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九州气数

    吴东方说完,辛童蹲身自一具尸体的腰间解下了一个布袋,“里面有活物,可能是毒虫。”

    “不是那个,乾坤袋都是黑色的,里面不能装活物。”吴东方摆手说道,说完转头看向寻霜,“还愣着干什么,快拿呀。”

    寻霜挑眉看了吴东方一眼,犹豫片刻也开始翻动尸体,自尸体上解下乾坤袋。

    费轩仍在闭目站立,几分钟之后睁开了眼睛,眼中血色尽去,不问可知已经将鸣鸿刀催生出的怒意和杀机压了下去。

    “你去拿远处那些。”吴东方冲费轩说道。

    费轩答应一声,向营地走去,那里也有不少黑袍巫师的尸体。

    在四人解卸乾坤袋的时候,北面山顶的那些男女并没有冲过来抢夺,而是滞留原地远远的看着他们。

    乾坤袋是不能装乾坤袋的,这么多乾坤袋也没办法尽数捆在腰上,吴东方凝变木筐用来存放收集而来的乾坤袋。

    这时候可没有保险柜,将贵重物品带在身上就是最安全的保管方法,这些乾坤袋里装的是这些外来巫师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当,每只乾坤袋都是一座巨大的藏宝库,数十只乾坤袋里储存着难以估量的灵物和珍奇异宝。

    由于有外人在远处窥探,费轩等人打扫战场时都很注意形象,干的慢条斯理,寻霜不愿碰触男人的尸体,只去翻找女人的尸体,吴东方可不管那么多,快速拆卸,辛童跟着他,帮他把卸下的乾坤袋放进木筐,一边装一边计数,“三十七,三十八……”

    五分钟不到尸体上的乾坤袋都被众人收进了木筐,吴东方解下了四十三个,寻霜解下六个,费轩找到八个,一共是五十七个。

    “去把你杀掉的那个黑袍巫师的乾坤袋找回来。”吴东方冲寻霜说道,先前有五人试图逃走,他射死了四个,还有一个不知道让寻霜撵到哪儿给杀掉了。

    寻霜眉头再皱。

    “你怕出来一趟给族人带回去的礼物太多?”吴东方出言催促,言罢看向辛童,“你跟她一起去。”

    辛童点头答应,与寻霜前去寻找那个黑袍巫师的尸体。

    “这些尸体如何处置?”费轩问道。

    “一把火烧了。”吴东方说道。

    费轩点了点头,开始归拢尸体。

    北面山峰那几个麻衣男女一直没动,看样子是不想过来,不过他们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始终在山顶看着他们忙碌。

    几分钟之后,寻霜和辛童回来了,辛童将最后一个乾坤袋交给吴东方,吴东方把乾坤袋放入木筐,将木筐交给费轩,“我要背弓箭,你带着筐子。”

    “还是你带着比较稳妥。”费轩推辞。

    “你带着,等到了安全地方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整理一下。”吴东方将木筐塞给费轩,继续收集木柴,随后催发火焰,焚烧尸体。

    大火燃起之后,北面山峰的那些人有了动作,他们一共有五个人,两个很瘦的老翁,一个很胖的老妪,一个样貌无奇的中年妇人,还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长的也不怎么好看。

    这五个人是向他们所在的区域移动的,用的是与天地同归类似的身法,不过速度并不快,这倒不是他们快不了,而是他们故意放慢了速度。

    费轩本来正在讲述他被引走之后发生的事情,见五人向此处掠来,停止叙述,与吴东方等人一同举目北望。

    “这几个人很可能是一直生活在昆仑山中的那些巫师。”费轩低声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熟悉五族巫师的身法,这几个麻衣男女的身法与五族身法都不一样。

    “他们来做什么?”辛童疑惑发问。

    “肯定不是来打架的。”吴东方说道,对方一直在远处旁观,直到他们将乾坤袋都收集起来,点火焚烧尸体才向这里靠近,这说明他们在避嫌。而移动之后身法缓慢,这也是为了表达善意。

    十几里并不远,对方很快靠近,在距离四人百步之外敛气落地,将刀剑等兵器留在原地迈步向四人走来,到得四人前方十步之外,为首的麻衣老者拱手开口,“老朽有礼。”

    四人抬手还礼,吴东方出言问道,“长者有何赐教?”

    麻衣老者摆手说道,“赐教不敢当,我们几人乃是本土山人,见此处起了战事就来查看究竟,敢问几位巫师自何处而来,来这山中所为何事?”

    吴东方拱手说道,“回长者问,我们乃山外巫师,为金木水火四族圣巫,此次进山有两个目的,一是铲除这些强入昆仑的五族败类,二是游历一番,去灵山转上一转。”

    麻衣老者闻言微微愕然,“原来是玄白赤青四位圣巫,不知四位圣巫去灵山所为何事?”

