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潭边

    娰妙没有再问,低头洗着衣服。

    “能不能帮我洗洗?”吴东方自乾坤袋里翻出了脏衣服,有脏了没洗的,有当日斗法的血衣,乱糟糟的卷了一个球。

    “我就猜到你的脏衣服放在乾坤袋里,你没醒,我也不方便拿。”娰妙伸手拿了过去。

    吴东方继续拿石子儿扔砸水潭里的鱼,娰妙打量着那套血衣,衣服上的血迹和孔洞说明当日的斗法有多惨烈。

    “很难想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娰妙一脸的心疼。

    吴东方捏着石子儿寻找目标,“费牧当年把八木龙霆和枯木逢春教给了我。”

    “如果不会枯木逢春,你已经死过四回了。”娰妙打量着衣服上的孔洞。

    “哪止四回,如果不会枯木逢春,我已经死了七八回了。”吴东方扔出了石子儿。

    “真的要洗?”娰妙问道。

    “留着干嘛?”吴东方反问。

    “做纪念。”娰妙说道。

    “做个毛纪念,洗了。”吴东方站起身扬手抓回潭里的死鱼,走到潭边去鳞洗剥。

    “你把土族的土遁和天地同归告诉我,我要学。”吴东方说道。

    娰妙点了点头,将这两种身法的修行法门逐一说出,土遁的施法原理是利用自身的土属灵气将自己与周围土石的气息同化,以此达到在地下快速移动的目的,整个过程有点像收音机的调频和声波传送。

    不同修为土遁的距离是不一样的,在地下停留的时间也不一样,由于土遁时自身气息与周围土石的气息是连同的,倘若周围土石受到剧烈震动,藏于土下的土族天师也会受到震动,这也是当日冥故冥犀化身亢金龙,通过猛烈冲击地面,能将藏在地下的土族天师震出来的原因。

    土遁过程中藏在地下的土族天师看不到地面上的情况,只能通过探头或者感受地面震动来观察和判断周围的情况。此外,土族天师在土遁的时候是不能带人的。

    由于这一法术有很大的弊端,土族天师平时使用的很少,一般用在远距离移动上,太玄修为的土族天师能够感应到三千里外的自身气息,所谓自身气息就是路引,也就是带有自身灵气的玉石,可以瞬间赶到路引所在的位置,但这个过程耗费灵气很多,没有紧急变故,他们平时也不怎么使用。

    相较之下天地同归使用的就比较多,天地同归的施法原理比较复杂,在大地和天空之间寻找到一个合适的高度,这个高度的气息与自身所发气息是契合的,以灵气催动,快速前行。天地同归利用了大气的气压,尽管他们自己并不清楚,吴东方也不是非常清楚,而他也不需要非常清楚,他需要记住的只有两点,一是天地同归速度很快,二是天地同归非常节约灵气,但飞行高度不太稳定。

    通过这两种法术,他发现土族法术有个特点,非常擅长借用天地灵气。

    “快到冬天了。”吴东方说道。

    娰妙在水潭边的石头上晾晒衣物,闻声回头,“是啊。”

    “一到冬天我就想起费牧和那座岛屿,你知不知道岛上的紫微法台有什么用?”吴东方随口问道。

    娰妙摇了摇头。

    吴东方没有再问,他细心的发现娰妙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能说的绝不保留,不能说的也努力不去骗他,这说明娰妙骨子里是不想骗他的,但是又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发现了娰妙的这一原则,就能推断出一些事情,她是玄黄天师,没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说不知道就是不想说,不想说的事情就一定跟她有关系,那处紫微法台很可能跟她有关。

    不能开诚布公的交谈是一件很别扭的事情,两个人都累,最累的还是吴东方,因为娰妙以为他不知情,言行举止只需要稍加注意别暴露身份就成。而他知道娰妙的身份还得装不知道,这就转了两个圈子,这种伪装是很累人的。

    但是累也不能拆穿娰妙,娰妙瞒着他不跟他说实话,本质是在乎他,难以做出决定。如果娰妙将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那就说明玄黄天师的思维站了上风,她已经决定放弃他,做回玄黄天师了。

