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诡异

    赶到城西岛屿的时候是下半夜两点多,岛上一片漆黑,异常安静。

    紫微法台周围无人看守,吴东方径直来到法台南侧,云柱曾经说过入口在南面,落地之后果然发现了一处方形入口,高有两米多,宽一米多,不算大,入口处没有门,自外面能看到塔里的情况,里面好像是空的。

    吴东方侧身进入,左右环视,上下打量,塔里是中空的,往下是个深不见底的圆形大坑,往上也是个大洞,直径有三四十米,自下方可以清楚的看到天上的星星,整个法台活像一个大号儿的烟囱。

    仰头上望,可以看到孔洞正对着天上的紫微星,紫微星五行属土,自古至今都被视为帝王之星,但他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他是战士不是算命的,连阴阳五行都是回来之后现学的。

    按照他的脾气和习惯会直接拆了走人,管它对的是什么星,但这次他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出去搬石头去了,他想试试大坑有多深,如果不深就下去看看,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为之前跟娰妙的谈话,他曾经问过娰妙紫微法台有什么用,娰妙说的是不知道,而类似的回答娰妙也曾经有过,她不愿意回答的时候就说不知道,所以他不敢确定紫微法台对娰妙有没有用,万一对娰妙有用,拆了就成了添乱了。

    法台周围到处都是石头,吴东方挑了一块大的,抱起石头一回头,吓了一跳,等到看清站在洞口的是谁,心中五味陈杂,“你怎么来了?”

    “别碰它,它对我有用。”娰妙摇头说道。

    “找到姒少康了吗?”吴东方问道。

    娰妙摇了摇头,“快走吧。”

    “这东西对你有什么用?”吴东方问道,岛上都是姓云的巫师,云氏巫师建造的法台应该是服务于云氏一族的。

    “法台对云氏有用,对我也有用,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罢了。”娰妙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寻找帮手,我先走了,以后你不要再到这里来。”娰妙说完消失了身影。

    吴东方叹了口气,呆立片刻土遁回返。

    “抱块石头干嘛?”王爷被他吓了一跳。

    吴东方这才想起自己还抱着那块石头,松手放下,走到门旁的水盆边洗手。

    “拆了?”王爷问道。

    “没有,那东西对姬珂有用。”吴东方说道。

    “你见到她了?”王爷问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不管了,睡吧,天亮就走。”

    王爷没应声,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天亮之后二人带了干粮,步行出城,到得城外吴东方凝变木盘带着王爷升空。

    “你自己能不能凌空?”吴东方问道。

    “当然能,来,酒给我。”王爷伸手索要,乾坤袋只对人类有效,异类没办法使用。

    吴东方拿出一坛酒递了过去,王爷悠闲喝酒,他催气赶路。

    清晨出发,一路南下,当日晚间赶到了火族边境,吴东方慢了下来。

    “去火族都城,直接找辛洛。”王爷说道。

    吴东方皱眉歪头,王爷无奈叹气,“即便没有读心术我也能猜到你在想什么,快走吧,去跟她说说。”

    吴东方点了点头。

    “放心吧,她就算不相信也留不下咱们,真要出了事儿,回冥月那里会合。”王爷又道。

    吴东方再度点头,催气南下,正如王爷所说,即便没有读心术它也不是傻瓜,二人相处时间久了,王爷很了解他,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转头微笑的看着王爷,他想试试王爷究竟能不能读出他心里的想法。

    “怎么了?”王爷问道。

    吴东方没说话,起脚把它踹了下去。

    王爷翻着跟头落了下去,急坠数十米才现出原形止住落势,凌空向吴东方跑了过来,它虽然能够凌空,却要靠跑,速度很慢。

    “发什么疯?”王爷抖身变回人形。

    “坐了一天,抽筋了。”吴东方笑道。

    王爷自然不信,但也没有深究,“别闹了,快走吧。”

    用现在的话说火族属于沿海特区,夏朝用的贝壳就是火族出产的,火族民风彪悍,火族人脾气暴躁,土族也不敢施以重税,火族日子好过的很,有钱城池建造的就大,都城有土族都城三分之二大小。

    二人赶到这里的时候是早上,城门已经开了,农人进城,脚夫出城,城门处熙熙攘攘。

    “是直接飞过去还是到城门找人通报?”吴东方征求王爷的意见。

    “飞过去不礼貌,走。”王爷先行。

    吴东方跟了上去,二人走到城门处,吴东方冲守城的一个士兵抬了抬手,“我是吴东方,之前与贵族有点误会,这次是来请见贵族圣巫的。”

    守城的士兵可能并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有点儿糊涂,跑进去请了个火族巫师出来,吴东方又把之前的话说了一遍,后者带着强烈的敌意打量着二人。

