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援手

    二人正争着被子,冥月带着饭桶自外面回来了。

    “回来的正好,烧烧炕,冷死了。”王爷喊道。

    饭桶蹿了上来,扑腾着想跟吴东方玩耍,吴东方很困,抬手把它拨到了一旁,王爷随手把它拉了过去,抱着取暖。

    饭桶不老实,挣扎着乱动,吴东方被吵的烦了,起身下炕,穿鞋出门。

    一出门遇到了抱柴进屋的冥月,“你要去哪儿?”

    “去看看寻海。”吴东方抬手东指。

    看寻海只是借口,真正目的是过去蹭炕,寻海和牛牛每天给冥战做饭,这个时候炕肯定是热的。

    跟寻海和牛牛打了个招呼,吴东方上炕睡觉,一觉睡到下午两三点。

    起床之后发现只有寻海一个人在屋里打坐练气。

    “我们给你留了饭。”寻海睁眼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不饿,牛牛呢?”吴东方伸了个懒腰,“跟夫人学字去了。”寻海提壶倒水。

    “我们早上刚从木族回来,青龙天师有心帮助水族对抗土族,但水族一直没有主动开口,他委托我们向水族转述木族的意愿,今天晚上我和王爷就去战场,看看战况如何。”吴东方知道寻海一直在担心什么。

    “劳您往返奔波,我……”

    吴东方摆手打断了寻海的话,“用不着见外,不过寻霜貌似不太喜欢外人插手水族事物,这次过去我们不能直接说明意图,只能见机行事。”

    寻海连连点头,递来了水杯,他最担心的就是水族步入金族后尘,有吴东方和木族的帮助,水族哪怕失利也不至于被灭族。

    跟寻海闲聊了几句,吴东方起身往西去了,路过冥月门口的时候带上了正在扰乱课堂秩序的饭桶,王爷还在睡,他就没叫它。

    出了村子,吴东方开始快跑加速,饭桶撒丫子跟在后面,它已经六岁了,属于青少年,一路狂奔,速度不输奔马。

    由于时日尚短,冥战只是将飞机进行了分解,处于研究阶段,还没开始制造金甲巨人。

    与冥战聊了半个钟头,吴东方带着饭桶回到了村里。

    王爷睡够了,起床之后无所事事,二人就离开了村子,往南绕行数百里,又拐道向东,沿着河流找到了先前双方对垒的战场。

    此时河岸两侧已经没有了军营,种种迹象表明水族已经跨过河流,往南推进了。

    吴东方检查了战场上遗留的痕迹,“走了五天左右。”

    “水族的日子不好过呀。”王爷指着一堆粪便,战场打仗哪儿都是厕所。

    吴东方点了点头,粪便里明显有没有消化的皮子,应该是硝过的兽皮帽子的一部分,很显然水族已经断粮了。

    “走吧。”吴东方凝变木盘提气升空,王爷蹿了上来,跟他一起南下。

    南行两百多里,出现了山岭,通道位于两座山峰之间,这两座山峰呈八字形状,北面窄,南面宽,水族营地驻扎在山北,往南百十里是一处土族的城池。

    “她也不算很傻。”王爷笑道。

    “水族并没有冒进。”吴东方点了点头,王爷口中的她指的是寻霜,水族虽然往南推进却没有冒进,扼守着最重要的关口,如果他们越过了这处关口,土族就可能抄后路将他们围在山里。

    “他们已经骑虎难下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撑不了多久。”王爷说道。

    “对,战线拉的太长,给养供不上。”吴东方说道,水族目前采用了蜗牛战术,走哪儿就把家背到哪儿,军营里不但有大量巫师和士兵,连王族都带来了,这种作法可以在作战的同时保证水族核心的安全,不足之处是行动不便,很难做到兵贵神速。

    “五行之中土克水,水族与土族作战未曾动手已经先弱三分。”王爷冷笑说道。

    “战马还在,他们还能撑上一段时间。”吴东方远眺水族营地,他们二人目前位于水族西北方向,离营地还有数十里,水族在东西两侧的山顶都安插有哨兵,很显然他们也怕土族背后包抄。

    “水族迟早会自己跳进陷阱。”王爷笑道。

    “明知道进去就会被合围,他们没那么傻。”吴东方说道。

    “如果土族发现了姒少康和姬珂的下落,他们会征调所有高手前往围剿,这里必定防守疏松。”王爷说道。

    吴东方缓缓点头,王爷的意思是土族可能会制造一种假象,让寻霜误以为土族遇到了大麻烦,大部分的天师都被调回去了,然后寻霜就会趁机南下。

    要制造这种假象很简单,但需要很高的智慧,那就是虽然迷惑的是寻霜,却不是在战场上制造假象,而是在土族都城制造假象,水族在土族都城肯定有探子,探子会把都城的消息汇报给寻霜,而土族一方只需要在战场上做出一些误导寻霜的举动,寻霜就会将两者联系到一起,以此做出错误的判断。

