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四十章 玄黄天师

    “这些年你都去过哪里?”娰妙剥着石榴随口问道。

    “说来话长了,还记得跟我同屋子的那个驼背吗,原来他是木族的青龙天师费牧,为了给他洗刷冤情,我逃出岛屿去了木族,事情办妥之后没有往西走,而是往东去了海边,在海边住了一段时间,后来行踪暴露了,就绕行火族回返金族,在山中我偶然得到了三枚补气丹药,是你们土族的某位巫师为举父的头领炼制的,不分五行,正好能为我所用,在回金族之前我就已经晋身太初,追赶我的土族天师不明所以,过于轻敌,被我施出八木龙霆撼动心神,尽数诛杀,以后的事情你应该都听说了。”吴东方简略讲述。

    “这三年你一直在路上?”娰妙问道。

    “是啊,走走停停,住过好几个地方。”吴东方答道。

    “你一个人吗?”娰妙继续剥着石榴,她剥下的石榴籽并没有吃掉,而是捧在了手心。

    “在土族和木族边境我遇到了一只老狐狸,这些年它一直跟我作伴。”吴东方说道,当年他逃出岛屿之后,娰妙应该是尾随在后的,那群狐狸所住的荒村无疑是她移动山峰压住的,在杀掉那群狐狸之前,娰妙已经自狐狸嘴里得到了冥钊所在山洞的位置,得到消息娰妙应该是调头回去了,没有继续跟着他,也可能是想跟但回来之后找不到他了,总之在那处荒村之后发生的事情娰妙是不知道的。

    “这些年你受苦了。”娰妙将剥下的石榴籽递到吴东方嘴边。

    吴东方也不客气,笑着张嘴,他喜欢吃石榴却懒得剥。

    “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弄点食物和衣服回来,”吴东方站了起来,“对了,你会炼丹不?”

    “我在神殿待了那么久,即便不会也看会了呀。”娰妙微笑露齿。

    “成,你等着,三更之前我就回来。”吴东方纵身跳出了水帘洞。

    出了山洞,吴东方往东南掠去,他之所以急着出来,除了要准备食物和被褥,主要目的是为了趁机整理思绪,推敲整个事情的经过。

    首先可以确定,娰妙在前往冥月所在村庄刺杀孩子的时候修为确实很低,绝不是修为很高却伪装的很低,因为她被抓住之后受到了村里妇人非常严重的殴打和羞辱。

    前后不到一年,他就被云平抓走了,送到了岛屿,在岛上又待了一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娰妙的修为突飞猛进,甚至到了移动山岳的地步,哪怕有补气丹药的帮助也绝不可能修行的这么快,除非娰妙本身异于常人,冥震曾经说过玄黄天师能够返老还童,但返老还童之后会修为全失。娰妙修为的突飞猛进很可能跟她本来就是玄黄天师有关,返老孩童不是转世投胎,身体还是那个身体,只不过变成了婴儿,修为全失不表示她经络也废了。

    通过他之前的观察和了解,娰妙不是个狠毒的人,她很可爱,甚至有些调皮,移动山岳将废村里的狐狸尽数压死不是她的作风,但那件事情肯定是她干的,为的无疑是封锁消息,但封锁消息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娰妙封锁消息不是为了他。而狐狸即便泄露消息,也牵扯不到娰妙本人。如此一来娰妙的动机就非常明确了,她杀掉狐狸是为了封锁消息,而封锁消息是为了保护冥钊的尸体不被外人发现和破坏。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娰妙认识冥钊,而且跟冥钊的关系很不一般,不然的话冥钊也不可能拥有她的玉簪。

    虽然跟冥钊关系匪浅,娰妙却并不知道冥钊死在哪里,也可能压根儿不知道冥钊已经死了,从狐女嘴里得到冥钊已死的消息之后,她的心性发生了变化,变的狠辣,心性出现变化的原因是受到了剧烈的刺激,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狐女的讲述让她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

    施展了返老还童之后,她受损的可能不单是修为,曾经的记忆可能也会随之消失,这种可能性极大,如若不然,一个百八十岁的老太婆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可爱举动的。

    消失的记忆可能会随着年纪和修为的增长逐渐恢复,娰妙之前的记忆应该已经开始逐渐恢复,如果记忆没有恢复,她不会在冥钊尸骨所在的山洞里进行长时间的停留,更不会在之前随他离开的时候抱了松,松了抱,这说明她内心是矛盾的,娰妙想抱他,但施展了返老还童法术的玄黄天师不想抱他。

