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胸的主人

    飞出几十里,吴东方降低了飞掠高度,这时候已经进入山区,贴着树林飞掠更加隐蔽。

    他用左手揽着娰妙,起初娰妙是双手抱着他的,过了一会儿松开了,又过了一会儿又抱住了他,再一会儿又松开了。

    “你在折腾什么,抱紧了。”吴东方沉声说道。

    娰妙愣了一愣,再度伸出双手拦腰抱住了他。

    “临走之前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吴东方问道。

    娰妙摇了摇头。

    “仔细想想,不要留下尾巴,这次离开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来了。”吴东方抬手摘下娰妙脸上的面具,反手扔掉。

    娰妙看了吴东方一眼,想了想出言说道,“两百里后拐道向东,我拿点东西。”

    “好。”吴东方点头答应,提气加速,虽然丹鼎已经到手,但能不能顺利带走丹鼎还是个未知数,由于先前没有杀人灭口,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夏都,一定会有追兵前来。

    往南两百里,前方出现河流,这条河流是紫微法台所在岛屿东面的江河,由西北流向东南,到得河流上方,娰妙示意吴东方顺河而下,吴东方再降高度,在河谷里贴着水面快速飞掠。

    “看到前面那五座山峰没有?”娰妙抬手前指。

    “东西走向那些?”吴东方问道。

    “对,在中间山峰停下来。”娰妙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快速催气前往。

    到得近前,在娰妙的指点下落于山腰。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点东西。”娰妙说完向山阴面掠去。

    这处山峰有近千米的高度,位于土族都城正南,吴东方提气跃上山顶举目远眺,发现前方虽然多有山峰,却没有挡住视线,自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都城的情形,此时西城上方有巫师在快速起伏移动,几个紫袍天师已经开始向西追赶。

    低头下望,正好看到娰妙移动到山峰北面山腰部位的一片石壁前闪身而入。

    片刻过后娰妙再度出现,发现了山顶上的吴东方,“好了,走吧。”

    “好,他们已经追来了。”吴东方飘身落于阳面,带上铜鼎,等娰妙赶到,载她急速南下。

    “你来就为了拿这个?”吴东方问道,娰妙身上没多任何东西,只多了手上的一架七弦琴。

    “对呀。”娰妙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还会弹琴。”吴东方说道。

    “我也没想到。”娰妙说道。

    “会不会弹琴你自己还不知道啊?”吴东方笑道。

    娰妙笑了笑,没接他话茬。

    向南数十里,吴东方找到了来时的路,顺着老路疾速飞掠,中午时分已经赶出了近千里,土族巫师并没有追来,但他仍然不敢放松,继续催气疾行,由于携带了沉重的丹鼎,还带了一个人,体内灵气消耗很快,日落西山之时,吴东方带着娰妙回到了先前辟出的山洞,而此时体内残存的补气丹药已经彻底耗尽。

    “累死我了。”吴东方如释重负,放下丹鼎,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这里很隐蔽。”娰妙环视山洞。

    “是啊。”吴东方随口说道。

    “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娰妙低头看着吴东方。

    “你是希望看到还是不希望看到?”吴东方翻身坐起。

    “当然是希望看到,但我没想到你中了尸王的尸毒还能活下来。”娰妙说道。

    “你消息很灵通啊。”吴东方站了起来。

    娰妙点了点头,“在神殿任职也只有这个好处了。”

    吴东方也点了点头,神殿是个炼丹的地方,全国各地的巫师都去炼丹,什么消息都能得到。

    “你真的没有家人吗?上午你阻止我杀殿外那些巫师,他们都看出咱们关系非同一般,你跟我走了,会连累你的家人和朋友。”吴东方说道。

    “没有。”娰妙摇了摇头。

    “你也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吴东方问道。

    “不是,几年前他们病故了。”娰妙伸手取下吴东方背着的落日弓,上下打量。

    “这就是我们金族神兵落日弓。”吴东方说道。

    “我知道。”娰妙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吴东方皱眉发问,落日弓失落了好多年,前不久才被他自山洞里带了出来,在他使用落日弓的这段时间里娰妙一直在神殿,不可能见过落日弓。

    “五族神兵一直是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娰妙随口说道。

    吴东方没有继续追问,娰妙的意思是她听说的。不知为什么,这次重逢他始终感觉娰妙与先前不大一样。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娰妙笑问。

    吴东方没说话,继续盯着娰妙,他与娰妙离别了三年多,这段时间娰妙从岛屿调到了神殿,这其中都经历过一些什么事情他并不清楚,他想通过娰妙的表情看透她的内心。

    娰妙先是面露疑惑,几秒钟之后还归了先前的浅笑,十几秒后眼中出现了嗔怪神彩,抬手锤了他一拳,“别瞪了,再瞪也大不到哪儿去。”

