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惨胜

    短暂的惊愕之后,吴东方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在他与寻霜和费轩联手攻击黑狼之际,潜入水中的怪龙游到西岸暴起突袭,趁其不备将他吞入腹中。

    怪龙似乎对他很是忌惮,担心他会趁机破坏内脏,所以在吞噬的同时咬断了他的双腿,吞下之后立刻将他送入胃脏,动物的胃里都有胃酸,蛇类胃酸腐蚀性更强,在感受到粘稠,闻到腥臭的同时,遭到腐蚀所产生的剧痛随之出现。

    吴东方闭眼屏息,努力保持头脑清醒,此时他能够感受到怪龙在快速移动,自己此时头部向上,这说明怪龙在吞掉他之后并没有往高处移动,而是快速潜入水底,它这么做无疑是为了阻止费轩等人前来阻截援救。

    几秒钟之后,巨龙的身体开始剧烈扭动,此举表明它正在与对手进行争斗,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水并追上怪龙的只有玄武天师寻霜。

    吴东方气走心经,试图催生火焰,但周围全是粘稠胃液,火焰无法生出。

    眼见无法催生火焰,吴东方探手自背后箭囊里取出一支陨铁箭矢,取出这支陨铁箭矢足足用去了七八秒,怪龙此时正在剧烈扭动,它的胃脏很大,除了胃液还有很多异物,身在其中不但晃动的非常厉害还不时遭到异物的撞击。

    弯弓搭箭的瞬间,吴东方知道怪龙死定了,它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不是每一个被咬掉双腿的人都会立刻死掉,也不是每个被吞掉的人都会吓得六神无主。

    在怪龙肚子里没什么平衡可言,在翻转冲撞的同时为陨铁箭矢灌注灵气异常艰难。

    为了确保一击致命,吴东方一直等到陨铁箭矢无法继续承载灵气方才射出了箭矢,他无法辨别方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箭射的是什么部位,唯一能感受到的是轰然巨响和强大的冲击力,紧随而来的就是森然凉意,这说明他已经脱困而出,浸入湖水。

    睁眼之后看到的是一片鲜红,无法分辨上下方位,就在此时,忽然感觉有人自后面抱住了他,随即就是快速移动,几秒钟之后陡然出水,呼吸顿畅。

    出水的方位位于湖心区域,出水之后寻霜带着他快速掠向北岸,到得岸边将他放于平地,快速自怀中摸出一个不大的瓷瓶,拔掉木塞蹲下身来,“张嘴。”

    “我会枯木逢春,死不了,”吴东方抬手南指,“快去帮他们,一定不能让白豹跑掉。”

    寻霜侧目看向吴东方,迟疑不去。

    “缺胳膊断腿儿我经历的多了,快去,除恶务尽。”吴东方加重了语气。

    寻霜眉头大皱,略加权衡,咬牙南掠。

    “去跟他们说,为我报仇。”吴东方沉声说道。

    寻霜闻言疑惑回头,看了吴东方一眼,转身急去。

    那条巨龙自七寸部位一分为二,彻底死透,此时正漂浮在水面上,他先前射出的那支箭矢是碰触到怪龙的脊骨才散出灵气的,离他不过五六米,所幸有怪龙的血肉缓冲,不然极有可能把自己也炸死。

    那只白豹可以幻化分身,它速度奇快,以一敌二并不吃力,同伙的惨死并没有令它心惊胆战,反而越战越勇,逼的辛童和费牧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眼见白豹没有逃走的征兆,吴东方开始检查自身,双腿自膝盖上方十公分处被生生咬断,身上的衣服被腐蚀的千疮百孔,双手也已经破皮露肉,头脸肯定也是惨不忍睹。

    “吴东方说为他报仇。”南方传来了寻霜的喊声。

    “操,连撒谎都不会。”吴东方暗自皱眉,与此同时歪头一旁,垂下双手,本想一动不动,转念一想一动不动就不像了,得有点动作才像濒死之人,于是就开始假装缓慢抽搐。

    打到现在仍然不敢说胜券在握,巨鹰吃亏在了轻敌,能杀掉黑狼要得益于他用了计谋,而杀掉怪龙则是因为怪龙不知道他会枯木逢春,如果他不会枯木逢春,腿没了早就慌了,一慌就彻底完了。能杀掉它们三个有极大的运气成分,按照真实实力,四人联手也不见得能杀掉一个半神。

    三人各施己能,同敌白豹,有了寻霜的加入,白豹的优势有所消减,但它仍然牢牢占据着上风,豹子的攻击方式与老虎有些相似,以扑,咬,抓,剪为主,但它的速度比老虎要敏捷的多。

    费轩知道他会枯木逢春,故此寻霜一喊就猜到是他在使诈,但辛童不知道,她虽然聪明,却只有十几岁,一听他要挂了,又见三人合力也拿不下白豹,情急之下使用赤焰火舞快速飞上半空,双臂上扬,口中念念有词。

    此时巫师作法通常会念诵咒语,咒语和真言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使用语言与天地之间的某种强大灵气产生感应,借用外部灵气施展威力巨大的法术。

