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宫与五行

    “这九道关隘与九州气数有关?”吴东方不解的问道,他对阴阳五行也只是粗通,对九宫八卦更是知之甚少。

    “很有可能,当年禹定九州就是参照了九宫格局,以豫州为中宫,东南西北各有一州,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也各有一州,此四面八方分别对应乾宫,坎宫,艮宫,震宫,巽宫,离宫,坤宫和兑宫,九宫乃永恒不变之数,与阴阳五行一样,皆为永恒易理。”费轩说道。

    “听不懂。”吴东方笑道。

    “你听我跟你详说。”费轩用手指蘸了清水开始涂画。

    “你也别跟我详说了,这些东西我懒得研究,你就直接跟我说结果吧。”吴东方说道。

    费轩继续涂画,先画出了一个方框,又在里面画了个“井”字,一共分成了大小相等的九个区域,转而指着中间小格说道,“这就是中宫,对应的是豫州……”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也不准备学习,你懂就行了,不用让我也懂。”吴东方打断了费轩的比划。

    “好吧。”费轩无奈点头,想了想出言说道,“天下是九宫格局,灵山也是九宫格局,而灵山所在位置恰好是龙脉的龙头部位,在其周围拱绕的八处关隘位置与九宫完全对应,我怀疑灵山的九道关隘与九州气数有所关联。”

    “如果真有关联,咱们杀掉了其中四只妖怪,会对九州有什么影响?”吴东方问道。

    “具体有什么影响目前还说不好。”费轩说完,自忖吴东方听了不会满意,又继续说道,“气数的改变可能会造成好的结果,也可能会造成坏的结果,目前的问题是我们不清楚影响九州气数的是关隘本身还是关隘里的什么东西,如果是关隘本身,那这些妖物就是窃据灵地,杀了也无妨。如果影响气数的是关隘里的妖物,这些妖物一死,很可能会造成九州的覆灭。”

    “覆灭?”吴东方微微皱眉。

    费轩点了点头,“对,不过按照否极泰来的天理,覆灭也意味着重整。”

    “咱们研究这个意义不大,咱们这次过来是经灵山下阴曹,寻找金族已故圣巫的魂魄的。”吴东方转身想走,费轩跟冥战的脾气有点像,都喜欢搞一些深入细致的研究,而他对这些枯燥乏味的东西则提不起什么兴趣。

    “有意义,”费轩正色说道,“通过推研九宫,可以判断出被我们杀掉的妖物都属于第几道关隘,还能推断出我们接下来要面对五种什么样的环境和五只什么属性的妖怪。”

    “这还用问,肯定是前面四关的。”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换做常人,看见别人打哈欠都会让人回去休息,但费轩并没有放他回去,而是不依不饶的详加解释,“不见得,先前四只妖物分别为金木水火,与之相对应的是……”

    “你先等等,我去把她们两个也喊过来。”吴东方打断了费轩的话,他先前是故意打哈欠的,但费轩并不放他走,这么无聊的事情得找两个垫背的。

    把寻霜和辛童找过来,费轩先把话题往前探了探,这才话接上茬,“被我们杀掉的四只妖物分别为金木水火四属,离为五行之火,那只红羽巨鹰肯定出自离宫。坎于五行为水,那条猪婆龙也一定出自坎宫。兑于五行为金,那只可以幻化分身的白色豹子很可能出自兑宫或乾宫……”

    “为什么巨鹰和怪龙有肯定出处,白豹没有?”吴东方打断了费轩的话。

    一旁的辛童接口说道,“坎一宫属水,坤二宫属土,震三宫属木,巽四宫属木,中五宫属土,乾六宫属金,兑七宫属金,艮八宫属土,离九宫属火,九宫分为三土,两木,两金,一水,一火,坎宫和离宫只有一个,所以能够确定。”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这个问题露彪了,他身为金族圣巫不应该连这个都不知道,但他偏偏就不知道。

    有些东西他确实不喜欢,复杂的九宫就在此列,费轩讲,辛童和寻霜听,他在一旁打瞌睡。

    打瞌睡归打瞌睡,他却没有睡着,多多少少也听了一些,费轩的意思是先前死了个金木水火,理论上说还剩下了三个土属妖物,一个木属妖怪和一个金属妖怪。

    这些妖怪所在的方位也能被大体推断出来,说到后期辛童和寻霜也参与了推断,三人各抒己见,试图推出结果。

    吴东方不懂这些,不懂就不能参与研究,只能想些浅显的问题,“先前那几个妖怪并不是前四道关卡的,这九道关隘是互相连通的呢,还是每道关隘都有一个独立的出口?”

