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千日酒

    “怎么回事儿?”七月愕然发问。

    “快起来吧。”吴东方解开了七月被封的穴道。

    “这是谁的?”七月懵了。

    “长在你身上你说是谁的?”吴东方笑道,如果没有枯木逢春他是不会让女天师动手的。

    “我的没有这么白。”七月说道。

    “晒晒就黑了。”吴东方笑道。

    七月歪头看向门口,发现众人都聚在门口看他,急忙自地上站了起来,一起来发现裤子成了开裆裤,急忙把蓑衣拢紧。

    “没见过英俊少年吗?再看挖眼。”七月冲聚在门口围观的众人喊道。

    众人本来就是壮着胆子在看的,他这么一说人都吓跑了,老板和老板娘贴着墙根儿溜了进来。

    “烧水去,我要洗澡。”七月自怀里又抓出一把贝币抛到柜台上。

    老板连声答应,推着想要拿钱的老板娘去了后院。

    “这是真的?”七月低头检查自己的新工具。

    “坐下吧。”吴东方走到桌旁坐了下去。

    “这是什么巫术?”七月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没接他话茬,他与火族天师的对话七月应该没听全,还不知道他是谁。

    七月走过来坐到了吴东方对面,“问你呢,你用的是什么巫术?还有他们两个怎么会买你的帐?”

    “说了你也不懂,不过这种法术只能用一次,再被人割掉可就长不出来了。”吴东方说道。

    七月还不放心,低头复检。

    就在这时外面又出现了火光,吴东方皱眉站起,“怎么又回来了?”

    七月一听,就地躺倒,翻滚嚎叫,与此同时自怀里掏出几样东西扔到了地上。

    吴东方定睛一看,发现七月扔出来的东西是一个方形小香囊,一个小布袋,还有一根红色鸟形玉簪。

    回来的是女天师,进门之后环视左右,捡起了地上的物件,转而冲吴东方说道,“金圣,最好约束住他,再有下次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放心吧。”吴东方微笑点头。

    女天师恶狠狠的瞪了七月一眼,转身出门,御火去了。

    “命都快没了,你还偷人东西?”吴东方看着翻身站起的七月。

    “习惯了。”七月讪笑着回到桌旁。

    “你什么时候偷的?”吴东方问道。

    “他们抓我胳膊的时候。”七月笑道。

    “我怎么没发现?”吴东方问道。

    “你眼神不好,对了,她刚才喊你什么,金圣?”七月抓起桌上的酒壶喝了一口,皱眉吐掉,又抓起一盘煮豆捏着吃。

    “你能不能洗洗手?”吴东方歪头皱眉。

    七月狼吞虎咽,含糊应声,“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群疯狗玩命儿的追我,日他舅娘。”

    “劫富济贫不算错,但欺负女人就不对了。”吴东方说道。

    “我给钱了,哪个我也没亏着。”七月反驳。

    “给钱也不行,你把人害了让人家以后怎么嫁人?”吴东方瞪眼。

    “我改。”七月随口敷衍。

    吴东方无奈摇头,这哪是想改的态度。

    吴东方桌上没什么吃的,七月吃完又去别的桌吃剩饭去了,他出身贫穷,有钱了也不太讲究。

    “火圣,木圣,他们喊你金圣,你是金族的白虎天师?”七月反应了过来,愕然回头。

    “你再这么干,什么天师来了也保不住你。”吴东方说道。

    “哎呀,哈哈,哎呀,”七月端着盘子凑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吴东方,“哎呀,这几年你爬的挺快呀。”

    “你还是当年那个屌样儿。”吴东方笑道,这些年他经常会想起七月,七月很豪爽,很大方,初次见面就把无比珍贵的地脂给了他,而理由只是看他顺眼。

    七月抬起右腿踩着椅子,“哈哈,你真是白虎天师?”

    “你又把谁给祸害了?”吴东方抬了抬手,“漏啦。”

    七月低头看了一眼,“火王的妃子,也不能算妃子,还没入宫呢。”

    “有本事你祸害巫师去呀,欺负普通女人算什么本事?”吴东方嘲讽。

    “小巫师戴着面具,不知道长啥样儿,万一掀开面具吓我一跳怎么办?”七月笑道。

    “有不戴面具的。”吴东方被他逗乐了,但强忍着没笑,这事儿很严肃,不说闹着玩的。

    “不戴面具的我哪制得住。”七月放下盘子,伸手从袋子里往外掏东西,他用的乾坤袋跟吴东方的乾坤袋样式不太一样,比吴东方的大一点儿,也是黑的,不过他的乾坤袋脏兮兮的,泛着油光。

    七月掏出来的是黑色的酒坛子,跟花瓶有点相似的,细脖儿的,是石头坛子,没有坛耳也没有纹饰,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东西。

    “我记得你喜欢喝酒是吧,送给你。”七月指着坛子说道。

    “这是什么?”吴东方抓过坛子上下打量,这两个酒坛子很怪异,是全封闭的,竟然没口儿,晃了晃里面有不少液体。

    “千日酒,大禹喝了都得醉三年。”七月说的有鼻子有眼儿。

    “你喝过?”吴东方上下左右找出口,没有,浑然一体的。

    “我哪敢喝,真睡三年还不睡死了?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巫师,你降的住它。”七月说道。

