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外邦神灵

    不管哪一族都只有一个圣巫,姒若身穿圣巫法袍说明她已经接任土族圣巫。

    姒若带来的石函并不大,一捺长短,高有五六公分,扁平形状,入手并不沉重,他的灵气可以穿透石函,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石函里放的应该是几只传声虫。

    “贵族前任圣巫去了哪里?”吴东方将石函揣入怀中。

    “不知道。”姒若摇了摇头。

    吴东方闻声眉头微皱,姒若见状唯恐他心生误解,急忙出言解释,“三日之前圣巫将这石函交给了我,让我寻找机会亲手转交金圣,次日清晨我前去问安,发现圣巫已经不辞而别。”

    “她是自己走的吗?”吴东方心里五味陈杂。

    “想必不是,娰芏和娰旸两位老天师也不见了。”姒若说道。

    “据你们猜测,她们会去哪儿?”吴东方问道,姒若不是傻子,他这么关心姬珂的去向,姒若肯定能猜到些什么,但他现在想的不是这些,而是姬珂去了哪儿,会不会真的去了阴间。

    “不知道,”姒若摇了摇头,“圣巫此前将圣技传授给我的时候,我就预感到她可能会抽身离去,我曾多次试探询问,但圣巫并不接话。”

    “夏帝知道她的去向吗?”吴东方又问。

    “应该不知道,我前去通禀的时候夏帝非常震惊。”姒若摇头说道。

    “轩辕剑她带走没有?”吴东方问道。

    “圣巫将神兵留了下来。”姒若再度摇头。

    吴东方想了想再度发问,“她将石函交给你的时候,有没有规定你转交的时限?”

    “没有,她只是让我寻找机会将石函转交给您。”姒若答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如果是请求帮助,姬珂不会不规定送达的时间,更不会留下兵器。既然不是求助,那石函就只剩下一个用途,跟他道别。

    想及此处,吴东方的心情瞬时变的非常糟糕,他对娰妙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复杂到他自己都理不清头绪,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娰妙微笑时露出的虎牙,也时常闪现姬珂离他而去时的决绝表情。

    他迫切的想要打开石函倾听传声留言的内容,但姒若在旁边,这么做非常失礼。

    “烦劳土圣转告夏帝,眼下我正忙于处理本族事物,无暇抽身,等琐事处理完,我会尽快赶去夏都与他见面。”吴东方说道。

    “金圣,此事甚为迫切,拖延不得,”姒若摆手说道,“若是处置不当,极有可能引发与外邦神灵的战事。”

    “外邦神灵?什么意思?”吴东方问道,姬珂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不管姬珂要去哪里此时都已经去的远了。

    姒若整理思绪,开始讲述事情始末,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三名农人闯入夏都一处土族巫师的住所,试图抢走这名巫师的孩子,孩子的父亲是名玉初法师,眼见三人要对自己的孩子不利,立刻出面制止,没想到这三名农人不但力大无穷,在身体受到致命损伤之后还能自动愈合并继续行动。

    身为巫师,孩子的父亲敏锐的察觉到这三个农人很可能被妖物或阴魂给附了身,便使出驱邪法术试图将附身于农人的妖物或阴魂逼出来,但他修为不足,只试探出了确实有某种东西附身于农人,却无法确定附身于他们的是什么东西,更没办法将它们自农人的身体里驱逐出来。

    在三人的围攻之下,这名玉初法师很快落于下风,无奈之下只得高声呼喊,向住在附近的一名土族天师求救,后者闻声前往,自其中一个农人的身体里逼出了一个诡异的怪物。

    这是一只他们此前从未见到过的庞大怪物,三米多高,背生肉翼,有七分人形,头上长着一对牛角形状的犄角,肤色黑紫,指甲尖利,呈弯钩形状,超过三寸。

    由于事发地点位于巫师居住的西城,随后赶来了多位土族天师,他们也没见过这种怪物,不知道该如何克制。而那三个怪物眼见惊动了大量土族巫师,也不敢继续动手,双方陷入紧张的对峙。

