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任青龙

    老规矩,王爷先瞬移过去,吴东方循着气息再土遁过去。

    “要去都城,你来这儿干嘛?”吴东方皱眉问道,王爷瞬移来了先前的边境小镇。

    “这里消息最灵通,你先玩去吧,我去打听消息。”王爷冲客栈走去。

    吴东方环视左右,往西去了,西面街上正冒着烟,应该是在烤什么东西,到了近前发现是烤全猪,他第一次吃这东西是在金族部落,跟冥月一起吃的,这时候猪刚架上,得等。

    他也无处可去,就在街旁坐等,用现在的话说这里是三不管的地方,跟金三角差不多,是逃犯的聚集地,男盗女娼,藏污纳秽。

    等了两个钟头,也就是一个时辰,吴东方提着两条猪腿回西北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冥月正在盘膝练气。

    “来来来,吃肉。”吴东方放下一条猪腿,带着另外一条出了门,一出门正好遇到提着罐子去送饭的牛牛,割了一块猪肉放进罐子,又割了一块给牛牛拿着,“快去吧,这些都是你的。”

    把猪腿送给寻海,吴东方回到了冥月的屋子,这日子过的舒服的让他有点儿心虚,随时都能回家,感觉真好。

    这时候的女人可不像现代女人那么矫情,烤肉冥月能吃半斤。

    “没事儿别总回来,太耗灵气。”冥月为吴东方倒了热水。

    “没事儿,我一肚子丹药。”吴东方削食着猪肉,一头猪是很难彻底烤熟的,里面的肉还带血丝,这时候的人很喜欢吃这种半生不熟的肉,但他不喜欢。

    “寻海这段时间忧心忡忡。”冥月说道。

    “他在担心水族。”吴东方说道。

    “你有什么打算?”冥月问道。

    “再等等,等玄武天师撑不住了再说,上次我过去想帮忙被她撵走了。”吴东方把吃剩的猪腿递给了饭桶,“别看了,全给你。”

    饭桶叼着猪腿跑到墙角开始咬嚼,吴东方走到门旁的水盆前洗手。

    “饭桶的毛怎么变黄了。”吴东方歪头看向正在进食的饭桶,在世人眼中熊猫都是坐着啃竹子的,其实不是,它们吃东西的时候更多的是站着,跟熊相似。

    “哪黄啊,还是黑白的。”冥月把水杯递给了吴东方。

    “昨天我就发现不大对头,是变黄了。”吴东方没接水杯,走过去打量饭桶,冥月长时间跟饭桶在一起,注意不到饭桶的细微变化,“你看毛尖儿,是不是有点发黄?”

    冥月凑了过来,低头细看。

    “黑的不明显,你看白毛儿。”吴东方说道。

    “是啊,怎么会这样?”冥月也很疑惑。

    吴东方想了想,转身环顾四周。

    “在这儿,你是不是要找这个?”冥月自炕前捡起了那块被饭桶啃的满是牙印的黄色金属。

    吴东方点了点头,抬手接过那块金属,又拿过炕台上的水杯,一边喝水一边打量这块金属,饭桶的牙齿和爪子异常锋利,能咬断和抓断铜铁,但它并没有彻底咬坏这块黄色金属,只是啃下了少量碎屑。

    “这东西来历不明,还是不要给它玩耍了。”冥月说道。

    吴东方没有说话,抬手自箭囊里抽出一支普通箭矢用力插向那块金属,箭尖崩碎,金属完好无损。

    用现在的话说这东西是块陨铁,陨铁通常含有严重的辐射性,很多人一听辐射就吓的尿裤子,其实每一样东西都有辐射,木头石头甚至是衣服鞋子也都带有辐射,不是所有的辐射都对人体有害的,他此时考虑的是这东西所含的辐射会不会对饭桶造成伤害。

    “没事儿,让它继续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斟酌过后吴东方把那块金属扔到了地上,这东西应该是安全的,如果能把人害死,也不会被做成盔甲的护膝。

    “好。”冥月点了点头。

    吴东方放下水杯,“我回去了,王爷喊我。”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频繁回来,有什么事情我会立刻通知你的。”冥月把弓箭箭囊递了过来。

    吴东方答应了一声,土遁回返,王爷在城外的路上,没在城里。

    “到了春天你也发春?”王爷歪头问道。

    “有费庐的消息没有?”吴东方急忙岔开了话题,这几天的确回去的频了些。

    王爷摇了摇头,“没有,这家伙自从被撵走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吴东方没有再问,费庐当日为了洗清自己,曾经试图把责任推到土族头上,他跟土族合作的可能性不大,这个人已经身败名裂,不可能再抢回青龙之位,聪明的话就该老老实实找个地方养老。

