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战神

    牛牛并不知道吴东方在想什么,关切的问道,“阿叔,你的伤好了吗?”

    吴东方收回思绪连连点头,“好了,好了。”

    “真是喜事啊,”寻海欢喜的说道,“牛牛跟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个大好人,可惜被坏人打死了。”

    “哈哈哈哈,放心吧,坏人打不死我,走,叔叔带你吃饭去。”吴东方摸着牛牛的脑袋,与现代的孩子相比牛牛显得很瘦弱,这孩子小时候就没享过福,跟着寻海也没少遭罪,被人买走了也肯定不是当少爷养。

    “阿叔,我自己走吧。”牛牛说道。

    吴东方蹲身把他放了下来,牛牛拉住了寻海的手,一边走一边问他的眼睛和腿是怎么治好的。小孩子是不虚伪的,跟谁感情深就跟谁亲近,他跟牛牛接触的时间很短,牛牛还是跟寻海感情更深一些。

    寻海实话实说,牛牛又向吴东方道谢,吴东方微笑点头,这些年他一直为当年没能救下牛牛而耿耿于怀,没想到牛牛还活着。

    “牛牛啊,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老奶奶穿的什么衣服啊?”吴东方问道。

    “太黑了,我没看清。”牛牛说道。

    牛牛一说,吴东方才想起当时是个晚上,还下着雨,光线很昏暗。

    “您认识那位老人?”寻海疑惑的看着吴东方。

    “不好说。”吴东方摇了摇头,转而又问,“牛牛啊,那个奶奶救了你之后带你去了哪里呀?”

    “我好像睡着了,醒来之后就看到了瞎爷爷。”牛牛说道。

    吴东方看向寻海,寻海知道吴东方想问什么,“那年冬天我跟人踏冰到了青州地界,遇到牛牛的时候是二月份的一天,哪一天我不清楚,因为没人同行,那时我看不到东西,也不知道具体时辰,应该是清晨时分,很冷。”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当年是开春才逃出来的,跑到江边的时候江水已经解冻了,寻海比他过河的时间要早。

    “我们走了一个多月才来到陵城,牛牛还记得那里,吓的直哭。”寻海又道。

    吴东方又点了点头,陵城就是用牛牛献祭那个小城,瞎子带着一个孩子肯定走不快,但一天十里还是能的,除非是能够凌空的天师,一般人没办法在半宿工夫移动这么远。

    都城客栈多,三人很快找到一处客栈住了下来,冬天天黑得早,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冬天是饭店旅馆的淡季儿,哪儿都一样,偌大的大厅里只有他们三个在吃饭。

    吴东方心情很好,寻海心情也好,牛牛心情更好,两个大人放开了喝,孩子敞开了吃。

    得知吴东方就是当年出手援救牛牛的那个人,寻海对他更加敬佩,连番敬酒表达敬意。

    吴东方讨厌您您的,不喜欢用您称呼别人,也不喜欢别人用您称呼他,就强迫寻海改称呼,按照他的意思是直接喊名字,但寻海不喊,折中喊他金圣,吴东方拗不过他,就随了他,自己以老哥称呼寻海。

    “老哥,你知不知道接下来一两年内,有什么灵物会出世?”吴东方问道,这个问题他本来是想请教费青的,没想到费青死了。

    “什么灵物?”寻海有点糊涂。

    “也不一定是灵物,也有可能是宝物,兵器,总之是很多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吴东方说道。

    “在什么地方?”寻海问道。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只知道随后的一两年内在五族境内可能会出现一件世人都想争抢的东西。”吴东方耐心解释,瞎子的消息往往是最灵通的,因为他们看不见,只能听。

    寻海虽然恢复了视力,思考和回忆的时候还是喜欢闭着眼,几十秒后,寻海摇了摇头,但摇头之后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睁开眼睛。

    “老哥,你刚才为什么摇头?”吴东方问道。

    “有一个地方的禁锢即将打开,但那里面既不是灵物,也不是兵器和宝物,而且那只是一个传说,做不得准。”寻海摇头说道。

    “那个禁锢里面是什么东西?”吴东方问道。

    “人头。”寻海睁开了眼睛。

    “人头?什么人头?”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金圣听没听说过战神刑天?”寻海问道。

    “是不是被砍了脑袋还能继续打的那个?”吴东方反问,他回到夏朝之后没听说过刑天,对刑天的了解源自古代神话,古代神话有很多,他也记不全,但这个刑天他知道,比较特殊,脑袋没了还能打。

    “没了头颅怎么可能继续活动,”寻海连连摆手,“据说此人生前曾经服食过不死神药,虽然身首异处却仍然生机不绝,灵息不灭,只要将头颅与躯体合二为一,他就能复活重生。”

    吴东方点了点头,“倘若复活,他能做什么?”

