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七十章 内讧

    “为什么不去,说不定老婆子还没死呢,你去了正好让她给冥钊带个话儿,让冥钊想办法出来一趟,把金族圣技传给你。”王爷说道。

    吴东方歪头看着王爷,这老东西搞的跟汉奸似的,还让辛洛给冥钊带个话儿,辛洛就算死了也不见得能找到冥钊,就算找到冥钊冥钊也不见得能出来,这都是没影儿的事儿。

    “看我干嘛?”王爷问道。

    “喝你的酒吧,这事儿到此为止,我不会去的。”吴东方落锤定音。

    “唉。”王爷无奈摇头,坐到火边继续喝酒。

    吴东方往篝火里添加了几根木柴,把分三次弄来的那些紫色内丹归拢一处,逐一甄别挑选,“我给你炼些补气丹药。”

    “别给我,我吃了也没什么用。”王爷摆手说道。

    王爷说不要就是真不要,它要是想要绝不会客气,王爷既然不要,那就无需五行每样一颗了,金属内丹正好十颗,不多不少能炼两炉。

    剩下的有一大半是火属内丹,火属内丹并不是生活在炎热地带的动物内丹,而是毒物的内丹,毒物大部分属火,这也是中了毒会感觉燥热的原因。

    木属内丹有七颗,一份儿。

    土属内丹有八个,也是一份儿。

    水属内丹最少,只有五颗,不过正好也是一份儿。

    挑好内丹,吴东方把丹鼎抱了过来,先炼金属内丹,他不知道能不能一次炼两份儿,只能一份儿一份儿来。

    这只丹鼎很神奇,只要保证温度,其他的事情丹鼎会自动完成,他需要做的就是烧火。

    火光引来了不少昆虫,王爷很喜欢吃昆虫,咯吱咯吱的吃的吴东方连连皱眉。

    “你对寻海这人印象怎么样?”吴东方问道。

    王爷知道他为什么有此一问,想了想摇头说道,“他太老了,还是男人,水族的圣技他学不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

    王爷想喝水,起身找到了水罐子,但里面是空的,它瞬移离开,十几秒后带着一罐清水回来了,递给了吴东方,语接上茬,“你是不是觉得寻霜不能争取?”

    吴东方接过罐子喝了口水,随手放到了一边,“这个女人缺乏大家气度,不足与谋。”。

    王爷撇嘴笑了笑,它撇嘴有时候是表达不满,有时候是表达蔑视,这次是后者,很显然对他的看法很不赞同。

    “有话直说。”吴东方添加着柴火。

    “你见过哪个女人有大家气度?”王爷斜躺在丹鼎旁边,“你是首领,你有气度就行,他们是你的助手,要气度干嘛?”

    “你的意思是?”吴东方问道。

    “先让她牛上几天,等她倒霉了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到时候看看再说。”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头赞同,与陌生人接触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带上一层面具,只有接触时间长了才会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性情,能不能共事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炼出了丹药你得去木族一趟。”王爷打了个哈欠。

    “我学会了他们的两种圣技,去见新任青龙天师是不是有点儿别扭?”吴东方问道,上次他和寻海去赎牛牛的时候曾经去过木族都城,当时他没有去拜访青龙天师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你是感觉别扭呢,还是压根儿就没看得起木族?”王爷问道。

    吴东方没应声,跟王爷在一起他没必要撒谎,不去接触青龙天师的确有感觉别扭的成分,但潜意识里也确实有点轻视木族,木族给他的印象就是救死扶伤的红十字会。

    “不要小看木族,他们有鸣鸿刀,那可是把吸血魔刀,在学会了枯木逢春的青龙天师手里威力惊人,不折不扣的杀器。”王爷又打了个哈欠。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鸣鸿刀有什么特性,但王爷说它是吸血的,吸血的通常都是狠毒霸道的东西,也只有学会了枯木逢春的人才能源源不断的生出血液供魔刀消耗。

    “这几把神兵都有什么来历?”吴东方问道。

    王爷没吱声,吴东方抬头看了一眼,这家伙睡着了。

    等到太阳升起,第一炉已经炼完,这东西跟鸽子下蛋儿有点像,一般都是俩,很少出现三个的时候。

    吴东方没有休息,收集木柴再度起炉,王爷好动不好静,有了内丹之后它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提了两坛酒瞬移消失了,中午的时候回来了,给他带回了吃的,完事儿又走了。

    丹鼎炼丹速度很快,下午第二炉也炼完了,还是俩。

    除了土族,其他四族的巫师都得不到补气丹药,练气速度要落后于土族,但现在这种情况要扭转了,他可以为其他四族炼制丹药,快速提升部分四族巫师的灵气修为。

    炼完金属丹药,他开始炼制火属丹药,本来能炼好几份儿的,但他只练了两份儿,留下了一些,以后万一遇到志同道合的异类,还需要炼制五行齐全的补气丹药,不能把火属内丹全浪费了。

    吴东方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炼完火属丹药就抽空开始打盹儿。

    “起来,起来,快起来。”王爷踢他。

    “我刚睡下。”吴东方翻了个身。

    “事儿不对呀。”王爷说道。

    “什么事儿又不对了?”吴东方闭眼问道。

    “老婆子死了好几天了,怎么没见火族出殡发丧啊?”王爷说道。

    吴东方翻身坐起,“你去火族了?”

