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娰妙的留言

    孩子的父亲是个三十出头的玉初法师,急切的抱起孩子试探鼻息,脸上的神情说明孩子没事儿。

    一旁的姒若如梦初醒,迈步走了过来,“走脱了一个,会不会留下后患?”

    吴东方摆了摆手,“我故意不杀它,让它回去报信,以后再遇到这种东西一律杀掉,坚决不能留情,如果让它们走顺了腿儿,会没完没了的往咱地盘上跑。”

    姒若点头答应,走过去查看那两个已经死去的农人,先前那两个怪物没来得及离开农人的尸体就被吴东方给杀掉了,死后它们并没有留下尸体。

    在姒若查看农人尸体的时候,云平带着那个玉初法师走了过来,后者抱着孩子行礼道谢,吴东方歪头看了那法师一眼,他对这个拼死保护自己傻儿子的法师印象不错,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玉初法师道谢过后躬身退下,云平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些土族巫师,又看了看吴东方。

    云平是杀掉金族巫师的凶手,就算不是罪魁祸首也是头号儿帮凶,他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全被这家伙给害死了,他非常痛恨云平,但云平实在太聪明,这家伙看完土族巫师又看他,无疑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言下之意是‘你如果同意担任五族圣巫,我立刻领头参拜。’

    之所以要先行征求他的意见,是因为五族圣巫不是什么好差事,权力越大责任越重,当了五族圣巫,以后土族遇到什么麻烦,他就得出面料理了。

    吴东方微微摇头,他实在不想当这五族圣巫,把皇位让给姒少康就够意思了,他和姒少康没有很深的交情,不能没完没了的给姒少康拉车卖命。

    云平立刻会意,此时姒若已经向吴东方走了过来,云平缓步后撤,带着土族巫师四散离开。

    吴东方看着云平离开,云平做事滴水不漏,既有和珅的圆滑又有纪昀的智慧,既是弄臣又是能臣,可惜这家伙跟金族有血仇,二人做不成朋友了。

    “金圣,请。”姒若侧身抬手。

    吴东方知道姒若要带他进宫,摆手说道,“金族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就不去见夏帝了,你去跟他说一声,代我向他问好。”

    “眼下时局动荡,民心不稳,如果您在留在夏都……”

    吴东方打断了姒若的话,“你是玄黄天师,这些都是你该做的事情,我不便插手,”说到此处,见姒若神情沮丧,斟酌过后凝变石球一枚递给了她,“如果遇到棘手的事情,可以召我过来。”

    姒若欢喜的接过石球,握在手心,“多谢金圣。”

    吴东方点了点头,“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

    辞别姒若,吴东方土遁回返,回到正殿放下弓箭,拿出了怀里的那只石函,打开石函,只见里面放的果然是传声虫,共有三只,排放整齐。

    吴东方没有急于激活传声虫,他有些紧张,有些激动,还有一些迫不及待,他此时思考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紧张,为什么会激动,为什么会迫不及待。

    实际上答案很明了,他一直喜欢娰妙,在娰妙离他而去之后他所表现出了排斥,失落和愤慨。这三种情绪他曾在那些入伍之后被女朋友蹬了的士兵身上见到了很多次。

    这时候排放东西的顺序是由右至左,深深呼吸平息情绪,吴东方拿起了最右边的那个传声虫。

    只要温度升高到一定程度,传声虫就会苏醒,火只是升温的一种手段,他此时已经掌握了火族的行气法门,可以控制掌心的温度。

    传声虫逐渐复苏,数十秒后彻底苏醒,开始摩擦翅膀。

    传声虫是通过摩擦翅膀发出声音的,但这只传声虫虽然在摩擦翅膀,却没有发出声音。

    当日辛洛曾经使用传声虫给他留言,故此他知道传声虫可以承载二十到三十秒的留言,也知道传声虫摩擦翅膀就是开始工作,但一直等了十几秒,这只传声虫只是在摩擦翅膀,并没有发出声音。

    传声虫开始工作却没有发出声音,不是因为传声虫出了问题,而是娰妙启动了传声虫之后在犹豫该跟他说什么。

    二十秒后,娰妙的声音终于传来,“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留下云平。”

    随后又是长达数秒的沉默,几秒过后,传声虫停止摩擦翅膀,开始在他掌心爬动,吴东方将它放到了桌上,温度降低,传声虫很快僵死过去。

    吴东方盯着僵死的传声虫茫然出神,他之所以留下云平是为了保证姒少康的顺利继位,而他与姒少康没什么交情,保证姒少康顺利继位不是他的义务,但他为了帮助姒少康继位,宽恕了曾经带队屠杀金族巫师的云平。

    古人用唾面自干形容一个人气度很大,但他气度不大,谁要是敢冲他吐口水,他会揍的对方满脸开花。他属于有仇必报那类人,宽恕伤害过自己的人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但他这么做了,表面上看是为了天下苍生,不希望九州出现大规模的战乱。事实上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他宽恕并任用云平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帮助娰妙实现她的夙愿。

    这是他潜意识里的想法,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冥月是局外人,发现他做了与自己行事风格不符的事情,所以在听到他宽恕了云平之后才会生气,认为他是为了娰妙才那么做的,随后还问了一句‘还政姒少康是不是娰妙的意思?’

