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零四章 变

    “往哪儿跑?”辛童急切的问道。

    “往前跑,尽快去中宫。”吴东方提气升空。

    “下一宫是乾宫,五行属金……”

    吴东方打断了寻霜的话头,“下一关的白豹已经被咱们杀掉了,关卡是空的,快走吧。”

    “我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寻霜急切的指着那些快速汇集的液体,“金星地鳝五行属金,根据它汇集重聚的速度来看,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复原,咱们去不到中宫就会被它追上,而下一宫五行也是属金,若是在那里与之争斗,对它利,对咱们不利。”

    此时周围的液体已经汇聚成了脸盆大小,为了争取时间,吴东方再取陨铁箭矢一支,灌注灵气将它震散,“你的意思是我们往回走,去上一道属火的关卡?”

    “那里确实对它不利。”寻霜用玄冰戟将周围的水滴状液体拨至远处。

    吴东方收回箭矢摇头说道,“不能走回头路,它耗得起我们耗不起,万一它留在原地不出去,我们早晚还得进入这道关卡,快走,去下一关。”

    寻霜没有坚持己见,提气升空,与二人快速前掠。

    “你们去石门外等我,我救了费轩就赶过去跟你们会合。”吴东方向山洞所在的山谷冲去。

    寻霜和辛童循着下方的石路,自空中快速前往石门所在区域。

    临近山洞,吴东方出声喊道,“费兄?”

    “我在这里。”山洞里传来了费轩的声音。

    如果山洞里有什么机关和危险,费轩一定会出言提醒,他没提醒就表示山洞里没有机关,吴东方降低高度,径直飞进了山洞。

    进了山洞,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典故,金屋藏娇,这是一处完全由黄金组成的山洞,当有两百多个平方,墙顶全是黄金,洞里的生活器皿也全由黄金做成,连山洞正中的床榻也是一张金床,费轩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双手和双脚都被锁链捆住,锁链有一米多长,另外一端分别固定在了坚固的床头和床尾。

    吴东方快步上前,延出金属灵气尝试分离锁链,这条锁链可能被蛇精用自身灵气改造过,太玄灵气竟然无法分离拆解。

    吴东方环顾四周,“费兄,你的鸣鸿刀在哪儿?”

    “被那妖精藏了起来,可能不在洞中。”费轩说道。

    吴东方抽出陨铁箭矢,弯弓搭箭,将那四条锁链逐一射断,“蛇精可以破碎重聚,用不了多久它就能恢复形体,得尽快找到鸣鸿刀离开这里。”

    “我自有办法。”费轩弯腰穿鞋,带上放在桌上的乾坤袋等物离开山洞,到得洞外踏地升空,双臂舞动,手捏指诀,口中念念有词,数十秒后一道红光自山后疾飞而出,径直飞向费轩。

    费轩探手接过,红光褪去,正是被蛇精藏匿别处的鸣鸿刀。

    费轩以鸣鸿刀斩断了扣在手腕足踝的残余锁链,与吴东方急速飞掠。

    此时寻霜和辛童已经找到了石门,停留在石门上方的空中,为二人指引路径。

    数十里片刻即至,飞掠的同时吴东方弯弓搭箭,灌注灵气,到得石门近前立刻放箭,石门破碎,四人彼此牵手,自缺口疾速通过。

    进入关卡之后眼前景物陡然一变,这里是一处地势险恶的雪山,山崖陡峭,怪石嶙峋,山中有少量积雪,此时正处于逃命的紧要关头,四人顾不得观察眼前的景物,灵气狂催,飞驰急赶。

    费轩的身法速度较慢,吴东方干脆揽住了他,带着他向前方飞掠。

    山中的积雪覆盖住了地上的石路,很快四人就失去了移动的参照物,见此情形,寻霜降低高度,自山中飞掠,她所使用的弱水龙旋能够卷走下方的积雪,积雪一去,石路再现。

    就在此时,蛇精的气息陡然出现在了后方二十里外,吴东方扭头回望,只见一条巨大的黄色毒蛇已经穿过了缺口,凌空蜿蜒,冲四人疾飞而来。

    这条金星地鳝体长超过二十米,腰腹有一抱粗细,浑身金鳞,头上有一“山”形肉冠,移动速度异常迅捷,转瞬之间已经到得四人身后五里之外。

    “你们过去找路。”吴东方松开费轩,转身抽箭,弯弓聚势。

    蛇精领教了落日弓的真正威力,不敢托大,见他又要开弓,蛇身一抖,化整为零,断为数十节,每一节又幻化为一条较小的金星地鳝,凌空散开,向吴东方快速逼近。

    见此情形,吴东方只能收回落日弓,环臂捏诀,念咒作法,施出了木族圣技八木龙霆。

    青龙现身,吸气怒吼,太玄修为施出的八木龙霆与太初修为施展的八木龙霆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不但声音更大,气浪也更加凛冽,凛冽的气浪将那群疾速冲来的金星地鳝尽数冲飞。

