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王爷的来历

    “什么问题?”娰妙问道。

    吴东方用筷子插了块卤肉递给娰妙,娰妙摆手未接,“你吃吧,我不饿。”

    “你先问吧。”吴东方大口咬嚼。

    娰妙没有立刻发问,歪头想了片刻,坏笑问道,“如果我杀了冥月,你会做什么?”

    “我会杀了你。”吴东方笑道,有些时候笑着问不一定是开玩笑,笑着答也不一定就不严肃。

    “如果她杀了我呢?”娰妙又问。

    “她不会。”吴东方说道,说完不等娰妙开口,又补充了一句,“我了解她,没有万一。”

    “你这是耍赖。”娰妙皱起了鼻翼。

    吴东方耸了耸肩,继续吃。

    “喂,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你能不能认真点儿?”娰妙瞅他。

    “冥月很大度,我如果要娶个小老婆她不会不同意的,放心好了。”吴东方笑道,娰妙问出这样的问题令他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是非常意外,此前娰妙对这个是不在乎的,现在忽然在乎了,这是她玄黄天师记忆复苏之后的反应。她将这个问题最先问出来,说明在她看来这个问题很重要,再往深里想,很有可能是以前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他隐约猜到冥钊的死很可能跟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有关。

    “如果只能选一个,你选谁?”娰妙问道。

    “你这才是耍赖,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吴东方微微皱眉。

    “人家已经无家可归了。”娰妙幽怨的看着吴东方。

    “冥月也无家可归了呀。”吴东无奈摇头,娰妙的幽怨很明显是装出来的,还撅着个嘴。

    娰妙抓着吴东方的手不让他吃东西,“不行,你快说,你到底喜欢谁?”

    “你们两个我都喜欢。”吴东方随口说道。

    “怎么能同时喜欢两个?”娰妙瞪眼,她的眼睛本来就大,一瞪更大。

    “很奇怪吗,说不定我还会喜欢仨呢,”吴东方逐一伸出手指,“一个聪明的商量事情,一个漂亮的陪着睡觉,一个会做饭的给我做饭,嗯,三个,三个就够了。”

    “信不信我打死你?”娰妙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嘴脸。

    “你打得过我吗?”吴东方笑道,娰妙是假装,他是真装,娰妙如果想杀他,他现在还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不好说哟。”娰妙坏笑。

    “哈哈哈哈哈。”吴东方强忍着没说出‘你把轩辕剑拿出来,咱俩比划比划。’“贪心。”娰妙松开了抓着他的手。

    “男人都贪心,只不过我不掩盖我的贪心。”吴东方继续吃肉。

    “你怎么不去寻找她?”娰妙又问。

    “找了,没找到,不过她有王爷陪着,还有饭桶跟着,比跟着我要安全的多。”吴东方说道,冥月她们这时候可能已经找到安全的地方定居了下来。

    “王爷和饭桶是谁?”娰妙问道。

    “王爷就是跟我一路同行的那个狐狸,饭桶是白虎天师的坐骑,也就是熊王。”吴东方说道。

    “你为什么喊一只狐狸是王爷?”娰妙坐了下来,为吴东方倒了杯酒。

    “它以前住在王屋山,以山为姓。”吴东方说道。

    娰妙颦眉侧目,重复了一遍,“王屋山?”

    “这只狐狸不是寻常狐狸,虽是兽身却能说话,你消息灵通,有没有听说过它?”吴东方问道,他通过娰妙的反应发现娰妙很可能知道一些事情,她皱眉只不过是在思考说出来会不会暴露身份。

    “王屋山多年之前曾经出现过一只赤背妖狐,不过应该不是你说的那一只。”娰妙说道。

    “怎么说?”吴东方随口问道,王爷跟白鲵自我介绍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是王屋山赤背狐,他那时候还以为王爷在给自己脸上贴金,因为王爷的背毛并不是红的,它跟普通狐狸没什么区别,一身杂毛。

    “那只赤背狐乃上古狐妖,来无影去无踪,有千般变化,”

    “千般变化?”吴东方忍不住插嘴。

    “它最厉害的不是这些,而是读心之术,不管是人还是异类,只要被它看到眼睛,哪怕只是一瞥,它就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娰妙说到这里摇了摇头,“那只赤背狐早就能够变化成人,你说的那只不能变化,可能是它的后代。”