    出神良久,吴东方收回思绪叹了口气,娰妙的思维非常缜密,透彻而深刻,这自然不是一个二十多岁女孩子的思维,这是一个老年女人才有的思维,到了这时他已经无法将娰妙和姬珂分割开来,可能连娰妙自己也无法将脑海中的两种不同思维彻底区分。

    不管怎么说,这句话还是有温情成分的,这令他很欣慰,与此同时也更加伤感。

    将僵死的传声虫放入石函,吴东方又拿出了第二只,催气升温。

    “新帝继位,我司职已尽,土族圣巫之位已传给姒若,不日便要抽身远离,寻找僻幽所在隐居终老,历历种种,铭心难忘,故地留有俗物一件,与你留作纪念。”

    娰妙说话语速不快,中途还有停顿,说到此处,第二只传声虫不再摩擦翅膀。

    吴东方眉头紧皱,娰妙的语气很平静,说明她内心深处也很平静,平静到敢正视自己的内心感受,承认与他的相识铭心难忘,这种平静的确符合一个完成任务归隐山林的老年女人的心境,但这种平静也符合一个安然赴死的人的心态。

    毫无疑问,娰妙没说真话,她的离去绝不是归隐,而是去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刚才的那段话只不过是为了安他的心。

    至于娰妙所说的“故地”,指的无疑是当初分别的水帘洞,娰妙要送他的东西就放在那里。娰妙说这段话的时候应该还没将东西送到水帘洞,不知道水帘洞有外人去过。

    由于急于赶赴水帘洞,吴东方放下第二只传声虫,自石函里取出了最后一只。

    “夏帝有心封你为五族圣巫,请勿推辞,五族历经先前浩劫,巫脉凋零,人丁不盛,当众寻广觅,延续血统,重壮声威。”

    正常情况下,公事一般会放在前面,私事会留在最后说,这第三只传声虫不太可能放错位置,而且根据娰妙的语气来看,这段话的确说自第二段话之后。

    吴东方压根儿就不相信娰妙是归隐去了,故此对于这最后一段话并没有感觉疑惑,这段话看似有点多余,却显露出了娰妙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她担心自己无法阻止潜在的那场浩劫,所以才让他接受册封,担当五族圣巫,尽快壮大五族巫师,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浩劫。

    将传声虫尽数放归石函,吴东方带上弓箭,土遁来到了水帘洞。

    先前的被他杀死的土族天师的尸首早就被搬走了,在洞里的石床上放着一个不大的布包。

    吴东方迈步上前,拿起了那个布包,入手之后立刻根据轮廓判断出这是一双鞋子。

    这时候可没有现成儿的鞋,都是手工做的,鞋子通常被女人用作定情信物,虽然娰妙对他始终没有过分亲近的言语,却从侧面承认了二人之间有超出友谊的感情存在。

    拿着布包吴东方心中百感交集,娰妙脑海里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也有两段完全不同的感情,这两段感情对她来说都是真切的,侧重任何一段都是对另外一段的亵渎,单是掌握这个度就足以让她无比纠结。

    确定洞中没有其他事物留下,吴东方将布包放入乾坤袋,略作沉吟之后土遁消失,他没有回金族,而是去了土族的都城,自客栈现身之后穿墙而出,凌空向南掠去。

    片刻过后,来到了娰妙存放杂物的山洞,洞口是封闭的,但打开洞口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他自然不会认为娰妙在这里,之所以来这里是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和判断,打开洞门,只见山洞正中有一堆灰烬,原本装有衣物的箱子已经空了。

    与现代的裤衩奶罩随意悬挂晾晒不同,这时候女人的衣服,尤其是亵衣和衬衣都很私密,原本装在箱子里的衣服材质都很名贵,如果娰妙真的要去隐居,不会不带走这些东西。

    山洞里残留有浓重的烟气,根据气味来判断,这些衣物是近期被烧掉的。

    通过仔细观察,吴东自墙角发现了几枚果核和几张包裹食物的荷叶,这几样东西的存在说明娰妙此前曾经不止一次的来过这里,换言之,近期她是以这里为落脚点的。

    短暂的停留过后,吴东方封闭了洞口,土遁回到金族,靠坐木椅,闭目长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