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铁鸟

    “好,好,好。”年轻人连声答应,转头往北走去。

    吴东方快步跟上,后面是一群看热闹的人。

    “我不知道他死了没有,这钱……”年轻人指着吴东方手里的袋子。

    “死了也给你一半儿,快带路。”吴东方急切催促。

    年轻人放心了,低声说道,“咱俩先兜个圈子,甩掉他们。”

    “都快死了还兜什么圈子,快走。”吴东方回身抬手,将左右两栋房屋凝为木墙挡住了跟在后面的人。

    “您是巫师?”年轻人愕然发愣。

    “他住的地方离这儿有多远?”吴东方问道。

    “在北面废弃的马场。”年轻人说道。

    吴东方抓起年轻人向北掠去,往北五六里发现下面有个挺大的马场,外面是篱笆,里面是一圈儿棚子,但这地方明显废弃了,篱笆残缺不全,棚子也多有倒塌。

    到得马场,吴东方把年轻人放了下来,“在哪儿?”

    年轻人惊魂未定,伸手指着南门旁边的破旧木屋,“在那儿。”

    吴东方闪身而至,抬手推开了房门,这里是存放草料的地方,在草料堆里蜷缩着一个干瘦的老头儿,一旁的空地上放着一个破碗,门旁放着一根瞎子探路用的木棍儿。

    吴东方快步走了过去,蹲身探手,试对方鼻息。

    “死了没有?”年轻人跟了过来,屋子里没有灯,他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吴东方没说话,抬手摸向瞎子双腿,发现他右腿小腿有明显的骨折伤痂,反手将口袋扔给了那个年轻人。

    “谢谢,我先走了。”年轻人接过口袋转身跑走。

    吴东方关上房门开始生火,年轻人说的没错,这老瞎子已经病入膏肓了,极度虚弱,此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晚来几个钟头可就真伸腿儿了。

    点上火,房间里温度逐渐升高,吴东方抓住瞎子的左手延出灵气窥其五脏,这家伙心肝脾肺肾没一样儿是好的,别的还好说,心脏衰竭没法儿治,枯木逢春有两个地方不能修复,一个是大脑,还有一个就是心脏。

    这时候外面还在下雪,吴东方出门捧了些积雪回来,加热之后加入少许地脂,给瞎子灌了下去。

    地脂理论上是能长生不老的,但前提是这个人身体没毛病,这东西跟冰箱在某种程度上有点相似,可以保鲜,但前提是放进冰箱里的东西没坏,已经坏掉的东西放进冰箱也不能变成好的,像瞎子这种情况即便吃了地脂也无法长生不老,不过救活肯定没问题。

    这个瞎子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在这时候不算矮个子了,但他很瘦,连八十斤都没有,头发很杂乱,身上没有携带任何与现代有关的东西,嘴里也没有假牙,身上没有现代手术的痕迹。

    拉开衣襟,可以看到他胸前有玄武纹身,纹身有被拉伸的痕迹,这说明纹身是小时候就纹上去的,并非长大之后纹的。

    按理说巫师都会练气,不应该病成这个样子,心中存疑吴东方又试了试他的经络,发现瞎子的肾经有损,这是灵气被废的表现。

    屋子里气温逐渐升高,瞎子有了意识,开始哼哼,吴东方继续生火,等他苏醒。

    半个小时之后,瞎子醒了,摩挲着坐了起来,“谁在这儿?”

    “你不认识我。”吴东方说道。

    “是您救了我?”瞎子问道。

    “是我,”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一只粽子,剥开粽叶递了过来,“来,吃点儿东西。”

    “谢谢,谢谢。”瞎子摸到了粽子,抓在手里连声道谢。

    “慢慢吃。”吴东方说道。

    瞎子饿得狠了,几口就把那团粟米吞了下去,吴东方又剥了一个递了过去,瞎子又吃,一连吃了三个,吴东方不给了,瞎子处于极度饥饿状态,一下子吃太多会撑死他。

    “歇会儿再吃,先喝点水。”吴东方把破碗递了过去。

    瞎子喝了水,又开始道谢。

    “您来木族做什么?”瞎子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木族人?”吴东方笑问。

    “木族没有您这样的指骨。”瞎子说道。

    “你还懂摸骨?”吴东方问道,刚才他递了几次东西给瞎子,瞎子摸索着接,碰到了他的手指。

    “我不会推算命数,只能摸出是何方人氏。”瞎子说道。

    “看看我是哪里人。”吴东方把右手伸了过去。

    瞎子放下破碗,双手抚摸,摸完右手面露疑惑,又请求摸左手,吴东方把左手伸了过去,瞎子摸了半天,越摸眉头皱的越厉害。

    吴东方收回左手,笑问,“我是哪里人?”