    “那只赤背狐后来怎么样了?”吴东方问道,王爷不能变化是因为它内丹缺失了。

    “那只赤背狐妖曾经纠缠涂山女娇,后遭大禹驱逐,但它贼心不死,暗中鼓动防风夸父两族巨人围攻会稽山,试图杀掉大禹,后来兵败被擒,想必已经被大禹杀掉了。”娰妙说道。

    “巨人?”吴东方端起酒杯转移了话题,怪不得王爷恨大禹,搞了半天是跟大禹争老婆没争过人家。

    “防风和夸父两族都是骁勇善战的巨人,但他们太过愚钝,所以才会被那赤背狐蛊惑。”娰妙说道。

    “巨人有多高?”吴东方喝了酒,放下酒杯。

    “常人不过七尺,他们是常人的三倍。”娰妙再度为吴东方倒酒。

    “可惜我回来的太晚了,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肯定很有意思。”吴东方笑道,原来防风氏被杀,族人被关起来是因为被王爷忽悠的造反了,根本不是传说中的开会迟到了,乌龟说的防风氏不听调度才被杀掉也是糊弄外人的话。

    “回来晚了?”娰妙不解侧目。

    “金族姓冥,我姓吴,我根本就不是金族人,我的来历有点离奇,说了你可能不能理解,不过我不能瞒你,你是我的好朋友,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跟你说实话。”吴东方述说来历之前间接鼓励娰妙。

    娰妙皱眉看着吴东方,没有说话。

    “我是四千年后的人,是军队的战士,执行任务的时候从山崖上摔了下来,下面本来是一片花草地,但等我跌落下来的时候却跌进了水里,我浮上水面之后发现景物已经全变了,一个金族女人正在河边捕鱼,穿的是这个时候的衣服,当时我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后来逐渐弄清楚了,我回到了四千年后。”吴东方说道。

    娰妙没说话,眉头紧皱,若有所思。实际上只要识破了她的真实身份,再看她就处处是破绽了,娰妙现在的表情是遇事不惊长者的沉稳,如果她真的只有二十多岁,听到这些会惊的目瞪口呆。

    略做停顿之后吴东方继续说道,“我生活的那个时期的语言跟现在完全不同,我是回来之后现学的,我跌落的那处山谷位于金族和火族交界处,最先接触的是金族人,后来又在打猎时遇到了熊王,冥月怀疑我的身份,就请她父亲也就是我岳父试我血脉,结果发现我并不是纯金血脉,冥月不肯罢休,又请了另外两位金族天师联手施展了三纪窥生,这才确定了我的身份。”

    “确定了你是白虎天师?”娰妙平静的问道。

    “不是,确定了我可以修炼五族法术。”吴东方说道。

    “不是纯金血脉就不是白虎天师。”娰妙摇了摇头。

    “我来自四千年后,你不感觉意外?”吴东方问道。

    “当然意外,四千年前的妖怪我见得多了,四千年后的人还是头一次见到。”娰妙皱着鼻翼笑道。

    “我说的是真的。”吴东方加重了语气。

    “你说你在四千年后是个战士,四千年后的战士也会巫术吗?”娰妙又拿起了酒壶。

    吴东方摆了摆手,示意不喝了,“四千年后已经没有巫师了,懂得巫术和法术的人也非常少了,军队的士兵是不会巫术的。”

    “不会巫术你怎么能够反逆乾坤?”娰妙问道。

    “我不能,不是我想回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吴东方摇头说道,他自己也不清楚时空穿越的发生原理,自然也就无法冲娰妙解释。

    娰妙颦眉低头,若有所思,数十秒后抬头看向吴东方,“你对玄黄宇宙了解多少?”

    吴东方摇了摇头,娰妙口中的玄黄宇宙其实就是现代所说的时间和空间,他对这些并不了解。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但日月不能反转,瀑布不可倒流,不然天地就会产生混乱。”娰妙说道。

    “我还带回了几样东西,等有机会拿给你看看。”吴东方说道。

    娰妙点了点头,“你回来的那天是不是你的诞辰?”

    “我是个孤儿,我哪知道哪天是我的生日。”吴东方摇头说道。

    “回来的时候你多大?”娰妙又问。

    “二十四。”吴东方说道。

    “两纪?!”娰妙陡然皱眉。

    “两纪怎么了?”吴东方疑惑的问道,一纪就是十二年,他回到夏朝的那一年的确是二十四岁。

    “岁为地寿,纪为天寿,凡人以岁记年,神灵以纪记年。”娰妙说道。

    “什么意思,没懂。”吴东方摇头。

    “纪是神灵的时间,此事绝非偶然。”娰妙上下打量着吴东方。

    “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有神仙在暗中干预?”吴东方问道。

    “据我所知没有哪个神灵有反逆乾坤的法力。”娰妙摇头说道。

    “总之我没有撒谎,”吴东方站起身走向瀑布解裤带撒尿,“反正我也回不去了,在这里生活也挺好。”

    “你带回了四千年后的东西,说明你与四千年后并没有断绝联系,你本不属于这里,或许有朝一日你还会回去。”娰妙说道。

    “我越来越不想回去了。”吴东方说道。

    “等到你认识的人一一死去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