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零八章 冥夜鬼王

    “上面空旷,不如我们上去说话。”吴东方抬手指着上方的城墙。

    “都成。”黄毛厉鬼连连点头。

    吴东方提气拔高,到得城墙上方,催动灵气将那脆弱的屏障击碎,进入城墙上方。

    黄毛随后跟上,它腾空不需要借力,高抬右手,搞的跟超人飞天一样平地升空,不过这家伙虽然有超人的姿势却没有超人的速度,飞的如同放风筝,这么低劣的修为,四人之中不管是谁,一脚就能把它给踢死。

    由于城墙修建的很粗陋,顶部也并不平坦,二人自城墙上找了处相对平坦的区域坐了下来,黄毛心疼的环视左右,“又要费上一番工夫进行修补了。”

    “黄兄在这里住了多少岁月?”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一坛酒水。

    黄毛厉鬼见到酒坛,再度流下口水,直勾勾的盯着酒坛子,哪有心思回答吴东方的问题。

    吴东方拍开泥封,将酒坛递给黄毛,黄毛急忙扔下棒子,双手接了过去,鲸吞牛饮,一口气喝去半坛才放下酒坛喘了口气,“真是好酒啊。”

    说完之后才想起吴东方还没喝,尴尬的将酒坛递向吴东方,“来来来,你也喝。”

    “这里还有。”吴东方又自乾坤袋里拿出一坛。

    眼见吴东方又拿出一坛,黄毛急忙把酒坛收了回去,咕咚咕咚又是一通牛饮,一直喝的点滴不剩才放下了酒坛。

    “此前我一直以为鬼魂之属是闻嗅气息,没想到黄兄竟然能直接饮用阳间酒水。”吴东方拍开酒坛,匀了半坛酒水给黄毛。

    “寻常鬼魂自然无此口福,但我已经修得实体阴身,是它们比不了的。”黄毛说道。

    “来,黄兄,请。”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了个桃子递了过去。

    “这,这,喝了你的酒已经过意不去了,哪能再吃你的果子?”黄毛犹豫踌躇,又想接又不好意思接,“实话不瞒圣巫,我这鬼王小的很,法力也不甚大,怕是帮不了你什么忙。”

    吴东方一听,对这青面獠牙的家伙瞬时多了几分好印象,这家伙还知道帮不上忙不白吃人家东西,“黄兄吃就是了,我无有所求。”

    黄毛听他这么说,这才接过那个桃子,凑到鼻前皱鼻一吸,本来鲜嫩的桃子瞬时变成了发黑的桃干。

    “黄兄为何不直接享用?”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酒为五粮精华,喝些无妨,别的东西是吃不得的。”黄毛反手扔掉了桃核。

    吴东方眼尖,注意到黄毛手上有被腐蚀的痕迹,这说明民间传说是真的,鬼不怕桃子,但怕桃核和桃木。

    “圣巫的那位朋友死了多久了?”黄毛儿吃了东西,喝了酒,开始想给人办点事儿了,哪怕办不成事儿,也得提供点儿消息。

    “不急,先喝酒。”吴东方抓起了酒坛,黄毛也抓起酒坛,跟他对饮。

    “黄兄,这阴间有多大?”吴东方放下酒坛出言问道。

    “很大,不过没人前去寻过边境,究竟有多大没人知道。”黄毛摇头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这个问题的确不好回答,问一个土族的小官儿地球有多大,他也没法儿回答。

    “这里是什么地方?”吴东方指着二人所在的城墙。

    “鬼门关,阴魂下到阴间都要过这一关,只有过了鬼门关才能进入鬼城。”黄毛答道。

    “它们为什么要进入鬼城,留在外面不成吗?”吴东方抬手指着城外的昏暗区域。

    “外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要留在外面?”黄毛拿起酒坛喝了一口,“留在外面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一条?留在城外会有什么后果?”吴东方追问。

    “滞留太久会魂飞湮灭,你是怕你找的人不在城里?”黄毛反问。

    “对。”吴东方点头笑道,黄毛虽然五大三粗却并不愚蠢。

    “你要找的人什么时候死的?”黄毛问道。

    “死了七十多年了。”吴东方说道。

    “这么久?你才多大岁数啊,哪来那么老的朋友?”黄毛疑惑的问道。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吴东方随口说道。

    “七十多年,就算没投胎也在里面几层。”黄毛说道。

    黄毛厉鬼说完,见吴东方面露疑惑,便出言解释,“圣巫有所不知啊,鬼城共分九层,这里是最外面的一层,里面还有八层,新死的鬼魂都在外面,死了多年的通常都在里面。”

    “投胎是由谁决定的?”吴东方又问。

    “谁也决定不了,好像得碰运气。”黄毛说的并不肯定。

    吴东方点了点头,拿起酒坛再敬黄毛,转而继续探问,黄毛吃人嘴短,知无不言,据黄毛所说,鬼城分为九层,一环套一环,自这里到另外一道外层大门得走半个月,按照阴魂在阴间的移动速度来推算,鬼城方圆当有数千里。

