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九尾狐

    与声音一同传来的还有森然冷意,冷意来自附着于体外的黑色魂气,修行中人在遭到阴魂侵袭时会本能的散出灵气进行防御,这道魂气此时很是虚弱,若他不收回体外灵气,魂气是无法进入他七窍神府的。

    吴东方没有立刻收回体外灵气,放任阴魂附身异常危险,阴魂附身之后会压制肉身的本命元神,代替元神控制身体,除非对方主动离开,否则他永远无法夺回自己的肉身。

    此时蜃龙已经察觉到黑雾离它而去,趁机将挂在嘴角的两条人腿吞入腹中,转而扭头回望,遥隔百米,阴冷的注视着他。

    环绕在体外的魂气暂时隔绝了蜃龙的神识,令他不被蜃龙控制,但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蜃龙此时已经重获自由,哪怕失去了紫微法台,它仍然可以控制附近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换言之,蜃龙随时能够操控娰妙等人散功自尽。

    短暂而急切的斟酌之后,吴东方做出决定,收回了护体灵气,冥钊此时魂气大伤,活人的身体带有阳气,附身于他会对冥钊本已受创严重的魂魄造成二次伤害,其结果就是加速冥钊的消亡,冥钊这么做只是为了借用他的肉身在魂魄消散之前杀掉蜃龙,并不是为了霸占他的肉身苟延残喘。

    护体灵气一消,体外魂气立刻直侵七窍神府,转瞬之间吴东方就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他本能的想要夺回自主权,但刚刚浮现出这一念头立刻强行压住,他拥有太玄修为,以魂魄控制这样一具肉身对冥钊来说并不容易,他不能再给冥钊增添阻碍。

    由于冥钊并不想永久占据他的肉身,附身之后也就没有彻底压制他的元神,他虽然不能控制身体却没有失去各种感官,甚至能够感受到冥钊心中的感叹,‘好充盈的灵气。’

    冥钊附身之后立刻取下了落日弓,灵气自后背风门穴散出,触向箭囊内侧的剑形凸起,一支箭矢立刻自箭囊里反弹而出,冥钊顺手抓住,看清箭矢的形状和材质,眉头大皱,反手扔掉。

    此前他一直以为箭囊上的剑形凸起只是装饰,没想到会是控制箭矢的机关,这处小型机关由灵气控制,可以令箭矢自动弹出,而弹出的位置恰好适合抬手接拿。

    蜃龙能够察觉到冥钊的魂魄已经附身于他,眼见无法控制他的神识,陡然转头,凌空探爪向云层上方飞去。

    冥钊没有立刻前往追赶,而是单手持弓,双臂伸展,急促的念出了一段咒语真言,冥钊念诵的咒语是土语,音节简单,大致意思是离别的亲人啊,家人在召唤你。在念诵咒语的同时,金属灵气自肺经发出,经由弓身散之于外,眨眼之间下方就传来了三道急促的破风声,冥钊气出风门将箭囊快速清空,三支陨铁箭矢凌空飞至,自动卡入箭囊。

    眼见箭矢没有尽数回归,冥钊略感疑惑,抬头上望,只见那条蜃龙已经趁机再升百米,冥钊心念再动,抬手接住弹出的陨铁箭矢弯弓搭箭。

    就在他弯弓之时,另外九支陨铁箭矢自东方疾飞而至,整齐的卡入身后箭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吴东方是不注满灵气绝不放箭,但冥钊不是这样,注入三分灵气便松手放箭,陨铁箭矢破空飞出,直中蜃龙后颈背鳍。

    巨响过后,蜃龙后背的黄鳞被轰碎大片,皮开肉绽。

    吃痛过后,蜃龙发出了气怒吼叫,凌空摆尾,改变方向,疾速向下俯冲。

    蜃龙俯冲的方位并不是二人所在的方位,这说明它并不想反击,此物乃土属妖物,必然有遁地之能,先前之所以升空乃是为了借助阳光克制并摆脱冥钊,此时冥钊已经附身于他,又有落日弓在手,蜃龙只得改变主意,遁地逃走。