    “怎么装进去的?”吴东方问道。

    “我也纳闷儿,我先去洗个澡,你别走,等我回来,我还有好东西。”七月往后院走去。

    七月去了后院,店主和老板娘就躲回来了,惊怯的看着吴东方。

    “没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不会给你们添乱的。”吴东方出言安抚。

    二人闻言心中大定,开始忙碌着擦地收拾桌子。

    吴东方很好奇石坛子里装的是什么,没找到瓶口就延出灵气在坛子上部开了个小口儿,一股淡淡的绿烟自坛子里飘了出来。

    眼见飘出的是绿气,吴东方第一时间想到了西方传说中装在瓶子里的妖怪,急忙将坛口重新封住。

    但很快他就发现坛子里飘出的是不是烟雾而是一种特殊的酒气,劣酒喝了之后会上头,好酒喝了之后会感觉浑身舒泰,这股酒气也是上头的,但不是懵胀的糊涂,而是神清气爽,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喜悦,犹如久旱逢甘露,又如他乡遇故知,缺什么它就给你什么,渴望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嘭,嘭。”不远处传来了两声闷响。

    吴东方闻声转头,只见店主和老板娘都倒在了地上,过去一看,二人满脸通红。再试鼻息,原来是醉倒了。

    喝了几口凉茶,用凉水洗过脸,酒气立消,但酒气消失之后并没有感觉失落,心情还是那么好,劣酒是麻痹,好酒是刺激,这酒是慰藉,好东西,真是好东西。

    等他用凉水唤醒店主和老板娘,七月从后院回来了,衣服换了,胡子也刮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把酒坛打开了。”吴东方说道。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七月面有得色。

    吴东方安抚了店主夫妇几句,走到桌旁重新拿起其中一只石坛上下打量,“这东西哪儿来的?”

    “偷的。”七月坐到了吴东方对面,转头冲店主吆喝,“好东西全做好了端上来。”

    “从哪儿偷来的?”吴东方追问。

    “你管那么多干嘛,这东西一共就这两坛,全在这儿了。”七月说道。

    “主人一定恨死你了。”吴东方说道。

    “他可不是被我气死的。”七月笑道。

    “什么意思?”吴东方追问。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七月还笑。

    “这东西喝多了肯定醉人。”吴东方说道。

    “传说喝一口睡三年。”七月又把手伸进乾坤袋往外掏东西,掏的还是酒坛子,跟二人上次喝的一样,想必是隔三差五就去偷上一些。

    “收起来吧,要上菜了。”七月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吴东方把两坛千日酒放进了乾坤袋。

    “咦,你从哪里也搞到一个?”七月好奇的看着吴东方的乾坤袋。

    吴东方没接他话茬,而是出言笑道,“你到处沾花惹草,惹是生非,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

    “是啊,是不容易,”七月拿出两坛酒,推给吴东方一坛,“老规矩,一人一坛。”

    “来,我敬你。”七月拍开泥封抱起了坛子。

    吴东方笑着点头,抓起酒坛子喝了几口,跟先前的千日酒相比,这个酒逊色很多,不过仍然算得上是好酒。

    “在山洞遇到你到现在有三年了吧?“七月放下坛子出言问道。

    “到开春就是四年了。”吴东方说道。

    “当时我就觉得你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我果然没看走眼,几年工夫你就当上了金族的白虎天师,对了,我听说金族出事了,是吗?”七月问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

    “你手下的巫师真的被土族全杀了?”七月又问。

    吴东方抬头看了七月一眼,又点了点头。

    “荆州的土族巫师是你废的?”七月问道。

    “你消息很灵通。”吴东方说道。

    “我带着他们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在荆州落过脚,听说过这事儿,你挺狠哪,一百多个一个不剩。”七月说道。

    “我如果真狠就不会废而不杀,”吴东方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你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也好也不好,不过遇到你我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以后没人敢惹我了,哈哈。”七月开心大笑。

    “我不会帮你到处打架的。”吴东方正色说道。

    “哎哟,架子大了呀。”七月歪头斜眼。

    “你到处惹是生非,踩红踏绿,你让我怎么帮你?”吴东方无奈摇头。

    七月继续歪头看他,一副打量背信弃义小人的神情。

    “真的出了事我也不能看着你被人杀了。”吴东方说道。

    七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抱起酒坛再敬,“我就说吗,我不会看错人,来,喝酒。”

    咕咚了几口之后七月放下了酒坛子,“咱俩意气相投,结拜兄弟吧。”

    吴东方陡然皱眉,七月是流氓,这要跟他结拜了,名声就全毁了。

    “算了,以后再说,你救了我的命,我得好好谢谢你,你需要什么?”七月问道。

    “你都有什么?”吴东方笑问。

    “太多了,我记不住。”七月摇头说道。

    “都拿出来看看。”吴东方笑道。

    “好。”七月走到房子中央,开始搬桌子腾地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