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击

    回返之时吴东方将天地同归施展到了极致,风驰电掣的向东飞掠。

    虽然心中焦急,他却没有乱了方寸,飞掠的同时细想整件事情的经过,之所以被引出了近千里而没有发觉异常是因为这只猫头鹰本身就很诡异,对方利用了猫头鹰自身的诡异掩盖了他们的真实意图。

    目前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一是调虎离山的是谁,二是调虎离山的目的。

    他最先想到了林岚,林岚对金色内丹非常看重,先前用大量珍稀之物换走了他手里的陆吾内丹,除了灵物还有天衣火浣布等宝物,那些东西应该是他的全部家底儿了,他可能拿不出其他东西再来交换他们手里的内丹了。

    如果幕后主使之人真是林岚,那就有两种可能,一是许相被蜘蛛抓住本身就是一个阴谋,他们先前击杀四个妖怪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打的惊天动地,林岚自五百里外可能发现了什么,故此与许相商议好,让他故意被蜘蛛抓住,造成与四人偶遇的假象,骗四人前去林岚的住所,谋取他们手中的四枚内丹。

    还有一种可能是许相并不是阴谋的一部分,他确实被蜘蛛抓住了,被他们救下之后回到住处,向林岚说起过四人,林岚感觉有异,找到战场查看了情况,根据怪龙等妖怪的尸体判断出他们手里有四枚金色内丹,临时起意,设计谋取。

    这两种可能都有,当初救下许相时,他还放走了另外两只活着的猎物,这可能是林岚故意为之,先找来猎物让蜘蛛进食,确定它吃饱了不会再吃,才让许相出现,让蜘蛛捆缚。

    但许相只不过是个仆人,他先前的反应非常自然,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他如果知情并参与其中,见到四人应该心虚才对,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搞的跟没事儿人一样。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林岚的嫌疑都是最大的,人跟野兽有很大的不同,野兽在确定自己打不过对手之后会本能的避开,而人在确定自己打不过对手之后可能会用计策谋取,所以那四个妖怪的亲友为它们报仇的可能性极小,林岚换走陆吾内丹,尝到了甜头,起了贪念,可能性最大。

    林岚当日换走陆吾内丹的时候没说几句话,他对林岚这个人并不了解,猜不到林岚都能干出什么事情,如果调虎离山真是林岚所为,那这个人并不聪明,调虎离山的前提是老虎离开之后虎穴里只剩下了虎崽子,但费轩等人并不是虎崽子,他们三人也是老虎,哪怕把领头的老虎给引走了,剩下的三只老虎也够他喝一壶的。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是一场集体行动,林岚可能会邀请帮手,一起动手,一起分赃。

    这种担心很快就被证实了,在距离营地还有五六百里时吴东方发现营地附近有浓烟存在,在浓烟上方有几个明亮的小点儿在快速移动,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到那些小点儿都是谁,但他能确定那是几个施展赤焰火舞的火族巫师。

    随着距离的缩短,他确定了小点儿的数量,有四个小点儿,辛童肯定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个无疑是围攻她的火族天师。

    见此情形,吴东方如释重负,战斗还是继续说明三人没有遇险,对方可能没料到他们三人吞服过补气内丹,可以长时间御气作法。

    如释重负不表示放慢了速度,控制猫头鹰的那个人自然知道猫头鹰被老鹰抓住了,也能猜到猫头鹰被老鹰抓住之后他会回头,也就是说那些围攻费轩等人的外来巫师知道他在往回赶,此时定然在加紧进攻。

    到得三百里外,吴东方降低了飞掠高度,紧贴树梢隐藏身形,目前还不知道参与此事的外来巫师有多少,不过不管他们有多少人,都要付出血的代价,这些外来巫师本来隶属于五族,他们冲本族现任圣巫动手是不折不扣的大逆不道,死不足惜。

    山中都是绵延起伏的山峰,有句话叫望山跑死马,看着不远,实际距离可不短,翻过两座山头,距离营地只有不到二十里,营地附近的战况一览无余。

    战场有一主一辅,主战场在营地附近,寻霜和费轩联手对抗二十几个黑袍巫师,副战场是移动的,三团火焰追逐着另外一团火焰,飞在前方的那团火焰无疑是辛童,她并不与身后的三团火焰缠斗,而是御火疾飞,不时圈绕回来俯冲攻击围攻费轩和寻霜的那些黑袍巫师,与此同时自山中四处放火,放火的动机自然是为了制造烟雾,烟雾在很远就可以看到,辛童放火是为了召他回来。

    除了这二十几个黑袍巫师,地上还倒伏着大量黑袍巫师的尸体,粗略估计尸体当有二三十具,如果许相先前说的是真的,那所有的外来巫师都参加了这场战事。

    战斗可能持续了很长时间,寻霜和费轩身上伤痕累累,寻霜右臂受伤,以左臂持拿玄冰戟,刺,砍,削,撩,抵住了外围三分之一的对手。费轩紧握鸣鸿刀,狂挥乱舞,也不知道是受了鸣鸿刀戾气的影响还是真的杀红了眼,他的双眼一片血红,平时的斯文儒雅的一扫而空,挥刀之时狂啸怒吼,如同疯魔。

