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潜入

    吴东方回到原处潜伏了下来,自南面远眺神殿,既然不能硬冲,那就只能设法混进去。

    没过多久,殿门被打开了,几个年轻巫师走了出来,他们都是空手出来的,表情不是欢喜也不是沮丧,而是如释重负,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巫师,穿着短袖褂子,这个巫师不是出来送他们的,而是出来拿木柴的。

    等候在外的巫师见状急忙站起身过去帮忙,帮忙只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趁着帮忙的机会用各种小巧精贵的东西贿赂那个中年巫师。

    中年巫师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贿赂,毫不避讳的收下了几人的贿赂,带着那几个送礼的进了神殿。

    另外那些巫师并没有上前理论,似乎对于这种贿赂已经习以为常。

    土族巫师分为皇族直辖和王族管辖两类,服饰有细微差别,通过他们所穿法袍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九州王族所属的巫师,而且他们明显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彼此之间交谈并不多。

    中年巫师带着那几个巫师进了神殿之后,剩下的巫师仍然在外面坐等,并没有离开,这说明丹鼎炼丹的速度很快,如果一炼就是好几天,这些巫师早就找地方睡觉了。

    短暂的斟酌之后,吴东方跟上了那几个从神殿出来的巫师,他们穿的都是王族巫师的服饰,三个是一伙儿的,有一个是另外一个州的,他们目前虽然结伴而行,但迟早会分开。

    跟出十几里,前方出现了岔道儿,三个巫师往西,一个巫师往东,吴东方犹豫片刻跟上了西面的那三个巫师,往东的那个巫师是个小矮子,衣服他没法儿穿。

    为了确保安全,他没急于动手,而是一直跟出了二十多里才动了手,杀二定一。

    “问你几个问题,如实回答我就留你性命。”吴东方冲那个怒目相向的土族巫师说道。

    对方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眼神里只有凶狠没有畏惧。

    “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一定不会杀你。”吴东方又道。

    对方鼻翼急抖,并不妥协。

    吴东方没有解开对方的穴道,也没有再多费唇舌,抬手将其震毙,脱下并换上了他的衣服,处理了尸体之后拿着对方的法杖,抱着凝聚而成的石盒赶回了神殿。

    虽然他声名大噪,认识他的人却不多,因为大部分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死了,吴东方抱着石盒走向神殿,负责巡查的巫师看见了他,并没有上前阻拦。

    离殿门口还有十几米时吴东方冲那些巫师高声打招呼,“诸位先到了哈。”

    众人同时回头看他,有人冲他点头还礼,大部分人压根不理睬他。

    “累死我了。”吴东方走到队尾坐了下来。他是故意高声说话的,如果一声不吭的坐到队尾,众人很可能怀疑他的身份,而他吆三喝四的走了过来,说明他心里不虚。

    吴东方坐下之后冲歪头打量他的一个年轻巫师问道,“兄弟,你是哪个州的?”

    对方横了他一眼,抬起了衣袖。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他只能分辨出皇族巫师和王族巫师服饰的不同,却无法通过衣着的细微差别分辨出对方具体是哪个州的。

    吴东方放下石函,自怀里掏出一把枣子来吃,故意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一旁的巫师皱眉转头,吴东方急忙把石函抱进了怀里。

    “你带来了什么宝贝?”巫师好奇的问道。

    “这可不能告诉你。”吴东方笑道,深更半夜到来的人跟等候在这里的巫师进行交谈,更说明他身份没问题。

    “梁州也没什么好东西。”巫师鄙夷的说道。

    吴东方笑了笑,将枣子递给对方,“来,尝尝。”

    对方摆了摆手,吴东方也没再递,到得此时他已经成功混了进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了。

    巫师们等的疲惫,有几个躺卧了下来,吴东方也跟着躺了下来。

    他本想问问下次什么时候能开门,但想了想又没问,问了也没什么用,该等还得等。

    哪怕身处险境,他仍然睡得着。

    十二点左右,门开了,吴东方听到开门声翻身坐起,向北望去,透过门缝可以看到神殿里的部分情形,地面是青石铺就的,宫殿里有两列火盆,正北有一尊巨大的石像,石像前好像有个供桌,除此之外看不到别的。

    这次开门出来的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巫师,等候在外的众人没有上前贿赂他们,两个小巫师各自抱了一捆木柴回到了神殿。