    有巫师喝问它们为什么要抢夺这个孩子,它们借其中一个农人的嘴说这个孩子的身体里藏着它们的敌人,它们必须杀死它,如果土族巫师胆敢保护它们的敌人,就会受到它们族群的疯狂报复。

    很快姒若就得到消息赶了过去,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她以法术试探那个孩子,发现孩子的身体里并没有阴魂或妖物寄居,但那三个怪物并不相信她的判断,执意要他们交出那个孩子,并且恐吓他们,如果子夜之前他们不交出这个孩子,它们就开始召唤它们的同伴。

    姒若此前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进宫向姒少康请示。

    但姒少康也拿不定主意,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云氏巫师,这时候正是敏感时期,如果他下令将那孩子交给那些怪物,云氏巫师一定极为寒心,于时局的稳定非常不利。

    姬珂此时已经离开土族,姒少康无奈之下只能让姒若过来请他,希望他能过去处置此事。

    姒若此前曾经在金族附近留下过定位气息,故此才能使用土遁快速赶来。

    “它们有没有说它们来自哪里?”吴东方问道,此前他和王爷曾在火族见过长着翅膀的天使,此次姒若一描述那些怪物的样貌,他立刻想到了西方的魔鬼。

    “没有。”姒若摇头说道。

    “它们能听懂我们的语言?”吴东方问道。

    “可能是附身的缘故,它们可以说话,只是不太流畅。”姒若答道。

    “那个孩子多大年纪,是男是女,有什么奇特之处?”吴东方又问,他是个客观主义者,承认一切合理的事情,东方有神灵,西方自然也有,但按照常理来说,西方的神灵不应该跑到东方来。

    “七八岁,男孩儿,神智不太健全。”姒若答道。

    吴东方闻言眉头微皱,土族的近亲婚配现象也很严重,近亲婚配会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后果,一是孩子非常聪明,还有一种就是孩子是白痴弱智。那三个西方的魔鬼,是不是魔鬼目前还不能确定,现在权当它是,这三个魔鬼应该不会认错人,姒若感觉不到那孩子体内暗藏的东西不表示那东西就真的不存在。

    众所周知,不管是妖怪还是鬼魂,附身在活人身上都会对活人的神识产生一定的压制和伤害,那个藏在孩子体内的东西选择一个白痴为宿主,很可能是为了避免对他人造成伤害,由此判断,那东西应该不是坏人。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动乱劫难,此时还没有彻底安定下来,若是外敌侵入,我们很难应对。”姒若摇头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土族有顾虑也很正常,此时不摸对方底细,不知道对方有多大来头。

    “云平呢?”吴东方问道。

    “留在都城与怪物周旋。”姒若说道。

    吴东方想了想,递给姒若一枚定位石球,“你先回去,到了地头儿召我过去。”

    姒若点头答应,接过石球起身告辞,转而施出土遁回返都城。

    不出意外的话姒若很快就会召他过去,这点儿工夫来不及打开石函聆听姬珂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姒若离开之后,吴东方背上了箭囊和落日弓,站立原地等待姒若召唤,与此同时自心中快速斟酌该如何处理此事,首先能确定的是只要过去掺和了此事,就等同默认自己接受了姒少康的赐封,成了夏朝的五族圣巫,以后夏朝不管哪儿出了事情,他都得跑过去擦屁股。

    王爷和冥月他们现在还回程的路上,事发突然,来不及征求王爷的意见了。

    确定了过不过去,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过去之后怎么办了,那三个怪物敢跑到夏朝作恶,不给点颜色看看它们以后会越来越放肆,和平都是武力换来的,从没听说过忍让能换来和平。

    就在此时,吴东方察觉到了东北方向的定位气息,循着气息土遁前往,现身于一处宅院门前,这处宅院很大,门前的空地也很大,东面站着一群土族巫师,人数有三四十,云平也在其中。

