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王爷的内丹

    吴东方和冥月都愣了,面面相觑,不明白王爷为什么如此慌乱。

    饭桶见王爷原地打转,既疑惑又好奇,伸出爪子阻止它继续打转。

    “这个小偷肯定不是寻常小偷。”王爷说道。

    “对,他叫七月,是个神偷,专偷名贵的东西,究竟出了什么事?这酒怎么了?”吴东方问道。

    “这是千日酒,世上只有两瓶,全让大禹殉葬了,这东西肯定来自大禹陵墓。”王爷说道。

    “有可能,他曾经说过去的时候主人已经死了。”吴东方说道。

    “你还能找到那个小偷吗?”王爷急切的问道。

    “不能,不过他能找到我,我留了带有我灵气的石球给他,他遇到危险会找我过去救他,究竟出了什么事?”吴东方问道,路引和石球虽然都带有灵气,却是两个性质,前者与他的灵气是有感应的,后者必须投入火里或者砸碎才能与他产生感应。

    “我的内丹被大禹抢走了,如果他没有传给自己的后人,就一定被他带进了坟墓。”王爷哭的心都有了,“他的坟被挖了,我的内丹肯定被拿走了。”

    “等等。”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他随身带着一枚紫色内丹,据他所说是和千日酒自一个地方得来的,含着那枚内丹,他可以听懂鸟兽说话。”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你快给我找回来。”王爷乱蹦叫嚷。

    “我现在找不到他,你别着急,那枚内丹他非常爱惜,绝不会送给别人。”吴东方无比懊恼,当日他是想拿走那枚内丹的,但七月死活不给,早知道是王爷的,无论如何也得给它要回来。

    “能找到他吗?”冥月在旁问道,王爷跟疯了似的乱蹦乱叫,比死了老爹还要悲伤。

    “除非他砸碎或者烧掉那枚石球,不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吴东方说道。

    冥月点了点头,过去安抚王爷,王爷发了疯,不讲理了,“我不管,你一定得给我找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好好好,容我想想办法。”吴东方好言安抚。说是想办法,实际上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七月主动找他,不然他找不到七月,七月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除非遇到特别倒霉的事情,不然是不会随便麻烦他的。

    “有了。”吴东方计上心来。

    王爷不转了,仰头看着他,冥月也看着他。

    吴东方拿过空了的酒坛子,冲王爷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玉露,窖藏至少有二十年,这东西是皇族贡品,常人拿不到的。”王爷说道。

    “七月对这种酒有偏好,我跟他见过两次面,他喝的都是这种,上次见面我们喝了不少,我估计他很快会再去偷酒。”吴东方说道。

    “那行,走吧,去都城等他。”王爷恨不得立刻启程。

    “你别着急,先稳住,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吴东方大包大揽。

    王爷叹了口气,“行啊,这事儿也急不得,你确定他不会把我的内丹送给别人?”

    “不会,绝对不会,我救了他的命,跟他要他都没给我,别人他更不会给了。”吴东方说道。

    “万一他被人拿住,让人搜去练了丹可就全完了。”王爷又开始担心。

    “不会不会,真到那时候他会召我过去救命的,你放心好了,无非是早晚的问题。”吴东方说道。

    王爷又叹了口,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路上说,我送你们去见冥战。”吴东方说道。

    “好。”冥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哥哥。

    几分钟之后,一张五米见方的方形木盘凌空升起,木盘周围有挡板,吴东方抱着饭桶,冥月和王爷坐在对面。

    北上途中,冥月开始讲述分别之后的经过,有王爷陪着,她们顺利躲过了土族的搜寻,一路东行赶赴约定好的竹屋,但到了竹屋区域发现土族在那里安插了眼线,无奈之下改道向东,沿着土族边境向东走,走走停停,有时也会进入城池打探消息,去年冬季来临之前在扬州边境的山中隐居了下来,再后来的事情他都知道了。

    冥月一行人属于老弱病残,不可能做什么大事,能保证自身安全已经是帮了他很大的忙了。

    “你们受苦了。”吴东方说道。

    “受苦的是你,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让你担心,不给你添乱。”冥月微笑开口。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王爷,“我的地瓜呢?”

