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选人

    在外面待着也得挑合适的地方,斟酌过后吴东方往北走了走,自大路中央用灵气凝出一座三丈高的石台,自石台顶部坐了下来,这里位于土族城池和水族营地正中,水族能看到他,土族也能看到他。

    这时候是上午十点来钟,但天上没太阳,今天阴天,半个钟头之后起风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开始下雨了,吴东方自石台顶部凝出了偌大的石伞,自伞下避雨。

    南面的土墙已经消失了,自石台上可以看到南面的城墙上站着一群土族天师,他们都穿着蓑衣,人数当有四十多人,为首的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相识云平。

    下雨之后水族天师离开了营地,有二十多人,领军的是先前吐血的寻霜,他们不需要穿蓑衣,雨点会自动避开他们。

    下雨对水族无疑是有利的,水族先前吃了亏,看这架势是想趁机报仇。

    在水族天师逐渐靠近之时,云平带着土族天师离开了城池,他们没有使用土遁,也没有使用天地同归,而是步行向北移动,这种步行是广义的步行,实际上他们跟水族一样,行走时都使用了灵气加速。

    看着水族和土族自南北向自己所在的地方移动,吴东方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情形很有点黑社会火拼的味道,一个黑老大带着一群小混混。

    吴东方坐着没动,双方逐渐靠近,一刻钟之后已经到了石台附近,离石台五十几米的时候双方停了下来。

    “吴东方,好久不见。”云平迈步向石塔走来。

    吴东方收回法术落于地面,散出灵气震开雨点儿,与此同时歪头看着云平,云平属于那种很儒雅的人,穿戴很讲究,也很在乎仪容,说话有条不紊,但这并不表示他不狠毒。

    “你是想见我呢,还是不想见我呢?”吴东方冷声问道,云平是诛杀金族巫师的罪魁祸首,但他并不恨云平,至少不带私人仇恨,各为其主,阵营不同,最主要的是云平在开战之前就已经说明,一旦开战土族会如何对付金族,路是他选的,他负全责,跟云平没关系。

    云平笑了笑,没接吴东方的话茬,而是出言问道,“我本以为你见了我会上来拼命,看来我又低估你了,当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命大,说吧,你想干什么?”吴东方问道。

    “来跟你说几句话。”云平说道。

    由于吴东方正在和云平说话,水族就没有立刻动手,于原地静立等待。

    吴东方转头冲水族众人抬了抬手,转而指着云平冲众人说道,“我与他有话要说,诸位稍候。”

    寻霜鼻翼急抖,表情复杂的的看着吴东方,但是等到吴东方移过视线跟她对视的时候,她扭头看向了别处。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我就先杀你一次,让你以后看见我就跑。”吴东方转身正面云平。

    云平笑了笑,“是寻氏请你来的?”

    “不是,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族人,我只是路过,你肯定不会问我为什么会杀你们的天师。”吴东方说道。

    “当然不会,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云平拿出了一把刀,但这把刀是把锉刀,他拿出来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在锉他的指甲。

    “你这人虽然可恶却并不讨厌,我想杀你也不是因为讨厌你。”吴东方说道。

    “你的愿望是什么?”云平问道。

    “我的愿望?杀了你和你背后的妖怪。”吴东方说道。

    “看着我的眼睛。”云平指着自己的眼睛。

    吴东方夸张的瞪大了眼睛,直瞪着云平的双眼,云平平静的说道,“你没有任何胜算,即便其他三族都帮你,你也没有胜算。”

    吴东方没说话,他自云平的眼里看到了坦诚,也就是说云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带有任何的目的,也没有任何的夸张成分,至少在云平看来自己没有夸张。

    “如果我学会了金族的两大圣技呢?”吴东方问道。

    “仍然没有任何胜算,有些事情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云平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相信你没有骗我,但是你也知道,我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人,就算见了棺材我也没有落泪,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我要动手了,你准备跑吧。”吴东方说道。

    “哪有那么快,”云平笑着收起了锉刀,“私事讲完了,咱们谈谈眼前的事情,如果你保证自己不会插手,我们就与水族进行正面搏杀,双方各施己能,只能战死不可逃离。”

    “那可不行,我看见你们就生气,万一忍不住怎么办?”吴东方连连摇头,他现在想的不是眼前的这件事,而是云平先前说过的话,云平竟然说即便他学会了金族的两大圣技也没有任何胜算,云平的倚仗是什么,从哪儿来的这么硬的底气。