    西面站着两个中年男人,农夫打扮,神情凶煞,衣服多有残破,身上有血迹却无伤口。在二人身后的阴影里站着一个高大的怪物,先前姒若已经形容过它的样子,唯一的疏漏就是那家伙的眼睛是红色的。

    他先前没有猜错,这三个怪物与西方传说中的恶魔非常相似,恶魔这种东西与东方的妖怪和鬼魂有着本质的区别,东方的妖怪和鬼魂附身于人只能是灵魂或者元神抢占对方的七窍神府,但恶魔却能够将自己庞大的身体隐藏在宿主的身体里,倘若宿主的身体遭到破坏,它们还能全身而退。

    “孩子呢?”吴东方冲走过来的云平问道。

    云平指了指人墙后方,“要不要带出来?”

    “不用。”吴东方转身向那两个怒气冲冲的农人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对方三步外停了下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这是我们的国家,你们来干什么?”

    两个附身于农人的怪物似乎没想到吴东方敢这么跟它们说话,愕然对视。

    “马上给我滚,不滚我就杀了你们!”吴东方正色说道,这时候除了古中国还有古巴比伦,古埃及和古印度三种不同的文明,他搞不清楚这三个怪物来自哪里,不过它们来自哪里也并不重要,只要不属于这里,一律撵走。

    那两个怪物反应了过来,目露凶光,张嘴怒吼。

    不等它们喊完,两支陨铁箭矢已经自箭囊里弹了出来,吴东方双手各执其一,弓步前送,径直插进了二人的脑袋。

    站在暗处的那个巨大的怪物没想到吴东方说打就打,更没想到他所用的箭矢竟然能够杀死自己的同伴,就在它惊诧愕然之际,吴东方已经腾空而起,左右开弓给了它两个耳光,“滚不滚?”

    怪物气急怒吼,与此同时挥爪搂向吴东方,但它刚刚挥出右爪就急忙收势,原因是一支陨铁箭矢已经抵上了它的额头。

    “滚不滚?”吴东方瞪眼怒吼。

    怪物顿时气馁,惊恐后退,与此同时连连点头,等到退到安全距离,扇动肉翼离地腾空,向西仓皇飞去。

    “再敢过来捣乱,杀到你们老窝去!”吴东方高声叫骂。

    吴东方喊完,运转灵气落于地面,迈步向东侧的巫师走去,众人见状急忙左右让开,吴东方一直走到后方那个七八岁的孩童面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尖正色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是好是坏,马上给我滚,这里是我们的国家,你们不能来。”

    众人没想到他会冲一个孩子怒吼,那孩子也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真被什么东西附了身,竟然没哭。

    吴东方加重语气补充了一句,“我们不欢迎外人,见一个杀一个,不问原因,没有理由,见到就杀。”

    “我没有恶意,我是来寻求帮助的,我们的族人正在受苦。”孩子垂头说道,确切的说是附身于孩子的那个东西在说话。

    “我们非常强大,但我们不会帮助你们,我们讨厌外人,马上滚。”吴东方亮出了手中的箭矢。

    男孩闻言异常沮丧,缓步后退,两步过后,一道巨大的人影离体而出,男孩两眼一翻,瘫倒在地。

    这道人影呈银白色,不是实体,很是虚无,不过仍然能看到它的背后长有两对很大的白色羽翼。

    人影离开男孩之后振翼升空,略作犹豫向西飞去,很快消失在了西方天际。

    尘埃落定,在场众人如释重负,吴东方也暗暗松了口气,他先前故意表现的非常凶狠,为的是让那些怪物怕他,不管哪朝哪代,也不管哪个国度,受欺负的都是好人,没谁敢去欺负坏人。

    此外他也并不是没有怜悯之心,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也喜欢学学雷锋,干点儿好事。但现在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五族剩下的巫师加在一起还不到一百个,潜藏的危险是什么还不知道,自己一屁股麻烦没解决,哪有心思去管外国鬼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