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火圣遗言

    这是吴东方第二次听说传声虫,上一次是在娰妙嘴里听说的,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声虫,“这东西都是红色的吗?”

    “都是红的。”王爷小心翼翼的向石壁走去。

    吴东方也跟了过去,他以为五族的传声虫有五种颜色,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这只传声虫无疑是先前来过山洞的那个女人留下的,这些年他一直不知道当年给自己送水的女人是谁,今天终于要有答案了。

    王爷走过去拿起了那只红色的大甲虫,大甲虫有点儿像大号儿的蚂蚱,这时候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东西怎么用?”吴东方问道。

    “得用火烤。”王爷说道。

    “烤?”吴东方半信半疑,王爷开玩笑的时候不一定会笑,他摸不准王爷是不是在开玩笑。

    “不烤怎么说话?快去点火。”王爷说道。

    吴东方愕然点头,但他并没有立刻生火,而是先把石壁豁开,确定丹鼎还在才开始生火,山洞里还剩下一些冥战拾捡的木柴,很快篝火就点了起来。

    王爷把大甲虫放到了火堆旁,“传声虫只能说一遍,你一定要听仔细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不管传声虫是谁留在这里的,都可以确定这个人没有恶意,如果有恶意会首先带走丹鼎。

    传声虫好像生活在很热的地方,此时处于僵死状态,温度一高,它开始逐渐复苏。

    “它怎么能发出声音?”吴东方疑惑的看向王爷。

    王爷直盯着那只传声虫,没应声。

    “它发出的是奇怪的声音还是跟本人说话一模一样?”吴东方又问。

    “跟本人差不多。”王爷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那只传声虫这时已经彻底复苏,正在缓慢的摩擦翅膀。

    “我一直在等你出现。”传声虫是通过摩擦翅膀发出声音的,发出的是个苍老平静的女人声音。

    吴东方和王爷同时屏住了呼吸。

    “我以为你是他,但你不是。”传声虫又在摩擦翅膀。

    王爷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抬了抬手,示意它不要急于发问。

    “我需要稳住土族,让辛童平稳接位,我相信你能明白,也会理解,冥故等人施展窥生之术时我就在远处,如果命中注定你要学会赤焰火舞,那就由我传授给你吧。”随后是二十几句口诀,语速缓慢,吐字清楚。

    这时候传声虫正在爬向篝火,见它离火太近,吴东方就想伸手把它拿回来,王爷急忙拦住了他。

    “等不到就要去寻找,当你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上路了,紫叶马钱子是他带走的,他的死姬珂难辞其咎,远离姬珂,她不是坏人,但她是个无情的人。”

    在传声虫爬进火焰被烧掉翅膀的同时,火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记住了吗?”王爷兴奋的问道。

    “什么?”吴东方回过神来。

    “口诀呀,赤焰火舞可以发出强烈的阳气,有了它下去寻找冥钊就多了几分胜算。”王爷说道。

    “记住了。”吴东方点了点头,不懂法术的人听到这些口诀可能感觉很拗口,但对于行家来说,这些口诀很容易被记住。

    “我就说她下令围攻你是另有隐情,怎么样?”王爷得意的笑道。

    “紫叶马钱子是不是就是紫叶番木鳖?”吴东方问道。

    “一个东西。”王爷点头说道,“冷死了,还有酒吗?拿坛出来。”

    “没了。”吴东方说道,先前带出来的酒这些天都喝光了。

    “我去搬几坛回来。”王爷瞬移离开。

    王爷走后,吴东方重新看向篝火,这时候那只传声虫已经被烧掉了,这种昆虫可能有扑火的特性。

    到得这时他已经彻底明了了,来的人是火族的朱雀天师辛洛,她最初可能以为他是冥钊转世投胎,所以一直在暗中密切的关注他,甚至在他醉酒的时候给他送水,但她最终确定他跟冥钊没有任何关系,失望之下决定不再等待,而是去主动寻找,冥钊已经死了,她自然知道,她所说的寻找和上路就是随他而去。

    朱雀天师可以浴火重生,但她并没有那么做,人活着都需要有个原动力,如果原动力消失,活着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此前他一直以为辛洛是个愤青式的极端分子,但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辛洛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情都很平和,并不极端,这可能跟她的年龄有一定关系,毕竟她也是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了。但主要还是辛洛本身就不是暴脾气。

    此前娰妙曾经说过冥钊是被辛洛给毒死的,这一点跟辛洛所说的有出入,对于一个快死了的人来说,是没必要撒谎的,生长在火族的紫叶番木鳖是冥钊主动带走的,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冥钊为什么要带走紫叶番木鳖,还有就是娰妙为什么说冥钊是被辛洛毒死的。

