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潜在的威胁

    “你先走,我去趟酒窖。”王爷冲远处的库房努了努嘴。

    “我乾坤袋里还有一些,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吴东方说道。

    王爷想了想出言说道,“你先回去收拾收拾,我去找饭桶,跟他们一起回去。”

    吴东方点头同意,土遁回到水族荒村,寻海和牛牛不在村里,锅灶是冷的,桌子上落有灰尘,由此可见二人已经离开不短的时间了。

    不过炕上的被褥不在了,如果遇害不可能带走被褥。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东方出门西行,来到覆盖飞机的土屋,寻海和牛牛果然在这里看门儿。

    与二人一道回返荒村,清理打扫房间的时候,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有选择的告诉了寻海,寻海一听本族巫师死伤惨重,心急如焚,但他离开水族时间太长,没有回去探望的理由和借口。

    “寻霜已经赶了回来,有她坐镇善后,局势很快就能稳定下来。”吴东方出言宽慰。

    寻海点了点头,提了水桶外出打水。

    先前四人自黑袍巫师身上搜到了大量战利品,除了灵物还有不少食物,储存食物的乾坤袋在吴东方身上,这些食物大部分是生的,晚上三人吃的是肉食。

    饭后三人又开始做饭,这些是给冥月他们准备的,按照时间推算,王爷和冥月一行人应该在半夜时分回到荒村。

    饭菜做好,人也回来了,跑在最前面的是饭桶,拱开房门冲吴东方扑了过来。

    众人落座吃饭,饭后各自回房,冥战和王爷住一屋,没有回西面土屋,研究工作讲究一气呵成,一旦停了下来,就得重新整理头绪了。

    随后三天,众人滞留荒村,寻霜赶回来处理残局需要时间,暂时不能召她过来。

    这几天众人也没有闲着,在西面土屋整理打包飞机零件,大大小小的零件和残存的燃油装了数百个石箱,要运送这么多的东西至少也需要上百辆马车。

    土遁可以携带没有生命的东西,但耗费灵气的多少跟携带事物的重量和移动距离成正比,王爷的瞬移也能携带东西,但它能负载的重量就更小了,这么多零件只能靠马车运送。

    三天之后打包完成,第四天的清晨,吴东方喊来了寻海和牛牛,征求他们对于去留的想法,寻海选择跟族人在一起,而牛牛则选择跟寻海在一起。

    确定了二人的想法,吴东方捏碎了寻霜留下的水精球。

    寻霜不会土遁,要赶过来需要一定时间,在此期间众人准备了酒宴,中午时分,寻霜赶到。

    这次她没有穿着圣巫法袍,而是穿了一身黑袍便装,随身带着一个长长的布包,里面包的自然是水族神兵玄冰戟。

    见到寻霜,寻海立刻上前下跪行礼,此前吴东方曾经跟寻霜说起过寻海,寻霜也同意寻海重回水族,这次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参见了本族圣巫,有了身份,寻海含泪告别了众人,牵着频频回首的牛牛离开了荒村,眼下水族巫师奇缺,寻霜给他安排了新的差事,他要走马上任。

    目送寻海和牛牛远去,吴东方既伤感又欣慰。

    寻海离开之后,吴东方将寻霜请到房中喝酒说话,这时候尊卑的观念已经很严重了,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是不能同桌吃饭的,尤其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

    “最晚明天早上部落就能派车马过来。”寻霜说道,她已经命寻海前去部落传话,部落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一处荒村,不用寻海带路他们也能找到。

    “行啊,部落里怎么样了?”吴东方没说客气话,客气话跟外人说的,二人现在是过命的交情,没必要客气。

    寻霜摇头过后抓起酒碗一饮而尽,“天师被妖龙控制了心神之后大肆攻击本族的王族和巫师,水王遇难,幸存的巫师不过五六人,前日夜里,扶棺回返的天师有两人受不了族人的指点和误解,选择了散功自尽,连同先前遣走的寻海,水族巫师只剩下一拳之数。”

    “不少了,是金族的三倍还多。”吴东方苦笑打趣,水族是这种情况,火族和木族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寻霜算硬气的了,费轩和辛童估计这时候正在偷着哭。

    寻霜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将酒坛递给吴东方,“我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恶气,恨不得杀光土族巫师才解恨消气。”

    “他们不是头一次干这事儿了,如果能杀我早就杀了,你以为我放了云平他们只是为了让姒少康顺利接位?”倒酒过后吴东方放下了酒坛。

    “还有别的考虑?”寻霜皱眉看向吴东方。她皱眉的同时会皱起鼻翼,这导致她的表情看起来很凶狠,这倒不是冲吴东方凶狠,而是这么多年下来,她已经养成了习惯。

    “当年金族巫师遭到土族的屠杀,出于报复,我废掉了土族两个州的巫师,当年冬天很是寒冷,扬州冻死了好多人,冬天阳气低迷,亡魂怨气不消,滞留阳间为害作祟,没有了巫师的克制,它们肆意横行,为所欲为。”吴东方说道。

