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纯狐

    此时三族巫师的尸体已经尽数搬进了石棺,听到吴东方召唤,三人自各处走了过来,视线都集中在吴东方身上,多次联手作战已经让他们养成了习惯,行动之前会照例询问行动准则。

    “敢冲我们动手,一律杀掉。”吴东方冷声说道。

    三人重重点头,经此一战,三族的天师几乎死伤殆尽,依靠血脉传承的巫师体系也随着巫师的大量死亡而彻底崩溃,这对三族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吴东方提气升空,三人紧随其后。

    此前四人一直忙着收殓尸体救治伤员,没有进行过多的交谈,东掠之时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与三人知道,三人听后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终于寻回了失传多年的金族圣技,忧的是姬珂所说的九尾狐,此前他们一直认为蜃龙就是幕后黑手,没想到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而他们对这个名为纯狐的九尾狐狸一无所知。

    说话的工夫,四人来到都城上空,这时候是上午七八点钟,本该是百姓最忙碌的时候,但此时城中并无行人走动,户户关门,人人噤声,大量兵卒自城中各处巡逻戒严。

    在四人收殓尸体的时候都城发生过战事,此时战事已经平息,胜负未知。

    先前的战事发生在东城的皇宫附近,四人并没有在西城停留,径直赶往东城皇宫。

    吴东方曾和王爷到皇宫附近的库房寻找过七月,熟悉这里的环境,皇宫分为内城和外城,战事发生在外城南侧区域,这里仿佛遭到了严重的空袭,楼阁尽数倒塌,石路尽数损毁,地上密布深坑。

    地上倒伏着大量巫师的尸体,大致计算当有三十几具,多为身穿紫袍的天师。

    此时内城的城门连同城楼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在城楼内部有一处很大的广场,由青石铺就,有数千平方,这里是文武百官上朝之前聚集的地方,此时广场上站着三个天师,姬珂和另外两个老年天师。

    广场北面是皇宫大殿,这里是皇上接见大臣,处理公务的地方,此时大殿前面的屋檐下站着十几个土族天师,他们分列左右,中间站着云平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四人的到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异常紧张,此时双方已经打成了强弩之末,四人的参与直接决定了事态的发展,四人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天下的归属。

    吴东方落于双方中间的空地,费轩等人随后落地,站在他的身后。

    吴东方看了看云平,又看了看那身穿羽衣的年轻女子,转而回头看了看姬珂,回过头转身向西走去,费轩等人也跟了过去。

    吴东方此举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的态度就是不明确表态,静观事态发展。

    眼见四族圣巫走向西侧,云氏一方的巫师长喘了一口粗气,四人的旁观令事情有了转机,但他们也很清楚危险并没有解除,倘若己方处理不当,吴东方等人就会冲他们痛下杀手。

    吴东方并没有走远,离开了中间区域就停了下来,转身向东,冷眼旁观。

    费轩等人并没有与他并肩站立,而是后让了半步,无形之中凸显出了他的领袖地位。

    或许四人来到之前云氏一方和娰氏一方有过交谈,但四人来到之后双方都没有再说话,场中的气氛紧张而尴尬。

    吴东方看的最多的是那个站在云平身旁的白衣女子,此人年纪在二十三四岁之间,穿的是羽衣。这件羽衣完全由羽毛做成,用的自然不是鸡毛,应该是白孔雀的羽毛,有点类似于现代的貂皮大衣,但跟貂皮大衣透出的暴发户气息不同,这件羽衣显露出的是高贵和典雅。

    羽衣的主人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不是很高,圆脸大眼,鼻子秀挺,嘴巴不大不小,眉毛不粗不细,很漂亮,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浑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的缺点。

    一般来说圆脸的女人显胖,不秀气,但她虽然是张圆脸,颧骨却不宽,秀美而有亲和力。

    寻常的大眼女人通常智慧不足,眼大显傻,但她的眼睛虽然大却不空,内蕴灵光,非常灵动。

    女人如果鼻子很挺,往往会给人一种个性太强,缺乏女性柔媚的感觉,但她鼻子很挺鼻骨却不高,给人一种有智慧却不强势的和顺。

    嘴巴也是这样,嘴巴的大小与嘴唇的厚度非常协调,可爱而不单纯,柔媚而不轻飘。

    不过也正因为她太过完美,反倒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种虚无缥缈的不真实给她减了分,综合评分九十五。

    就在吴东方暗地里给她打分的时候,年轻女子的视线与他的视线进行了碰触,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不假,通过别人的眼神的确可以判断出对方心中所想,吴东方自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从容,随意,还有些许意料之中和如释重负。

