷吹饮茶水,它并不喜欢喝茶,但现在不比往日,地位高了不能一天到晚抓着酒坛子。

    “算了吧,我还是喊上寻霜吧。”吴东方说道。

    “别,那家伙喜欢动手,带她容易坏事儿。”王爷摇头阻止。

    “要不你跟我走一趟吧。”吴东方说道。

    “你饶了我吧,我先是跟你在山里住了两年,紧接着又跟冥月和饭桶在山里住了两年,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你又想把我往山里带?”王爷撇嘴说道。

    “你闲着也是闲着,跟我溜达玩儿呗。”吴东方笑道。

    “要玩儿也不去山里,我去人多的地方玩儿。”王爷说道。

    就在此时,吴东方忽然感知到土族都城传来了自己的定位气息,“姒若找我,我去看看。”

    “去吧去吧。”王爷摆了摆手。

    吴东方站起身,带上弓箭,施出土遁来到气息发出的地方,是姒若的土圣天师府。

    姒若站在房中,门是开着的,门外站着三个人,两个土族天师一左一右的押着一个五花大绑衣衫不整的年轻人。

    姒若冲吴东方拱手见礼,转而抬手指着门外台阶下的年轻人,“金圣,您可认得此人?”

    吴东方皱眉叹气,迈步向门口走去,“你又干了什么好事儿?”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酒,糊里糊涂的走错了房间。”七月不敢抬头。

    “不止走错了房间,你还上错了床吧?”吴东方问道,七月果然没令他失望,老毛病又犯了。犯了就犯了,还让人给抓住了,让人抓住也就算了,还把他给喊过来救命,有这么一个霪贼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真的喝多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七月见吴东方没有翻脸,暗暗松了口气。

    “是吗?”吴东方板起了面孔,他先前在火族救下七月的时候有土族天师在场,若不是土族知道七月认识他,早就把这家伙给咔嚓了。

    七月低头不吭声儿。

    “他干了什么?”吴东方冲其中一名土族天师问道。

    “夏帝即位,九州进献淑女,遴选妃嫔。”土族天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意思表达清楚就行了,也不用往下说了。

    “给诸位添麻烦了。”吴东方冲二人抬了抬手,转而回头看向姒若。

    姒若冲门外的天师点了点头,二人解开七月身上的绳索,告退离开。

    “惭愧,惭愧。”吴东方冲姒若拱手行礼。

    “金圣言重了,”姒若摆了摆手,“夏帝请您进宫叙话。”

    “我有点急事要处理,过几天再去面圣。”吴东方急忙推脱,这事儿有蹊跷,一环套一环,怎么看都像是圈套,这帮家伙可能早就盯上七月了,故意等七月犯案求他救命,七月碰的可是皇上的女人,要救七月就欠了姒少康的人情,一欠人情就得就任五族圣巫。

    “不太妥当吧。”姒若说道。

    吴东方无奈叹气,“我就算不当五族圣巫,土族有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理,你们就别逼我了。”

    “我一定将金圣所言转告夏帝。”姒若落锤定音。

    吴东方无奈叹气,迈步而出,直视台阶下的七月。

    七月被他看的发毛,左顾右盼,不敢与之对视。

    十几秒后,吴东方迈步向院门走去,“跟我走。”

    “去哪儿啊?”七月跟了上来。

    “我要去昆仑山办点事情,你跟我做个伴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