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临行

    哗啦一声,拖泥带水的回来了。

    冥月和王爷都愣住了,王爷这时候现出了原形,不问可知正在冲冥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矮胖子。

    “怎么了这是?”王爷抖身变为人形。

    冥月没问,快步走到门口去拿毛巾。

    吴东方放下丹鼎抹了把脸,“土族找到了我藏丹鼎的地方,幸亏我在那里留下了气息,不然丹鼎就要被他们给偷回去了。”

    “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怎么能说偷。”王爷笑道。

    冥月拿了毛巾回来,帮吴东方擦拭头脸,“你藏在了哪里,他们怎么能找过去?”

    “在扬州的山里,那地方挺隐蔽,我去过几次都是土遁,他们不应该发现的。”吴东方开始脱衣服,他脱的很快,连裤衩都脱了,冥月在背后戳他,吴东方摆了摆手,“它跟我住了好几年,什么没见过?”

    冥月躲了出去,吴东方把手伸进了乾坤袋,这东西好,防水的,换洗的衣服都是干的。

    “它?”王爷撇嘴说道,这时候它和他的发音是不同的,吴东方用它来形容它,摆明了不把它当人。

    “他。”吴东方擦干身上的水渍开始穿衣服。

    “你跟火族动手没?”王爷不放心。

    “没,我失踪之后他们对金族很友善,送粮送钱,怎么着我也得给他们留点儿面子。”吴东方冲站在门口的冥月喊道,“进来吧,瞎正经。”

    “这事儿很不对劲儿?”王爷说道。

    “你指的是火族的态度还是土族找到了丹鼎?”吴东方问道。

    “都不对劲儿。”王爷皱眉思虑。

    冥月过来拿走了吴东方脱下来的湿衣服,“桌上有茶,你们休息一会儿,我去把衣服洗了。”

    “饭桶哪儿去了?”吴东方问道。

    “村东的大树上有个忍冬蜂的蜂窝,它惦记好几天了。”冥月出门去了。

    “你不准读她,听见没?”吴东方指着出门的冥月冲王爷说道。

    “小心眼儿,我几千岁的人了,什么没见过。”王爷一脸的蔑视。

    “你对火族态度的转变怎么看?”吴东方没喝茶,而是自乾坤袋里拿出了酒。

    “我怀疑他们是在做戏给土族看,朱雀天师岁数很大了,人老成精,她不可能看不透土族的伎俩。”王爷说道。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吴东方问道。

    “可能是为了稳住土族。”王爷说道。

    “哼哼,我不这么看,”吴东方摇了摇头,“你知不知道辛洛和姬珂是什么关系?”

    “本来不知道,你这么一说我就猜到了,你的意思是说朱雀这么干是因为你与玄黄走的太近?”王爷问道。

    “有这种可能。”吴东方说道,辛洛和姬珂是情敌,而他是姬珂的朋友,辛洛恨姬珂,干出恨屋及乌的事情也很正常,多大岁数的女人也是女人,而女人天生就不是理智的动物。

    “你别着急下定论,朱雀怎么知道你跟玄黄天师姬珂是朋友?”王爷接过了吴东方打开却一直没喝的酒坛。

    吴东方又把酒坛拿了回来,张嘴喝了一口,“我怀疑当年他曾经跟踪过我,牛牛可能就是她救下来的。另外我偷走丹鼎的时候带走了姬珂,辛洛不可能没听到消息,我虽然不是冥钊却是白虎天师,我跟姬珂在一起,辛洛心里肯定不舒服。”

    “男女之间的事情真复杂,”王爷撇了撇嘴,“不过我还是感觉她这么做有别的原因。”

    “不管她了,我们已经去表明了态度,她再想做什么就由得她去。”吴东方说道。

    就在此时,寻海和牛牛自村西走了过来,寻海手里提着罐子,根据时辰来判断这是给冥战送饭回来了。

    听到房中的说话声,寻海和牛牛过来与吴东方见面,吴东方给双方重新做了介绍,自乾坤袋里拿出没吃完的干粮给牛牛,又拿了一坛酒送给寻海。

    寻海看到了房中湿漉漉的丹鼎,但他并没有多嘴发问,吴东方也没瞒他,告诉他这就是土族的丹鼎,寻海很好奇,上下打量。

    寻海和牛牛不是外人,吴东方和王爷谈话也不避讳他们,二人这次谈论的是土族是怎么找到丹鼎的,如果说土族有寻找丹鼎的方法,肯定早就用上了,不会等到现在。如果说他们发现了什么线索,也说不过去,因为他并没有在那里住很久,随后两次出入都是土遁,土族不应该发现什么。

    这个问题得好好想,想不通的话就容易埋下祸根,万一土族再找到丹鼎,那就连这里也暴露了。

    但二人好好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吴东方不敢把丹鼎留在这里,土遁来到冥战当年居住的山洞,挖开石壁把丹鼎重新藏好。

    回来之后把前去水族帮忙被寻霜撵走一事告诉了寻海,寻海只能表示遗憾,王爷见他忧心忡忡,就在旁插了句嘴,真有必要二人还是会帮忙的,不冲别的,就冲寻海二人也不能袖手旁观。