    如果自对方眼里看到恐惧,引诱,故作镇定他不会感觉意外,但对方眼神里完全没有这几种成分,这让他大惑不解,一个即将倒霉的罪魁祸首面对强敌怎么会是这种表现?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姬珂缓缓伸手,做了个请对方出招的手势。

    那个年轻女子挑眉看了姬珂一眼,嘴角微撇,露出了些许笑意。

    一旁的云平接口说道,“你的灵气几近枯竭,即便施出五行寂灭也无法扭转败局,向四族圣巫求救才是你唯一的生路。”

    吴东方跟云平是老相识了,云平从来不会说废话,他的每一句话都有用,这句话也是这样,言下之意是姬珂要想翻盘除非求人,最终目的是用话别住姬珂。

    姬珂阴冷的看了云平一眼,缓缓收手。

    云平转头看向吴东方,出言笑道,“咱们又见面了。”

    “死到临头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吴东方冷笑开口。

    “你不会杀我。”云平笑道。

    “我是不会,但我恐怕拉不住三位怒火中烧的圣巫。”吴东方微微歪头,看向寻霜等人。

    云平摆了摆手,“我很想知道,你在等什么?”

    “你感觉我在等什么?”吴东方问道。

    “你在等娰妙求你出手。”云平说道。

    “你怕她请我帮忙?”吴东方问道,云平在拿话别姬珂,而他所说的话则是为姬珂出言求助留下后路,即便姬珂开口也不是求,而是请,请和求是不一样的,涉及到尊严问题。

    “怕。”云平点了点头。

    “我不喜欢这种说话方式,跟打哑谜一样,玩阴谋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能打的过你,现在由我说了算,我问你,她是谁?”吴东方抬手指着那个羽衣女子。

    “这位是我们尊敬的皇后。”云平说道,实际上他说的是正妃,这时候没有皇后一说,正妃等同皇后,也就是皇上的老婆。

    “你一边呆着去,让说了算的跟我说话。”吴东方冲云平摆了摆手。

    云平并不恼怒,笑着点了点头,后退了半步。

    在他后退的同时,羽衣女子向前迈了一步,歪头看向吴东方。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摸了把脸,一搓全是灰。

    “纯狐。”羽衣女子恭顺的回答。

    “你多大年纪了?”吴东方又问。

    “三千岁。”纯狐答道。

    此言一出,云氏巫师面色大变,云平喜怒不形于色,但他眼中有疑光闪过,这说明这些土族巫师可能并不知道纯狐的真实身份。

    “你跟女娇是什么关系?”吴东方问道。

    “同出一族,她是族姐。”纯狐答道。

    “你打得过我吗?”吴东方又问。

    纯狐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跑?”吴东方再问。

    “我一直在等你们,为什么要跑。”纯狐说道。

    “你等我们做什么?”吴东方气出涌泉,自身后凝出了四座石墩,自坐其一,费轩等人没有落座。

    “交差。”纯狐说道。

    “交差?”吴东方疑惑皱眉。

    “对,我一直在等今天,你们来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纯狐迈步走下台阶,“禹蝉位伯益,启杀而代之,窃国占位,德操有亏,其后人不思安民治国,穷奢极欲,霪猎误国,神女动怒,特遣我来祸乱惩戒。”

    吴东方对以前的事情不是很了解,扭头看向姬珂,姬珂没有说话。他又回头看向费轩等人,费轩也没有说话。寻霜微微皱眉。辛童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对这段往事并不清楚。

    姬珂年纪大,她对以前的事情肯定有所了解,她不反驳就说明纯狐说的是实情,大禹把皇位让给了伯益,大禹的儿子一看他爹把皇位让给了外人,立刻急眼了,于是就把伯益干掉了,自己当了皇帝。

    纯狐走下台阶,仰望天空,“神女有言,五族圣巫齐聚之日,就是我卸任抽身之时。”

    “你先别急着走,把话说清楚,当年是不是你阻止他们杀我?”吴东方情急起身。

    纯狐微笑点头,“谁主天下,由五族议定。”

    “如果我们推举金圣为帝,可有人干涉?”寻霜问道。

    纯狐笑而不答。

    吴东方有点反应不过来,事情的发展超乎他先前预料,他的脑子有点乱,纯狐马上就要走,得抓紧时间问问题把疑问搞清楚。

    “女娇还活着吗?”吴东方问道。

    纯狐摇了摇头。

    “大夏天的你穿个羽绒服热不热?”这话吴东方没问出来。

    “神女是谁?”吴东方问道。

    纯狐再度摇头,摇头过后消失了身影。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短暂的沉默过后辛童高声说道,“我赞同金圣为帝。”

    费轩也改变了立场,高声赞同,“我也推举金圣为帝……”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