    两架锅灶,一口锅里是米饭,一口锅里是鱼,吴东方做的,娰妙只负责烧火,她对厨艺并不精通。

    “这是什么器皿?”娰妙指着吴东方凝变的两口铜锅。

    “锅,这是四千年后的厨具,比现在的釜要好用的多。“吴东方说道。

    “你会怀念你的亲人和朋友吗?”娰妙若有所思。

    “怀念有用吗?”吴东方随口反问。

    “没用就不怀念吗?”娰妙问道。

    吴东方没吭声儿,他是年轻人,年轻人喜欢往前看,老年人才喜欢回忆过去,但这话他没法儿说,不然娰妙心里听了会很不舒服,因为她虽然有着年轻人的身体,却是老年人的思维。

    “你当年为什么要保护我?”娰妙往灶下添加着木柴。

    “我没保护你,我那时候挺恨你们的,但我见不得她们羞辱你,士可杀不可辱。”吴东方说道。

    “士可杀不可辱。”娰妙自言自语。

    “这话不是我说的,我是借用的。”吴东方急忙解释。

    “你为什么要放走我?”娰妙又问。

    “你长的这么漂亮,又这么年轻,死了太可惜了。”吴东笑道。

    “我如果长的很难看,你还会放我走吗?”娰妙问道。

    “不会。”吴东方摇了摇头。

    “真的?”娰妙追问。

    “真的,我就这么想的。”吴东方低头吹火。

    “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但很少有人敢说出来。”娰妙点了点头。

    吴东方点了点头,娰妙今天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不太对劲,也真难为她了,换成别人估计早就精神分裂了,这返老还童实在不是什么好法术。

    吴东方折断树枝塞于灶下,“你对火族了解多少?”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得让娰妙误以为他是看到火才随口问起的。

    “不多。”娰妙摇了摇头。

    “朱雀天师曾经答应过金族使节,会去参加我的升座大典,可惜我的升座大典被云平给搅黄了,没能见到她,这个人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九十多岁。”娰妙随口说道。

    娰妙没有说出朱雀天师叫什么,吴东方也没追问,冥震曾经说过没有人见过朱雀天师的真面目,也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娰妙能知道她的年纪说明娰妙见过她,而娰妙不说朱雀天师的名字很可能是不愿提起,他现在推断的是冥钊活着的时候朱雀天师有多大,冥钊死了七十多年,冥钊活着的时候朱雀天师也就二十出头或者更小。

    饭熟了,二人吃饭,吴东方吃的欢,娰妙吃的少,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并不好。

    吴东方大吃大嚼的同时脑子在快速转动,他想的是娰妙返老还童的动机,她活到八九十岁的时候亲人应该也都死光了,冥钊也失踪了几十年,除非有非常重大的事情没完成,不然她是不会返老还童的。

    这件重大的事情极有可能跟皇权归属有关,在她还是玄黄天师的时候娰氏皇权就已经被篡夺了,她当时没能祛邪扶正说明遇到了很大的阻碍,这个很大的阻碍时至今日仍然存在,这也是她一直冲外界隐藏自己身份的原因。

    这个很大的阻碍是什么?她昨晚曾经半开玩笑的说土族的传法巫师是个坏人,五族的传法巫师都不是人,而是道行很深可以长生不老的上古异类,如果土族的传法巫师反叛,玄黄天师还真不一定是它对手。

    此外金族的传法巫师是被一只巨大的妖物杀死的,而且这只妖物是在石门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潜入圣地的,冥震等人生前一直疑惑这只妖物是怎么进去的,如果这只妖物是土族的传法巫师,那就有合理的解释了,它以异类之身使用了土遁。

    “下午咱们出去转转吧,找些灵物回来炼丹。”吴东方说道。

    娰妙点了点头。

    “我得尽快提升修为,等到了太玄境地,我就去寻找姒少康。”吴东方说道。

    “找他做什么?”娰妙问道。

    “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没有奴隶,我非常讨厌奴隶这种制度,我在位的时候已经把金族的奴隶放掉了,我还想把全天下的奴隶都放掉,这事儿只能找姒少康,把他送上皇位,让他来干。”吴东方说道。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大的抱负。”娰妙笑道。

    “这不是抱负,我就是看不惯你们那么对待奴隶,你们可以领导他们管理他们,却不应该虐待他们。”吴东方正色说道,他的这番话有两层用意,一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二是告诉娰妙他的立场跟她是一样的,以此宽娰妙的心。

    娰妙点了点头,没有接他话茬。

    “你好像有心事?”吴东方问道。

    娰妙放下筷子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吴东方问道。

    “你累吗?”娰妙微笑发问。

    “累什么?”吴东方抬头。

    “你分明已经知道了,还辛苦假装不知道,你这样我很心疼……”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