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奇物

    “要不要帮忙?”吴东方站了起来,人都有好奇心,他很好奇七月的乾坤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不用,我自己来。”七月摆手说道。

    吴东方见他东搬西挪,干脆延出灵气把店里的桌椅凝变为一方五米见方的平整木台。

    七月愕然回头,“你,你,白虎天师还能控制木器?”

    “我什么都能控制,快点,我看看你袋子里都装了什么?”吴东方催促。

    “我怎么感觉拿出来就拿不回去了呢。”七月咧嘴。

    “我就是看看,不拿你的,快点儿。”吴东方又催。

    七月开始往外掏,店主自厨房里往外端菜,一出来吓一跳,除了二人坐的那张桌子和两条凳子,屋里的桌椅全没了。

    “放桌上吧。”吴东方冲店主摆了摆手。

    “去把门板上了。”七月冲店主说道。

    店主把一罐肉食放到桌上,跑到门口关门上门板。

    “你说个范围。”七月往外掏东西,最先拿出来的几样都是首饰和布料。

    “财物和布料不要。”吴东方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除了这两样,别的全要呗?”七月眉头大皱。

    “你不是一直挺大方的吗,怎么变的这么小气了?”吴东方说道。

    “你这明显是想都抢走啊。”七月苦笑。

    “哪儿能啊,我就想开开眼界。再说我就算全拿走你也得给我,没我你就成太监了。”吴东方笑道。

    “太监?”七月不懂这个词儿。

    “阉人。”吴东方笑道。

    七月皱了皱鼻翼,又往外掏。

    “这是什么?”吴东方指着七月拿出来的一个样式古怪的小香炉。

    “时炉,报时用的,点上香能报时。”七月说道。

    “哦。”吴东方点了点头。

    “不要是吧,不要我放回去了。”七月想往回装。

    “先放着吧,最后再说。”吴东方说道。

    七月继续往外掏,这次拿出来的是拳头大小的白珠子,这次他学乖了,主动说,“龟宝,有什么用我也不清楚。”

    “哦。”

    “这个是青金镜,能照鬼。”

    “哦。”

    “这个是泣珠,说是鲛人的眼泪,我觉得不是,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有人用八百朋换我的,我没换。”

    “哦。”

    “这是破山剑,吹毛断发,好生厉害。”

    “先放那儿吧。”

    “这是五弦琴,神农用过的,据说能消除野兽的戾气,真的假的不知道,我没试过。”

    “继续,继续。”

    “你想要啥直接说,有我就拿给你了。”七月说道。

    “我说了就是开开眼界,继续。”吴东方催促。

    “这是马宝,能解百毒,祛瘴气。”

    “哦。”

    “这个是阴阳石,能预知天气。”

    “嗯。”

    “这个你肯定不要,这是女人擦脸的珍珠粉。”

    “淡水还是海水的?”吴东方问道。

    “湖里的。”

    “哦。”

    “是东珠你是不是就要拿走?”

    “几年不见你变小气了,快点儿,看完好吃饭。”吴东方催促。

    “这是能飞的不借,你见过的,就剩这一双了。”七月说道。

    “你留着吧。”

    七月又掏,这次掏出来的是条蛇,五尺来长,红色的,肯定不是活的,因为乾坤袋里不能放活物,“这不是蛇,这是土族的赶山鞭。”

    “能移动山岳?”吴东方问道。

    “不能,得和驱山铎配合使用,我只有鞭子,没有铃铛。”七月说道。

    “继续。”

    七月掏出了一个黄色小东西,看了看放到了一旁,没有介绍。

    “哪儿来的?!”吴东方抓过那个小物件儿,这东西有二十公分长,是木头雕刻的,是最不可能在这时候出现的东西,一个飞机模型,有双翼,有尾翼,甚至还有三个小轮子。

    “人家送我的。”七月又掏。

    “谁送的?”吴东方追问。

    “一个小孩子,你喜欢送给你了。”七月说道。

    “把得到这个器物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吴东方说道,这时候自然没有飞机,但雕刻这个模型的人肯定是见过飞机的,不然不可能凭空刻出这种东西。

    “两年前我在木族的齐木部落遇到一个瞎子带了个孩子,见他们可怜我就给了他们几朋贝,那小孩子就把这个送给了我。”七月说道。

    “年纪,姓名,样貌特征,具体位置,有什么特点,全告诉我。”吴东方说道。

    “在城西圩市口,是两个乞丐,瞎子有五十来岁,又瞎又瘸。孩子有八九岁,是个男孩儿,应该是祖孙俩,叫什么我不知道,我没问,你问这些干嘛?”七月疑惑的问道。

    “这东西给我。”吴东方把那小模型揣进了怀里。

    “这东西有什么来历吗?”这次轮到七月好奇了。

    “说了你也不懂。”吴东方随口说道,这个小模型的存在说明雕刻者见过飞机,目前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雕刻者跟他一样,都是现代人。还有一种可能是有飞机出现在这个时期,如果是后者,那就可能有一飞机的人,因为这个模型明显是客机的模型。