    “随便转转。”吴东笑道,他不太喜欢跟老头儿打交道,确切的说是跟心机太重,城府太深的人打交道,这个麻衣老者就是此类,自己不露底专套别人的话儿。

    “哦,”麻衣老者缓缓点头,点头过后出言说道,“这些山外来客自山中多有恶行,与我等积怨已久,四位圣巫整风肃纪,清除邪孽,还昆仑一方净土,我等不胜感激,不知四位能否赏脸去寒舍盘桓数日,容我等略尽地主之谊?”

    吴东方闻言转头看向费轩,费轩根据他的表情猜到他并不想去,却又不知如何拒绝,于是代为回答,“多谢长者相邀,但冒昧打扰不合礼数,诸位请到我们的营地饮上几杯茶酒,午后我们还要启程。”

    吴东方赞许的看了费轩一眼,咬文嚼字这家伙很在行,脑筋也够用,只要对方答应过去喝茶,就可以趁机打听一下灵山的情况。

    麻衣老者沉吟片刻点头答应,“有扰。”

    这时候燃烧的尸体已经发出了焦臭气味,费轩带领麻衣老者往营地行去,吴东方落在最后,等众人上路之后冲费轩说道,“费兄,你招呼几位友人,我有点私事要办。”

    费轩闻声回头,点头答应。

    吴东方又冲那些麻衣男女抬手告罪,提气向南掠去。

    “吴大哥,我和你一起去。”辛童跟了上来。

    吴东方没有撵她回去,与之并肩南下。

    “吴大哥,你要去哪里?”辛童问道。

    “去明瑶山。”吴东方说道,林岚不在那五十八具尸体之中,此事很可能跟林岚有关,必须去一趟明瑶山,将事情彻底弄清楚。

    辛童没有追问吴东方去明瑶山干什么,因为她能猜到。

    在南行之时,辛童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叙说了一遍,他离开了两个时辰之后这群黑袍巫师突然出现,自四面八方围住了营地,打着拜见本族圣巫的旗号,试图逼问本族圣技,在整个过程中没人提到金色内丹一事。

    “他们有没有提起过被我们杀掉的那四个妖怪?”吴东方问道。

    “其中一个火族天师提到过。”辛童答道。

    “提到过就表明他们知道那四个妖怪的内丹在咱们手里。”吴东方说道。

    “你怀疑是当初换走陆吾内丹的黑袍巫师泄露了咱们的行踪?”辛童又问。

    “他嫌疑最大。”吴东方点了点头。

    “木圣水圣会不会有危险?”辛童回头看了一眼。

    “不会,那些人见过咱们的手段,即便有什么图谋也不敢硬来。”吴东方催气加速,这里离明瑶山有一千多里,得早去早回。

    下午三点来钟,二人找到了明瑶山,也找到了明瑶山阳麓的院落,这处院落并不大,跟现在的四合院大小差不多,但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此处已经人去楼空,根据蛛丝马迹判断,主人是昨天晚饭时离开的,走的很仓促,晚饭还在锅里没盛出来。

    由于林岚不在这里,也就无法确定他是畏罪潜逃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没有证据,没有嫌疑人的口供,就无法确定林岚就是凶手。

    傍晚时分,二人回到营地,这时候那群麻衣男女已经离开了,焚烧尸体的大火也已经熄灭了,费轩和寻霜正在各自房间里盘膝打坐。

    发现二人回返,费轩停止练气,来到吴东方房间向他汇报情况,那些土著巫师只在营地停留了半个时辰,他们绝口不提自己族群的来历,对灵山的情况也讳莫如深,唯一一点有用的线索就是他们先前击杀的四个妖物是灵山九妖中的四个,这些妖怪原本是住在灵山的,看护着其中四道关隘。

    这对四人来说算是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喜的是九处关隘已经有四处是空的了,忧的是还剩下的五道关隘很可能都有半神修为的山神看守。

    这些山神离开自己的地盘儿出来作战属于客场,四人进到人家地盘儿,人家就是主场了,主场比客场难打多了。

    “你怎么看?”吴东方问道。

    “你指的是他们的态度?”费轩反问。

    吴东方点了点头。

    “与他们交谈时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无奈和迷茫,我怀疑他们不是故意不说,而是传承出现了断格。”费轩说道。

    吴东方皱眉不语,费轩的意思是这些土著巫师遇到了跟他一样的问题,传法巫师的死造成了金族圣技的失传。而这些土著巫师可能在繁衍生息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大的劫难,造成了他们遗失了族群的历史和使命。

    “据他们所说通往灵山的九道关隘是环山而入,进山的第一道关隘是弱水河。”费轩说道。

    “继续。”吴东方点了点头。

    “我怀疑这九道关隘与九宫有关,昆仑山为龙脉之祖,禹定九州依照的就是九宫,这九道关隘很可能关系着九州气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