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耍流氓的代价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紫色法袍的中年男子,在他身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也是一身紫色法袍,赤焰火舞是火族天师独有的轻身法术,这一男一女无疑是火族天师。

    喊话的是那个中年男子,面露喜悦却怒气十足,不问可知先前的追逐漫长而辛苦。

    那个年轻人见前门被人挡住,将羊腿抛向门外二人,转身向厨房冲去,由于他转身很急,斗笠掉了,吴东方看清了他的样子,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当年在逃难过程中遇到的七月。

    时隔三年,七月的样子没有很大的变化,但他此时满脸的胡子,灰头土脸,十分狼狈。

    七月刚刚到得后厨入口,厨房里就蹿出了一股爆燃火舌,将他生生的逼了回来。

    吴东方看的很清楚,厨房里没有人,先前出手的是那个火族女天师,灵气外延可以御气控火。

    发现来人是七月,他立刻开始犯愁,他犯愁的不是救还是不救,而是怎么救,七月大方的很,当年曾经将地脂和仙鹤灵芝等物送给了他,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他现在早就死了,救是一定要救的,问题是怎么救。

    七月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好的一面是劫富济贫,偷强扶弱,坏的一面是这家伙品德有问题,喜欢祸害女人,火族天师先前喊他霪贼说明他又干坏事了,而且还去了不该去的地方,碰了不该碰的人。

    “哈哈,来,进来坐坐。”七月冲二人招手。

    两个火族天师刚准备迈步,听他这么一说疑惑的停了下来,驻足门外警惕的看着他。

    这时候店里连吴东方在内有四桌食客,其他三桌客人见势不妙,纷纷开溜,连老板和老板娘都溜了。

    吴东方急切的思考该不该也开溜,但是没等他作出决定,房子里除了他和七月已经没别人了。

    七月转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跑?”

    “你怎么不跑?”吴东方笑问,他这几年住山沟的时间比较多,接触人少,所以记得七月。而七月天天在外面溜达,认识人多,已经把他给忘了。

    “我也想跑,但我跑不掉了。”七月笑道。

    “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中年天师喊道。

    “不成,要将他剥皮抽筋,碎尸万段。”女天师气急声高。

    “你干了什么,人家这么恨你?”吴东方皱眉抬头。

    “嘿嘿。”七月坏笑搓手,“唉,这次真栽了,不该去惹火族的,不过死也值了,嘿嘿。”

    “霪贼,受死。”女天师抬手挥出一团火球,火球有脸盆大小,炙热非常,来势甚急。

    眼见火球袭来,七月闪身向北躲去,闪身之前还不忘踹了吴东方一脚,他的本意是将吴东方踢开,但他没踢动。

    吴东方尚未出手,门外的两个天师已经同时冲入,男天师抓住了七月的左臂,女天师抓住了七月的右臂,与此同时探手将吴东方身旁的火球收了回去。

    “跑,让你跑,继续跑啊。”中年天师反手给了七月两个耳光。

    这两巴掌虽然没用灵气,却是卯足了力气的,七月没有灵气修为,被打的满嘴是血,但他挨了打不掉精神,笑道,“你敢松手我就跑。”

    “焚了你!”女天师怒目咬牙。

    她可能用上了火属灵气,七月右臂被她抓住的部位开始冒烟。

    “大婶,饶命啊。”七月尖叫。

    “你说什么?”女天师更加气怒,她不过三十出头,七月喊她大婶根本不是求饶,而是在骂她。

    “不能在这里动手,带回去再说。”中年天师高声提醒。

    女天师点了点头,抬手封住了七月两处穴道。

    “别乱摸。”七月坏笑。

    女天师见他笑的霪邪,反手就是一记耳光,这一巴掌更狠,打的七月嘴歪眼斜。

    “别摸我。”七月高喊。

    女天师见状又想打,中年男天师拦住了她,转而抬手将七月砸晕,“这霪贼太过奸猾,这次万万不可放跑了他,走,回去。”

    “二位请留步。”吴东方站了起来。

    两位火族天师同时回头,眼神不善。

    此时先前跑出去的食客和店主都在街道对面看热闹,吴东方歪头看了他们一眼,左手侧伸,一道石壁自门外升起,遮住了客栈的几处门窗。

    见此情形,两位火族天师双双皱眉,中年天师出言说道,“此人乃是火族囚犯,罪大恶极,越界追捕实属无奈。”

    吴东方没有立刻接口,对方误以为他是土族天师,此时跑到别族抓人是不符合规矩的,遇到别族天师自然得客气点儿。他此时想的是怎么接话,是冒充土族天师还是跟对方实话实说,他不想跟火族结仇,但他也绝不能看着七月被带回去。