    “您不是五族人,我能摸摸您的脸吗?”瞎子问道。

    “能。”吴东方点了点头,他已经试过这个瞎子的经络,属于无害之人。

    瞎子也不是乱摸,摸的时候手上是带着劲儿的,不问可知是在感知他的五官轮廓。

    “摸出什么来了?”吴东方笑问。

    瞎子缩回了手,缓缓摇头,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吴东方拿出那个飞机模型塞到了他的手里,“认不认识这东西?”

    瞎子把那模型捏在手里,“是我刻的。”

    “你见过这东西?”吴东方问道。

    “见过。”瞎子点了点头。

    “我要找这东西。”吴东方说道。

    瞎子抬头看着吴东方,这是他第一次睁眼,吴东方惊讶的发现他与别的瞎子不同,他眼眶里没有眼珠。

    “我不会带你去的。”瞎子表情非常坚毅,语气非常决绝。

    “为什么?”吴东方问道。

    “你知道为什么。”瞎子说道。

    “我不知道。”吴东方说道,瞎子原本是以您称呼他的,现在改成了你,而且表情和语气都变的充满敌意。

    瞎子没有接话,一直皱着眉在思考什么问题。吴东方也没有急于追问,坐在火堆旁往火里添加柴草。

    几分钟之后,瞎子说话了,“你不是五族人,你和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对,但我跟他们不是一个种族。”吴东方点了点头,瞎子摸骨没摸出结果,说明飞机上的人很可能是外国人。

    “你来做什么?”瞎子问道。

    “保护你们。”吴东方说道。

    “你来晚了,他们已经被我们杀掉了。”瞎子说道。

    “你们杀了几个?”吴东方问道。

    “五个全杀掉了。”瞎子说道。

    “他们都携带了武器?”吴东方皱眉问道,如果是客机,是绝对不可能携带武器登机的。

    瞎子点了点头,“这只木鸟儿是牛牛送给那个好心人的,你跟那个好心人是朋友我才跟你说这些,但我不会带你去的,你也不要再问了。”

    “他叫七月。”吴东方说道。

    “他是个好人。”瞎子说道。

    “被他偷了东西的人怕是不会这么认为,被他凌辱过的女子也不会这么认为。”吴东方摇了摇头。

    “谢谢你救了我,但是请你原谅我,那铁鸟太可怕了,我当年犯了一次错误,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瞎子抬手指着自己的眼眶,“我已经没有眼睛再赎罪了。”

    “我是好人。”吴东方说道。

    “但我不敢冒险。”瞎子摇头。

    “我不会逼你,你在这里一定听说过木族青龙天师的事情。”吴东方说道。

    瞎子点了点头。

    “拆穿他的就是我。”吴东方说道。

    “拆穿他的是金族的白虎天师,而他已经在与土族的战斗中英勇战死了。”瞎子摇了摇头。

    “我会向你证明我就是金族圣巫,如果我是金族的白虎天师,你会不会带我去找这个东西?”吴东方问道。

    “会。”瞎子郑重点头,“他是个真正的勇士,是个值得尊敬的巫师。”

    “我可以使用五族法术,也随身携带着落日弓,但这些恐怕不足以让你相信我的身份,我这次过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找你,二是前去拜访一下老朋友费青,到时候由费青亲口证明我的身份。”吴东方说道。

    “好,我相信他,也相信您,如果您真是白虎天师的话。”瞎子重重点头。

    吴东方也点了点头,人活着什么最重要,名声和信誉,名声和信誉是永存的,有了好的名声和好的信誉,所有人都会相信他,哪怕受难落魄也可以东山再起。

    “跟你一起还有个孩子,他去了哪里?”吴东方问道。

    “为了给我治病,牛牛把自己卖掉了。”瞎子很悲伤,虽然没有眼睛,却仍然有泪水。

    “被谁买走了,我帮你找回来。”吴东方说道。

    瞎子一听,扑通跪倒,“谢谢,谢谢,但您如果不是白虎天师,我绝不能带您去,您不要怪我。”

    吴东方把瞎子搀了起来,“放心吧,我是。他被谁买走了?”

    “听说被都城的马官买走了。”瞎子说道。

    “明天咱们就去都城,这个孩子是你的孙儿吗?”吴东方问道。

    瞎子摇了摇头,“不是的,他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孤儿。”

    “放心吧,我一定把他赎回来。今晚先不说了,等你确定了我的身份,再把那件事情详细说给我听。”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一坛酒,倒了一碗端给瞎子,“太冷了,来,喝碗酒。”

    瞎子摸索着接过酒碗,喝了一口,“真是好酒。”

    “七月偷来的,送了我几坛。”吴东方说道。

    “他真是个侠盗吗?”瞎子问道。

    “什么侠盗,就是个小偷儿。”吴东方笑道。

    “您怎么会跟侠盗成为朋友?”瞎子疑惑的问道。

    “谁没几个不着调的朋友?”吴东方苦笑摇头。

    “诶,诶。”瞎子点了点头,又端碗喝了一口。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寻海。”瞎子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快喝吧,喝完我送你件礼物……”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