    眼见蜃龙试图逃走,冥钊自箭囊里激出一支陨铁箭矢,凌空翻身踩踏其上,踏牢之后立刻施出风云雷动,俯冲追赶。

    “不服不行啊。”吴东方由衷感叹,同样是落日弓,同样是陨铁箭矢,同样是风云雷动,借冥钊之手施展出来衔接紧密,圆润流畅,这可比他每次放箭都抬手从身后找箭,每次使用风云雷动都坐个大铜盘要潇洒多了。

    俯冲的同时,冥钊的声音自脑海里响起,“金族之事我已知晓,若我在位亦会那样处置。”

    冥钊貌似没准备让他接口,吴东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能不能与冥钊交谈,冥钊继续说道,“我散魂归虚在即,无法详传圣技于你,勉力操演一遍,你当静心牢记。”

    吴东方刚想接口,冥钊似乎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摇头说道,“我被九幽鬼王重创于前,耗竭本命元神于后,现已回天乏术。”

    吴东方此时已经知道冥钊与他心意相通,便暗自心道,“前辈有何心愿,我当竭力为您达成。”

    冥钊没有回应,灵气急催,加速追赶下方的蜃龙。

    吴东方有着丰富的跳伞经验,可以根据下方景物大致估算出自己目前所在的高度,此时他距地面应该在五里左右,而那条体形庞大的蜃龙则在下方两里之处,此时双方都在疾速下降,按照目前的速度,冥钊绝对无法赶在蜃龙碰触地面之前将它拦下。

    高空急落之时冥钊也无法再度射出箭矢,就在吴东方暗自焦急之时,忽然察觉到体内灵气开始自气海之中急速运转,寻常作法都是将灵气自气海之中催引出来,似这种自气海之中快速运转却不外放的情况他还是头一次经历。

    虽然头一次经历,他却能猜出冥钊此举的目的,这种情况有点像飞机起飞前的发动机空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动力催到极限,只要松开闸门就能瞬间释放,这无疑是其中一种圣技的施展前兆。

    转瞬之间吴东方就感觉到气海之中的灵气膨胀到了极限,就在他开始担心自己的肚子会不会炸开之时,灵气闸门陡然打开,大量灵气直攻肺经,在此之前冥钊已经将肺内空气尽数排空,灵气一至,肺脏受激膨胀,瞬时生出海量金气,肺经无法尽数容纳,金气外泄笼罩全身,眨眼之间体外已经罩上了一层耀眼的白色金气。

    “要施逐月追星,定要先凝金身。”冥钊的声音自脑海之中响起。

    话音刚落,气海内部的灵气陡然反转,此时气海外围灵气正在惯性的作用下快速正转,内部灵气的反向运行令体内出现两股转向完全不同的灵气,这两股灵气彼此抵消,立刻造成了灵气的急剧耗损。

    整个抵消中和的过程持续了三秒钟,在这三秒钟内,蜃龙俯冲的速度变的很是缓慢,等到气海灵气归于平静,冥钊已经追上蜃龙,在踏上龙身之前双手上抬,抓住了弹射而出的两支陨铁箭矢,踏上龙身的同时两支陨铁箭矢已经插上了蜃龙的双眼。

    蜃龙吃痛,发出了凄厉吼叫,

    逐月追星虽然已经失效,笼罩在体外的白色金气却没有消失,冥钊自龙身上屈膝借力反身跃出,凌空旋身,反冲而回,等到重新靠近龙身,右臂已然注满灵气,以掌为刀,并指挥臂,将那偌大的龙头径直斩下。

    直至冥钊斩杀了蜃龙,吴东方仍然沉浸在对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的理解和领悟中,这两种圣技的施展法门他都记住了,他思考的是这两种法术的施法原理,他是现代人,潜意识里总是喜欢用科学解释神奇的法术,事实上他也的确能够解释一部分,不灭金身的原理是厚积薄发,有点像发动机的骤然发力。而逐月追星的两股灵气正反同时转动则让他想起了现代的粒子加速器。

    蜃龙的尸体自空中掉落,下方拼斗厮杀的土族巫师纷纷抬头上望。

    冥钊凌空站立,并没有飘身下落,甚至没有向下俯视。

    此时东方天际已经放亮,太阳马上就要升起,冥钊转身向东,平静的眺望远方。

    “前辈,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吴东方问道,他能够感觉到冥钊的魂魄已经极度虚弱。