    一句话把寻海说的无比感动,吴东方在旁暗自佩服,王爷说的跟真事儿似的,这家伙的处事宗旨是安全第一,真要有事儿它头一个跑掉。

    见王爷把寻海忽悠的晕头转向,吴东方想起了它当年忽悠防风和夸父攻打大禹一事,夸父一族就在水族境内,只不过搬家了,二人目前无事可做,可不可以去寻找一下夸父。

    王爷的说法还是不到时候,没由头儿,等事到临头再去集结。

    这事儿只能靠王爷,它说什么就是什么。

    寻海和牛牛做饭去了,吴东方没去打扰冥战,而是跟王爷一起去了村东,村东有一棵大树,树上吊着个很大的马蜂窝,饭桶滚了一身的泥巴,正在树上摇晃蜂窝所在的那个树杈,想把蜂窝晃下来,但那蜂窝挂的很结实,一直不掉,蜂窝里的马蜂都飞了出来,正在蜇它。

    吴东方和王爷站在远处观看,没有过去帮忙,饭桶全神贯注的晃蜂窝,也没有发现它们。

    “五族圣巫的坐骑,到现在我只见过饭桶。”吴东方说道。

    “坐骑不是宠物,除非出征作战,平时并不跟在圣巫身边。”王爷说道。

    “圣巫之位可以承袭,坐骑能不能承袭?”吴东方问道。

    “好像不能,上任圣巫的坐骑只认自己的主人,不认新任圣巫。”王爷环视左右,抓了块石子儿在手里。

    “木族的青龙天师是新任的,他的坐骑什么时候出现?”吴东方又问。

    “应该是继位的当天。青龙天师的坐骑是青牛,现在应该还是个没断奶的牛犊子,比饭桶还小。”王爷扔出了石子儿,石子儿打中了马蜂窝,却没打掉它。

    饭桶扭头看到了二人,倒退着下了树,撒丫子向二人跑来,它在前面跑,后面还跟着一群嗡嗡的大马蜂。

    王爷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吴东方没跑,等饭桶跑了过来,带着它凌空而起,调头回去摘了那个马蜂窝,兜了个圈子甩掉马蜂回到房间。

    饭桶不认识王爷,但它熟悉王爷的气味和声音,等到王爷现出原形之后它就弄明白了王爷就是它的狐狸朋友,不过它的心思在那个马蜂窝上,没空理睬王爷,迫不及待的抓碎蜂窝找蜜吃。

    午饭众人在一起吃,吃完饭三人回了自己的屋子,冥月烧水给饭桶洗澡,吴东方和王爷在炕上谈话,不是每个成精的动物都喜欢变成人的,更多时候变为人形只是它们的一种伪装,很放松的时候王爷还是会变成狐狸,这是它的本来面目,它感觉这样舒服。

    二人的谈话内容只有一个,昆仑山,王爷当年进过一次昆仑山,那时候它内丹还在,是闲着没事儿过去旅游的,按照它的说法昆仑山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位于大地中央,昆仑山的核心叫灵山,这个灵山就不是西游记上的灵山了,而是本土的灵山,山上有天柱,可达九天。山下有天坑,可入九幽。

    这个地方并不是神仙上天和鬼魂下地的入口,而是阳世活物上天入地的入口,神仙和鬼魂可以不走这条路。

    王爷当年在昆仑山转悠了半个月,但它既不想上天也不想下地,也就没去灵山,关于灵山的事情它是从几个同类嘴里听说的,只知道进入灵山要经过九处险恶的地方,这九处凶险的地方有一处是火焰山,还有一处是弱水河,其他几处不知其详,火焰山就是出产火浣布的地方,也只有穿着火浣布才能通过。

    至于九天和九幽是什么情况它不清楚,借用它的话就是它又没死过,是进去拿了就走,还是一进门就被人打出来它也不清楚。

    “万一辛辛苦苦进入灵山,下到九幽被人撵出来怎么办?”吴东方问道,虽然王爷说的不是非常详细,他仍然听出了一个大概,灵山相当于缓冲地带,但要进入缓冲地带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可以赖着不走。”王爷说道。

    吴东方瞅了它一眼。

    “还能怎么办,一次不成还有下次,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人间你算厉害的,到了地下你也就是个三脚猫,别抱太大希望。”王爷说道。

    “明知道希望不大,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去?”吴东方皱眉问道。

    “你总唠叨个没完,我不去行吗?”王爷反问。

    “我处处受人白眼……”

    “你看,你看,你又来了,你是太玄天师,又有金族神兵在手,还能施展五族法术,一晚上能把一个州的巫师全废了,谁见了你都怕,你还不知足,是不是一巴掌把全天下的人全拍死你才知足?”王爷撇嘴说道。

    吴东方没接它话茬,王爷说的貌似也有道理,实际上他已经很厉害了,之所以感觉实力不足主要是因为没有金族的两种圣技,感觉没有天下无敌,属于虚荣心作祟。

    “要不不去了吧。”吴东方说道。

    “别,还是去吧,去碰一鼻子灰你就不唠叨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