    “彼此连通,只有一个出口。”费轩说道。

    “也就是说里面的妖怪如果要出来,必须穿过别人的地盘儿?”吴东方问道。

    “应该是这样。”费轩点头说道。

    吴东方又道,“王爷曾经说过,第一道关隘是弱水河,第二道是火焰山,按照你画的这个格子,水和火是一南一北,水和火隔着三道关隘,怎么能直接从水关跳到火关去?”

    费轩不吭声了,寻霜和辛童也皱眉不语,三人研究的是复杂的问题,却忽视了一些浅显的线索。

    “我怀疑中间这个格子可以连通另外八个格子,不管是哪一个格子,都可以通过中间的格子进入另外一个格子。”吴东方说道。

    “这不叫格子,叫宫。”费轩出言纠正。

    “行啊,宫就宫吧,这事儿我不太懂,你们来研究。”吴东方说道。

    三人点了点头,但随后一段时间三人都没有说话,不问可知被这个难题给难住了。

    “遇事莫急,急必胜乱,别着急,慢慢想,必须方方面面都想清楚,不能鲁莽的闯进去。”吴东方说道,他本来就想拖延时间,这可是个拖延时间的好机会,看三人这架势,他们一时半会儿是想不明白的。

    三人哪知道他心里在打的什么主意,还以为他老成稳重,闻言尽皆点头。

    “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凑合住吧,明天换个地方住。”吴东方说道。

    “好,时候不早了,三位早些休息。”费轩说道。

    “休息什么,饿了一天了,都没吃饭,吃了饭再睡。”吴东方自乾坤袋里往外掏拿食物和酒水。

    他乾坤袋里装了不少食物,食物不需限量。

    喝酒在这时候的上层社会比较普遍,费轩很能喝,寻霜酒量也不错,辛童也能喝上一些,喝了酒气氛就没那么严肃了,吴东方换了另外一个话题,“你们对土族有什么看法?”

    “吴兄有拨乱反正之心?”费轩笑问。

    “对。现在掌权的是云氏一族,我想推翻他们,还政姒少康,你们有什么想法。”吴东方说道,用现在的话说这三个家伙都是高智商人才,与其拐弯抹角,倒不如直来直去。

    “此乃义举,当可为之。”费轩率先表态,“不过投鼠忌器,若要兴兵,万千平民会率先遭殃。”

    吴东方点了点头,费轩属于愤青,既有忧国忧民之心,又怕百姓遭殃,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想干大事儿肯定要付出代价。

    “帮他夺回皇位,我们有什么好处?”寻霜问道。

    “你想要什么好处?”吴东方笑道,寻霜不怕打架,就怕打的没价值。

    “免赋,免税,免贡,免役。”寻霜正色说道,说到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永免。”

    “理应如此。”吴东方再度点头,寻霜的要求非常合理。

    点头过后吴东方又看向辛童,辛童笑着说道,“唯吴大哥马首是瞻。”

    吴东想笑却没笑的出来,辛童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儿了,这可是关系到族群安危的大事,她竟然不思索的表态全听他的,最主要的是这小东西一直不肯改称呼。

    借着喝酒略加思索之后,吴东方出言说道,“即便真要开战,也仅限于巫师内部,能不牵涉军队平民就不会有太多伤亡,我确有拨乱反正之心,但我不是为了金族报仇,更不会取而代之……”

    费轩打断了吴东方的话,“吴兄若真有取而代之之心,当年也不会拼死保护姒少康了,金族巫师舍生取义,世人无不敬佩。不牵扯军队平民便不会有太大伤亡,此计可行。”

    “此战过后,五族巫师怕是会就此衰败。”寻霜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现在的巫师体系非常脆弱,大部分都有血缘关系,双方开战势必各有死伤,本来就不多的巫师如果再死上一些,剩下的那些就没法儿配对繁衍了。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三人各自回房,吴东方躺在床上闭眼思虑,费轩等人的态度令他心里有了底气,对付土族这件事情并不需要漫长的对抗和征战,出山之后一个月内就能分出胜负,这时候那条蜃龙已经能够窥探和影响任何一个它想影响的人,三人一出山立刻就要面临被窥察和影响的风险,不动手也不成了。

    目前有两件事情能够增加胜算,一个是找回金族圣技,还有一个是抢到刑天的脑袋。

    次日清晨,费轩催促三人尽快动身,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通为什么从坎宫能直接去离宫,纸上谈兵终究不成,必须去灵山外围亲眼看看那里的地形地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