    “说来听听。”七月不掏了。

    “这是一种上古时期出现过的飞行器物,可以载人飞行。”吴东方随口敷衍,古代的东西流传到现在人们可以接受,现在的东西回到古代人们就很难理解。

    “这有什么不懂的。”七月又开始掏,“这是地脂,你已经有了。”

    “你吃过没?”吴东方问道。

    “当然吃过。”七月说道。

    “给我了。”吴东方收了起来。

    “行。”七月答应的很痛快。

    “这是夜明珠,你也有了。”

    “嗯。”

    “这是连发劲弩,我防身用的。”

    “嗯。”

    “这是仙鹤灵芝,上次给你的你应该已经用掉了,再给你一瓶。”

    “好。”

    “这是被雷劈过的桃木,走夜路打鬼用的,你是白虎天师肯定不怕鬼。”

    “嗯。”

    “紫色内丹你要不?我有几个。”

    “要。”

    “没什么了,再有就是衣服首饰和贝壳,还有几坛酒,没什么好东西了。”七月摇头说道。

    “真的?”吴东方不信,他的乾坤袋有三十六格,七月的袋子比他的还大,不可能就这么几样东西。

    “真的,不信你自己看。”七月把乾坤袋递了过来。

    换做旁人一般是不会查看的,但吴东方不管那套,抬手抓了过来,伸手就摸。

    七月说的没错,里面大部分是贝壳和玉石,还有讨女孩子欢心的衣服首饰和香料等物,还有一些酒坛子。不过七月明显藏私了,吴东方摸到一个珠子,鸽蛋大小,这应该也是内丹。

    拿出来一看,紫色的。

    “这个不能给你。”七月过来抢。

    “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吴东方问道,七月给了他四枚紫色内丹,唯独留下这一枚,这东西肯定跟别的紫色内丹不一样。

    “这个内丹很奇怪,含着它能听懂鸟兽说话,这东西对我很重要。”七月抢走了那枚内丹。

    “真的假的,哪儿来的?”吴东方问道。

    “跟千日酒一起弄到的。”七月说道。

    “好吧,君子不夺人所爱,给你。”吴东方把乾坤袋扔给了七月。

    七月抬手接住,把内丹放了进去,又把木台上的杂物装了进去,最后把袋子系在了腰上。

    吴东方抬手指了指桌上的酒菜,七月指了指木台,吴东方抬手将木台重新凝变为几套桌椅,移回原位。

    这一幕令七月大开眼界,店主夫妇被吓傻了,三更半夜的看到这么诡异一幕的确很吓人。

    二人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对酌,确切的说是对饮,因为二人是直接抱着坛子喝的。

    七月的酒量不如吴东方,一坛子下去很快有了醉意。七月又拿出两坛,人手一坛,闲聊说话。

    “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糊涂啊?”七月微醺。

    “嗯?”吴东方应声。

    “你拿了我的东西,以后我遇到什么困难找你帮忙,你好意思拒绝吗?”七月问道。

    “我就不拿你的东西,你找我帮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吴东方笑道,二人年纪差不多,性情也有相似之处,很投缘。

    “好像说的有道理呀。”七月也笑。

    吴东方微笑点头,转而冲端菜出来的店主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上菜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吴东方问道。

    “找地儿猫冬去,开春再回北方,现在不能回去,太冷了。”七月抱坛子喝酒。

    “那你别走了,留下跟我待在一起,开春之前我也不准备到处走动。”吴东方说道。

    “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别的事儿,明天一早我就得走。”七月说道。

    吴东方笑了,七月不愿跟他待在一起是怕受到他的约束。

    “那个,以后我被人欺负了,上哪儿找你去?”七月醉眼朦胧。

    吴东方想了想,抬手自身后墙壁上移出些许泥土,凝变为两枚小土球,灌以灵气递给了七月,“遇到危险把土球扔进火里,我立刻就能赶过去。”

    七月冲吴东方竖了竖大拇指,转而拿过了那两枚土球。

    “咱可说好,别的事情都好说,你如果到处沾花惹草,欺辱女子,受到围攻我可不管。”吴东方正色告诫。

    “晓得啦。”七月把土球揣进怀里。

    “我真不管。”吴东方加重了语气。

    “放心吧,来,喝酒。”七月又抱起了酒坛子。

    “你不能再喝了,早点睡吧。”吴东方摆了摆手。

    七月不肯,把坛子里剩下的白酒全喝了,微醺直接成了酩酊,醉了个人事不省,吴东方只能把他背到了后院。

    往床上一放发现七月手里抓着东西,仔细一看是他先前放进怀里的那个飞机模型,这家伙醉成这个熊样儿了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东西,真是个人才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