    “当年能与轩辕黄帝正面抗衡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兵神蚩尤,一个是战神刑天,刑天是半神巨人,右手拿着一把名为戚的巨斧,左手拿着一只名为干的盾牌,有单臂擎天之力,有万夫不敌之勇。”

    “他跟黄帝是敌对的?”吴东方问道。

    “对,他本是炎帝部下,不忿黄帝取炎帝而代之,孤身前去行刺,最后战败被斩。”寻海点头。

    “黄帝是不是很讨厌巨人?”吴东方笑道,防风氏,夸父氏都是巨人,都让黄帝折腾的不轻。

    “不晓得。”寻海摇了摇头,他年纪比较大了,没什么幽默感。

    “不用,不用,你吃你的,我们自己来,”吴东方自牛牛手里拿过酒壶,为自己和寻海倒酒,“谁找到了刑天的头颅,刑天就会听从谁的指挥?”

    寻海摇了摇头,“据说刑天桀骜不驯,生前连炎帝都约束他不住,要他听从指挥怕是不能的,不过受人恩惠,他总要感恩报答。”

    “刑天的脑袋埋在哪里?”吴东方问道。

    “雍州常羊山。”寻海说道。

    “身子呢?”吴东方又问。

    “不晓得。”寻海摇头。

    “没身子光有头有啥用啊?”吴东方笑道。

    “他的头颅应该知道自己的身躯在哪里吧?”寻海说的并不肯定。

    “你刚才说那地方有禁锢?”吴东方端杯敬酒。

    这时候没有碰杯一说,寻海急忙端起酒杯先干为敬,转而放下酒杯出言说道,“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禁锢。”

    “知不知道什么时候禁锢开启?”吴东方又问。

    “传说刑天会在一甲子之中阴气最重的一刻换气一口,如果传说是真的,就应该是今年七月十五的子时三刻。”寻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抬手喝掉了杯子里的酒。刑天跟黄帝是敌对的,跟土族就是敌对的,但凡跟土族有仇的人都会想把他唤醒,所以他在听到风声之后一定会去常羊山争夺刑天的头颅,王爷肯定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建议冥月去常羊山等他。

    此外王爷之所以说他会过去抢,应该是考虑到还有别人想得到刑天的脑袋,别的不说,正跟土族血拼的水族肯定也想要。而土族自然也会想到这一点,一定会派人看着,这可是原子弹级别的重武器,土族不可能大手一挥,“拿去吧,拿去炸死我吧。”

    七月十五离现在还有六个多月,到了七月十五,所有想保护土族,想攻击土族的人都会去常羊山,包括娰妙也应该会去。

    “你怎么还在吃。”吴东方回神发现牛牛面前摞了四五个空碗,急忙将他正在吃的那碗面给拿走,“吃多了会撑到,不许吃了,明天再吃。”

    牛牛点了点头,抬手擦嘴。

    “金圣?”寻海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知道寻海想问什么,点头笑道,“到时候我也会去凑凑热闹。”

    吃饱喝足,吴东方结了账,三人回房休息,吴东方自己住一间,寻海和牛牛住隔壁。

    吴东方没有困意,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考虑接下来的事情,飞机他肯定得利用上,那个大家伙搬是搬不走的,只能原地研究,要想进行研究改造就得跟水族合作,不然人家肯定不会让冥战在自己地盘儿上搞科研项目。

    跟水族合作没什么压力,水族已经跟土族闹翻了,打输了他们就要倒大霉,他们现在肯定需要强援,他过去水族一定会很欢迎。但什么时候过去得想好,照春木夏火秋金冬水的五行理论来说,冬天是水族巫师灵气最强大的时候,娰妙曾经说过水族天师可以控制天气,雍州位于大西北,冬天本来就很冷,水族稍微处理一下就会更冷,这时候水族应该是占上风的,就算不占上风也肯定不会很遭罪。

    这时候过去属于锦上添花,得在他们最难受的时候过去,那就属于雪中送炭了。

    想雪中送炭也好办,别飞着去,走着去,这时候已经开春了,水族巫师开始逐渐走下坡路了,等到夏天他们肯定最遭罪,到时候再去。此外也正好利用这几个月的工夫晋升太玄,到了地头儿就得马上投入战斗,没工夫让他再练气了。

    想好了以后的事情,吴东方开始盘做练气,下半夜睡了一会儿,天亮之后买了辆马车,拉着寻海和牛牛上路了。

    他不太会赶车,连怎么吆喝都不会,寻海急忙替下了他,水族人非常擅长驯马赶车。

    走出十几里,吴东方下去撒尿,顺便在周围转了一圈儿,找到一处山洞,在石壁上留下了自己的灵气,这是第三个路引了,有路引的地方他就能瞬间赶过来。

    土遁是个好法术,虽然耗费灵气比较多却可以瞬间转危为安,这也是他敢去雍州参战的主要原因,如果那只老妖怪真出来了,打不过还可以跑……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