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寻找娰妙

    北上之时吴东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顺利盗走了土族的丹鼎,应该带着它去哪里,根据王爷所说,那个丹鼎是铜制的,一人多高,一抱粗细,重量在五百斤以上,带着这么一个大家伙乱跑可不成,得手之后必须有目的的赶赴什么地方。

    去哪儿?灵山昆仑肯定是不成的,没有王爷带路他也进不去。此外外面这时候也不乏灵物,没必要去昆仑山冒险。先前走过的路也不成,土族一定会将老路再走一趟,其他地方他也不了解,不知道去哪儿合适。

    现代有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他不这样认为,危险的地方就是危险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安全可言,在土族都城附近肯定是不成的。

    既然无法选择具体的地点,那就只能用排除法去除不能去的地方,而排除的依据就是云平的思维,云平可能想到的地方绝对不能去,云平想不到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

    他曾经跟云平打过几次交道,对云平的思维方式也有一定的了解,云平的脑子跟他有点像,只不过比他更加缜密,以己推人,如果他是云平,会去最可能和最不可能的地方搜寻,那些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的地方他会放到最后,如果搜寻无果,他会回头将最可能和最不可能的地方再过一遍。

    斟酌良久,吴东方决定如果得手,就把丹鼎带回扬州,他刚把扬州的土族巫师废掉了,他没有再回来的理由,而没有回来的理由恰恰是云平忽视这里的原因。此外扬州位于先前的竹屋东北方向,这也是冥月等人最有可能逃亡的方向。

    打定主意,吴东方开始留意周围的环境,他要找一处合适的隐居地点。

    很快他就在山中找到了一处落差很大的瀑布,这时候是秋天,属于枯水期,虽然是枯水期,瀑布仍然没断流,而且这里位于南方,到了冬天水也不会结冰,这处瀑布下方是深潭,左右是峭壁,向上近百米才是崖顶,很安全也很隐蔽。

    但不是每一处瀑布后面都隐藏着水帘洞,这处瀑布后面是石壁,没洞。没洞好说,可以开个洞。

    计算过角度之后,吴东方在距离崖顶二十米的地方开出了一处山洞,山洞有两间房子大小,开出山洞之后又掠了出来,自外面观察是否隐蔽,数次修改之后终于完美,这才离开瀑布向北飞掠。

    飞掠的同时还要观察路径,也就是回来的路,必须避开那些可能隐居有能说话的异类的地方,不然这帮家伙遭到土族的逼供有可能泄露消息。

    观察和选择回城路径的同时,他还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抓个什么样的巫师,他不会炼丹,要想炼丹必须抓个土族巫师回来。理论上土族巫师都会炼丹,但会做饭是一回事儿,能做好又是一回事儿,抓个精通厨艺的大厨回来那就万事大吉了,如果抓个只会煮方便面的那就等着头疼吧。

    能不能练好丹药是一回事儿,人家给不给你炼又是一回事儿,用鞭子抽着干活肯定没什么激情和动力,消极怠工是肯定的。

    想不出合适的人选也得想,头上的虱子不能往屁股上挪,早晚也得面对。但是想了很久他仍然想不出该抓什么年龄段的什么修为的,最后只能放弃,不在都城抓了,回城的途中在豫州抓一个。

    可是在别的州县抓也不行,巫师丢了一个,云平可能会得到消息,那就暴露了他藏身的方位。

    动手之前不想好,动手之后就被动,得想好,一定得想好,想好了就捋顺了,做起来就顺畅了。

    夏都斟璕位于豫州北面,夏朝九州比现在的国家版图要小,以豫州为中心,也就是今天河南一代是中心,到了豫州人就开始多了,而吴东方还没想好如何获得炼丹的人选。

    在距离夏都还有五百里的一处山顶,吴东方停了下来,开始专心思考炼丹人选,此前他曾经想到过娰妙,娰妙是土族巫师,她应该会炼丹,但他不想连累娰妙,如果娰妙真的跟他走了就没有回头路了,而他现在的修为如果遭到围攻,很难保护好娰妙,不能照顾好人家就带走人家,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怎么办呢?

