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昆仑秘法

    听到叫喊声,四人停了下来,同时扭头东望,声音是自东方十里外的山腰上发出的,由于山中树木茂盛,看不到是谁在呼喊。

    东望过后,三人同时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知道三人为什么看他,声音发自十里之外,按理说应该感知到异类的气息,三人肯定是没有感知到异类的气息所以才看他,但他也没感知到异类气息的存在。

    “四位英雄,我在这里。”声音再度自东面山腰传来。

    “为何没有异类气息?”费轩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是不是它们的同伙试图设计暗算我们?”辛童也看向吴东方。

    寻霜挑眉远眺,神色凝重,不问可知也跟辛童有同样的担心,四人先前刚刚击杀了四个昆仑山神,对方的同类亲友很可能过来设计报复。

    “好像是个人。”吴东方说道。

    此言一出,费轩等人顿时恍然大悟,他们把问题想复杂了,感知不到异类气质只能说明喊话的人不是异类。

    “山中怎么会有人?”辛童问道。

    “昆仑山一直有人类居住,只不过数量不多。”吴东方说道。

    “你是何人?为何召唤我等?”费轩高声发问。

    “回英雄问,我是黑袍巫师的仆从,前几日外出采药,被蜘蛛拿住,困在了这里,求英雄救我一救。”对方高声喊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族人?”费轩再问。

    “我叫许相,生于山中。”对方喊道。

    费轩没有再问,转头看向吴东方,征求他的看法。

    “吴大哥,会不会有诈?”辛童忐忑的问道,在昆仑山中遇到凶禽猛兽并不意外,但遇到人就很意外了。

    “你们留下,我过去看看。”吴东方冲三人说道,言罢,不等三人接话就提气向东掠去。

    “我跟你一起去。”费轩不放心,作势凌空,寻霜用玄冰戟拦住了他,摇了摇头。

    十里距离转瞬即至,距离一近,吴东方看到了发声之人,这家伙应该有四十多岁,个头不高,浑身缠满了蛛丝,被吊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离地有五六米,在这棵大树的其他树干上也吊着一些动物的尸骸,大部分都被吸光血肉变成了干尸,少量近期捕捉的还在缓缓挣扎,蜘蛛喜欢吃活食儿,吃不了就会先捆住。

    “英雄,快救我。”中年男子高声呼喊。

    吴东方运转灵气靠近了那个中年男子,移过一段树枝凝为木刀,反手斩断了吊着他的蛛丝,转而又将另外两处树枝上吊着的幼鹿和野猪救下,提着蚕茧一般的中年男子纵身回掠。

    中年男子死中得活,喜不自胜,连声道谢。

    吴东方没有回应,而是凝神感知,发现山东有一只蜘蛛的气息,那家伙个头可能不小,却没什么灵气修为。

    回到费轩等人所在的山峰,吴东方将“蚕茧”放了下来,费轩抬手挥走了缠绕着他的蛛丝,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站立不稳,瘫倒在地。

    蜘蛛五行属木,所吐蛛丝也归木属,故此费轩的木属灵气才能控制它,这也是吴东方先前凝变木刀割砍蛛丝的原因。

    “你叫许相?”费轩低头打量着地上的中年男子。

    “是是是。”许相连连点头。

    “你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费轩再问。

    “三日之前外出采药,自山中休憩时不小心被那蜘蛛拿住,若不是几位英雄路过这里,小的就要成为那蜘蛛的盘中之物了。”许相抬手冲四人逐一作揖。

    人都有不同的气质,通过观察气质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个人生活环境,社会地位和文化修养。这个名为许相的中年男子穿的是普通的麻衣,眉宇之间透着谦卑和恭敬,这是下人特有的气质,一看就是伺候人的。不过此人言语并不粗俗,死中得活没有激动的语无伦次,也没有忘记冲众人道谢,这说明他的主人很可能有着较高的修养。

    此人被困时间不短了,手脚已经麻木,落地之后活动着手脚,等到能够站起,冲吴东方抬手说了句“失礼”,言罢向一棵大树跑去。

    寻霜知道他想干什么,厌恶的扭过了头。等到对方解开腰带辛童也明白了他要干什么,也转头看向别处。费轩是那种比较有素质的儒雅之士,也不愿看人撒尿。吴东方不管那套,直盯着对方,一直等对方尿完提上裤子走回来这才收回了视线。

    他先前猜的没错,许相的主人应该是个比较有修养的人,许相撒尿之后会一直等尿的非常干净才会收回“工具”,而且会将裤带彻底系好才会走动,寻常的奴隶仆役通常没有这些习惯。