    这两个问题需要结合在一起进行推断,辛洛对娰妙的评价很奇怪,她不认为娰妙是个坏人,但她认为娰妙是个无情的人,她做出这样的判断总是需要一些根据的。

    紫叶番木鳖是剧毒,但先前在验尸的时候几个老巫师也说过,紫叶番木鳖可以强大神识,激发潜能,冥钊主动带走了这种毒药,极有可能是为了去做一件对他来说非常困难的事情。

    什么事情,很明显,为了帮助娰妙击杀土族的传法巫师,也就是那条蜃龙。

    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娰妙很可能是同意并支持的,至少她也是知情的,不然的话冥钊的箭囊不可能遗留在她那里。箭囊在她那里,说明冥钊在临死之前是跟她在一起的。

    在辛洛看来,娰妙为了土族的利益让冥钊以身涉险了,所以才会做出‘她不是坏人,但她是个无情的人’这样的评价。

    娰妙会不会为了土族的利益让冥钊以身涉险,很难说,娰妙当初离他而去的时候明显是为了去寻找更强大的帮手,但娰妙当年跟冥钊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他并不清楚,最主要的是娰妙好似并不知道冥钊为了帮她用了紫叶番木鳖,不然的话她不会误以为是辛洛毒死了冥钊。

    具体的经过是怎么样的,怕是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不过大致脉络是清楚了的,那就是冥钊在火族带走了紫叶番木鳖,去土族帮助娰妙,结果还没动手就发生了意外,他之所以快速离开是为了不连累娰妙。

    通过这件事情不难看出,冥钊还是喜欢娰妙多一点,而辛洛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但她并没有因此怨恨冥钊,而是一直在等冥钊回来,等不到就去阴间寻找,当真做到了生死相随。

    与辛洛的痴情不同,娰妙就像一个大公无私的忠臣,她把自己的使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巫师是皇族的保护者,祛邪扶正是她最大的愿望,她返老还童也是为了做这件事。

    理清了头绪,吴东方叹了口气,感情这事儿还真不是想专一就能专一的,哪怕自己能做到不同时喜欢很多人,也无法杜绝同时被很多人喜欢。

    叹气过后,他忽然想起王爷还没回来,王爷先前曾经跟他去过都城的酒库,这家伙喝惯了好酒肯定瞬移到那里偷酒去了,而他们为了寻找七月,在酒库那里给七月下了套,王爷这一去弄不好就钻进自己设下的圈套里了。

    想及此处,吴东方站起身准备土遁过去寻找,刚站起身王爷回来了,用草绳子提了好几挂,一挂好几坛,“快接一下。”

    吴东方伸手帮忙,“我还以为你被他们抓住了。”

    “抓是抓不住我的,不过我差点被咬了,他们在酒库里放了几条狗。”王爷说道。

    “的确是个好办法。”吴东方说道。

    “屁呀,那些皇亲国戚要是知道他们喝的酒被狗撒了尿,看库房的全得人头落地,一群缺心眼儿的东西。”王爷打开一坛,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儿,“还行。”

    吴东方一听,抓起坛子看了看。

    “我肯定不会挑被淋了尿的。”王爷知道他在看什么。

    “火族圣巫可能要换人了。”吴东方说道。

    “老婆子很聪明呀,挑这个时候。”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权利的交替是件很敏感的事情,需要内外都稳定,这时候土族正在打水族,肯定没时间分神进行暗中破坏。

    “她是个好人。”吴东方说道。

    “她传你法术也很聪明,给自己的徒弟铺了路,以后你肯定不会为难火族了。”王爷又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王爷的分析也有道理,辛洛向他传达善意可能的确有双方面的考虑,不过不能因为人家也受益了就否定别人对自己的帮助,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样,你听我的,你现在就去一趟火族都城,香味儿还在,她走了不会超过一天,现在估计刚死没多久,你赶快去吊唁,趁机跟新任火圣搞好关系。”王爷放下酒坛出言说道。

    “他们要麻痹土族,我这时候去不是添乱吗,不去。”吴东方连连摇头。

    “你缺心眼儿啊,谁让你光明正大的去了,偷偷的去,老婆子肯定会告诉她的宝贝徒弟传授了赤焰火舞给你,新任火圣知道你是友非敌,你现在去可以更好的拉近关系。”王爷说道。

    “我还是感觉不太合适。”吴东方摇头说道,不能利用别人的死作为自己谋取伙伴的筹码。

    “快去。”王爷催促。

    “不去,以后他们有困难,我会鼎力相助,这种表面儿功夫我做不来。”吴东方摇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快去吧。”王爷又催。

    “不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