    “我是来消除误会的,不是来自首的。”吴东方有点不悦。

    “在城外等着。”火族巫师转身进城。

    火族巫师进城之后城门关了,想出城和进城的人都绕行西北南三门,整个东门只剩下了他和王爷。

    “我怎么感觉他们想动手啊。”吴东方皱眉说道。

    “别急,等等再看。”王爷说道。

    “得尽快找回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不然处处遭人白眼。”吴东方说道。

    “你这也算受了点儿委屈?”王爷撇了撇嘴,“如果我跟你一样,这几百年我怕是早就气死了。”

    “看见没,真想动手。”吴东方指着西南方向,那里有数位身穿紫袍的火族天师自南门出来,快速隐入南方树林,不问可知是在绕行包围。

    “火族之前挺佩服你的,今天是不太对劲儿。”王爷说道。

    十来分钟之后,城里出现了七位身穿紫袍的火族天师,直接在城中升空,冲着东面疾飞而来,除了这七个,自南门北门潜入山中的还有十几个。

    吴东方皱眉打量着城中飞来的那些火族天师,对方的敌意已经非常明显了,有些时候没必要等到巴掌扇到脸上才知道对方有敌意。

    那些火族天师多为中年人,也不知道是火族法术本来就倾向于女子还是女子享受到的待遇比较高,那些女天师明显比男天师要年轻,不过这些人里并没有朱雀天师,朱雀天师虽然年老却始终没有婚嫁,她应该戴着面具才对,而对面过来的三个女人都没有戴面具。

    距离一近,对方脸上的敌意更加明显,手中法杖开始幻化为各种兵器,摆明了是过来动手的。

    正面而来的七个火族天师转瞬及至,到得近前落于城墙之上,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年女天师挑眉看向城门外的二人,“伤我族人,罪不可赦,奉圣巫之命,前来取尔首级。”

    对方的无礼令吴东方勃然大怒,“那两个火族天师不是我杀的,是土族利用我挥出的木刺杀了他们,我这次过来是跟你们说清楚,该说的话说完了,你们可以动手了。”

    吴东方说完,城墙上的火族天师齐声冷哼,持握兵器作势欲扑,说话的女天师抬手拦住了他们,她这么做并不是不动手,而是在等山中的天师靠拢合围。

    “嗯?”吴东方陡然皱眉。

    “真是朱雀天师下的令,怎么会这样?”王爷也皱起了眉头。

    吴东方皱眉并不是因为眼前的事情,而是他忽然察觉到有人碰触了水帘洞里的石床,他曾经在那里留下过灵气,有人碰石床他能察觉出来。

    他有心立刻赶过去查看情况,但眼下这种情况他也没办法立刻离开,不然火族会以为他临阵脱逃。

    “走吧,他们真会动手,这事儿有古怪,按理说朱雀天师不应该这么鲁莽。”王爷说道。

    “这时候走了,颜面何在?”吴东方说道。

    “他们都很怕你,但朱雀天师下了命令,他们又不敢不遵行。”王爷说道。

    吴东方怒气稍减,“你先回咱们约定好的地方等我。”

    “行,我先走了,你千万别出手,这事儿肯定有隐情。”王爷说完消失了身影。

    “那两位火族天师真是土族所杀,金族落难之时火族曾对金族施以援手,今天我就忍下这口气。”吴东方说完土遁离开。

    他没有立刻回冥月所在的村落,而是土遁来到了水帘洞。

    山洞里有人,但山洞里并不是娰妙,而是三个身穿紫袍的土族天师,吴东方现身之时三个土族天师正在洞里走动翻找。

    吴东方愣住了,三个土族天师也愣住了,眨眼之间四人都回过神来,三个土族天师想要捏诀作法,双方之间的距离很短,作法远不如直接动手来的迅速,不等三个土族天师作法完成,吴东方已经踢飞一人砸倒一人,最后一个见势不好,顾不得作法直接向瀑布冲去。

    吴东方旋身探手,抓住了他的右腿,将他拖拽而回,不等他喊出声来,右拳疾取后脑,将其一举震毙。

    “云昌,你们在搞什么?”瀑布外传来了高喊。

    吴东方皱眉踏步,急冲而出,身在半空已经看到水潭边站着五个土族天师,其中两人手里还拿着不属于自己的衣物,不问可知已经有两个土族天师潜入了水下。

    “不好,是……啊!”不等五人反应过来,吴东方已经挥出了漫天冰刺,其中三人反应较快,土遁闪开,另外两个被直接钉死在了潭边。

    吴东方顾不得观察逃走的三人是不是还在旁边,自空中直坠水潭,进入之后发现两个土族天师正抬着丹鼎快速上浮。

    不待二人做出反应,吴东方已经抢下了丹鼎,左手灵气疾催,借力冲向水潭一侧的石壁,等到摸到石壁立刻施出土遁带着丹鼎回到冥月所在的村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