    此时在娰妙的脑子里不但有两种记忆,还有两种人格,一种是返老还童之前的,一种返老还童之后的,返老还童之前的玄黄天师绝不是个善茬,娰妙刚才说过她的父母在几年前病死了,她甚至没用父母这个词汇,而是用了个“他们”,此外这二人死去的时间跟娰妙恢复记忆的时间很吻合,不排除是玄黄天师的思维驱使着娰妙杀掉了他们,也有一种可能这两个人是主动自杀的,名义上他们是娰妙的父母,实际上他们是玄黄天师返老还童的抚养者,玄黄天师恢复了记忆,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通过娰妙恢复了记忆还继续隐藏身份这一举动来看,土族巫师内部也有争斗,而且她处于比较弱的一方,如果很强大,她也就没必要隐藏身份了。施展返老还童之前的玄黄天师应该也是姓娰,土族巫师内部的争斗很可能跟云氏和娰氏两派巫师有关,说白了就是黄帝正统跟窃国异姓之间的争斗。

    土族内部的争斗跟他没关系,娰妙现在还瞒着他,可能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也可能是她内心深处的两种人格在互相争斗。

    冥钊死的时候三十五六岁,他失踪了七十多年,如果还活着,现在应该快一百一了,玄黄天师应该跟冥钊年纪差不多,如果她八九十岁的时候施展了返老还童,现在也就二十多岁,对的上,娰妙就是玄黄天师。

    推出了结果,吴东方心里五味陈杂,他很难将娰妙和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联系到一起,最主要的是这个老太婆还跟冥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的话不可能拥有冥钊的箭囊。

    以己推人,他也就理解娰妙为什么瞒他了,如果娰妙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他一时之间可能还真的没办法接受。

    八点来钟,吴东方来到扬州境内的一处城池,换了衣服进入城池买了些生活用品,半个小时之后大包小包的开始回返,乾坤袋只能装小物件,太大的放不进去。

    回程途中,他开始思考用什么态度对待娰妙,娰妙对他是有感情的,他也挺喜欢娰妙,没有玄黄天师记忆的娰妙很可爱,不拘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很有情调,跟冥月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

    斟酌良久,他决定接受娰妙,不拆穿她,陪着她,慢慢化开她的心结。

    打定主意归打定主意,内心深处他并不乐观,娰妙才二十来岁,而玄黄天师活了八九十,两个记忆,两种人格,孰强孰弱一目了然。此时玄黄天师的记忆可能还没有彻底复苏,随着玄黄天师记忆的复苏,娰妙的人格会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娰妙会跟他越走越远。

    进入山洞之前,吴东方叹了口气,娰妙脑子里有两种人格,但这两种人格跟精神分裂还不一样,它们彼此之间并不完全独立,是掺杂到一起的,没办法将其中一种人格彻底分离。

    “累坏了吧?”娰妙迎上来帮他提拿物品。

    “你要给我捶捶背?”吴东方笑问。

    娰妙真捶,吴东方不好意思了,“别捶了,先收拾收拾。”

    他先前只凝变出了一张石床,在娰妙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凝变了第二张,娰妙歪头看着他。

    “你睡里面,我睡外面。”吴东方随口说道。

    “怎么成了正人君子?”娰妙笑道。

    “我本来就是正人君子。”吴东方瞪眼。

    娰妙启齿歪头,“正人君子会盯着女孩子的胸吗?”

    “那是以前,现在我变好了。”吴东方笑道。

    娰妙撇了撇嘴,低头铺床。

    吴东方凑了过去,“我把金族给害惨了,现在冥月生死未卜,我心情不好,分床睡哈。”

    娰妙微笑点头。

    吴东方也笑,他只说了一半实话,还有一个目的是不想让娰妙为难,现在跟她同床,她心里会更乱。

    有了灵气就是好,在娰妙铺床的时候,吴东方在其床头凝出了一方石台,走到石桌旁拿起了娰妙带来的七弦琴,琴是石琴,有四五十斤。

    他是故意来帮娰妙拿琴的,因为他怀疑琴里藏有东西,拿琴的时候灵气一试,果然发现里面藏有不为灵气控制的事物,根据灵气感应是一把剑,此物极有可能就是土族神兵轩辕剑。

    “我来吧。”娰妙走过来接过了石琴。

    “你继续收拾,我给你往西打个洞。”吴东迈步走向西侧石壁。

    “打什么洞?”娰妙回头问道。

    “开条出去的通道,你又不能凌空,以后拉屎撒尿怎么办?”吴东方笑道。

    “你好恶心哪。”娰妙嗔怪的看了吴东方一眼。

    “嫌恶心你别拉呀。”吴东方继续笑。

    “讨厌。”娰妙抱着石琴向石台走去。

    通道拐弯通向峭壁下方,工作量可是不小,等到吴东方干完,娰妙已经铺好了床铺,整理好了各种物品。

    “吃饭吧,吃过饭我有些问题要问你。”娰妙指着石桌上吴东方带回的那些食物。

    “好,我也有问题想问你……”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