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六十章 陈年旧事

    “这种打法也只有寻霜想得出来。”吴东方说道,寻霜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土匪头子,好战的激进派,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很符合她的性格。

    “寻霜是谁?”王爷问道。

    “现任玄武天师。”吴东方说道。

    “寻冰死了?”王爷这段时间跟着冥月住在山里,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应该是。”吴东方说完扭头东望,“你对这场战事怎么看?”

    王爷歪头看向东方战场,“幸亏有你帮忙,不然水族已经输了。”

    “我没帮她什么忙,我倒想帮忙,但人家把我撵走了。”吴东方笑道。

    “水族采用这种战术是受到了你的启发,土族攻打金族,把你给放跑了,事后遭到了你疯狂的报复,有了前车之鉴他们不敢再冒险了,那个寻什么来着,哦,寻霜,她明摆着就是在学你。”王爷说道。

    “接着说。”吴东方说道。

    “土族明显不想跟她拼命,不然直接土遁拦她了,还用搞的尘土飞扬?她以为是她牵制了土族的进攻,实际上是土族拖住了她,土族什么都不用干,就这么耗着,水族士兵总要吃喝,用不了多久他们的粮食就会告急。”王爷说到这里撇嘴冷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她师父如果活着,绝不会这么搞。”

    吴东方缓缓点头,“打到最后会是什么局面?”

    “什么局面得看土族想搞成什么局面,如果土族求稳,搞得水族元气大伤之后可能会放她一马。如果土族想一了百了,就会诱敌深入,引她南下打劫牛羊粮草,到时候就是有去无回,等着看吧,如果雍州没有清壁坚野,那就表明土族想斩草除根。”王爷得意的笑道。

    “岁数不到确实不行。”吴东方说道。

    “知道就好,你早听我的,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王爷说道。

    “我不感觉我做错了。”吴东方说道。

    “赌气有必要吗?等你以后当了皇帝,谁敢看不起你,你得学会忍辱负重,不能总是意气用事,那是要吃亏地。”王爷教训道。

    吴东方侧目皱眉,“吃你大爷,我不会当皇帝,也不想当皇帝。”

    “有些事情岐三可能也跟你说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今天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你要当皇帝我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但你小子要想帮姒少康拉车,打了天下给别人坐,就别指望我会出力。”王爷正色说道。

    “你放心吧,我不当皇帝,也不帮姒少康当皇帝,欠他的人情我已经还了。”吴东方说道,人得分清亲近远疏。

    “这还差不多。”王爷笑道。

    一路南下,穿过雍州之后改道向东,半夜时分到得土族都城西方,离土族还有两百里时吴东方慢了下来,“那条蜃龙会不会察觉到咱们潜入了都城?”

    “不会,快走吧。”王爷催促。

    吴东方对异类的本能不太了解,王爷是异类,它肯定懂,它说不会就是不会。

    距离都城还有五十里时,吴东方又慢了下来。

    “又怎么了?”王爷问道。

    “看到前面那处高塔了吗,那是土族的紫微法台,那座法台建了好多年了,也不知道土族建它干嘛。”吴东方说道。

    “还能干嘛,法台只有两个用处,不是请神就是作法,管它呢,等咱走的时候顺道儿拆了它,快走吧,冻死我了。”王爷催道。

    “库房在什么位置?”吴东方问道。

    “在皇宫东面,往北走,绕到东面去。”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绕行北方前往都城东城,土族跟金族一样,皇族住东城,巫师住西城,东为大,巫师虽然能力较大,却是皇族或王族的辅佐者。

    二人自城东潜入都城,王爷带路,吴东方跟着它穿街过巷,三点来钟来到一处巨大的宅院外围,这座宅院占地超过百亩,西面三里之外就是皇宫。

    “就是这儿,皇宫的用度都储存在这儿。”王爷冲那处宅院努了努嘴。

    “这里防守很严密呀。”吴东方打量着那处宅院,这里是皇宫的附属建筑,院子里面亮着火盆,院子分为四个小院子,这四个区域是连通的,有两队官兵往复巡逻,院子有东西两个门,每个门都有官兵看守。

    “别的都好说,关键是里面有狗啊。”王爷皱着鼻翼。

    “好说,从地下进去,知不知道放酒的地方在哪儿?”吴东方问道。

    “西面那个院子。”王爷说道。

    “好,走。”吴东方目测估算距离。

    他可以控制土石,要开凿地道并不困难,甚至不需要动手,沉入地面,迈步前行,散出的灵气能够自动拓出一条宽敞的地道。

    十分钟过后,吴东方开始冒头,一露头大量谷粒倾泻而下。

    “上头是粮仓。”吴东方急忙封住了缺口。

    “好多年没来过了,可能换地方了,去北院看看。”王爷说道。

    吴东方又往北走,走了没多远发现了一处人为挖掘的地道,这条地道很窄,需要爬行。

    “完了,来晚了。”王爷哭丧着脸吸气闻嗅,“有人味儿,也就这几天的事儿。”