    冥钊摇了摇头。

    “前辈,火族的辛洛圣巫下去找你了,你有没有遇到她?”吴东方急切追问,冥钊上来帮助姬珂无疑就是来了却心愿的,但他更关心辛洛有没有找到冥钊。

    “我已为阿洛安排好了去处。”冥钊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冥钊先前曾经说过他受到了九幽鬼王的重创,这自然是发生在他出来之前的事情,只有进入阴间第九层才有投胎的可能,冥钊与九幽鬼王动手,极有可能与辛洛的归属有关。

    “你很聪明。”冥钊平静的说话。

    吴东方这才想起此时冥钊与他心灵相通,他想的什么冥钊都能知道。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阳气与阳光同时笼罩了大地。

    姬珂自下方飞至,面向冥钊,挡住了照向他的阳光。

    冥钊嘴角微挑,面带微笑看向姬珂,“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是我害了你。”姬珂平静的说道,能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并不像说话的语气这么平静。

    冥钊摇了摇头,“你没有做错什么,你是个好巫师。”

    姬珂深情凝望,“你是个好男人。”

    冥钊没有答话,将自己的魂魄自吴东方的七窍神府抽离而出,此时他的魂魄已经极为黯淡,暴露于阳光之下阴气快速消散,“珍重。”

    姬珂闻言周身巨震,伸手过去,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抓住。

    姬珂惆怅收手,短暂的出神之后扭头看向吴东方,“蜃龙已诛,只要再斩了那九尾妖狐,天下可定。”

    “怎么又出来一个九尾妖狐?”吴东方随口问道,此时可东南方向出现了一明两暗三个小点儿,不问可知是费轩等人赶到了,这三个家伙跟香港警察一样,打完了才来。

    “贼王之妻,涂山九尾狐,名纯狐,此妖乃万恶根源,幕后真凶。”姬珂说道。

    “哦,那你快去杀吧。”吴东方运转灵气向西南方向掠去,得赶过去看看三族巫师剩下几个。

    “你要袖手旁观?”姬珂问道。

    “她又没得罪我,我打她干嘛。”吴东方随口说道,他今天头一次听说寒浞有个狐狸老婆,如果她真是幕后真凶,当年不杀他就是这个九尾狐的主意。

    姬珂没有再说话,吴东方也没有回头,如果不是这老东西影响了娰妙的神识,他就不会失去乖巧可爱的娰妙了。

    落于紫微法台废墟周围,吴东方召回了陨铁箭矢,开始寻找并治疗生还者。

    不多时,费轩等人赶到,侥幸生还的巫师过去冲本族圣巫行礼,火族剩下八个,水族剩下五个,木族一个没有,全挂掉了。

    眼见本族巫师遭此劫难,三人面色剧变,脸色最难看的是费轩,又黑又绿。

    吴东方在旁只能陪着叹气,战死的巫师大多被戳成了筛子,而砸死的那些脑袋都被砸扁了,枯木逢春都救不活。

    “妖龙已经被杀,节哀顺变。”吴东方出言安慰三人。

    三人表情各不相同,寻霜眉头紧皱,辛童惊魂未定,费轩面如死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可如何是好?”

    “我来到之时只看到了三族天师,没见到法师和巫师的踪影,他们可能还活着。”吴东方出言安慰。

    “这可如何是好?”费轩额头见汗,损失太大了,这么大的损失谁也承受不起。

    “费大哥,气大伤肝。”辛童出言安慰。

    “土族绝我巫脉,也不能让他们全身。”寻霜扬戟指着东方都城怒声说道,“我们追将过去,将他们杀个干净。”

    “先等等,现在他们正在内讧血拼,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过去,先收殓尸首。”吴东方说道。

    三人闻言只得暂时压下心头怒火,吴东方凝石为棺,入殓三族巫师的尸体,那些土族巫师的尸体也挖了出来,放于一旁。

    半个时辰之后,都城尘埃落定,自远处已经看不到城中有斗法的迹象,吴东方冲三人招了招手,“走,看看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