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庐山真面目

    吴东方如释重负,抓过酒坛倒酒冲洗内丹。

    “你干嘛?”王爷惊声尖叫。

    “瞎叫什么,给你洗洗消消毒,”吴东方把内丹递到王爷嘴边,“给。”

    王爷歪头张嘴把内丹含住,仰头吞了下去。

    “怎么样?”吴东方卸下了落日弓和箭囊。

    “离体时间太长,灵气少了很多。”王爷皱眉说道。

    “能找回来就不错了,来,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吴东方笑道。

    “你看见的就是我的真面目,再变就是假的了。”王爷抖了抖毛,前肢离地变化成人,笑道,“怎么样?”

    吴东方愣住了,它没想到王爷会变成他,更令他惊讶的是王爷变的他跟他本人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眼神很狡黠,缺乏硬气。

    “当年你踢了我二十几脚,今天老子要踢回来。”王爷笑着踢着吴东方一脚。

    “连衣服都一模一样?!”吴东方转着圈儿的打量。

    “看什么看。”王爷装模作样的板起了脸。

    “衣服是毛变的吧?”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不是,说了你也不懂。”王爷继续模仿他的语气。

    “你快变回来,以后没经过我的同意你不能变我。”吴东方说道。

    “来,看看这个。”王爷打了个激灵,又变了,这次变的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二十来岁,清秀俊美,王孙公子也没这么帅气。

    “这是你?”吴东方皱眉歪头。

    “自惭形秽了吧?”王爷得意的笑道。

    “嘴角的毛儿都白了,还装什么嫩啊,快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吴东方说道。

    王爷没应声,上下打量着自己变出的帅哥儿,很享受,很得意。

    “别臭美了行吗,你自己也说过这些都是假的。”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王爷一听,兴致大减,又打了个激灵,这回变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矮胖子,大头圆脸,颌下无须,面目慈善,不笑自笑。

    “怎么样,是不是一样儿没猜对?”王爷笑问。

    “很有欺骗性,不知道的会以为你是好人。”吴东方点头说道,王爷的样貌跟它的脾性完全不符,长的跟弥勒佛似的,怎么看都不像坏人。

    王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嘿嘿,傻子当不了坏人,聪明的往往不是好人。”

    吴东方瞅了它一眼,开始脱鞋上炕。

    王爷提着酒坛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几步喝一口,“方便多了。”

    “你的读心术都能读出什么来?”吴东方问道。

    “我想知道的都能读出来,嘿嘿嘿嘿。”王爷直视吴东方。

    “不准读我,不然翻脸。”吴东方还真不敢跟它对视,别的他都不怕,但关于自己女人的秘密可不能让它知道。

    “我没那么不要脸,哈哈哈哈。”王爷笑道。

    “你大爷的,你敢读我?!”吴东方瞪眼骂道。

    “没有,没有,我是猜的,放心吧,修为比我高的人我读不了。”王爷说道。

    “真的?”吴东方半信半疑。

    王爷点了点头,“读心术需要影响别人的神识,修为越高神识越强大,越不容易受到影响。”

    “你能影响什么级别的巫师?”吴东方问道。

    王爷坐到炕边,喝了口酒,“鼎盛时期连太玄我都能控制,现在不成了,灵气弱了很多,巫师和法师我还能控制,天师就有点难度了,不过太初和太虚品阶的天师我还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控制是什么意思?”吴东方疑惑的问道。

    “读心术厉害之处不是知道别人在想什么,而是控制他们,让他们出现幻觉。”王爷说道。

    吴东方有点懂了,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只能感觉到你心情不是很好,这次出去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王爷把酒坛递给吴东方。

    吴东方抬手接过喝了几口,转而将土族陷害一事说了出来。

    王爷听完皱着鼻子想了想,转而出言问道,“你确定插在他们胸前的是你凝变的木刺?”

    “是,我当时挥出了二三十支,他们将袭向他们的那些焚烧掉了,两侧还剩下一些,土族就是用那些残存的木刺杀死了他们。”吴东方说道,土族不能控木,但不表示他们连碰都不能碰,火族也得喝水,水族也得烧火,这与血脉无关。

    “事儿大了。”王爷转动着眼珠子。

    “我觉得没多大事儿,人又不是我杀的,朱雀天师也不是傻子,土族的伎俩应该瞒不过她。”吴东方说道。

    “你的木刺插在火族天师的胸前,这就是证据。事发之后你还跑掉了,这就是畏罪潜逃。”王爷下地往复踱步,“土族这时候正在跟水族作战,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是不会节外生枝的,他们敢嫁祸给你,就有十成把握把你的罪名坐实。”