    “请问二位,他做了什么恶事?”吴东方问道。

    二人面面相觑,皱眉不语。

    “此人所犯过失能否弥补?”吴东方换了个问法。

    “百死不得抵罪。”女天师厉声说道。

    “他跑不掉的,二位请坐。”吴东方抬手邀请。

    犹豫过后中年天师坐了下来,女天师没动,警惕的看守着晕过去的七月。

    吴东方伸出右手食指,隔空挑了挑柜上的油灯,油灯火苗暴涨,二人见状骇然瞠目。

    “我虽漂泊在外,却听说过火族援助金族米粮一事,火族仁义,我就不能以怨报德,实话不瞒二位,此人早年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必须救他,我也知道此人品行不端,必然做了十分卑劣之事,希望二位能给我指条明路,不求免罪只求留下他的性命。”吴东方说道。

    “绝无可能。”女天师正色拒绝。

    中年天师较为沉稳,歪头看向吴东方,“若你真是金族圣巫,当有落日弓在手。”

    吴东方点了点头,拿过了竖在墙角的木盒,打开示于二人。

    中年天师转头看向女天师,女天师鼻翼微动,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七月,“不成,绝不能放过这霪贼。”

    “我知道此人犯了大错,但他救过我,我总不能看着他被你们杀了,我又不愿与二位动手,只要不伤人命,其他错事总有办法补偿,不管二位有什么要求,我都尽力去做,帮他赎罪。”吴东方好言相求。金族倒霉之后火族送过粮食和贝币,不管以前关系怎么样,在这件事情上火族是雪中送炭了的,所以他不想与火族天师动手。

    “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要跟我们动手?”女天师神色不善。

    “我也知道二位怒火难消,但此人确实有恩于我,我若见死不救实在说不过去。”吴东方没有用硬的,这事儿也没办法用硬的,七月肯定是耍流氓了,有错在前。

    “此人坏人名节,我们一路追赶,围追堵截,耗时半月才拿住了他。”中年天师口风有所松动。

    “不成,说什么也不成,哪怕祖巫尊神来了也不成。”女天师坚持己见。

    “天师息怒,他犯了大错,必须严惩,只求能够赎罪活命。”吴东方再求。

    “我如果不同意,你是不是要杀了我?”女天师瞪眼。

    “师妹,金圣没那个意思。”中年天师试图缓和剑拔弩张的气氛。

    根据这女天师的反应,吴东方判断出被七月糟蹋的女人很可能是她的亲友,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东方开口说道,“若是天师执意取他性命,我只能暂时困住二位,带走他严加责罚,日后再去火族寻访苦主设法补偿。”

    “师妹,事已至此,不如撮合……”

    “辛苑岂能委身霪贼?”女天师冲中年天师瞪眼,转而看向吴东方,“白虎天师,你想让他活命也不是不成。”

    吴东方急忙落锤定音,“请天师示下,当如何补偿?”

    “补偿就不必了,必须按照火族刑律施以刑罚。”女天师正色说道。

    吴东方愣住了,火族和水族的圣巫都是女的,女人当家刑罚就倾向于保护女性,跑到火族和水族耍流氓是要没收作案工具的。

    “你还是杀了我吧。”七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这可是你说的!”女天师冷笑低头。

    “等等等等。”吴东方急闪而至,“天师,换个刑罚成不成?重恤苦主成不成?”

    “不成。”女天师挑眉说道。

    吴东方又转头看向中年天师,中年天师摇了摇头。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山洞里和你喝过酒,”七月叫嚷,“你不是他们对手,你快闪开,让我死个痛快。”

    “你犯了大错,人家肯饶你不死已经是万幸了。”吴东方抬手将打酒的铜勺抓了过来,凝变为铜刀。

    “我日你舅娘,你想干嘛?”七月吓坏了,但他穴道被封住了,动弹不得。

    “我来!”女天师伸手要刀。

    吴东方知道对方怕他留下半截,便将铜刀递了过去,“天师是女子,行此血腥之事怕是不太妥当。”

    女天师发出了一声冷哼,抬手接过铜刀。

    吴东方转身不看。

    七月开始狂嚎叫骂,几秒钟之后狂嚎变成了惨叫,吴东方转身回头,发现女天师正将割下来的东西扔进酒坛,七月胯下鲜血喷涌,惨叫不止却不曾晕厥。

    吴东方皱眉摇头,抬手撤除了封门的石壁。

    女天师带着酒坛先行,中年天师冲吴东方拱了拱手,吴东方拱手还礼,中年天师出门化作一道火焰,追那已经升空的女天师去了。

    “别叫了,还能长出来。”吴东方蹲身出手,封穴止血。

    七月歇斯底里的狂叫,但他嚎了几十秒之后就不嚎了,歪头,低头,歪头,低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