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八十章 杀招

    眼见云固抽搐倒地,水族巫师都愣住了,他们可不懂什么叫触电。

    寻沐滞留天空俯身下望,吴东方冲他招了招手,“下来吧。”

    吴东方说完转头看向云平,云平此时正在探查云固的伤势,确定云固还有气息,脱下自己身上的蓑衣给他披上,由其他土族巫师把寻沐抬了回去。

    “你们赢了。”云平冲吴东方说道,他城府极深,虽然落败却并没有露出沮丧神情。

    “认账就好,赶紧退兵吧。”吴东方说道。

    “那是自然,”云平点了点头,“临行之前我想请你去城里喝一杯,不知你意下如何?”

    吴东方笑道,“我意下不去,你就算就请我喝上一个月,我该杀你还会杀你。”

    “那好吧,我们很快还会再见。”云平冲吴东方抬了抬手,转身欲行。

    “等等,”吴东方出言喊住了他,“我的那些箭矢是不是被你们捡走了?”

    云平并未转身,“是的,但那是我们的战利品,我们不会还给你。”

    “不用你还,等我过去抢回来。”吴东方撇嘴说道,云平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傻子才会把敌人的兵器还给敌人。

    云平带了一干土族天师向南回返,寻沐落回地面,有其他水族天师出来把他扶了回去。

    尘埃落定,气氛开始尴尬,有寻霜在,轮不到其他水族天师说话,但寻霜也不说话,按理说她应该亲自道谢的,她也知道自己应该道谢,却不知如何开口。

    “诸位能否先回营地,我想与贵族水圣说几句话。”吴东方率先打破了僵局。

    众人尽皆点头,不等寻霜表态就开始回返营地。

    寻霜回头看了一眼,想说什么却没说,想走也没走,尴尬的留在原地,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

    “先前我不该冲你无礼,我再次向你道歉。”吴东方微微抬高声调,让正在回返的那些水族天师也能听到。

    寻霜一听面色大红,歪头看向一旁,“嗯。”

    “土族有九州富庶之地,兵多将广,粮草也多,以后不要再招惹他们。”吴东方压低了声音。

    “是他们先开战的。”寻霜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水族和土族开战的详细经过,但寻霜想必不会说谎。

    “我欠你一个人情。”寻霜转身向北走去。

    “木族有心与水族结盟。”吴东方犹豫片刻跟了上去,如果寻霜三十岁,他绝不会跟上去,但寻霜只有二十出头,不懂事儿也是可以原谅的。

    “我需要回去与长老商议。”寻霜并没有因为吴东方跟了上来而不悦,语气中的冷意反而有所消减。

    “眼下水族粮草匮乏,我的朋友已经去了木族,用不了多久后援粮草就能送过来。”吴东方说道。

    寻霜没有立刻说话,闷声走了十几步才开了口,“我们一定会偿还他们。”

    寻霜这话也在吴东方的意料之中,寻霜虽然倔强却懂得知恩图报。

    “在木族粮草送到之前,我能不能在你们营地待上几天?”吴东方问道。

    “我们要拔营回去了。”寻霜说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会留下一些人,你可以住在这里。”

    吴东方点了点头,二人一前一后的往北走,寻霜故意与他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即便这样仍然让她感觉很不自在,走出两三里之后提气加速,飞掠先行。

    吴东方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这时候雨势减小,成了毛毛细雨,前行的同时他也在思考问题,需要思考的问题有三个,一是云平先前说过的话,云平说他即便学会了逐月追星和不灭金身也无法战胜土族,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土族一定在酝酿什么巨大的阴谋,也可能是在准备什么厉害的杀招。

    二是云固战败之后,云平立刻答应撤兵,云平属于督战性质的,他不是老大,老大应该是那条蜃龙,云平敢撤兵肯定是有办法回去向蜃龙交差,或者说他本身就不想打了,只不过找了个借口合情合理的收兵回去。

    最后一个问题是云平承认捡走了他当日血战时遗落在金族城外的陨铁箭矢,听云平的语气这些箭矢并没有被破坏,目前还在土族,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云平为什么不提议用九支陨铁箭矢来交换丹鼎,陨铁箭矢是不可再生的,少了九支在平时不会影响他作战,但是如果遇到大的战事三支箭矢就捉襟见肘了,云平用陨铁箭矢交换丹鼎属于合理等价交换,云平为什么不提这茬儿。

    这三个问题看似是三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土族在准备威力巨大的杀招,这个杀招一旦准备妥当,土族不但能够找回丹鼎,还能轻松击败他和水族。

    但是,云平先前曾经说过一句‘有些事情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这话的言外之意是这个巨大的杀招跟武力无关,既然不是武力,这个杀招会是什么?