    由于二人异常神勇,又有神兵在手,外围的黑袍巫师不敢太过靠近,只能以控物之术凝变木锥土刺遥攻偷袭,二人身上的伤势多为戳刺伤,他们此时已经吸取了教训,并不固守某处,而是紧紧跟随对手,令其他敌人不敢随意挥舞木锥土刺。

    快速的观察了战况,吴东方心中有底了,费轩和寻霜二人目前还没有生命危险,为了尽歼来敌应该先行驰援辛童。

    打定主意,吴东方气走心经,催出火焰,施出赤焰火舞疾速升空。

    由于体外包裹着烈火,那些黑袍巫师无法看到他的样貌,紧锣密鼓攻击的同时他们也没注意到天上多了一道火焰。

    追逐辛童的火焰一共有三道,根据体外火焰的大小可以判断出他们有两个是太虚修为,飞在最后面的一个是太初修为。

    由于辛童带有火龙鞭,三道火焰也不敢追的太急,如此一来辛童才能通过快速变位临时甩掉对方俯冲驰援费轩和寻霜。

    “只要你说出圣技的口诀和咒语,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其中一个太虚天师喊道,听声音此人应该是个老年女子。

    “休想。”前方火焰里传来了辛童的声音。

    吴东方闻言皱眉加速,急冲上前,此前他一直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铤而走险,内丹只有四枚,根本就不够分,现在他明白了,除了内丹,这些黑袍巫师对本族的圣技也是垂涎三尺。

    辛童也看不清火焰里的是谁,见他疾飞而至,急停斜拐,吴东方气凝右臂,急速砸向飞在最前方的火族巫师,虽然看不到此人的样子,他却能看到对方的大致轮廓,这一拳砸的是对方的脑袋。

    携带着刚猛灵气的右拳径直穿过火焰,将那正在减速试图拐弯的火族天师一举震毙。

    见此情形,另外一个太虚修为的火族天师愣了一愣。

    面对着强大的对手,愣神的直接后果就是丢掉性命。

    剩下的那个太初天师见势不妙,调头就跑。

    吴东方没有追赶,取下落日弓,弯弓疾射,直中背心。

    辛童根据火焰中射出的箭矢确定了他的身份,快速向他飞了过来。

    吴东方再取一根箭矢,变箭为刀,转身迎向辛童,到得近前沉声说道,“一个都不要放走!”

    “好。”辛童欢喜答应,跟随吴东方急速俯冲。

    这时候围攻寻霜和费轩的黑袍巫师并没有察觉到副战场的局势已经出现了变化,仍在加紧围攻寻霜和费轩,辛童照例俯冲,受到下方黑袍巫师阻击之后重新拔高,但随后冲至的火焰并没有随她拔高,而是敛去火焰落到了包围圈外围。

    位于包围圈另外一侧的黑袍巫师发现了他,急忙高声冲同伴示警,“小心,领头儿的回来了。”

    高声示警的这个黑袍巫师是出于好意,想让同伴及时防范,但他喊的歇斯底里,就跟见了鬼似的,吓的同伴一个激灵,关键时刻不但不能愣神,连打激灵都不能,吴东方最擅长的就是快速进攻,由箭矢凝变而成的利刃横削斜砍,刀刀不空。

    见吴东方回返,寻霜和费轩斗志大涨,趁敌人乱了阵脚,挥舞兵刃急杀猛砍,辛童自上空往复疾飞,将那些试图凌空逃走的黑袍巫师赶回地面。

    为了确保全歼来敌,吴东方在动手时灵气下行,移动时加重了腿足力道,每次移动都会造成附近地面的轻微晃动,此举是为了防止剩下的黑袍巫师里有土族天师,只要地气不稳他们就无法施展土遁。

    剩下最后五人时,黑袍巫师开始四散逃走,吴东方接连开弓射死三人,剩下的两人已经逃入林中,寻霜和辛童尾随追赶。

    由于敌人躲进密林,吴东方寻不到目标,但他仍然弯弓搭箭,辛童和寻霜都很聪明,她们肯定会将敌人自林下逼到上空。

    果不其然,辛童追赶的那个黑袍巫师自五里之外提气拔高,吴东方快速瞄准,将其一举射死。

    寻霜追赶着最后一名对手向西北方向快速移动,寻霜没有将他逼到空中,一直追出二十多里,亲手将其杀掉。

    “忍着点。”吴东方帮费轩拔掉了后背上的两根土刺。

    费轩闭眼平息心中杀机,与此同时施展枯木逢春愈合自己的伤口。

    吴东方扔掉土刺,迈步向寻霜走去,“我来帮你接骨。”

    “不用,我自己来。”寻霜摇了摇头,以左手检查右臂伤情。

    “吴大哥,北面山顶有人。”辛童走了过来。

    吴东方闻言扭头向北望去,只见北方十几里外的山顶出现了几个身穿麻衣的男女,老少皆有。

    “可能是这里的本土巫师。”吴东方收回了视线。

    “怎么办?”辛童问道。

    “甭管他们,赶快打扫战场。”吴东方说道。

    “你走后不久……”

    吴东方打断了辛童的话,“等会儿再说,这些黑袍巫师腰上都有乾坤袋,里面全是好东西,都带走,一个都别漏掉……”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