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挽留

    吴东方心中一凛,强定心神歪头笑问,“我知道什么了?”

    娰妙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水边,反背双手仰视瀑布,“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我已经知道了的?”吴东方问道。

    “你拿过的石琴残留着你的灵气,你知道石琴里面藏有什么,也知道它归谁所有。”娰妙平静的说道。

    “我为什么不点破?”吴东方问道。

    “我明白你的苦心,也知道你一直在鼓励我,希望我能理清头绪向你说出真相。”娰妙说道。

    “理清了吗?”吴东方问道,娰妙昨天下午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随后的一些亲昵举动是她努力压制玄黄天师神识的结果。他一直以为他很累,没想到最累的是娰妙,明知道已经暴露了还要继续掩饰下去,为的是不破坏二人之间的那份默契。

    娰妙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会说什么,但是你自己也很清楚,不可能了。”

    “发现你的身份之后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没犹豫,我不感觉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吴东方站起来走到水边洗手,目前二人谈的是很严肃的问题,但他不希望把气氛搞那么严肃。

    “我明白,你的每一个有心的举动,每一句斟酌过的话,我都明白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感动,也曾试着忘记过去做好娰妙,”娰妙说到此处摇了摇头,“但是我不是娰妙,我是借用法术苟延存世的姬珂,我也不是妙龄少女,我是一个年过百岁的老人。”

    “来,变个老太婆给我瞧瞧。”吴东方笑道。

    “等到我还法天地的那一天你会看到的。”娰妙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能喊你娰妙了,得喊你老奶奶?”吴东方笑问。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强颜欢笑,你心里得有多在乎我。”娰妙缓缓回头。

    “在岛上你想出来带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在乎你了。”吴东方说道。

    娰妙把头转了回去,继续仰望瀑布,“相信我,我努力过了,不是每一个小男人都值得一个老女人自欺欺人的做出那些少女举动的。”

    “哎呀,你可把我害苦了。”吴东方抬手拍打着自己的额头。

    “我很抱歉,此前我并不是知道自己是谁。”娰妙说道。

    “你能不能别把自己当老人,你看看你自己哪里像老人,以前的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你就别耿耿于怀了,有什么该做的事情咱们一起去处理了,处理完了重新活一回。”吴东方说道。

    娰妙缓缓摇头,“灵识一旦开始复苏,会逐渐覆盖和取代先前的记忆,返老还童之前的事情我记得越来越清楚,返老还童之后的记忆反倒变的越来越模糊。”

    “返老还童有这么严重的缺陷?”吴东方骇然,他一直以为这两份记忆是同时存在于娰妙脑海中的,没想到事实并不是这样。

    娰妙摇了摇头,“这不是缺陷,是对历代土族圣巫的保护,如果两种不同的记忆,不同性情的神识同居一身,人会疯掉的。”

    “你以后会忘了我?”吴东方问道。

    娰妙再度摇头,“不会,但我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对你,喜欢你的是娰妙,不是我。”

    “我心里冰凉冰凉的呀。”吴东方笑道,让一个心态很老的女人改变心态或许还有可能,但是让一个逐渐变心的女人回心转意难如登天。

    “我也有这种感觉。”娰妙说道。

    “趁你现在还没讨厌我,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吴东方说道。

    “以后我也不会讨厌你。”娰妙说道。

    “你跟冥钊究竟是什么关系?”吴东方问道。

    “朋友。”娰妙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辛洛没有毒死他,我们可能会成为夫妻。”

    吴东方本来只是心里凉,这下直接凉透了。不过凉透了他也不想表现出来,“辛洛是朱雀天师?”

    娰妙点了点头,“她为什么要冲冥钊下毒,你应该猜得到。”

    “那群狐狸是你移动山峰压死的?”吴东方问道娰妙点了点头。

    “我逃出岛屿之后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吴东方再问。

    “保护,同时也进行最后的观察。”娰妙说道。

    “观察我是不是冥钊转世?”吴东方问道。

    “你不是。”娰妙摇了摇头。

    “是你阻止云平杀我的?”吴东方再道。

    “不是,你出现在岛上我也很意外。你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恢复灵识,年关回到都城姒楷夫妇才告诉了我真相,石琴所在的山洞是我当年为自己准备的,里面放的是与我有关的东西和进阶灵丹,去到那里我才知道我是谁,也是从那时起我的修为开始突飞猛进。”娰妙说道。