    苦思良久,他决定还是先见见娰妙,一来当初逃走的时候曾经跟娰妙说过他还会回来,说话要算数,二来也可以问问娰妙,什么人又会炼丹又怕死。

    他相信娰妙不会害他,也不会告密,与其他四族不同,土族的天师有两个姓氏,一个是娰,一个是云,娰妙和跟随姒少康的姒若一样,都属于娰氏一族的巫师。

    打定主意,吴东方自城东绕行城北,自城北来到当日被擒的岛屿外围,这时候是晚上八点来钟,天已经黑了,在荒岛西侧的草地上有一处土堆,土堆前竖立了一块长方形的青石,这时候没有墓碑,这块青石的作用是为了标记这里埋着人。

    来到土堆前,吴东方发现这处土堆的东侧泥土有被翻动平整过的痕迹,一块与竖立的青石一样的青石横在一旁。这里就是埋葬费牧和小哑巴的地方,留下的这处坟墓应该是小哑巴的,而被移走的坟墓无疑是费牧的,被翻动过的泥土上面没有长草,这说明费牧的尸骨被移走的时间并不长。

    移走费牧尸骨的应该是土族人,在他们要与水族作战的时候,与木族和火族缓和冲突是很有必要的,而将费牧的尸骨交还木族,无疑是示好的一种方式。也有一种可能是木族过来索要尸骨,土族顺水推舟,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费牧的尸骨都已经回到了木族。

    落叶归根是华夏一族传承数千年的传统,土葬是延续了无数个朝代的殡葬习俗,保留尸体的完整性是对亡者的尊重,土族掩埋了费牧的尸体是很明智的作法,如果他们烧掉了费牧的尸体,那是对木族巫师极大的侮辱,跟挖祖坟的性质差不多,哪怕打不过土族,木族巫师也会毫不犹豫的向土族宣战。

    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几样水果放在了小哑巴的坟前,这时候三界不分,人死之后有的能留下魂魄,有的连魂魄都留不下,而魂魄也没有统一的去向,非常的混乱。

    短暂的驻足之后,吴东方转身离开,提气越过了黑臭的水渠进入岛屿,这时候岛上的紫微法台已经建起了百米之高,百米是个什么概念,一层楼的高度在三米左右,百米就是三十几层高楼的高度,即便这样紫微法台仍然没有完工,上面还没有封顶。

    紫微法台是圆形建筑,圆形建筑不太受风,能建的很高。时至今日他并不清楚土族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建筑,但此时也不研究这个的时候,他来岛上是为了寻找娰妙。

    当日他被带下来的时候曾经在山腰巫师居住的区域进行过短暂的停留,山腰有七栋房屋,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远,那时候娰妙是站在最东面的,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是住在最东面的那栋房子里。

    四年前这里对他来说是龙潭虎穴,但现在这里对他来说跟自家后院没什么区别,别说这里没有土族天师和僵尸,就算有他也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来到山腰最东面的房屋门前,吴东方发现房门没关,推门而入,房间里没有人,东西摆放的很杂乱,明显不是女人住的地方。

    西侧的房子里亮着灯,透过窗影可以看到屋子里坐着两个男巫师,二人正在闲聊。

    再往西是一个女巫师,正在洗漱。

    中间那处最大的房子里坐着一个蓝袍法师,在打坐练气。

    西数第三栋房子里也没人,里面一股子臭脚丫子味儿,哪怕他也经常不洗脚,仍然被这气味儿熏的眉头大皱,这气味他曾经在云柱身上闻到过,这里住的应该是云柱,看样子云柱并没有因为看管不利而被“诛”掉。

    往西两个房间里都是男巫师,这些巫师都是老面孔,还是当年的那些人,唯独不见了娰妙。

    “柱巫师,慢走啊。”山下营地里传来了喊声。

    “走你娘,谁说老子要走,撒泡尿继续耍。”云柱的声音。

    吴东方循声望去,看到了云柱,云柱这几年胖了不少,不过还是那么黑,胡子拉碴不修边幅。

    “不耍了,该睡了。”说话的是个军官。

    “睡你娘,不准睡。”云柱提上裤子向营房走去,“快来,继续耍。”

    吴东方在远处暗暗皱眉,云柱刚才没尿干净就提上了裤子,沾了一手的尿,正在边走边往屁股上擦。这家伙是个近亲结婚的受害者,说白了就是个弱智。

    “你还有贝吗?”军官问道。

    “没了,都让你们赢走了,先欠着。”云柱走进了营房。

    他一进去,里面出来几个人,云柱紧跟着走了出来,“别走啊,继续耍。”

    “时辰不早了,不耍了。”有军官说道。

    “不耍不行,你们赢了钱就想跑,没门儿。”云柱发飙了。

    “我们要巡夜了,如果跑掉了奴隶,法师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有奸猾的军官找了个借口。

    军官们散了,冤大头骂骂咧咧的往山上走。

    吴东方悄然迎了过去,他本想制住云柱,但转念之后改变了主意,傻子不吃硬的,骗比打好使。

    想到此处,吴东方自暗处现身出来,沿着山路大摇大摆的向山下走去,距云柱百步的时候率先开口,“柱大巫师,你还记得我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