    “你住在哪里?”吴东方问道。

    “回英雄问,小的住在明瑶山。”许相拱手说道。

    吴东方见他嘴唇干裂,自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小坛递了过去,“喝口水。”

    许相收回视线接过水潭,再度道谢。

    “你在看什么?”吴东方问道,先前许相一直在盯着他的乾坤袋看。

    许相闻言顾不得喝水,率先回答他的问题,“英雄的乾坤袋与家主的乾坤袋很是相似。”

    费轩等人闻言同时看向吴东方,他们并不知道吴东方的乾坤袋自何处得来。

    “你主人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林岚。”许相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喝水吧。”

    此前换走陆吾内丹的黑袍巫师名字就叫岚,当时他没问对方姓什么,这时候的人名很少有重复的,林岚很可能就是当日换走陆吾内丹的那个黑袍巫师。

    许相喝了半坛清水,双手交还水坛,再度道谢。

    “明瑶山离这里有多远?”吴东方问道。

    “在那里。”许相抬手东指,“远处那座白顶山峰就是。”

    吴东方循着许相所指举目远眺,在东方三百里外有一处挺秀的山峰,山顶为白色,应该是积雪。

    费轩接口问道,“你没有灵气修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小的原本穿了不借草鞋,于蜘蛛纠缠时遗失在了东方山中。”许相说道。

    费轩低头看了一眼,见他果然赤脚就没有再问,他先前之所以发问是因为在这荒山密林之中普通人三天之内根本走不了三百里。

    许相很懂规矩,虽然疑惑四人来历却并没有多嘴发问,只是低头等着四人发话。

    沉吟片刻,吴东方出言问道,“林岚的丹药炼制的怎么样了?”

    许相犹豫片刻摇头说道,“小的不知。”

    许相犹豫说明他知道林岚用陆吾内丹炼丹一事,他说不知道是因为不确定四人的来历,怕乱说话会给主人招灾。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身向北走去,三人会意,随后跟了过去。

    等到离开了许相的视线和听力范围,吴东方将林岚换走陆吾内丹一事简单的告知了三人。

    “既是旧识,当可前往一见,正好可以询问山中种种。”费轩说道。

    吴东方歪头看向寻霜,寻霜摇了摇头,“我们带有四枚金丹。”

    虽然寻霜没有说透,三人都明白她言下所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寻霜担心林岚会起贪念。

    “两年之前他只有太虚修为。”吴东方说道。

    “吴大哥,咱们可以向那仆役打听一些消息。”辛童也不赞同过去见林岚。

    “他知道的很有限。”吴东方说道。

    三人没有再表态。

    吴东方想了想,也没有坚持己见,转身回来冲低头独坐的许相说道,“我们是从山外来的,过来办点儿事情,我们对这昆仑山不太熟悉,你把山里的情况跟我们说说。”

    “英雄想知道什么?”许相问道。

    “这山里有多少人?”吴东方问道。

    “具体有多少小的说不好,据我所知有两三百人。”许相答道。

    吴东方再问,许相再答,用现在的话说许相属算盘珠子的,不拨不动,问什么答什么,没有废话也不多嘴,通过长达半个小时的询问,吴东方还是获得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昆仑山里有两个巫师阵营,一个是“土著巫师”,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山里。还有一个是“移民巫师”,他们就是那些寿数将尽跑到山里继续修行的五族巫师。这两个阵营是敌对的,说是阵营,其实人数都不多,土著巫师只有十几个,外来巫师有四五十,此外外来巫师在进山时带来了一些奴仆,目前山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外来巫师的奴仆或后人。

    林岚属于外来巫师,他原本属于哪一族的巫师许相并不清楚,也可能是他清楚但不愿说。

    除了这些,吴东方还获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那些土著巫师是一个很小的族群,族里所有人都会法术,前几年一个本地巫师机缘巧合之下娶了一个外来巫师的女仆,这个女仆后来也学会了本地巫师的法术,这个女仆曾经偷偷回去看过自己的亲人,还将法术传给了自己的一个侄女。

    吴东方没有询问许相有关灵山的消息,没必要暴露自己的真正意图。先前的战斗发生在南方数百里外,许相并不知情,他也没有向许相提起此事。

    许相讲述的关于昆仑山本土巫师的事情令他很是好奇,此时九州五族的法术都是建立在纯粹血脉的基础上的,昆仑山本土巫师的法术似乎并不需要以血脉为基础,而是一种所有人都能修行的法术。

    斟酌过后,吴东方决定不送许相回去,也不与林岚见面,金族历代圣巫没有跑到昆仑山的,没必要去跟这些外来巫师打交道,直接赶赴灵山才是正事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