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太玄

    回到路上,寻海和牛牛正在闲聊,吴东方坐上马车,寻海驾车前行。

    三人乘坐的马车是带篷的,车上还铺着被褥,牛牛坐在外面跟寻海叽叽喳喳的说话,吴东方自己在车里躺着想事情。

    云氏之所以能够篡权,肯定有幕后支持者,这个幕后支持者有九成可能是土族的传法巫师,也就是跟金族传法灵龟性质差不多的不死生物,娰妙曾经说过土族传法巫师不是好人,也间接佐证了这一点。这个传法巫师是个什么东西娰妙没说,它也从没出现过,一直隐藏在幕后,哪怕他把土族折腾的够呛这家伙也没有露面。

    这老妖怪不露面有两种可能,一是它没把死几十个土族天师当回事儿,还有一种可能是它不方便出来,每一个天师都属于有生力量,死那么多它不可能不心疼,细想下来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这老东西不太方便出来。

    不方便出来也有两种可能,一是它正在闭关修行什么霸道的法术没空分身,还有一种可能是它的自由受到了限制,这次就是前一种可能性比较大了,因为金族的传法灵龟是死在密闭的圣地里的,而石门是完整的,凶手极有可能是这个老妖怪,它会土遁,也有杀死金族传法灵龟的动机。能出来干坏事儿也说明它是自由的。

    可惜娰妙急着走,没把话说清楚,不然就能知道这个老妖怪究竟是什么东西了,不但能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还能知道它有什么本事。

    想到娰妙他的心情就不好了,不是因为娰妙走了,而是娰妙没跟他详说这些事情,往好听了说娰妙希望他远离危险,往难听了说就是娰妙没看得起他,人家出去找别的帮手去了,把他给撇一边儿去了。

    这事儿有好有不好,不好的一面是被人小瞧了,有点没面子。好的一面是没什么压力,能帮娰妙把那妖怪干死当然最好,不能干死也无所谓,反正人家也没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被人看不起有时候比被人看得起要好,看不起没有看得起那么大的压力。

    这事儿先扔一边儿,提升实力才是头等大事儿,自身修为的提升没什么潜力可挖,到了太玄就顶天了,除了自身实力的提升,还应该有自己的队伍,大事儿都是一群人干出来的,一个人再厉害也成不了大气候。

    让冥战去研究机器人,机器人这个名字不太好听,还是叫它们金甲巨人好了,反正H?O和水是一个东西,冥战这家伙如果放在现代就是个钱学森,能凭借落的设备造出原子弹来,尽管冥战研究的金甲巨人不太成熟,但他至少是摸到门槛儿了,如果给他个飞机让他研究,假以时日肯定能造出几个厉害的大家伙。

    冥战的金甲巨人是一条腿儿,还得有另外几条腿儿,金族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不过防风氏的巨人还是能够指望的,那可是一群凶猛的巨人,他们跟土族有仇,夸父族也是巨人,他们也恨土族,这群人也可以设法争取,如果能把刑天的脑袋抢到,让刑天带着那群巨人,那可真是所向披靡了。

    这事儿有搞头,但这事儿有个麻烦,那就是他们要么恨黄帝要么恨大禹,而姒少康是黄帝大禹的后裔,如果巨人们知道是给姒少康打天下他们肯定不干,得想办法把仇恨转嫁出去才行。

    就这两条腿儿了,太多了也忙不过来。

    打定主意,吴东方翻身坐了起来,但想了想又躺了回去,他本想立刻去找防风氏的,却又担心寻海和牛牛遇到危险,费庐那老东西一直没有伏法,得防着他半道儿窜出来。要想去找防风氏,至少也得到了土族地界才能去,土族的治安还是比较好的。

    “老哥儿,夸父族是不是在你们水族境内?”吴东方问道。

    “你怎么问起他们了?”寻海回头问道。

    “我前一段时间跟土族斗法的时候他们请来了应龙,夸父族的首领当年不就是被应龙给杀死的吗?”吴东方翻身坐了起来。

    “据说是这样,夸父被杀之后他的子民就躲了起来,水族所在的北荒地域占地很广,也不知道他们躲到了哪里。”寻海说道。

    “防风氏和夸父氏都是巨人,刑天也是巨人,刑天会不会跟他们哪一族是亲戚?”吴东方问道。

    “不晓得。”寻海摇了摇头,转而出言问道,“你想去抢夺刑天头颅?”