    “别着急,不一定是他。”吴东方拓宽地道,迈步向北走去。

    走到地道尽头,推开上方的石板,立刻看到了大量的酒坛。

    王爷先蹿了上去,“完了,完了,真来晚了,你说的那个小偷已经来过了。”

    吴东方跳了上去,环视左右,发现地道出口位于墙角,偌大的库房里堆放了大量的酒水,瓶瓶罐罐不下万数,七月最喜欢喝的玉露也在其中,那种坛子为数不少,有好几百。

    “咱们没耽搁时间,就算当天咱们立刻过来也赶不上他。”吴东方也很失望。

    “怎么办,还等不等?”王爷有点乱了方寸。

    “短时间内他不会再来了。”吴东方向东走去,这里的酒水是根据品种摆放的,越往东的品种数量越少,不问可知质量也越好。

    他走动的脚步声很轻,但外面的狗还是听到了动静,开始旺旺乱叫。

    吴东方没着急,走到东侧,专挑好酒拿,乾坤袋没装什么东西,正好用来放酒。

    “拿那些太好的会被发现的。”王爷说道。

    “就是要让他们发现,发现丢了东西他们才会加强防范,下次七月再来就会被他们发现,走投无路七月就会向我求助。”吴东方继续装。

    “也是个办法,拿那些红坛子,那个好。”王爷叫嚷。

    二人在屋里说话,狗叫的更厉害了,外面的士兵开始向北院移动,不过等他们打开库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吴东方原路回返,将七月走过的那条地道还归原状,自己拓出的地道尽数堵死,出来之后搞了个木筐背着王爷,在城里敲开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关门闭户,王爷自筐里蹦了出来,“冻死我了,拿坛酒给我暖暖身子。”

    吴东方放下木箱,抓了个坛子出来,扩宽坛口放到了王爷面前,“你慢慢喝,我身上的贝壳买粮的时候用完了,出去弄上一些。”

    “嗯嗯嗯。”王爷含混应声。

    吴东方出了客栈,找到布店,潜入其中,扛了几匹布子土遁消失。

    “出了什么事?”冥月睡觉很惊醒,他刚出现冥月就发现了他。

    “可恶死狐狸。”吴东方放下布匹翻身上炕。

    天亮之前,吴东方瞬移回到了都城街头,挑了家富户偷了些细软,确切的说是抢的,他不擅长偷东西,被人发现只能打晕他们。

    本以为王爷会烂醉如泥,没想到回到客栈它还在睁着眼,“怎么去了这么久?”

    “你怎么还没睡?”吴东方问道。

    王爷皱动鼻翼嗅了嗅,“嘿嘿,跑的挺远吧。”

    “是啊,困死了,快睡吧。”吴东方躺上火炕,拉过了被子。

    “两刻钟是不太够哈,得一个时辰。”王爷笑道。

    “比狗鼻子还灵。”吴东方骂道,王爷跟冥月在一起待了那么久,自然记得她的气味。

    “快睡吧,看给你累的。”王爷坏笑。

    “喝多了猫尿瞎嚷嚷,信不信我一脚踢死你?”吴东方翻了身。

    “不信,来,再给我拿一坛。”王爷跳到了吴东方对面。

    “你喝不少了,别喝了。”吴东方说道。

    “没事儿,快给我一坛。”王爷说道。

    吴东方闭着眼睛不搭理他,王爷用两个前爪来推他,“快点,快点。”

    吴东方无奈,自乾坤袋里又给它拿出一坛。

    “帮我打开。”王爷说道。

    “你事儿真多。”吴东方翻身坐起,把酒坛的坛口拓宽,放到了炕边。

    王爷自己喝,吴东方睡觉。

    刚睡了没一会儿,吴东方醒了,他是被王爷吵醒的,这家伙在呜呜的哭,还哭的很伤心。

    “怎么了这是?”吴东方坐了起来。

    “我跟他势不两立,我跟他不共戴天。”王爷酒后失态捶胸顿足。

    “争不过人家你就认了吧。”吴东方自然知道王爷嘴里的他指的是谁。

    “什么争不过他,阿娇是我老婆,他抢了我的老婆,呜呜呜呜。”王爷在哭。

    “你说啥?”吴东方惊讶的问道,他一直以为王爷和大禹只是情敌,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阿娇是我老婆,我们都有孩子了,他见阿娇生的好看就下手抢了去,我要挖他的坟,敲他骨,呜呜呜。”王爷嚎啕大哭。

    “你说的是真的?外面传的好像不是这样。”吴东方问道。

    “胜者王侯败者寇,谁本事大谁的名声就好,有谁会为失败者说句公道话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