    “当时我带着七月,没办法回头。”吴东方说道。

    “拿到内丹你还管他干嘛,你不该跑掉,火族巫师异常彪悍,睚眦必报,这么多年没谁敢惹他们,就你胆儿大。”王爷摇头说道。

    “你懂不懂什么叫义气?”吴东方瞪眼说道,“火族敢冤枉我,我就敢跟他们动手,我还真没怕过谁,就是辛洛来了我也不怕,让她来,我正好看看这人长啥样儿。”

    “你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哪怕穿上火浣布做的衣服也打不过她。”王爷说道。

    “打不过我可以跑,我会土遁,她抓不到我。”吴东方笑道。

    “跟火族交恶对咱们以后的事情非常不利。”王爷忧心忡忡。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说了,我先睡会儿。”吴东方开始脱衣服,这几天一直穿着衣服睡觉,时刻得提防着七月求救,睡的也不踏实,现在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你睡吧,我出去走走。”王爷说道。

    “嗯,这里是都城,你小心点儿。”吴东方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没动静了,也没听到开门声,吴东方睁眼一看,王爷已经不在房里了,门是关着的,这家伙找回了内丹,变的来无影去无踪了。

    吴东方长喘了一口粗气,终于帮王爷办了件大事儿,有王爷相助,以后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一觉醒来是上午十点来钟,吴东方没睁眼,他是根据炕的温度判断出的时间,二人所在房间的火炕灶口在屋子外面,伙计每天这个点儿都会来烧炕。

    吴东方翻了个身,发现王爷不在房里,昨天晚上的酒坛子还在炕边上,这家伙出去到现在没回来。

    吃午饭的时候王爷还没回来,吴东方也没有多想,王爷的内丹失去了多年,重新得回内丹之后可能会故地重游,到处看看,另外它可能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去处理,耽搁点儿时间很正常。

    快吃晚饭了王爷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去哪儿溜达去了,吴东方开始犯嘀咕,但他仍然没有担心,王爷现在不是一般人了,来去自如瞬息千里,也没人抓得住它了。

    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王爷才回来,看得出来它心情不是很好。

    “怎么哭丧着脸?”吴东方问道。

    王爷摇了摇头,没吭声,坐到炕边抓起了昨天没喝完的那个酒坛,但它也没喝酒,而是在出神发愣。

    “你去涂山了?”吴东方问道,王爷属于倒了霉也不掉精神的那种人,唯一能让它心情低落的只有它念念不忘的阿娇了。

    王爷点了点头。

    “你去祭奠她了?”吴东方又问。

    王爷摇了摇头,“涂山被他设了禁锢,我连门儿都没找着。”

    “去了也是徒增烦恼,咱们一起做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让你名垂千古。”吴东方安慰道。

    “我还去了其他几个地方,想见见那些老朋友,五百年了,物是人非呀。”王爷叹了口气。

    “你去见岐三了?”吴东方问道。

    “你只告诉我防风氏在一个大坑里,又没告诉我大坑在哪儿。”王爷摇了摇头。

    “我现在带你去,你们也算故人了,叙叙旧吧。”吴东方建议。

    王爷摆了摆手,“不是时候,也没有由头,等咱们起事的时候再去。”

    “接下来咱们去哪儿?”吴东方问道,“去趟火族,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信不信随他们,总之咱们是去过了。”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我不饿。”王爷喝光了坛子底儿,躺在炕上睁着眼睛想事情。

    吴东方也没打扰它,实际上他并不想去火族,他想去找冥钊的魂魄,但上次金族的事情让他长记性了,王爷说的话他都会慎重考虑。

    半夜,吴东方发现王爷又走了,不过这次它很快就回来了,带回了一盘卤肉和一碟儿炸豆子,没吞服内丹之前它是不吃豆子的,变成人之后食性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你吃不吃?”王爷推了吴东方一把。

    “你自己吃吧。”吴东方摇了摇头,王爷跟他挺像,虽然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却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很快就能扭转过来。

    “天一亮咱就走,得尽快去跟火族说清楚。”王爷说道。

    “走之前我得把岛上的石塔给拆了。”吴东方说道,他不知道岛上的紫微法台有什么用,但土族费时费力的建它肯定有大用处。

    “那你快去吧,天亮咱就走。”王爷催促。

    “好吧。”吴东方翻身坐起开始穿衣服。

    “要不要我陪你去?”王爷问道。

    “不用,拆那东西不费事。”吴东方穿好衣服,带上落日弓推门而出,趁着夜色向西掠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