    “对。有些事情你可能还没听说,水族正在跟土族作战,不是我不相信水族,而是土族实力太强,虽然被我杀掉了几十名天师,他们的根基还没动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打到最后吃亏的很可能是水族。”吴东方说道。

    “圣巫有千里冰封和生死玄冥两大圣技,还有水族神兵玄冰戟,土族讨不到什么好处。”寻海说道。

    “你说的圣巫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冰。”寻海说道,这时候说名字通常都是一个字儿。

    “现在水族圣巫是寻霜。”吴东方说道,娰妙曾经说过寻霜的本领远不及她师父,这说明寻冰已经挂了或者退休了,应该是挂了,而且是近些时候的事儿,寻海远在木族还没得到消息。

    寻海有些惊讶,皱眉不语。

    吴东方也没有说话,土族和水族干仗到底是新上任的玄武天师见土族跟金族打的元气大伤主动挑起的,还是土族见水族圣巫死了主动出兵欺负水族他并不清楚。

    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寻海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吴东方见状猜到他想出言求助又不好意思开口,就主动说道,“当初我曾派人去水族告知我接任白虎天师之事,玄武天师答应前来道贺,可惜半路上我们先跟土族开战了,没机会见到玄武天师,不过她答应过来就是给我面子,水族有难,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我现在担心的是水族会误以为我过去助战是为了借势谋私。”

    “金圣多虑了,寻氏一族恩怨分明,绝不会误会您的。”寻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我也想立刻过去助战,但我现在只有太虚修为,还未登峰造极,咱们尽快赶过去,路上我加紧时间练气修行,到了水族就可以出手相助。”

    “金圣如此仁义,寻氏族人定会铭记大恩。”寻海说道。

    “客气了,客气了。”吴东方谦逊摆手。

    这时候的马车都是木头轱辘,减震效果奇差,路况也不好,走起来颠簸的很,自然不然练气,不过倒适合睡觉,晃晃悠悠就把人晃睡了。

    路上有雪,马车走的不快,晓行夜宿,十天之后来到了木族与土族交界处的无主城池。

    先前下的那场雪这时候已经化干净了,不过天气还是很冷,街上没什么人,客栈里人倒是不少,三人来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吴东方在城南找了家客栈住下,吃饱之后回到房间盘坐练气,第二天五更时分,也就四点来钟,叫醒了寻海,让他套马带着牛牛先走。

    寻海走后,他去了城东一处客栈,根据妖气找到了那只名为花姑的花蜘蛛,蒙脸进去,把它打晕,又抢了它一回,本来想为民除害的,想了想还是没杀它,抢了东西再杀人似乎不太合适,最主要的是这里几乎全是坏人,如果抱着为民除害的心理就得辣手屠城了。

    除了大量贝壳,他还抢了一些内丹和药草,蜘蛛用的刀也给抢走了,拿回来给寻海防身用。

    又走了几天,道路宽了,人也多了,吴东方抽空出去了一趟,找到了防风氏所在的那处山谷,他当初走的时候曾经破除了山谷上空的禁锢,给防风氏辟出了道路,但这些巨人并没有离开山谷,仍然在山谷里生活,不能出去是一回事儿,能出去而不愿出去又是一回事儿。

    由于没有合适的由头,他就没有露面,他来就是为了确认一下防风氏有没有搬走,眼见巨人们仍然在这里生活他就放心了,以后随时可以来见他们。

    这里离冥战藏身的地方有一千多里,斟酌过后吴东方也没有过去找冥战,先去水族探探路,摸清情况再回来接他。

    白天赶路,晚上练气,过了一个来月,吴东方毫无悬念的进入太玄,太玄是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了,速度更快,威力更大,最大的变化是灵气不再需要自双手和双脚延出,周身任何地方都可以延出灵气,到了太玄境界当真可以躺着飞了。

    金族法术里有一种名为祭变兽身的法术,到了太玄修为就可以使用,吴东方知道这种法术的施展方法却并没有尝试,变身野兽感觉有点怪异。

    自从知道水族正在跟土族开战,寻海就一直忧心忡忡,他虽然被废除了修为,内心深处仍然挂念着水族。

    吴东方知道他在想什么,到了豫州地界就让他把马放走了,将马车凝变为木箱,带着二人连夜疾行,直奔西北。

    到得雍州地界他也没有去常羊山,这时候情况不明不能打草惊蛇,还是先去水族看飞机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