    “你说完这些是不是就要走了?”吴东方彻底没了精神,装都装不出来了。

    娰妙点了点头。

    吴东方长长叹气,“你不该跟我出来。”

    “我没想到你能这么快识破我的身份。”娰妙说道。

    “你的对手是不是土族的传法巫师?”吴东方问道。

    “我出去一趟,衣服收起来吧。”娰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言罢消失了身影。

    娰妙离开之后,吴东方抱着衣服提气回到山洞,自石床上躺了下来,这是他所能想到最坏的结局了,娰妙是土族的玄黄天师,她跟冥钊关系还很好。

    确切的说是喜欢他的娰妙被喜欢冥钊的姬珂替代了,他心里非常难受,却说不上来具体在难受什么,在这种脑子混乱心情低落的时候,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娰姓发自姬姓,姬是比娰更古老的土族姓氏。

    半个小时之后,娰妙回来了,带回了一大一小两个石盒,大盒子里放的是炼丹辅料,小盒子里装的是满满一盒紫色内丹。

    “你体内有五种血脉,每次选五枚内丹,五行各一,下起炉火,六个时辰便可成丹,这些至少可得补气内丹九枚。”娰妙打开石盒冲吴东方说道。

    “你要干嘛去?”吴东方问道。

    娰妙没有接他话茬,而是帮他调整丹鼎的盖子角度,“四份丹砂朱砂,可炼丹四次,我已经给你分好。”

    “多待几天我又不会吃了你。”吴东方撇嘴。

    “我有事情要做。”娰妙说道。

    “等我晋升太玄一起去办,我可以帮忙,放心好了,我以后把你当老太婆看,不会戏弄你的。”吴东方试图挽留。

    “你只有太初修为,要晋入太玄至少也要两到三年,况且就算你晋入太玄也不是它的对手。”娰妙摇头说道。

    “如果有补气内丹,不出一年我就能晋入太玄,有落日弓和轩辕剑,什么样的对手杀不掉?”吴东方说道。

    “如果冥钊还活着,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娰妙叹了口气,“现在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着也得帮我炼完丹再走吧。”吴东方很是不舍。

    娰妙走过去拿起石琴,转身看向吴东方。

    “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你,明天再走吧。”吴东方说道。

    “听我一句劝,不要再鲁莽了,不是所有对手都给你施展枯木逢春的机会,你的运气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好。”娰妙善意提醒。

    “你要去哪儿?”吴东方问道。

    “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要走了,以后还会见面的。”娰妙微笑开口。

    “以后再见你还是你吗?”吴东方看着娰妙。

    娰妙摇了摇头,“娰妙只是我做过的一个梦,我会努力记住这个梦,记住曾经出现在梦里的人,记住梦里的那种感觉。”

    “别说那么伤感,咱俩再商量商量。”吴东方说道。

    没人应声,娰妙已经走了。

    “妈了个逼的。”吴东方气急破口,“可给老子坑苦了。”

    这时候他的感觉就是被坑了,娰妙把他拉到坑里,自己爬上去跑掉了,把他给扔坑里了。

    除了生气还有无奈,好好一个可爱的大美女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老气横秋的老太婆。

    昨夜他带回了酒,心里憋闷就开始喝酒,越喝越感觉娰妙不仗义,不过转念一想,他也能体谅娰妙的无奈,娰妙使用返老还童为的可不是变年轻了谈恋爱,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是她的使命。

    酒喝多了就开始沮丧,他这个白虎天师名不副实,他学的是青龙天师的圣技,虽然也很厉害却没办法跟金族的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相比,但是金族的这两种圣技已经失传了,上哪儿找去。

    娰妙的言下之意是不会这两种法术就算晋入太玄也打不过她的敌人,如果娰妙的敌人就是土族的传法巫师,那这个传法巫师肯定是叛贼一伙儿的,也就是云氏那边的,不把它给弄死,帮助姒少康复国就是一句空话。

    沮丧够了也就不沮丧了,就算娰妙“上辈子”跟冥钊关系不好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娰妙年纪太大了,都能当他太奶奶了,二人心态肯定不一样,他在娰妙眼里就是个愣头小伙子,确切的说不是娰妙而是姬珂,娰妙是属于他的,可惜的是娰妙没了。

    自己难受总好过别人难受,好孬没耽误人家正事儿,当务之急是尽快晋入太玄,然后设法找回失传的两种圣技。

    “好不容易有个伴儿,又成光杆司令了。”吴东方叹了口气,说不难受是假的,不过难受也没办法,该干的事情还得干,先炼丹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