    “等到前方的土族城池防守明显放松之后,水族就会冒进。”吴东方说道,这个圈子绕的有点大,按照常理来说,土族天师都回去参与别的战事了,应该做出防守更加严密的假象,但土族如果真的那么做就有点太小儿科了,水族会起疑。可是土族如果放松了防守,就有点诸葛亮空城计的意思了,表面上看是引诱水族进攻,实际上他们是外虚内也虚,至少水族会这么认为。

    “哈哈,对,如果我是土族主帅,我还会偷偷的把城里的粮食运走。”王爷说道。

    “云平肯定也会这么干。”吴东方点头赞同,再怎么偷偷摸摸也瞒不过水族的眼睛,土族运走城里的粮草是怕水族前去打劫,当然这个运粮的工作会极为严密,做的越严密,被水族探听到了,水族就越相信是真的,而他们也确实缺乏粮草,在自认为做出正确判断之后一定会尽快出击,赶在粮草被运走之前攻占城池。

    “走吧,绕过去看看。”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凝变木盘带王爷升空,往东绕了几百里,迂回来到了土族城池的东侧。

    这处城池属于土族的边关重镇,有现在县城一半大小,由于正处于战时,城门把守严密,来往行人都需要进行仔细盘查,但这并不能挡住二人,傍晚时分二人已经坐在城里最大的客栈吃晚饭了。

    吃完饭天还没黑,二人在城里转了一圈儿,城里有四处高耸的瞭望塔,东南西北各一个,塔上都有巫师在负责瞭望,根据营地大小来看城里的士兵应该有五千左右,五千在现代不算个大数儿,也一个旅的兵力,在现在可算是重兵,因为现在五族总人数也就几百万。

    巫师住的区域没办法靠近,不晓得有多少巫师。

    战时是实行宵禁的,天黑以后就不能出门了,二人回到客栈关门休息。

    当天晚上没什么动静,第二天上午九点来钟,城里传来了惊叫和喧哗。

    “开始了。”吴东方直身站起,外面的叫声惊慌而杂乱,除非受到了攻击否则不会是这种动静。

    “来的正是时候,别急着出去,等他们打个头破血流再说。”王爷说道。

    吴东方坐不住,开门而出,翻身来到房顶举目远眺,只见大量水族巫师出现在了北城,穿紫色法袍的有二十多人,他们集中在北城的一处建筑周围,那处建筑他和王爷昨天曾经观察过,是城里的粮仓。

    等他上房的时候,那些水族天师已经离开那处建筑向北移动,就在他们即将离开城池的时候,城池北面忽然出现了四面通天石墙,石墙高有百丈,围住了包括部分城池在内的方圆二十里的大片区域,石墙出现的同时上空出现了水波形状的气流,这种情况跟当年土族对付金族用的是同一种法术,天地囚笼。

    二人所在的客栈也在天地囚笼覆盖的范围之内,在南侧边缘。

    囚笼一起,大量闯入城池的水族巫师被尽数围困,急切的使用水属法术轰击土墙,也有试图自高空突围的,但两种做法都没有奏效,上下都难得突围。

    “哈哈,有意思。”王爷蹿上了房顶,蹲在吴东方旁边。

    “围而不杀是什么意思?”吴东方疑惑的环视左右,水族天师虽然被围却并不见土族巫师出来与之厮杀。

    “傻子才会进笼子杀老虎。”王爷撇了撇嘴,“肯定端老窝去了。”

    “我得救他们。”吴东方说完立刻土遁消失,天地囚笼是困不住会土遁的巫师的,而关键时刻也容不得他拿捏出手的时机和火候,再犹豫水族的老窝真的要被端掉了。

    离开土墙围困区域,果然看到水族营地烟尘滚滚。

    心念闪动,土遁而至,这时候水族的精锐已经派出去了,土族处于虎入羊群的状态,摧枯拉朽的大肆屠杀,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寻常士兵,而是王公贵胄和身穿法袍的低等巫师。

    吴东方立刻参战,落日弓箭无虚发,他可以凝聚源源不断的箭矢,除了那三支陨铁箭矢,寻常的箭矢并不需要灌注灵气,可以快速开弓。

    连续射出十几箭,终于有土族天师在临死之前喊出了他的名字,正在别处屠杀的土族天师闻风丧胆,哪里还敢耽搁,纷纷土遁逃离。

    保住了水族老窝,吴东方立刻土遁回返,到得土墙外围,取出陨铁箭矢,灌气发箭,将北面的土墙轰出了一处巨大的缺口……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