    “如果你插手,就是与水族结盟,将会殃及水族族人,族人既去,水族巫师就跟你一样成了无根浮萍,后果我们承担的起,大不了再失去几个州的巫师。”云平笑道。

    “不如这样,我过去跟他们商议一下,双方各出一人出战,一战定胜负,他们胜了,你退兵。你们胜了……”吴东方没了下文,他不是水族圣巫,没办法代水族做主。

    “我们胜了,水族巫师永远不可进犯九州。”云平说动。

    “我做不了主,我得跟说了算的人商议商议。”吴东方转身向北走去。

    虽然下着雨,水族天师仍然都听到了二人的谈话,吴东方走到寻霜面前出言说道,“金族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我不希望你也意气用事。”

    寻霜这时候腮帮子还是肿的,歪着头,用没有被头发遮住的左眼恶狠狠的盯着吴东方,鼻翼急抖,“你,你,你……”

    “你讨厌男人我不管,但我没得罪你,你凭什么骂我,我刚才帮了你们的忙,你不但不冲我道谢还冲我无礼,我打你也没错,你要是想不开,可以再吐两口血。”吴东方说道。

    寻霜气急之下浑身发抖,右手紧握玄冰戟,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直至破皮出血,但她始终没有冲吴东方动手。

    吴东方也没有再说话刺激她,寻霜看似矛盾,实际上只要细心观察还是能发现问题本质的,寻霜不戴面具,不留长发,这是摆明了想终身不嫁的,她先前肯定受了很大的刺激,这种刺激应该不是单纯的被抛弃那么简单,被抛弃或者被辜负不足以让一个女人对男人产生这么强烈的敌意,寻霜讨厌男人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见到他之后习惯性的对他横眉冷目,她肯定也明白先前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水族就会倒大霉,但她张不开嘴道谢。

    也正是考虑到受了别人的恩情,自己又做得欠妥,所以在挨了打之后她才强忍着没有还手,那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扇耳光,是奇耻大辱。不还手就会颜面扫地,还手就是恩将仇报,两者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前者,哪怕自己丢人也不冲他动手,这一痛苦的选择是导致她吐血的主要原因。

    像寻霜这种情况在现代社会也有,不过比较少见,用现代的话说属于创伤后遗症和严重的强迫症。

    “答应了吧,这个对你们没坏处,他也不想打,得给他个理由让他滚回去交差。”吴东方放缓了语气。

    寻霜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皱眉斟酌,她身后的那些水族天师也在斟酌。

    十几秒后,寻霜抬头看向吴东方,这次她的眼神是充满善意和感谢的,但这种眼神转瞬之间就被凶狠给取代了,这倒不是她误解了什么发现了什么,而是她不希望别人发现她不是真的凶狠。

    “圣巫。”一个老年女天师走过来低声的喊了一声。

    寻霜歪头看了对方一眼,她明白女天师是想让她答应这一要求,但她并没有立刻表态,一脸戾气的犹豫了良久,“我不受此限制。”

    “水圣自然不受此限制。”远处的云平立刻答应。

    吴东方直视着寻霜,寻霜歪头一旁,不与他对视。

    吴东方暗暗叹了口气,水族本就没有入侵中原的想法,踏不踏入中原对水族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这个对他是有意义的,他同意这一建议,说明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借助水族的力量,寻霜想到了这一点,她之所以要把自己排除在外,为的是留下自由之身,有朝一日还他人情。

    寻霜这个人虽然很古怪,本质还是不错的,如果她真的不知大小不分轻重,上任圣巫也不可能传位给她。

    “水圣,请派人出战。”云平高声说道。

    寻霜闻声皱眉,迈步欲行,吴东方急忙拦住了她,转身冲云平喊道,“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好意思下套设计人家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不能自己选派,你选水族出战人选,水族选你们的出战人选。”

    吴东方说完回头,水族天师尽数点头。

    云平犹豫片刻点头同意,“好吧。”

    “你先来。”吴东方冲云平抬了抬手。

    雨势不大,不影响双方视物,云平自远处观察良久,“后排右三。”

    吴东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云平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天师,是个男人,身材中等,样貌无奇。

    此人见云平选中了自己,愣了一愣,其他人多有皱眉咂舌者,不问可知此人虽然年纪不小,修为却不高。

    “由我代劳选人可好?”吴东方问道。

    寻霜歪头一旁,并不看他。吴东方转身向南走来,一直走到云平身边,云平转身同他一起看着自己带来的土族天师。

    “请。”云平抬手。

    吴东方目露凶光,原地旋转,扬手怒吼,“全给我死在这里。”

    高喊过后,土族天师骇然大惊,一阵骚乱,结果发现吴东方只是喊了喊,并没有真动手。

    吴东方抬手指着人群右侧的缺口,“把土遁跑了的那个叫回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