    顶着一头雾水来到水族营地,已经有两个天师在营外等候了,一个是寻商,另外一个是个女天师,五十来岁,名叫寻珍。

    二人冲吴东方郑重道谢,将吴东方请到了营地正中的一处帐篷,这顶帐篷是寻霜的帐篷,但寻霜不在这里,她把帐篷让了出来,自己搬到别处去了。

    住大帐,上茶饭,完全是按照接待贵客的礼节来的。

    尘埃落定,寻霜立刻命令军队拔营回返各部落,由巫师护送王族成员回返都城,她虽然年纪不大,调兵遣将却有条不紊,不过半个时辰营地里只剩下了一大两小三顶帐篷,一顶是吴东方住的,另外一顶是寻霜和那个名为寻珍的老年女天师住的,最后一顶是杂役住的。

    很快天就黑了,营地里除了杂役住的帐篷里有光亮,吴东方和寻霜的帐篷里都是黑的,二人和寻珍都可以夜间视物,点不点灯没什么区别。

    晚上九点来钟,帐篷外传来了寻霜的声音,“我是来道歉的,之前误会了你,我以为你想利用我们。”

    “进来说话吧。”吴东方放下酒坛,点着了油灯。

    在他点灯的时候寻霜就已经进来了,吴东方指了指她的法座,自己坐到了原来的客位上。

    寻霜略作犹豫坐上了正北的法座,与吴东方之间的距离有七八米。

    寻霜进门的时候手里就捏着一个白色的小球儿,坐下之后延出灵气把那小球儿送到了吴东方右侧木几上,“我住的地方很偏僻,很少出来,这是水精珠,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去的。”

    “谢谢。”吴东方道谢之后收起了那个水精球,所谓水精其实就是水晶,只不过现在都喊水精。

    收起水精球之后,吴东方随手凝了个石球移了过去,“土族虽然暂时撤兵,他日定会卷土重来,如果你们遇到困难,我也会来帮忙。”

    “我不要。”寻霜正色摇头。

    见对方拒绝,吴东方也不勉强,抬手收回石球,“二十多年前水族有个名叫寻海的巫师,犯了过错被废去了修为,流落到了中土,我和他成为了朋友,这次是他请我来的,他虽然犯了过错,却一直牵挂着水族,如果可以,我想请你下道命令,让他重新成为水族的巫师。”

    “寻海?”寻霜皱眉回忆,“将铁鸟里的妖人放进村寨的那个巫师?”

    “对,就是他。”吴东方说道,寻海被废去修为的时候寻霜可能还没出生,她自然不会认识寻海,她知道寻海可能是自其他人嘴里听说的。

    “他现在在哪里?”寻霜问道。

    “在他原来的村寨里,我们金族还剩下三个巫师,我的夫人和她哥哥也借住在那处废弃的村落。”吴东方说道,那里是水族的地盘儿,住在人家地盘儿还瞒着人家是不对的。

    寻霜想了想,自怀里拿出一枚黑色令牌,以灵气承托送了过来,“由你代劳。”

    “多谢。”吴东方抬手道谢,四族圣巫都有令牌,水族令牌一面是水波纹路,另一面是玄武,令牌是圣巫的信物,寻霜拿出令牌就表示同意寻海再次成为水族巫师。

    “我要走了。”寻霜站起身向外走去。

    “再见。”吴东方起身相送。

    寻霜离开大帐,旋身升空,催生疾风,向北疾行而逝。

    吴东方目送寻霜离开,刚想进帐发现寻珍自西面走了过来,便暂时停步等她走近。

    寻珍走到吴东方面前弯腰行礼,“敝族圣巫不善与男子相处,有得罪之处还望金圣莫要怪责。”

    “不会,不会。”吴东方摆手说道。

    寻珍直身道谢,转身离开。

    吴东方回到大帐坐了下来,重新拿起了酒坛,他不想去探寻寻霜的过去,也没有探寻的必要,他要做的就是不记恨寻霜的傲慢和无礼。

    晚上他没有睡寻霜的床铺,这家伙很可能有洁癖,最好还是别碰她的东西。

    第二天清晨,他去了趟南面的城池,据城里人说军队昨天就开拔南下了,至于巫师走没有他们不知道,因为土族天师要走也是土遁,他们也看不到。

    打听不到消息,吴东方就亲自前往观察,发现土族天师原来住的地方都空了,偷听府内杂役的交谈,他们昨天下午就走了。

    他本想回西北边境告诉寻海这个好消息,又怕王爷说他有事儿没事儿总往回跑,就耐着性子在水族营地等王爷回来。

    第二天夜里,王爷回来了,木族的粮队已经出发了,它就先回来了。

    吴东方把先前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王爷听了之后皱眉不语。

    “怎么了?”吴东方问道。

    “我怀疑他们本来就想回去,比试只不过是个幌子。”王爷说道。

    “我也怀疑。”吴东方点了点头。

    “这样,你在这里等木族粮队,我去土族打听一下,看看撤回去的土族天师都干嘛去了。”王爷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吴东方说道。

    “你去太显眼了,我自己去。”王爷说完瞬移消失。

    吴东方只能继续坐等,次日下午三四点钟,王爷回来了,“我打听到了,土族所有天师都在都城西北的岛上,紫微法台正在封顶……”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