    金星地鳝自倒飞的同时重聚形体,抖身化为人形,疾速旋身自凛冽的气浪中抽身而出,落于地面消失无踪。

    蛇精所用的法术与土遁有些相似,都是在地下快速移动,土遁利用的是五行之中的土气,而它所用的则是这道关卡里含有大量金属元素的山石,不过蛇精的妖法虽然隐去了身形却无法彻底隐藏气息,吴东方能够察觉到它在地下的移动轨迹。

    “寻霜,拔高!”吴东方提气高喊。

    经过先前多次的联手协作,二人已经生出了默契,吴东方声音传至,寻霜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提气拔高。

    寻霜所用的弱水龙旋移动时下方有旋转气柱产生,在她快速拔高的同时,金星地鳝破地而出,蹿入气柱直冲而上。

    寻霜虽然看不到下面的情况,却能感知到蛇精的气息,知道蛇精自下方向她攻来,但她此时正在快速攀升,无法及时出招自保。

    彼此协作所产生的默契在关键时刻再度凸显,寻霜没有试图自救,而是继续拔高,与此同时偏于右侧,这么做是为了将蛇精带入辛童和费轩的攻击范围。

    果不其然,发现寻霜情势危急,辛童和费轩同时出招,火龙鞭与鸣鸿刀分袭蛇精头颈腰身。

    鸣鸿刀所发刀芒将金星地鳝一刀两断,辛童所用的火龙鞭卷住了金星地鳝的脖颈,捆实之后立刻竭力拉拽。

    在二人的援救之下,寻霜蛇口脱险,反冲而回,玄冰戟奋力疾挥,将辛童拉拽的上半截蛇身再去两米。

    肢体的缺失并没有让金星地鳝丧失攻击能力,反而借着辛童的拉扯之力,向她急噬而去。

    此时被鸣鸿刀斩掉的蛇尾正倒卷而回,将费轩拦腰缠住。

    眼见两位战友同时遇险,寻霜急忙看向吴东方,见吴东方正在向此处飞掠,知道他来不及援救其中之一,无奈之下只好两选其一,以玄冰戟勾住金星地鳝的上半部蛇身,奋力回拉,援救辛童。

    辛童年纪太小,眼见金星地鳝的血盆大口向自己噬来,情急之下自体外催生火焰,试图以此阻挡金星地鳝的攻击。

    金星地鳝确实没能咬住她,却不是因为畏惧她的火焰,而是因为寻霜暂时拉住了金星地鳝的前部蛇身。

    金星地鳝此时距辛童不过三尺,眼见辛童即将跑掉,自喉头喷出一股黄色液体,黄色液体穿过火焰,直中辛童头脸。

    这股黄色液体不但带毒,还带有严重的腐蚀性,辛童惊叫后退,火焰一消,自空中急坠而下。

    此时吴东方已经将费轩自蛇尾的卷绕之后拖拽而出,眼见辛童受伤,凌空急转,俯冲承接。

    “吴大哥,我的眼睛。”辛童语带哭腔。

    “没事的,你忘了我会枯木逢春?”吴东方出言安慰,与此同时扯掉了那张已经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面巾,自乾坤袋里拿出水坛,帮辛童冲洗面孔,这种黄色液体能够在顷刻之间腐蚀由太玄灵气凝变而成的石盒,要腐蚀人的皮肉更加容易,此时辛童的面孔只能用惨不忍睹形容。

    凉水一激,痛苦倍增,辛童吃痛,浑身颤抖,紧紧的抓着吴东方的胳膊,强忍着没有发出惨叫。

    此时被斩为三段的金星地鳝已经重续蛇身变化为人,正在与寻霜和费轩近身相搏。

    玄冰戟和鸣鸿刀都可以归为长兵器,近身相搏并不占优,二人出招之时多有顾虑,唯恐收势不住误伤战友。

    “嘻嘻,现在好看多了。”蛇精歪头看向吴东方怀中的辛童。

    高手过招哪容得片刻的迟疑,蛇精歪头说话的同时,玄冰戟自其左肩斜劈而下,划破前胸,自右肋而出。

    “吴大哥,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辛童惊怯的问道。

    “是不怎么好看。”吴东方出言笑道,与此同时扔掉水坛,右手轻拍,将辛童震晕。

    刚刚将辛童震晕,不远处就传来了寻霜的惊呼,循声望去,只见寻霜正在用左手紧紧的拽住自己的裤裙,而那蛇精则用双手抓着她的裤腿想把她的裤裙拽掉。

    费轩在一旁愣住了,他发愣不是因为蛇精要脱寻霜的裤子,而是蛇精拽着寻霜裤子的双手原本是它的双脚,而它现在的脑袋则是由它的屁股变化的。

    愣神的工夫,蛇精原本被寻霜斩掉的头颈重新接续,右手疾出,将寻霜的面孔抓出五道血痕……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