    “啊。”王爷点了点头,“不对劲儿,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呀,可能是为了不惊动土族,故意隐瞒了消息。”吴东方说道,辛洛又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孩子,遗言都交代了不可能不走。

    “不是,我听说火族内部不太团结,老婆子的几个徒弟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好,老婆子一死,她们可能起了内讧。”王爷边说边点头,“弄不好是另外一派把老婆子的徒弟给抓了,想取而代之。”

    “不会吧?”吴东方眉头大皱。

    “没什么不会的,我都打听清楚了,火族上一辈儿的只剩下辛洛自己了,她没什么血亲和朋友。还有啊,我听说火圣天师府的总管换人了,原来的总管辛颜这几天一直没露面。”王爷说道。

    “你这家伙适合去当狗仔队,不露面就是出事儿了吗,就不能是正在料理辛洛的后事?”吴东方说道,当初金族派人出去通知其他四族他接任金族圣巫的时候,火族负责接待金族使节的就是辛颜,这个人应该是辛洛的亲信。

    “我摸进火圣天师府探探情况。”王爷说着就想离开。

    “等等,”吴东方急忙喊住了它,“等等再说,别去冒险。”

    “他们拦不住我,放心吧。”王爷瞬移消失。

    王爷走后,吴东方又躺下了,权力更迭的时候最容易出现问题,火族的实力仅次于土族,如果火族真的出现了内讧,对土族是有利的,土族能扶持木族的费庐,也有可能扶持火族的反动势力,如果事先他们真有篡权的打算,辛洛一死,新任朱雀天师很可能压不住局面。

    目前也只是怀疑,事情是不是这样还不好说,也许只是虚惊一场。

    睡醒之后是下午三点来钟,由于情况不明,他也不敢再起炉炼丹,万一王爷招他过去,就没人看炉烧火了。

    闲来无事,吴东方藏好丹鼎土遁回了趟大西北,将练好的四枚补气丹药交给了冥月,然后跟冥月步行去了西面的土屋,偌大的土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件,飞机已经让冥战拆了个七零八落。

    “别让饭桶进来,你们也别进来。”冥战歇斯底里的冲门口的二人喊道。

    吴东方闻声急忙带着饭桶退了出去,这时候没有文字,无法进行标记,什么零件放在哪儿,什么零件有什么用全靠脑子记。

    “我很好,我没事儿,别跟我说话。”冥战冲二人摆了摆手,说完继续低头忙碌。

    虽然冥战搞的很不通情理,吴东方却能够理解他,飞机对于冥战来说太复杂了,他此时当真是穷极心智,绞尽脑汁,工作压力异常巨大。

    王爷带了石球在身上,如果回山洞找不到他会使用石球召唤他,想到这一点他就没有急于回去,陪着冥月在附近走了走,将先前的事情告知了冥月。

    这附近有两处湖泊,寻海经常带着牛牛到湖边钓鱼,晚饭吃的就是鱼和黄米饭。

    吃完晚饭王爷还没召唤他,吴东方也不急,王爷可以瞬间移动,也可以变成其他人的样子,火族应该是抓不到它的,它一直没动静很可能是没搞清情况。

    有事儿就干,没事儿就歇着,晚上吴东方留宿山村,不过他并没有睡好,饭桶一晚上都在咯吱咯吱的啃那块儿金属。

    上午九点来钟,吴东方感受到了王爷的召唤,位置是先前炼丹的山洞。

    土遁回返,王爷立刻迎了上来,“我猜的没错,真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吴东方问道。

    “火圣天师府防守严密,我一直没能混进去,今天早上天师府里传出了消息,说是辛洛昨天夜里归天了,命辛兰继任火族圣巫。”王爷说道。

    “她不是要传位给辛童吗,怎么蹦出个辛兰?”吴东方皱眉问道。

    “辛洛有十几个弟子,辛童是最小的,辛兰是最大的。”王爷说道。

    吴东方皱眉不语,王爷真是一语成谶,火族真的在家搞内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