    随着辛童咒语的念诵,一只巨大的朱雀自其周围急速成形,朱雀就是传说中的火鸟凤凰,这只火凤凰以辛童为中心,中心区域的形体较为清晰,外部有着巨大的虚影,巨大的虚影轮廓笼罩了半边天空。

    空中火凤凰不但发出了刺眼欲盲的红光,还发出了灼热的高温,刚刚成形地面上的草木就开始快速干枯,眨眼之间湖面就被蒸出了雾气。

    “不可。”费轩高声喊道,看这架势辛童是想使用朱雀圣技烈焰焚天,但这种法术可能跟八木龙霆一样,都是大范围攻击法术,真要施出来,焚的可能不止白豹自己。

    在费轩高喊的同时,寻霜的玄冰戟挥出大片寒气罩向费轩,为他降温救急。

    高手过招容不得丝毫分神,紧要关头二人处置失当,都做出了无谓的举动,白豹趁机甩尾攻向寻霜,寻霜有感,玄冰戟急速回撤试图自救,但她低估了豹尾的威力,除了抽扫,白豹的豹尾还可抖直为矛,绕过玄冰戟笔直戳刺,自寻霜前胸插入,直透后背。

    眼见寻霜遇袭,费轩急舞鸣鸿刀前来援救,白豹卷起寻霜砸向费轩,费轩唯恐刀芒伤及寻霜,急忙收回灵气,以持刀右臂揽住寻霜,与此同时左手挥出灵气,催生两根粗大藤蔓卷绕白豹。

    在扔出寻霜的同时,白豹已经紧随而至,弓背前跃冲过了木藤,凌空亮爪,直挥费轩头颅。

    在寻霜遇袭的瞬间,辛童便收回法术俯冲驰援,在白豹挥爪之时甩出火龙鞭卷住了白豹的右爪。

    白豹攻势受阻,并没有强行挣脱,抖身变为一个身高三米左右的半人半豹巨人,抓住火龙鞭鞭梢陡然发力,将身在半空的辛童硬拽了下来。

    攻击辛童并不表示它放弃攻击费轩,在它变为人形的同时,一只巨大的白豹出现在了费轩身后,扬爪搂向费轩后颈。

    费轩眼见辛童被拽了下来,急切的想要前往援救,疏于防范,等到察觉到异常,已经被身后的白豹搂中了脖颈,连声音都没能发出便扑倒在地。

    早在费轩收势接住寻霜的时候,吴东方便自箭囊里找出了最后一支陨铁箭矢,在白豹幻化分身的时候就已经灌足了灵气,在豹形巨人的左手捏住辛童脖颈的同时,陨铁箭矢离弦而出,直中巨人后背。

    伴随着一声巨响,白豹惨叫着现出了原形,与此同时另外一只正试图咬掉费轩头颅的白豹分身陡然消失,辛童死中得活,惊慌失措,极力拉扯,试图拉回被白豹摁在爪下的火龙鞭。

    那只白豹的后背血肉模糊,先前的一箭可能炸断了它的脊骨,令它无法站起,但它虽然伤势严重却并没有丧命,以右爪摁住火龙鞭,冲突着试图去噬咬辛童。

    眼见辛童乱了方寸,吴东方急忙再取一根箭矢,弯弓搭箭,直射白豹后脑,这只是普通箭矢,虽然射中了白豹却没能穿破皮肉,只是令它吃痛怒吼。

    辛童趁机夺回了火龙鞭,甩出两鞭将白豹抽的咆哮不已,眼见抽它不死,辛童回过神来,灵气外延,抖鞭为枪,直透白豹头颅。

    这是一记致命伤,白豹再度发出惨叫,蹦跳翻滚,乱抓乱咬。

    辛童唯恐白豹伤到费轩和寻霜,扔下火龙鞭,过去拖拽二人,由于费轩以右臂紧揽着寻霜,她无法将二人分开,惊慌失措之下也忘记了使用灵气,只是用力将二人向远处拖拽。

    在辛童拖拽二人的时候,吴东方注意到费轩后颈伤势严重,颈骨被搂飞了几节,整个脖颈缺失了三分之一。

    “杀了它,过来接我。”吴东方提气高喊,费轩伤的这么重,已经无法施展枯木逢春了。

    辛童一听,急忙停止拖拽,跑回去捡起火龙鞭继续戳刺,她已经慌了,下手没有准头,白豹垂死之时乱蹦乱滚,辛童连刺数十下,直至白豹被戳成筛子才彻底死透。

    “过来接我。”吴东方喊道。

    辛童提气向吴东方掠来,落地之后双目圆睁,直勾勾的看着吴东方,距离一近她才发现吴东方的伤势有多严重。

    “我知道我现在不太好看,快带我过去救他们。”吴东方高声催促。

    辛童错愕点头,走过来想要伸手抱他,吴东方那张被胃酸腐蚀的露出了颧骨的面孔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辛童双眼一翻,晕了。

    吴东方无奈叹气,以手代足,催气发力向南掠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