    “什么地瓜?”王爷问道。

    “红薯,咱们在西域带回来的红薯。”吴东方说道。

    “吃了。”王爷说道。

    “听它胡说,那只红薯发芽了,我们在山里找了一处肥沃的地方把它种在了那里。”冥月说道。

    “安全吗?会不会被野兽挖出来吃掉?”吴东方问道。

    “不会的,它发了很多芽,我们分了两个地方。”冥月说道。

    吴东方放心了,这东西以后会有大用场。

    “王爷,如果找回了内丹,你会有什么变化?”冥月问道。

    “你问的是我有哪些本领吧?”王爷反问。

    冥月点了点头。

    “去过的地方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见过的东西我想变什么就变什么。”王爷很得意。

    冥月半信半疑。

    “它说的是真的,它不擅正面进攻,玩阴的一个顶俩。”吴东方说道,娰妙曾经跟他说过王爷的情况,但娰妙并不知道王爷就是她所说的赤背狐妖。

    “岐三还跟你说了什么?”王爷歪头问道。

    “该说的都说了,你最厉害的是读心术。”吴东方笑道,实际上岐三什么都没说,王爷搞错了。

    “这么多嘴,活该他变成缩头乌龟。”王爷骂道。

    “你的读心术能不能读出死人脑子里的想法。”吴东方问道。

    “你缺心眼啊,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想法,这话问的。”王爷撇嘴骂道。

    “我前些日子已经晋入太玄修为,灵气修为已经登峰造极,找回金族失传的法术成了当务之急。”吴东方说道。

    “真不要脸,太玄你就登峰造极了,让神灵听到这话会笑掉大牙的。”王爷笑骂。

    “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找回金族失传的法术?”吴东方问道。

    “你放心好了,肯定能找回来,无非是早晚的问题。”王爷照搬他先前说过的话。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吴东方皱眉说道。

    “没别的办法,只能下去寻找金族圣巫的鬼魂,之前有好几代金族圣巫,能找到一个就成。”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目前来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找回内丹我就陪你去灵山。”王爷说道。

    “去灵山干嘛?”吴东方问道,灵山是昆仑山的一部分。

    “上下的入口都在灵山,不去灵山怎么下去?”王爷反问。

    吴东方似懂非懂,到现在他也没搞明白这时候到底有没有三界,听王爷的意思这时候虽然没有三界,却已经有雏形了。

    “放心好了,到时候我陪你下去。”王爷说道。

    “下面什么情况?”吴东方问道。

    “我哪知道,我又没死过。”王爷撇嘴。

    “那下面有什么东西你也不清楚了?”吴东方问道。

    王爷摇了摇头。

    “打不过怎么办?”吴东方又问。

    王爷打了个哈欠,“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办,我会跑。”

    “这事儿先放放,常羊山真有刑天头颅?”吴东方换了个话题。

    “真有。”王爷说道。

    “详细说说。”吴东方说道。

    “刑天是炎帝的部下……”

    吴东方打断了王爷的话,“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就说说他有什么本领,还有就是常羊山的禁锢是怎么回事儿?”

    “这家伙当年与蚩尤齐名,厉害的很……”

    “与玄黄天师相比,哪个更厉害?”吴东方又打断了王爷的话。

    “不是一路东西,没法儿比,巫师用的都是灵气,刑天用的是力气。”王爷想了想,“我没亲眼见过刑天,不过我感觉还是刑天厉害,他的巨盾坚不可摧,巨斧无坚不摧”。

    “用巨斧砍巨盾,是盾牌挡住斧子还是斧子劈碎盾牌?”吴东方笑问。

    “你这是抬杠啊,你会用落日弓射自己吗?”王爷皱眉反问。

    “不会。”吴东方摇头。

    “那不就得了,人家也不傻。常羊山上有一处刑天墓,里面埋着刑天的脑袋,每隔六十年刑天头颅就会呼吸一次,那时坟墓就会出现缺口,如果能把刑天的脑袋从墓里面带出来,他就能自动找到自己的身躯。”王爷说道。

    “坟墓里有禁锢还是机关?”吴东方问道。

    “什么都没有,坟墓是用息壤造的,只有刑天的呼吸能令它出现短暂的缺口,你知道息壤是什么吗?”王爷问道。

    “这个我知道。”吴东方点了点头,息壤他曾经见过,就在土族巫师抓王八的河边。

    “嗯,那东西挖多少生多少,坟墓永远挖不开。”王爷说道。

    “我就纳闷黄帝既然把他杀了,为什么不把他脑袋剁碎一了百了?”吴东方说道。

    “剁碎了就没办法装慈悲糊弄傻子了。”王爷说道。

    “咱们要不要抢刑天的脑袋?”吴东方又问。

    “抢,为什么不抢,那东西有大用处,一定得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