    “走,到山里转转,只要他还躲在木族我就能把他找出来。”王爷说道。

    吴东方凝了个木盘带着王爷升空,根据王爷所指飞飞停停,王爷能听懂年兽的语言,这是它独有的本领,只要费庐还在山里,就逃不过鸟兽的眼睛。

    但王爷也只是能听懂鸟兽的语言,并不能跟鸟兽交谈,没办法交谈就没办法询问,在山里转了两天,杂七杂八的消息听到不少,却始终没有关于费庐的消息。

    费庐被撵走到现在已经三四年了,也不排除他已经病死老死了,到最后二人有点烦了,懒得再找了。

    “还去不去?”王爷问道。

    “去,我得去见见费轩。”吴东方说道,费轩就是现任青龙天师,岁数不大,也是少壮派。

    由于不急于赶路,王爷就没有瞬移过去,二人坐着木盘慢悠悠的赶往木族都城,吴东方知道木族都城在哪儿,拿捏时间,晚上七点来钟赶到了都城,木族都城跟其他四族都城一样,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城为王族,西城为巫族,到了晚上热闹的是东城,西城很安静,行人也少。

    吴东方用木箱背了落日弓和箭囊,跟王爷一起来到木圣天师府门前。

    “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等你。”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身向大门走去,这时候天师府的大门是关着的,敲了敲门,门房开了门,“您是何人,有何贵干?”

    “我是贵族前任圣巫费牧的朋友,请见现任圣巫费轩。”吴东方说道。

    “您稍等。”门房关上了门,一头雾水的进去通报。

    三分钟不到院内就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有两道,很快院门被重新打开。

    门房开门之后让到了一旁,一个身穿圣巫法袍的年轻人迈步上前,此人当有二十七八岁,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略微偏瘦,窄脸凤眼,面相仁和。

    “您是?”费轩抬手开口。

    吴东方点了点头,费轩的神情说明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但身边有旁人,他不方便明问。

    “快请进。”费轩侧身让路。

    吴东方迈步进门,费轩抬手指向正殿请他先行,吴东方抬手谦逊,谦让过后二人并行。

    “久闻金圣大名,今日得见荣幸非常,没想到金圣如此年轻,当真出乎意料。”费轩再度拱手。

    “惭愧惭愧,我已经三十岁了,木圣今年多大?”吴东方问道,也不知道是地脂的缘故还是时空穿越造成了某种影响,他的样子一直停留在二十四岁那年。

    “您是兄长,愚弟小您一岁,十月生人。”费轩说道。

    “我这是不请自来,很冒昧呀。”吴东方笑道,费轩挺有意思,连几月出生都说了。

    “您对我们木族有恩,是我们的朋友,木族的大门永远向您敞开,您什么时候过来都不冒昧。”费轩说道。

    “费兄言重了。”吴东方说道,费轩有着很重的书生气,说话文绉绉的,不过他并不讨厌费轩,咬文嚼字不表示他迂腐,敢把他定位成了恩人和朋友说明这家伙胆子挺大,不怕得罪土族。

    二人进入正殿,费轩关上了房门,分宾主坐定,吴东方开门见山,“我这次过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来祭拜一下故去的友人,二是想跟费兄见个面,听听费兄对天下大势的看法。”

    “吴兄快人快语,愚弟敬佩非常,已故圣巫乃愚弟本家伯父,遭土族所害枉死他乡,愚弟不才,虽然法术不精,修为不高,却不畏那恶势强权,正位之后立刻亲往土族索要伯父尸骨,而今已将伯父尸骨迁回圣地,吴兄当年千里传言,义薄云天,揭露奸逆,智勇双全……”

    见面不过五分钟,吴东方已经对费轩有了大致的了解,这家伙话有点儿多。

    费轩并不知道吴东方在想什么,继续说道,“云氏奸贼窃据大宝,驱逐正统,外欺友邦,内压子民,起无名之兵断西金巫脉,操不义之戈侵北水境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如此倒行逆施终会害人害己,北水若覆,怕是下一个就会轮到我东木一族,每每想起这些,愚弟如鲠在喉,如芒刺背,辗转忧心,夜不能寐,总想做些什么,却苦于无处下手。”

    就在吴东方以为他终于说完准备接口之时,费轩又道,“吴兄力抗奸佞,勇战强敌,何等热血,何其英勇,今日得见吴兄乃三生有幸,当与吴兄秉烛夜谈,抒志释惑。”

    吴东方微笑点头,他现在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费轩不似他先前想象的那么迂腐,也不保守,很有抱负。忧的是这家伙很愤青,而且还是个咬文嚼字的话唠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