    “我让寻海即刻赴任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泯山部落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寻霜眉头紧锁。

    “先前一战,四族巫师死伤惨重,巫师严重不足,万一再出现扬州的那种情况,咱们没法儿应对。当务之急是尽快培养巫师,但我们的法术严重受限于血脉,”吴东方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转而放下酒碗继续说道,“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重回昆仑山,那里的巫师不是纯粹血脉,却可以使用法术,咱们可以前往借鉴。”

    寻霜皱眉不语,端起酒碗想要喝酒,碗到嘴边又放下来,“你说的有道理,但你忽视了一点,咱们无法确定他们的练气方法和他们所用的法术是不是相辅相成。”

    吴东方点了点头,寻霜担心的是昆仑山里的那些本土巫师修行的灵气跟五族法师修行的灵气性质不一样,说白了就是担心他们的修行方法与五族目前的法术不配套,这种情况就好比五族巫师用的是步枪,纯粹血脉修炼而来的灵气是步枪子弹,万一辛苦搞到的是一箱手枪子弹,那就彻底白忙活了。

    “没别的办法,”吴东方摇了摇头,“五族目前剩下的这些巫师不足以继续繁衍传承,如果他们的修行方法能够用来施展我们的法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如果不能,那咱们只能学习他们的法术。”

    寻霜叹了口气,正如吴东方所说,拥有纯粹血脉的人快死光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现有的巫师体系都会彻底发生变化,纯粹血脉不再是修行的前提,用不了多久每个人都能学习法术。

    吴东方再度说道,“此前其中一个黑袍巫师曾经换走了我手里的陆吾内丹,言之回去炼丹,这说明昆仑山中至少还有一尊丹鼎,也许还有更多。”

    寻霜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拿过一盘炸豆子逐一捏食,如果吴东方的推断是正确的,以后炼丹也不再是土族的专利。

    随后几分钟二人都没有说话,三四分钟之后,寻霜放下盘子,拍了拍手,“这几天我一直严密关注着土族的动向,据潜伏在土族的探子回报,姒少康继任很顺利,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九州已经派出了质子。”

    “好事情。”吴东方点了点头,质子说白了就是人质,朝廷通常会点名要诸侯王的某个儿子,名义上是来做客,实际上是过来押着,如果诸侯王造反,人质就会被咔嚓掉。

    “姒少康以帝王名义派出了使节,永久免除了水族的赋税,另外调运精粟万袋,器皿无数,以示抚恤。”寻霜说道。

    “使节已经到了?”吴东方问道,精粟就是去了壳的小米,是上等的粮食,一袋子通常是现在的三十斤,三十万斤粮食就是一百五十吨,在现在算不得什么,在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夏朝可是不折不扣的重礼。

    “没有,还在路上。”寻霜说道。

    吴东方笑了笑,姒少康和云平都是聪明人,此举一举两得,礼还没送到,先吆喝出去了,这么做无疑是告诉九州王侯,‘我们跟金木水火四族的关系很好,你们最好老实点儿。’

    “我不想接受他们的礼物。”寻霜抓过酒坛倒了一碗。

    “什么礼物,这是赔偿,不要白不要,别忘了,你还欠木族的饥荒呢。”吴东方笑道。

    寻霜未置可否,换了另外一个话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等咱们处理完了族里的事物,一起去昆仑山,我始终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目前的平静不会持续太久。”吴东方说道。

    “哦?”寻霜面露疑惑。

    “跟你明说了吧,金族三老当年曾经施展过三纪窥生,自三纪窥生里看到我在阴间施展八木龙霆击杀鬼魂,但上次我们下到阴间我并没有使用八木龙霆,现在我已经得到了金族的两大圣技,我还下阴间去干什么?”吴东方说道。

    “你担心我们会与阴间发生战事?”寻霜问道。

    “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吴东方说道,此前王爷曾经窥探过姒少康的神识,得知姬珂正在传授土族圣技给姒若,姬珂是大公无私的忠臣,冥钊的死固然会令她悲痛欲绝,但她绝不会散功自尽,至少在姒少康坐稳天下之前不会。既然不自杀,她提前把土族圣技传给姒若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要去做一件在她看来极度危险的事情,她怕自己回不来。

    以姬珂的修为,现在除非受到他们四人的攻击,否则已经没人是她的对手了,换言之人间已经没什么东西能够对她构成威胁了,由此可见极度危险的事情不太可能来自人间。

    而不久之前姬珂曾经与冥钊接触过,冥钊是地府八层鬼王,他是带伤出来的,出来之后很可能跟姬珂说了什么,姬珂由此得知了阴间的一些事情,而正是这些事情令她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和隐藏的威胁。

    事情究竟是不是这样只有姬珂自己清楚,一想到姬珂他的心情就很坏,甚至对姬珂充满敌意,细想下来对姬珂的敌意可能来自于对娰妙的怀念,潜意识里他始终感觉是姬珂杀死了娰妙。

    “阴魂是见不得阳光的,你说的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寻霜摇头说道。

    “我也希望不会……”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