    俩小时之后殿门又开了,出来的还是小巫师。

    由于两次开门的时间是一样的,吴东方就多了个心眼,估算着两个小时快到了,就站起身在周围走动,舒展筋骨,听到门里面传来了脚步声,调整走动的位置,在对方开门的时候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殿内的情况,正殿里面的神像几乎与神殿等高,也不知道是大禹还是黄帝,神像前有一张石质“几”形供桌,上面摆放着香炉果品等祭祀事物,除此之外大殿里空无一物。

    殿门关闭,吴东方回到原位坐了下来。

    “你第一次来?”先前跟他交谈的那个巫师问道。

    “对呀。”吴东方点了点头。

    “引子带了吗?”对方问道。

    “带了。”吴东说道,他根本就不知道引子是什么东西,但此时不知道也得装知道,不然就露馅了。

    对方不说话了。

    吴东方开始发愁了,他不知道什么是引子,但看这架势没有引子是混不进去了。

    这是他的疏忽,他早该想到这里防范一定会很严密,外人不可能轻易混进去。

    “还得多久才能轮到咱们?”吴东方低声冲对方问道。

    “早了,得两三天。”对方说道。

    “两三天?咱们别在这儿等了,找地儿睡觉去吧。”吴东方说道。

    “得排队,哪敢走。”年轻巫师摇了摇头。

    “喂喂喂,”吴东方故作神秘的靠近了对方,摸出两件精美的小首饰,这是罗刹女戴过的,“咱们可不可以插队?”

    对方见他带有稀罕之物,态度立刻亲近了许多,“当然能,兄弟把我也带进去吧。”

    “没问题,给你一个。”吴东方塞了一件首饰在对方手里。

    “谢谢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巫师满脸带笑。

    “无,你呢?”吴东方反问。

    “悌,云氏。”年轻巫师报上了姓名。

    “下次什么时候开门?”吴东方低声问道。

    “得九点到十一点。”云悌说的是巳时,这时候计时很不精准,动辄就是俩小时的跨度。

    “我看看你的引子。”吴东方说道。

    云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刚刚拿了他的东西,又不好拒绝他的要求,就自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布袋,自布袋里面倒出了一个小石子儿。

    吴东方没伸手去拿那块小石子,而是快速凝变了一枚较大的石子儿捏在手里,“我的怎么比你的大?”

    “大小不重要,只要有天师气息就行。”云悌快速收起了那块小石子儿。

    吴东方也收起了刚刚凝变的那枚石子儿,搞了半天引子就是带有土族天师气息的土石,这就好办了,他自己就是天师,气发脾经就是土属灵气。

    “我第一次来,到时候有什么不懂的,你得提醒提醒我。”吴东方说动。

    “那是自然。”云悌打了个哈欠。

    “你一晚上没休息,睡会儿吧,有事儿我叫你。”吴东方说道。

    “那好,我先眯一会儿。”云悌斜身躺倒。

    吴东方开始坐等,天亮之后又来了几个巫师,都带着石函木箱等物。

    随着巳时的临近,吴东方开始盘算接下来的打算,这只丹鼎对土族来说太重要了,使用率极高,如果丹鼎丢失,对土族的打击很大,尤其是现在这种正在跟水族作战的关键时期。

    如果能顺利抢走丹鼎也就罢了,如果中途被拦了下来,只能毁掉这只丹鼎,不能为我所用也绝不让它为敌所用。

    十点左右,门开了,先前进去的几个巫师出来了,云悌推了吴东方一把,二人站起身抢在众人之前贿赂了那个中年巫师。

    女人喜欢首饰,男人也喜欢,有了首饰他们可以送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二人的贿赂立竿见影,中年巫师收下贿赂,带着二人和另外两个塞了贝币的巫师进了大殿。

    在云悌的提醒下,吴东方走到神像前冲神像行了礼,转而跟随那个中年巫师绕到了神像身后,神像身后是一处高三米宽两米的黑褐色石门,石门是单扇,看痕迹应该是上下移动的。

    石门右侧的石壁上有石龛,云悌第一个上去,将手里的石子儿放到了石龛里,另外两个巫师也将引子放进了石龛,他们带的引子是两个石牌子,吴东方最后一个上去,将灌输了灵气的石子儿放进了石龛。

    “咣。”第一层石门上行。

    “咣。”第二层石门下行。

    “咣。”第三层石门左移。

    “咣。”第四层石门右移。

    连续四声,四道石门先后打开,这四道石门一层贴着一层,每一层的厚度都超过一米。石门内部是一处很大的山洞,光线昏暗但非常宽敞,自入口处看不到尽头。

    进入山洞之前,吴东方偷瞄了一眼那个中年巫师,见他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跟随另外几人进入了山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