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零一章 下棋

    二人闻言面色大变,寻霜出言问道,“位于何处?”

    “三十里外的山里。”吴东方抬手前指,进入关卡之后他就开始转向,现在已经有点儿分不出东南西北了。

    “是什么?”寻霜又问。

    吴东方闭上了眼睛,凝神细窥,“一只老虎,另外一个好像是头牛。”

    “吴大哥,怎么会出现两只?”辛童不解的问道。

    “它们不属于同一道关隘,有一个可能是过来串门儿的。”吴东方笑道,笑是为了安二人的心,实际上他心里非常紧张,这两只妖怪的灵气修为比先前杀掉的四只只高不低。

    “如何应战?”寻霜正色问道。

    “根据五行推断牛应该是这里的主人,老虎是来做客的。”吴东方自脑海里快速思虑,“我来打牛,你们打老虎,分成两个战团,但不要离的太远,动手的时候可以互为策应。”

    二人郑重点头,持戟握鞭,凝神以待。

    如临大敌的等了数十秒,什么动静也没有,寻霜皱眉看向吴东方。

    “还在原地,没移动。”吴东方也是一头雾水,先前轰开石门声音很大,关隘里是封闭的,就是聋子都能听到动静。

    辛童歪头看向吴东方,与寻霜的疑惑不同,她看吴东方是征求意见,接下来该怎么办。

    “再等等。”吴东方说道。他也搞不懂这俩妖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妄动不是好主意,得静观其变。

    在等待的同时,吴东方仔细打量这道关隘里的地势,这里的地势跟金族所在区域的地势有点像,山势既高又险,树木高大,密林幽深,听动静在前方山里好像还有一处落差挺大的瀑布。

    如临大敌的等了三分钟,那两道气息还停留在原地。

    护墓兽的任务是守护陵墓,有人进了它们守护的关卡,护墓兽应该出来阻止才对,但这两个护墓兽却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事有违常理。

    心中存疑,吴东方聚精会神的将感知能力催到极致,发现远处那两道气息是紧挨着的,两者之间的距离不会超过三米,这两道气息都处于静止状态,即便不是静止也没有很大的动作。

    起初他怀疑这俩家伙正在比拼灵气,但它们的灵气都很平稳,没有任何波动,这就排除了它们正在殴斗的可能,既然不是内讧,这俩家伙听到动静为什么不来查看究竟。

    斟酌过后,吴东方抬手冲二人做了个手势,“别走石路,绕过去,去下一关。”

    二人点了点头。

    吴东方踏地凌空,二人后随。

    贴着外围边缘掠出了五六里,一道黄色的人影自山中速度拔高,到得空中,遥隔十几里冲三人喊道,“来者何人?”

    眼见对手出现,吴东方心中一凛,凝神细看,只见喊话的是个身穿黄衣的圆脸老者,这家伙是牛变的,鼻子很大,头上还残留着两支五六公分长的小牛角。

    就在吴东方自脑海里快速思虑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那黄衣老者低头喊道,“别乱动。”

    高喊过后,黄衣老者疾速下坠,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三人面面相觑,辛童刚想说话,那黄衣老者再度自山中飞起,又冲三人喊了一句,还是“来者何人?”

    黄衣老者喊完,看的不是三人所在的方向,而是快速低头下望,“别耍赖,我记得一清二楚。”

    “别碰我的马。”黄衣老者又落了下去。

    寻霜和辛童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也是一头雾水,那里只有虎妖和牛妖的气息,没感觉有马匹的气息存在,“这家伙是个疯子?”

    “目蕴精光,不似疯癫。”寻霜摇头说道。

    “你剩了七子,怎么成了八个?”山中传来了黄衣老者的高喊,高喊的同时,黄衣老者再度升空,它并没有向三人移动,而是留在上空,不时下望。

    “我们是山外的巫师,前来扫墓祭奠。”吴东方不等对方再问,高声喊道。

    “山外巫师?”黄衣老者微微皱眉,“扫墓为何破门而入?”