    此前他一直以为阴间的一层是上下的层,没想到是自外而内的层,此外鬼城比他先前猜想的要大的多,可能比土族所辖的九州地界还要大。

    九层的入口数量也不尽相同,最外面的这层有九道门,第二层有八道门,越往里走门越少,最里面一层只有一个门。越往里走鬼王的道行越深,这些鬼王彼此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也就是说没有人统一领导它们,鬼王与鬼王之间经常会发生殴斗。

    修行中人死后会失去大部分的灵气修为,但他们的魂魄比普通人强大,自阴间修炼也比寻常鬼魂要快得多,所以这类阴魂通常被鬼王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而出手消灭。

    令他没想到的是阴间跟阳间一样,也有黑夜和白天,此时处于黑夜,到了白天光线会明亮一些,是那种与月光有些相似的光亮,发自上空,是什么发出的没人知道。

    此时的阴间是毫无秩序的,缺乏统一的管理,没有审判阴魂的执法机构,也没有什么孟婆汤奈何桥这种一条龙服务,大部分鬼王会掠夺其他阴魂的供品,而它们判断一个阴魂能带来多少供品的主要依据就是阴魂身上的光线,这种光线被阴间称之为灵光,这是还活着的亲人对亡者的思念和牵挂,有一个人思念它,就有一缕光线照在它的身上,很多人思念它,就会有很多光线照着它,光线越多说明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品德越好,鬼王会善待这些阴魂,但鬼王可不是因为阴魂的品德好而善待它,而是这类阴魂有更多的人祭奠它,能带来更多的祭品。

    另外不管是鬼王还是阴魂都无法轻易离开阴间,也无法主动与活人沟通,除非受到了活人强烈的召唤或者借助能够开启阴间的法宝才能暂时回去,说到这里,黄毛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两天前冥夜鬼王就被请了出去,那场面好生排场,上面射下的灵光自我们这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冥夜鬼王是第几层的鬼王?”吴东方心中一凛,哪怕知道召请的方法,鬼王也不是一般人能请得动的,而此时五族圣巫有四个在阴间,只有娰妙自己在阳间。

    “第八层,了不得呀。”黄毛答道。

    “它叫什么名字?”吴东方急切追问。

    “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它的名号,没人知道名字,”说到这里,黄毛忽然想起一事,“我想到了,它活着的时候可能叫冥钊,前几天上面传下的祷颂咒语喊的就是这个名字。”

    吴东方愣住了。

    “你要找的不会是他吧?”黄毛歪头看着吴东方,与此同时偷偷把他放在一旁一直没喝的酒坛拿了过去。

    “我运气真好。”吴东方气极反笑。

    “真是他?!”黄毛瞪大了眼睛,这里很多年没人来,也很多年没人出去,这一来一去走岔头儿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

    “念诵咒语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吴东方皱眉问道。

    “好多人,领唱的是两个女人,听声音是一老一少。”黄毛说道。

    吴东方皱眉不语,召唤亡魂这种法术并不深奥,五族法师都会,但召唤鬼王跟召唤亡魂可不一样,娰妙此前并不知道冥钊现在成了阴间的鬼王,她寻找的帮手可能知道这一点,眼下她们很可能已经遭到了蜃龙的攻击,这才召集所有效忠姒少康的巫师联手作法,把冥钊给请了出去。

    “你的朋友脸色都不好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黄毛冲下方努了努嘴。

    吴东方收回思绪,扭头下望,只见费轩等人正一脸焦急的站在墙下。

    发现吴东方移过了视线,费轩急忙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下去。

    “黄兄,这里还有一坛,你留着慢慢喝。”吴东方自乾坤袋里又拿出一坛酒水递给了黄毛,转而飘身跃下了城墙。

    “我们族里出了变故。”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气愤,费轩浑身发抖。

    “怎么会这样?”辛童语带哭腔。

    吴东方看向寻霜,寻霜还算冷静,“我的阿鲁姆和那些族人是被本族巫师害死的,木族和火族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所有巫师忽然发狂,杀了很多族人,现在不知所踪。”

    吴东方皱眉不语,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蜃龙控制了各族巫师的神识,此时这些巫师说不定正在跟娰妙等人血拼厮杀。

    “既然来了就先找人。”寻霜说道。

    吴东方歪头看了寻霜一眼,在这种紧要关头,寻霜的这句话份量很重。

    “黄兄,你可知道冥夜鬼王什么时候能够回返?”吴东方冲已经跳下来的黄毛问道。

    “我们是阴人,不能在阳间停留太久,最多只能滞留三个对时,快回来了,几位刚下来,待上几天没什么大碍,我给你们安排住处。”黄毛说道。

    三人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知道三人为什么看他,“冥夜鬼王就是冥钊,两天前土族圣巫把他请了出去。”

    三人尽皆愕然,费轩最先反应了过来,“等不等?”

    吴东方皱眉不语,他把费轩等人请来,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此时外面无疑是打的最激烈的时刻,这时候出去必然要经历一场血战。但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三人已经知道了本族有难,在这里停留的每一秒都是煎熬。此外冥钊当年为了帮助姬珂不惜以身涉险,说明这个人很重情义,不出去则已,一出去肯定是竭尽全力,他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就渣儿都不剩了。

    “吴大哥,怎么办?”辛童拉了拉他的衣角。

    “真妈的,走,回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