    吴东方笑了,娰妙对他的情意没有改变,时隔三年,娰妙成熟了许多,没有以前那么稚气了。

    “等了我四年,后悔吗?”吴东方问道,这时候女的十五六岁就结婚了,娰妙现在这个年纪算不上老姑娘,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大姑娘了。

    “四年很长吗?”娰妙凝视着他。

    “不短了。”吴东方说道,爱情最怕的就是等待,在现代别说四年,就是等上四个月的都不多了。

    “不算长,不管你会不会再出现,我都会一直等下去。”娰妙说道。

    吴东方缓缓点头,他很感动,但他不知道该跟娰妙说什么,此时说什么都感觉很肤浅。

    “金族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很勇敢。”娰妙说道。

    吴东方没有接话,运转灵气自山洞内逐一凝变出了石桌,石凳,石床等生活器皿,然后抬手冲娰妙指了指石凳,娰妙走过去坐了下来。

    吴东方坐到了她对面,叹了口气,“我的勇敢害得金族巫师全军覆没。”

    “即便没有之前的变故,三百年后金族巫师也会尽数消失,其他四族也是这样,拥有纯粹血脉的人太少,不足以传承繁衍。”

    “土族巫师数量很多。”吴东方说道。

    “那也撑不过五百年。”娰妙摇头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与娰妙单独接触的不多,先后不过四次,累计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缺乏共同语言。

    沉默了几十秒后,娰妙主动开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尽快晋入太玄修为。”吴东方说道。

    “这我知道,我问的是晋入太玄之后你想做什么?”娰妙问道。

    吴东方想了想开口说道,“我有两个愿望,小愿望是我希望保护好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大愿望是释放所有的奴隶。”

    “你说反了,释放奴隶很简单,也很容易做到。难的是保护亲人和朋友,太玄对于凡人来说是极致,但仍然不是那些凶神恶灵的对手,如果它们要杀害你的亲人朋友,你还是保护不了他们。”娰妙摇头说道。

    “打不过也得玩命上,这几年你的变化很大。”吴东方说道。

    “怎么,后悔带我出来了?”娰妙歪头笑问。

    “我做事情从不后悔。”吴东方说道。

    “真的?”娰妙露出了小虎牙。

    “假的,其实我也有后悔的时候,只不过后悔也没用,不过带你出来我不后悔。”吴东方笑道。

    “这才对。”娰妙赞许点头。

    “一天没吃东西了,你饿不饿?”吴东方问道。

    娰妙摇了摇头。

    吴东方自腰间解下乾坤袋,将里面的水果拿了几样出来,掰开一个石榴递给娰妙,“这些是我在外地带回来的,你尝尝。”

    娰妙接过石榴,看着吴东方手里的布袋,“你在哪里得到的乾坤袋?”

    “我把陆吾杀掉了你知道吧?”吴东方问道。

    娰妙点了点头,“听说过。”

    “有个穿黑袍的巫师自称来自灵山,用一些灵物换走了陆吾内丹,这个袋子是他装灵物用的。”吴东说道。

    “我能看看吗?”娰妙问道。

    吴东方随手递了过去,“当然能,送你都成。”

    娰妙接过乾坤袋正反两面看了一眼,抬手将乾坤袋递给了吴东方,低头捏食石榴。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吴东方问道,乾坤袋平时是微鼓状态,普通人持拿不会出现任何变化,但他拿的时候乾坤袋会微微下陷,这是因为他具有太初灵气,灵气可以离体,乾坤袋不是凡间的东西,灵气会将其视为另类气息进行自动防御。刚才娰妙拿乾坤袋的时候,乾坤袋也下陷了,而且下陷幅度比他持拿时还要严重,这说明娰妙的灵气修为比他还要精纯。

    娰妙犹豫了半瞬出言答道,“上玄。”

    吴东方点了点头,娰妙撒谎了,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沉默了几十秒后,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了那枚玉簪,“喜欢不?”

    娰妙抬头看了一眼,“哪儿来的?”

    “你猜。”吴东方笑道,换做其他女人,见到玉簪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拿过去看,而不是问哪儿来的。

    “我哪里猜得到。”娰妙摇头过后继续低头吃石榴。

    “我逃亡的途中跟一个狐狸换的,很漂亮,送给你。”吴东方将玉簪塞到了娰妙的手里。

    “谢谢。”娰妙道谢收下了玉簪。

    “我们之间永远不需要说谢谢。”吴东方说道,他虽然不知道在娰妙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却猜到了当初拿回落日弓时自洞外碰到的是谁的胸,也猜到了娰妙的真正身份。

    虽然异常震惊,他却并不准备戳穿娰妙,因为他相信娰妙绝不会害他,之所以隐藏身份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