    “此事说来话长。”吴东方试图拖延时间。

    “来来来,过来说话。”黄衣老者急匆匆的落了下去。

    “它们可能在戏兵。”辛童低声说道。

    “戏兵?”吴东方从没听过这一词汇。

    “一种源自黄帝的游戏,以木为兵,分车马相士诸子,对垒搏杀。”辛童说道。

    “象棋呀。”吴东方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为棋盘上有楚河汉界说明象棋出现于秦汉时期,原来早在黄帝时期就已经有象棋了,只不过名字不同,不叫象棋,叫戏兵。

    “它喊我们过去,去是不去?”寻霜抬手右指。

    吴东方沉吟片刻做出了决定,“去。”

    二人点头同意,吴东方提气先行,二人在后面跟随。

    那黄衣老者落下之后一直没有再出现,吴东方循着气息找到了那两个妖怪,那是一处位于阳坡的山洞,洞外有个石台,石台上画着横竖隔线,上面摆放着木头雕刻的棋子,在石台不远处倒伏着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原本是笼罩着石台的,不久之前才刚被推倒。

    推倒大树的无疑是那个黄衣老者,而推倒大树的目的则是为了在天上能看到对手有没有换子作弊。

    此时黄衣老者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棋盘,坐在它对面的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此人穿的是虎纹长袍,也是圆脸,但它的面孔明显有猫科动物的特征,眼睛很大,嘴角有几对横生胡须,一副不怒自威的面孔,但它此时看的也不是三人,而是眼前的棋盘。

    两个妖怪中间的棋盘与现在棋盘差不多,只不过中间没有楚河汉界的字样,它们所放的棋子不是圆饼形状,而是跟外国象棋有点像,是立体的。

    吴东方冲二人拱了拱手,“二位请了,在下乃金族巫师,这二位是水族和火族巫师。”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虎妖随口问道。

    “一来扫墓祭奠,二来我们想经天坑进阴间寻找先人魂魄,询问一件陈年旧事。”吴东方说道。

    “为何破门而入?”虎妖随口问道。

    “我们拿不到开门的器物,但我们带有姒氏信物。”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一方盒子,走过来递给虎妖。

    虎妖抬手来接,在它接过木盒的瞬间,吴东方出手了,右手疾出,连封虎妖前胸数道重穴。

    不等牛妖做出反应,吴东方再度出手,将它也定在了当场。

    寻霜和辛童眼见吴东方定住了两个妖怪,大喜过望,同时上前想要出手击杀。

    吴东方拉住了二人,摆了摆手,“它们不是坏人,留它们性命。”

    “你如何知道它们品行如何?它们修为精深,很快就能冲开穴道。”寻霜急切的说道。

    “坏人不会疏于防范。”吴东方摇头说道,言罢转头冲虎妖和牛妖抬了抬手,“此时姒氏天下已遭奸佞窃据,黄帝子孙随时都有杀身之祸,我们是姒氏后人的友人,此来是为了寻求破敌扶正之法,得罪之处二位多多见谅。”

    “走。”吴东方冲寻霜和辛童招了招手。

    “我们本来也没打算阻拦你们,多此一举。”虎妖反手将那木盒扔了过来,它们是半神修为,要冲开太玄灵气封闭的穴道只在顷刻之间。

    “我大胜在即,你却弄乱了棋子,好生败兴。”牛妖怒目相向。

    “二位息怒,我也是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不知二位为何无意阻拦我们?”吴东方将木盒放归乾坤袋,这里面装的是颗珠子,并不是什么信物。

    牛妖重新摆棋,“你会下棋不?”

    “粗通。”吴东方说道。

    “来来来,陪我下一盘,赢了我就告诉你。”牛妖冲吴东方招了招手。

    吴东方眉头大皱,他从未下过象棋,只是看别人下过,一下准输。

    “它们已经丧命?”虎妖起身离座。

    吴东方闻言皱眉侧目,一旁的辛童回错了意,误以为吴东方让她代为回答,上前开口,“你说的它们是谁?”

    “你们随身携带的东西有它们的气味。”虎妖指了指辛童的左肋,那枚火属内丹就被辛童放在腰间。

    辛童看向吴东方,吴东方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说实话,通过老牛和老虎的反应不难看出,它们跟先前那四个妖怪的关系并不好。

    “别愣着了,来,与我杀上一盘。”牛妖再度催促。

    吴东方无奈,只得坐到了对面,跟牛下棋,下棋是假,套话是真,这个牛妖是个棋痴,只要有人陪着下棋,有问必答,它们两个之所以无心阻拦他们有两个原因,一是它们与龙豹狼鹰的是敌对关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是激进的左派,一个是保守的右派。第二个原因是中宫并无黄帝陵墓,黄帝当年是自这里还法天地的不假,却并没有尸骨留下,只有衣冠,也没有陪葬品。

    可能还有第三个原因是牛妖没说的,那就是它们知道三人身上带有怪龙等妖怪的内丹,自忖动手也没好果子吃。

    “你怎么能这么走?”

    “马走‘日’有什么不对?”

    “这有个卒,别马腿呀。”

    “哦。”

    “哎哎,你到底会不会呀,相哪能过河?”

    “不能吗?”

    “当然不能。”

    “我算看透了,你压根儿就不会呀。”

    “这次我没过河呀。”

    “中间有子儿,别相眼啊,快滚,快滚……”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